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的想法倒是啟發了徐偉了,他這裡除了馬匹多,還有非常多的馬車,步兵上了戰車,不但可以提升行軍速度,而且也可以組成車陣抵禦騎兵的進攻!

徐偉想了想道:“我們可以用馬車運載士兵,馬邑的馬車加起來有12000輛,一輛馬車運載5名士兵,我們一次性就可以運載5萬人和他們的糧草資重!”

王磊堅定道:“有5萬人足夠我們戰勝這些馬匪了!”

而剛剛趕回來的牛貴道:“隊長,匈奴人單於羌渠集結4萬匈奴人騎兵在美稷,估計羌渠想要我們和這些馬匪兩敗俱傷,他再來一個漁翁得利,要是我們可以小代價消滅這些馬匪的話,匈奴人顧忌我們的實力,說不定就不敢動了。

所以我的意見是,要調動我們可以調動的全部軍力,爭取一戰全殲這四萬馬匪,羌渠的單於地位本就不穩,他是不敢冒著匈奴人傷亡慘重來對付我們的!我建議隻留守2萬士兵,餘下八萬士兵全力圍剿定襄郡的馬匪。”

羌渠的單於在匈奴人這裡並不得人心。

而這一切還要從熹平六年說起,當年雄心勃發的靈帝,想要教訓一下剛剛一統草原檀石槐,派遣了5萬大軍,兵分三路討伐鮮卑人。但卻被檀石槐打的大敗而過,5萬人活著回來的不足5000人。

而當時的匈奴人單於也跟著臧旻出擊檀石槐。匈奴人單於本想解救在北方的族人(當時大部分匈奴人都投靠了鮮卑人,成為了鮮卑人)結果打了一個大敗仗,屠特若屍逐就單於鬱鬱而歸,屠特若屍逐就單於去世,他兒子呼徵繼位。

此時的匈奴中郎將張修是個獨斷專擅的人,他與右賢王羌渠關係密切,而與呼征不睦。光和二年(179年),張修找了個藉口,殺掉了呼征,立右賢王羌渠為單於。

羌渠單於不是憑藉自己的實力,而是靠著漢人的幫助成為單於,匈奴人自然不服他了,所以他的單於地位也是岌岌可危,而這又逼的他不得不更加朝廷靠攏,他算是匈奴人單於當中最聽朝廷話的人,曆年來對於朝廷征調匈奴人的士兵征戰,他都非常配合,但漢軍對匈奴人歧視,長時間的征戰,又使得匈奴人怨恨朝廷和羌渠這個匈奴人單於。所以羌渠是不敢冒太大風險對付徐偉他們。

徐偉略有所思道:“也就是說,我們要打一場閃電戰,殲滅戰才能震懾住匈奴人?”

牛貴雖然第一次聽到閃電戰,但字麵上的意思他還是懂的。“冇錯,要是我們和馬匪的戰爭拖延的太久,羌渠絕對會落井下石!”

這樣的大事情,徐偉召集了王老漢他們和20個區長等馬邑的所有高層。

大家商議了一陣之後,他們也覺得趁著敵人分裂,集中優勢兵力全殲敵人一部對他們最好。畢竟馬邑這裡的瓶瓶罐罐太多了,要把戰場定在馬邑四周,接近20萬人一場大戰隻能把這裡打成一片白地,他們這段時間的努力就白費了。而戰場去了定襄郡他們在馬邑的建設成功就可以保留了。

統一思想之後,王老漢和牛老帶著2萬士兵,待在馬邑看家。

徐偉他們則帶著8萬士兵,拿走了所有馬匹和馬車,8萬士兵做在馬車上浩浩蕩蕩的向著定襄郡進攻過去。

而王磊他的兩千騎兵是先鋒部隊。

這一路上遇到小股馬匪,王磊就指揮騎兵,兩翼包抄,斷絕這些馬匪的後路,而後弩箭攢射,一般經過這樣一輪,小股的馬匪就會傷亡過半,在看到後路斷絕的情況下,大部分都會舉手投降!但要是還有死硬分子,王磊則指揮騎兵中央突破,砍死這些死硬的馬匪。

靠著裝備的優勢,這一路上王磊他不斷清繳四周的馬匪,這些馬匪大部分都像麻雀一樣,幾十,上百一群,根本不是王磊他們這樣的正規軍對手。

在傷亡不到10人的情況下,王磊他們殺傷俘虜了超過2000馬匪!

損失了好幾千人,定襄郡的馬匪們這才反應過來了。馬邑的雷公部殺過來了。

這是在定襄郡的馬匪群冇有想到了,他們本以為自己占據騎兵的優勢,馬邑的雷公隻會防守,根本不敢主動出擊。但現在8萬多人浩浩蕩蕩撲向定襄郡,直接嚇住了小股的馬匪,靠近徐偉部隊的馬匪都不斷往定襄後撤。

“大家說該怎麼辦,這雷公可不是好惹的,名震北疆的公孫瓚也是屢敗於他,三萬邊軍都奈何不了他,我們這些人恐怕不夠他收拾的!”一個獨眼的馬匪頭目道擔憂說道。

“獨狼,現在怕了已經晚了,人都殺過來了,難道你想不戰而逃,可不要讓兄弟們笑話你。在我看來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機會,本來他們10萬人都圍著馬邑,我們還難以下手,但現在雷公帶著8萬步兵來到草原上了,我們就不用怕了,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騎著戰馬上的我們來去自由,掌握主動權,八萬的黃巾賊未必不能打一打!”一個叫火燒雲的馬匪頭目認真分析道。

“火燒雲說的對,這個雷公打了幾次勝仗也驕傲了,居然敢在平原上和我們騎兵對戰,這不是找死,我們把兄弟們全部集中起來,4萬騎兵打八萬步兵,優勢在我們!隻要我們擊潰了這8萬步兵,雷公部的主力全完了,馬邑幾十億的財富就是我們的了。”

說道馬邑的幾十億財富,大家都眼熱起來,在場的不是馬匪就是山賊,而且其中羌人,匈奴人,鮮卑人和漢人混雜,甚至很多人相互之間都有仇恨,而能讓他們放棄身份之彆,放棄仇恨不就是因為這幾十億財富嗎!

“火燒雲,馬邑真有幾十億財富,我聽說這個黃巾賊可是很窮的,大部分人連飽飯都吃不上,武器都做不到人手一件,所以每次起事即便有上百萬人,但還是被大漢幾萬士兵擊敗!”鮮卑人柯最懷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