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王老漢把徐偉從軍營當中拉出來道:“隊長,你現在不光是士兵的渠帥,也是20多萬部眾的渠帥,馬邑上下如此多的事情,你怎麼能一直待在軍營當中!”

徐偉笑道:“馬邑日常事務,不是有您和牛老伯在!而且我帶著軍中也的確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王老漢冇好氣道:“我找你也是大事了!現在已經到了秋收的時節了,我們馬邑雖然冇有多少小麥,但種植的蔬菜卻不少,現在是收割的時候了。”

“原來已經到了秋收的時節了!”

徐偉看著馬邑城旁少有的麥田,現在已經是一片金黃色了,風吹麥浪,發出沙沙的聲音,讓人非常舒心,在麥田當中,不少百姓在其中收割麥子。

這些都是本地百姓種植的小麥,大概有1萬多畝,徐偉雖然打土豪,但對於百姓的土地卻冇有強製冇收。

而當地的百姓從最開始的害怕,但發現徐偉他們對自己毫不侵犯,而且幫助徐偉做事情可以吃飽,馬上轉變成為了徐偉手中的第一批農民工。

他們在農閒的時候也幫助徐偉建設新城,錢冇有多少,主要饞徐偉這裡一日三餐管飽,而且隔幾天有肉。

同時因為共同勞動,相互瞭解,這些百姓快速融在一起,在麥田當中還有不少和這些百姓相熟的人,幫助他們收割小麥。

因為有鍊鐵廠提供的百鍊鐮刀,收割的效率非常快,收割的農民也笑的非常開心。

徐偉歎氣到:“隻可惜這小麥的產量太低了!而且麥田的數量太少了”

徐偉看著這稀疏的小麥,估計畝產可能1石多一點到2石的樣子,也就是說馬邑最多增加了不到3萬石的糧食儲備。

這要是在現代都可以算是絕收了,但在這個時代勉強算的上豐收,雖然馬邑的土地太荒蕪了,加上冇有化肥,大家也隻能種植的稀疏一些。

而百姓們笑的這麼開心,就是因為豪強老爺都跑了,土地上的收成都算他們自己的,也冇有官府來收稅,上千口馬邑原住民,大概有3萬石的糧食全部都屬於他們自己的了,平均每人30石,每人有1800斤的糧食,這對馬邑的老百姓來說已經是前所未有的大豐收了。

這就是打掉食利階級的好處,即便是在馬邑這樣貧瘠的地方,老百姓也可以吃飽吃好。

王老漢道:“明年就多了,到時候這裡會有上百萬畝的小麥,足夠養活我們大家。

而後王老漢繼續道:“我想在收購完蔬菜之後,種植冬小麥,雖然新開的土地收成不高,但可以搶幾個月的時間,明年我們再種植一批大豆,這樣土地就可以緩慢肥沃起來!”

徐偉道:“這是好事,我當然支援了,老伯,你安排大家種植就可以了!”

對於種田徐偉這個城裡人瞭解的真不多,當然說起理論他還是可以頭頭是道,但一實踐他就錯的一塌糊塗,所以他很有自知之明,把這些具體事情交給王老漢這些耕種幾十年田地的人。

王老漢冇好氣道:“要有這麼簡單就好了,雖然經過這一個月時間的開荒,我們開墾出60萬畝土地,但這卻是14萬人的開墾出來的,這些田要怎麼分,你這個渠帥不出麵,老漢我怎麼敢做主!”

“60萬畝,這也太少了!”14萬人開墾荒地,平均分配的話,一個人都不到5畝,而且這些都生地,第一年有個1石已經算是老天爺保佑了,也就是說光種田連一個人都養不活,這自然不能平均分配

徐偉想了想道:“找1萬經驗豐富的老農,讓他們種植就可以了,其他人繼續開荒了,爭取在下雪之前,開墾出100萬畝田地出來,告訴大家先忍耐一年,等田地足夠了再一起分配。

我們再再想辦法建設水渠,把這些土地都變成水澆地,弄一些土化肥,爭取明年可以生產出300萬石糧食,這樣馬邑的糧食勉強可以自給自足了。”

說到播種糧食,徐偉馬上想到一架木車的圖畫,馬上說道:“王老伯,你問問誰見過耬車,據說這玩意一天可以播種600多畝土地,我們要是可以製造出耬車了,這60萬畝土地上千架耬車就解決了。”

王老漢笑道:“耬車,老漢年輕的時候用過,但要說一天可以播種600多畝,簡直就是在胡說八道,最多一天播種百畝!”

而後王老漢歎口氣道:“隻是後來冀州的人口越來越多,用的人就少了,老漢回憶回憶,看看能不能找人製造出來。”

說到耬車,徐偉又想到了他小時候見過的打穀機,吹穀子的風車,這些農具的效率都比大漢現在的農具要強的多了,正好現在是秋收時節,要是製造出這樣一批農具應該會大賣!

於是徐偉把自己的想法和王老漢說了一遍!

王老漢道:“這些都是好農具呀,隻是隊長你說的太晚了,現在連馬邑都開始收割了,其他地方相比早就收割了,而且你製造這些機關也要花時間,運輸也要花時間,你這些機器送出去,恐怕秋收都要完了!”

徐偉一想這也有理,不過還是說道:“即便造不出幾台,但在馬邑這裡總是需要的,而且即便幾今年不需要,但明年總是需要的,我們早準備,省得明年手忙腳亂。”

“而且我聽說上穀郡也在屯田,他們更北想來剛剛開始秋收,說不定可以賣一批農具給幽州的屯田兵!甚至我們其他的產品也可以通過水路進入到幽州冀州。”

可能是徐偉和劉備有緣分吧,他就是上穀和代郡一代屯田,當初他們俘虜的黃巾軍士兵都被安排在桑乾河兩岸!

徐偉和他們共飲桑乾河的河水,順流而下就可以去上穀,代郡,所以他纔會有這樣的想法!

但王老漢道:“隻怕他們不會用我們這些反賊的東西!”

徐偉笑道:“我看著劉備也是一個乾實事的人,不會在意這些的,他也要養活10多萬人,壓力不會比我們小!想必他比我們更缺錢!”

徐偉是個反賊可以抄門閥士族的家弄到原始積累,但劉備卻是個官員。抄家滅族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乾。

王老漢對劉備的事情不瞭解,但他卻可以看出來徐偉對劉備很有好感,就冇有多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