這其實還真是托了徐偉他們的福,當初他們在整個冀州滅了幾百家門閥士族,殺死了十幾萬豪強士族,可以說整個冀州的門閥士族被徐偉他們掃蕩一空了,食利階級殺的乾乾淨淨,空出了幾千萬畝土地。

而現在這些土地都被傅變以朝廷的名義收編成為國家的土地。他用這些土地安置了冀州的百萬流民,就這樣傅變斬斷了黃巾軍的兵源!同時他派遣5萬大軍駐紮在中山國,趙國,魏郡嚴格控製黃巾軍向冀州擴張,在傅變這些戰術下,黑山黃巾軍日漸衰落。

本來張燕還打算趁著秋收之後,再想辦法攻掠冀州的,因為他知道半個冀州因為戰爭冇有秋種,傅變手中即便有繳獲的糧食,也撐不了多久,冇有食物的老百姓遲早會再次造反!

但張燕失算了!

冀州不愧是大漢的糧倉,即便當初張牛角他們打爛了半個冀州,但餘下的半個冀州的春耕卻冇有受到影響,而在今年秋天餘下半個冀州糧食大豐收,少了門閥士族他們的剝削,半個冀州的糧食足夠養活整個冀州的老百姓。

而且傅變說到做到,今年真冇有征收百姓如何稅賦,讓老百姓休養生息。老百姓手中有了充足的糧食,自然不可能再跟著黃巾軍造反了,動亂了好幾年的冀州,第一次出現了安定的局麵。看著家中足夠吃兩年的糧食,現在的冀州對老百姓來說甚至有幾分太平年景的景象。

於是百姓作歌說:“天下大亂兮市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夫,賴得傅變兮複安居。”

而百姓糧食大豐收,但卻不是說他一點錢糧都冇有,當初徐偉在魏郡種植的糧食全部便宜了傅變,光一個魏郡傅變就收了幾百萬石,再加上其他被屠殺的門閥士族土地上的糧食,今年秋收整個冀州收了上千萬石糧食,隻能說門閥跌倒,冀州吃飽,一場戰爭出來門閥士族受害,其他人通通收益。

傅變向朝廷上交了500萬石糧食和2億錢,正在為西涼戰事焦頭爛額的靈帝知道這個訊息之後,當著文武百官的麵說傅變是前所未有的大忠臣,要百官向傅變學習!

而靈帝是一個守信的商人,看到傅變上交了相當於5億錢的糧食還有兩億錢,就繼續讓他做這個冀州牧,哪怕百官反對他也不以為然,在他看來像傅變這樣官員,既能領兵打仗,又能鎮守一方,還能賺錢的臣子太少了,他巴不得這樣的臣子越多越好,怎麼可能會罷免傅變。

秋收之後,傅變在冀州名聲大噪,老百姓都願意相信他!認為他是為民做主的好官,這甚至影響到上山的黃巾軍戰士,他就不斷派人上山勸說黃巾軍士兵下山,傅變不但不追究他們造反的責任,還給他們安排土地,而且還是冀州最好的土地。

黃巾軍的士兵願意相信傅變這個好官的話,同時也受不了肥沃土地的誘惑,開始想方設法逃下山來,張燕用儘辦法也阻止不了。

甚至傅變還是派人上山勸說張燕他們這些頭領下山,對他們過往事情,既往不咎。

而張燕本人和眾多黃巾軍將領都有些意動,他們覺得在看不到勝算的情況,投靠朝廷未必不是一條出路!

當然有想投靠朝廷的,就有不同意投靠朝廷的,這些將領的親朋好友都死在朝廷官員手中,他們接受不了和這些仇人成為同僚,張寧他們就是不願意投降朝廷的一派!

張寧生氣道:“扛不住了就可以投降,當初大賢良師起事失敗,我父親躲在上山想過投降的事情嗎!”

“他現在手中還有10萬人,就開始想投降了!”

“傅變打上山來了嗎?”

“他這是不戰而降!”

“這是想用父親鮮血讓他封侯拜相!”

張白騎也開口說道:“我們不想投靠朝廷,但大家都扛不住了,越來越多的人從山上逃下去,留在山上的人也看不到希望,大家天天吵天天鬨!很多人都失望的離開了黑山,畦固、於毒帶人跑到泰山去,白繞,郭大賢他們逃到了河西。而我們聽說渠帥在馬邑發展不錯,前段時間還擊潰了幾萬馬賊,所以帶就帶著人跑過來投靠大帥了,還請大帥收留我們這些落難之人!”

聽了張白騎他們的遭遇,徐偉的人麵麵相覷,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王磊甚至氣憤道:“這個傅變不是搶走了我們的功勞,當初魏郡的糧食可都是我們辛辛苦苦種下的,現在卻全部被他收走不說,還成全了他的名聲,這簡直欺人太甚!”

一旁的黃龍也苦笑道:“當初大帥冇有留下這些糧食,我們黃巾軍也不會這樣艱難了!”

徐偉嚴肅道:“但冇有這些糧食,冀州就不知道要死多少百姓!”

徐偉的功勞可不止耕作的幾百萬糧食,還保全了整個魏郡幾千萬糧食,也正是有這些糧食壓底,才讓今年的冀州冇有讓糧食問題造成饑荒!

徐偉道:“算了,現在說這些冇有任何意義!現在馬邑在大開發,需要非常多的人才,各位的來到我求之不得!”

好歹有一份情義在,加上徐偉這裡也的確缺少人才,所以徐偉打算收下他們,但主動權他還是要掌握的。

他道:“但有些事情還是要提前說明,你們既然來到了馬邑,就要聽從我們的命令,遵守我們這裡的規矩,壞了我這裡的規矩,到時候就不要說我不講情麵了!”

張白騎道:“這是應當的事情,”

張寧道:“隻要大帥繼續和朝廷戰鬥,我們都願意成為你的手下!”

徐偉道:“我得罪的是大長秋趙忠,他在朝廷位高權重,我頭靠朝廷也不會有好結果的,這點你們放心,但和朝廷戰鬥也要講究方式方法,現在我們實力弱,隻能低調發展,要怎麼和朝廷戰鬥你們要聽我的!”

徐偉也不想被張寧他們拖著和朝廷開戰,在他看來這朝廷也就幾年壽命了,等靈帝一死,大家都忙著討伐董卓,自己再趁機占據幷州,這不容易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