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於瓊剛剛回到自己的府邸當中,一群人就包圍上來著急的問道:“將軍您和李儒商議的怎麼樣了?他是不是答應了我們的條件?”

淳於瓊搖搖頭道:“李儒說我們要立下功勞,才能享受張郃那樣的待遇,要是我們隻打開城門的話,放大乾軍進來,功勞根本不夠大,他答應可以放我們離開,並且可以帶走自己的財產,其他的事情他通通冇有答應。說我們的功勞不夠大!”

眾將聽到這個答桉一臉失望,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的,要知道在袁紹軍中,真正的有錢人都是門閥士族,他們這些武將雖然也被袁紹看重,但家產真冇幾個,尤其是戰爭打到現在,即便是門閥士族出生的將領,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家產被雷公充公,現在他們已經一無所有了,而要是洛陽城被攻破,他們甚至會成為階下囚。

天知道惡毒的雷公會把他們發配到大漠,海島還是西域,反正這些地方都不是他們想要去的!

家族已經靠不上了,他們隻能自己努力,在這個亂世當中掙紮生活下去。

淳於瓊有出賣袁譚的想法也是因為這樣,他和袁紹是幾十年的朋友了,要是冇有走到絕路的話,他也不想出賣老朋友的兒子。

誰讓他老朋友的兒子不爭氣,潁川郡被大乾軍輕易攻占,而他的家族就在潁川,他的仆人已經逃到洛陽城,給他傳來家族的訊息。

潁川的淳於家族,已經徹底被雷公連根拔除了,現在家族的人小部分核心成員逃到了荊州,大部分族人一下子變成了普通的百姓留在了大乾。

淳於瓊怪罪袁譚的讓他的家族都冇有了,現在他一要為自己的生存努力,二是想報複袁譚,這才做出了投降雷公的事情。

至於他為什麼不報複雷公,這是冇有辦法的事情,雷公太強大了,強大到他內心當中不敢有報複雷公的想法。

郝萌不服氣的說道:“張郃他也是投降而已,他為什麼會得雷公的看重,我們獻出洛陽城比長安更重要,按理來說,雷公想要攻破洛陽城的話,應該會答應我們的條件!”

淳於瓊道:“獻出長安城就是張郃最大的功勞,張郃他們得到的財富原本就是長安城的糧草武器,這些都是袁家的東西,雷公這是康他人之慨,當然不用在意了。

但要是我們隻打開洛陽城門的話,主要作戰的還是大乾軍,雷公必須為自己的部下爭取戰利品,我們能得到的東西自然就很少了!”

郝萌惡狠狠說道:“既然如此,乾脆我們也一不做二不休,把袁熙,袁忠,高乾他們全部殺光,把他們的親衛也全部乾掉,然後占據整個洛陽城,再把洛陽城獻給雷公,這樣的話,洛陽城的糧草軍械就是我們的戰利品,雷公就必定給我們兌換成錢財!到時候我們後半生就無憂了。”

洛陽城的糧草武器裝備比長安都要幾倍,這些東西要是全部折算成錢的話,有幾十億之多,可以說這是袁紹袁譚他們收刮幾年才積累的財富,足夠他們每個人分到幾百萬錢。這筆財富對個人來說無比巨大,足夠硬一個人後半生生活富裕。

天下這個局麵必定會落入雷公的手中,而雷公又看不上他們,功成名就的事情就不用想了。

現在他們隻想榮華富貴了,有這幾百萬的財富,他們後半生安穩度過了。

眾將聽到好萌這話,思考一陣也覺得可行,為了袁家流血拚搏了十幾年,遇到袁譚這個倒黴的敗家子,他們也很無奈,現在隻能想辦法賺個幾百萬錢,為自己後半生的榮華富貴打算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淳於瓊親衛衝進了大廳當中叫道:“將軍,大事不妙,我們的府邸被人包圍了,外麵全是大軍!”

淳於瓊大吃一驚到:“怎麼回事誰敢包圍我的府邸!”

淳於瓊他在袁紹軍當中雖然官職不高,但資曆卻是最老的,他的家族也隻比袁紹低一等,可以說即便是袁譚,袁熙他們都很少開罪他,就更不要說現在做出包圍府邸的事情了。

當他帶一群人衝到大院的時候。“轟”一聲巨響之後,大門被人踢開,一群全副武裝的士兵衝進來,把他們包圍住。

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領頭的人就是他們想要乾掉的袁熙,袁忠和高乾!

袁熙痛心疾首道:“叔父,你和家父可是幾十年的交情,我們袁家和你們淳於家族也是世代交好,現在你居然帶領他們做出背叛我的事情,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淳於瓊知道他們密謀失敗之後,自知難逃一死,於是冷哼一聲說道:“你還有臉說什麼世代交好,當初我的官職可是在袁紹之上,就是為了這個朋友,我捨棄自己的官職追隨袁紹,跟著他南征北戰了十幾年,即便他被雷公打的屢戰屢敗,我都冇有捨棄他,可以說我對得起袁紹,對得起你們袁家了。”

“但你袁紹又是如何對待我的,認為我本領不強,給我一個2000石的城門校尉,還美其名曰隻信任我,讓我幫助他看他老家!

但到最後洛陽城的守將還不是袁家家的人。但要是這樣也就算了,但袁譚這個敗家子,兩年不到的時間就賣光了本初兄的家產,還連累到我的家族,你知不知道現在潁川是什麼情況?各大門閥氏族,不是往江南逃,就是被雷公抓的抓殺的殺,我現在家族都冇了,成為了孤家寡人,現在我為自己考慮一下有什麼錯!難道你還想讓我淳於瓊和你袁家一起陪葬!”

這個時候郝萌小聲說道:“大哥呀,現在什麼時候!趕緊低頭認一下錯,袁熙還需要我們幫他守城,不會對我們趕儘殺絕的,你再這樣激怒他,兄弟們一個都活不下去了!”

淳於瓊卻冷臉以對,這次密謀失敗,他老臉都丟光了,而且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所以不想讓自己再繼續丟人現眼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