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大哥怎麼樣了?雷公答應冇答應我們的條件?”韓猛一回來,一群人就馬上把他圍起來。

這群人的官職就比當初淳於瓊當初彙聚的人差的多了,校尉一個隻有韓猛,都尉,軍司馬都非常少,甚至可以說是冇有,大部分的人的官職都是軍侯屯長一級,到這一級,基本上隻能算是低級的軍官了。

但從人數上來說多了10倍都不止,而且這還是他們擔心被袁熙發現減少了來的人數,現在小半個洛陽城的軍侯都是他們的人。

韓猛無奈搖頭道:“雷公擔心,這是個騙局,根本不願意和我們合作攻破洛陽城,他的部下認為靠著大乾軍的火炮,足夠一點點的敲碎洛陽城的防禦。他們根本不需要冒風險”

這些軍官回憶一下這三天猛烈的炮擊都一陣惶恐不安,這樣激烈的炮擊前所未有,尤其是百斤巨炮,除了洛陽城的城牆,任何防禦工事都扛不住。這三天洛陽城已經有上千人慘死在火炮之下了。

他們自己也不認為洛陽城,能在這樣猛烈的火炮進攻下堅守多少時間?

就是因為有這個認知,加上袁熙不得人心,所以他們才冒險投靠雷公。

一個軍侯著急道:“這下該怎麼辦,雷公和他的部下根本不信任我們,我們現在想要投降都欲投無門,而袁熙也不信任我們,再讓他繼續殺下去,隻怕我們一個人都逃不掉!”

其他人聽到這個訊息也是一臉失望,雷公不願意配合他們,難道他們就這樣要死在洛陽城當中了,尤其是還死在自己的主公手下,這纔是讓他們最絕望的事情。

韓猛看著眾人說道:“雷公也不是完全冇有給我們出路,現在袁熙在洛陽城當中道行逆施,他不但殺我們這些軍官,連普通的士兵和民夫也殺!”

此時的袁熙異常敏感,昨天有一個屯長隻是說了大乾的火炮猛烈,想要退出火炮的進攻範圍。

但卻被袁熙認為會影響士氣,認為這個屯長在霍亂軍心,一刀砍下了這個屯長的人頭警示眾人。

普通的民夫抱怨幾句,也會被袁希的親衛當成是有投降的意圖當場宰殺,現在袁熙的親衛還有幾分錦衣衛的勢頭。

最讓這些軍官感到絕望的事,這三天時間,大乾火炮殺死的人,甚至都不如袁熙自己親手砍死的人多。

很多人都認為袁熙在大乾軍強大的壓力下,已經快瘋了,隻要是個正常人,都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像袁熙這樣大肆屠殺自己的部下。

“現在整個洛陽城從上到下都怨恨袁熙,隻是大家都被他的狠辣嚇住了,不敢反抗而已!但其實我們聯合起來足夠殺了他。”

“現在雷公已經親口向我保證了,隻要我們帶人殺了袁熙,把洛陽城獻給雷公,雷公就把洛陽的糧草武器器械,各種工程裝備都折算成錢給我們,要是這次能成功,我們每個人都能得到幾百萬錢,有了這筆錢,即便在河北不當軍官了,我們也可以生活得非常富裕!”

“幾百萬錢!這是真的?”這個數字徹底震驚了在場的軍官,這是冇辦法的事情,這些軍官的官職更低,很多人比普通人也強不了多少。而幾百萬錢是他們一輩子都賺不到的。

韓猛點頭道:“當然是真的,雷公一向一諾千金,至今也冇有出現違背諾言的事情,幾百萬錢對我們來說很多,但對雷公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一個軍司馬激動的說道:“韓大哥我們跟你乾了,你說吧,我們要怎麼做?”

韓猛看著四周的人說道:“造反這種事情最怕夜長夢多,要是我們當中出現一個背叛我們的人,我們將死無葬身之地,所以你們回到自己營地之後,聯絡好我們的同伴,我們一起在清晨發動起義,大家同時帶領自己的部下,攻向洛陽城的皇宮,一定不能讓袁熙反應過來,組織大軍圍剿我們,要不然我們將死無葬身之地!”

一個軍官問道:“洛陽皇宮的防禦雖然不如洛陽城外的城牆堅固,但那畢竟也是城牆,元熙身邊也有上千親衛保護,他要是躲到皇宮當中依托城牆來防禦的話,短時間我們很難攻破他的城牆!”

這時候炮兵屯長馬嚴道:“雖然我們的火炮已經完全被雷公摧毀了,但還是有些飛雷小炮,這種火炮射程雖然短,但是威力更大,飛雷炮雖然一炮攻不破洛陽城的外牆,但足夠打碎皇城的城牆了,而且我們手中的炸藥包也不少,大不了我們把炸藥包堆積在皇城門口,隻要火藥的數量足夠多,足夠我們把城門炸開!”

韓猛驚喜的好:“等會你們火炮營的士兵就是進攻皇城的先頭部隊,你找10屯的士兵幫你搬運火炮跟炸藥,這次一定要徹底炸死袁西這個王八蛋!”

製定了一個簡單的造反計劃之後韓猛道:“大家回去之後就開始集結士兵,清晨第一縷陽光出現的時候,就是我們進攻的時候,一定不能遲疑,一遲疑我們就必死無疑。”

眾人都嚴肅點頭,他們都知道了這次造反失敗,以袁熙的狠辣他們必死無疑,而後一個個分散開來,這些軍官回到自己的軍隊當中之後,馬上就把自己的士兵一個個叫醒然後組織起來。

夜色開始散去,紅日開始緩慢上升,這就好像是一個信號,洛陽城許多士兵,在自己的屯長帶領下拔出戰刀,一個個集合起來。

韓猛帶著五百士兵叫道:“袁熙無道,濫殺無辜,今天我們就要為死去的同伴報仇,大家跟我殺,向皇宮砍死袁熙!殺!”

其他的士兵在這幾天也堆積了對袁熙的怒火,他們也跟著憤怒喊道:“殺了袁熙!”

然後這些士兵跟著韓猛,往著洛陽皇城方向衝過去。

一時間喊殺聲,震動了整個洛陽城。

而且跟著韓猛彙集的人越來越多,最開始是1000多人衝擊皇宮,很快就演變成1萬人,到最後變成幾萬人把皇宮徹底包圍起來。

其他洛陽城的士兵和軍官發現了有人想造反之後,他們並冇有想阻止這些造反的士兵來保護袁熙,而是人眼旁觀著這些造反的士兵,心中甚至有點幸災樂禍之意。

而且對袁熙有仇恨的士兵更是衝上去加入這些人當中。

此時袁熙也被驚醒過來,他聽到喊殺之後之後,馬上跑出來看到自己的親衛問道:“外麵是怎麼回事?怎麼這樣亂糟糟?”

親衛惶恐說道:“外麵兵變了,大家都往皇宮衝殺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