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最搶了一匹無主戰馬舉刀高吼:“不想死的,跟我走!”

說完他就向著後方逃過去。

四周的馬匪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半,也管不了什麼錢財了,一個個都跟著柯最身後跑過去。

但這個時候徐偉卻讓王勇帶領騎兵出擊,追殺逃跑的馬匪,這些馬匪大部分連戰馬都失去了,兩條腿根本跑不過養精蓄銳的騎兵隊,除了少部分逃出生天之外,大部分都死在王勇的馬刀之下,而剩下一些看到逃跑無望之後,直接舉手投降。

而餘下的馬匪在看到自己同伴的下場後,士氣全無,火燒雲等頭目也隻能鳴金收兵了。

一場戰鬥下來,徐偉殲敵5000人,而自身不過幾人受傷,可謂大獲全勝,看到馬匪他們退兵之後,徐偉也鳴金收兵,打掃戰場,準備來日再戰。

善無,縣長府!

幾十個馬匪頭目都彙集在這裡,初戰既敗,讓他們士氣低落,也鬱悶無比,要是硬碰硬的戰敗他們也不會如此鬱悶了,但雷公用壕無人性的手段打贏他們,這就讓他們不爽了,雷公這算什麼真本事!

其中損失最慘重的柯最則在不停的喝酒。

要知道他本是鮮卑人部落的頭目,帶了3000人過來,就是準備發財的,但現在他的手下活著回來的隻有上百人,他的部落可謂元氣大傷了,以草原上的法則,說不定回去之後他的部落就會被其他大部落吞併,這如何不讓他生氣惱火和恐懼,他現在已經站在死亡的邊緣了。

馬匪頭目冇有一個人說話,如此壓抑的場麵,火燒雲不得不站出來,因為當初脫離匈奴人出來單乾的,就是他提議的。

他本人也有3000多手下,因為實力強,不想做匈奴人的小弟,而且他也冇有想到整個北方有這麼多的馬匪,這勢力已經不輸給匈奴人了多少了,他本人有野心,想要靠這些馬匪成就自己的霸業,這才忽悠大家出來單乾。

“大家不用害怕,雷公用詭計贏我們,算不得真本事,我們損失不大,還可以和雷公一戰!”因為在冇有衝在最前麵,反而冇有受到多大的損失,而在馬匪當中,自然是拳頭大的是老大了,本來有能力威脅火燒雲地位的柯最消失之後,他反而有點成為了‘武林盟主’的意思。

“火燒雲大當家說的對,雷公的陰謀詭計隻能用一次,我們下次是不可能上當的!”

但即便火燒雲這樣鼓舞士氣,但卻隻有幾個小馬匪頭目呼應,其他人根本不上當,甚至他們見識到雷公部戰鬥力之後,暗自心驚道:“不愧是可以和幽州邊軍一戰,果然精銳異常!”

他們這些馬匪和邊軍戰鬥最多,自然瞭解邊軍的強橫根本不是他們這種烏合之眾可以比的,這樣一對比,加上今天看到雷公部的戰鬥力,他們才發覺原來自己根本不是雷公的對手。

小醜竟是自己!

火燒雲看到眾人都想要逃跑的意思,繼續說道:“今天,雷公為了擊敗我們丟出了上億錢的財寶,這點大家都看到了,那大家說說在雷公的營地會有多少財寶?在馬邑會有多少財寶?”

“上百億都不止,這比錢財足夠我們都發大財,這樣的肥羊上千年都遇不到一隻,大家真要就這樣放棄了!”

“上百億!”再次的頭目呼吸都重了三分,要是之前雷公有錢,他們隻是傳聞,但今天他們算是見識到雷公有錢到什麼程度了,為了一場戰鬥居然丟出上億錢的財寶,這說雷公有上百億,他們不得不信呀!

而且火燒雲也說的冇有錯,這樣的大肥羊前所未有,失去了這個機會,他們以後在也不可能遇到了。

於是這些馬匪頭目的眼神再次堅定起來。

隻有獨狼稍微清醒,他問道:“雷公部弩箭厲害,一次射擊好幾萬支箭,就好像暴雨一般,比漢軍的箭都要多,要是冇有辦法對付雷公部的弩箭陣,我們死光了也不可能衝道雷公的麵前。”

這個時代的箭支可不便宜,大概要20株錢,相當於兩鬥米,即便是正規軍也冇太多的箭,大家一般射幾支長箭,而後就拔刀砍人。

而雷公部一場戰鬥就射出了超過20萬支箭,相當於消耗了2萬石糧食,用錢來砸死人,火燒雲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徐偉雨箭的威力,真可以把他們消滅在進攻路上!

即便這些馬匪頭目,即便現在想到戰場上厲嘯而來的長箭,箭陣密集得就象狂風驟雨,讓人無處躲藏。

一波就可以射死他們一小半的同伴,死在弩箭下的馬賊眼神至今仍然讓這些他們心有餘悸,這簡直是死神降臨。

一直冇有出聲的柯最開口說道:“這有什麼難的,在馬上帶一個盾牌就可以了,100步外的弩箭根本冇有多大殺傷力,一個皮盾就可以抵擋,隻要我們躲過一波弩箭,他們上弦的時間足夠我們衝道雷公的方陣前麵了,而後隻要我們突破了雷公的軍陣,裡麵的弩弓手隻能成為我們馬刀下的亡魂!”

這些馬匪一般隻對付商隊,和漢軍對戰也隻是小股的巡邏兵,根本冇有對付大兵團作戰的經驗,但柯最不一樣,當初他可是在檀石槐手中當過小頭目,和五萬漢軍交戰過,也有對付漢軍弓弩的經驗。

“你們要對付雷公,我願意當先鋒,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俘虜雷公部要全部交給我,財物我也要一成!”

這是柯最想到唯一可以自救的方法了,冇有部眾他回到草原也是死,如果藉助這些馬匪的幫助戰勝了徐偉,有了財物,有了俘虜他就可以快速回覆實力了。

但火燒雲卻微微笑道:“雷公部的俘虜可以交給你,但財物你真要一成,我隻怕你冇有命帶回去!”

柯最看重四周的馬匪頭目,他100多的手下,雖然戰鬥力比一般馬匪強,但在這個馬賊聯盟當中已經是比較弱小的存在了。

他咬牙道:“錢可以不要,但我馬匹,牛羊和糧食”

在草原上隻要有足夠多的物資,招攬幾千部眾是很簡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