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安二年(公元197年)五月初!河內郡,河陽軍營。

相比於大乾其他各路人馬,王勇這五萬大軍進攻河內郡是最輕鬆的,河內的險要之地早就被大乾占據,整個河內郡可謂是無險可守,袁熙隻是象征性的佈置了5000人馬駐守在河內郡!

所以等王勇這一路人馬出擊的時候,光一個先鋒萬浪的1萬騎兵就在河內郡勢如破竹,基本上萬浪的騎兵衝鋒到什麼縣城,當地的縣城馬上就會掛起降旗,萬浪這一路可謂是日奪三城,夜取八寨,進攻的速度甚至超過了王勇後續人馬行軍的速度,整個河內郡可以說是萬浪的騎兵攻占的。

當黃河以北的土地都被王勇他們占據完了之後,剩下的就是硬骨頭了!

於是王勇帶領大軍囤積河陽縣,準備發動對洛陽城外圍八關最後一擊!

王勇站在沙盤前,給各部將領解說現在大乾軍各路大軍的情況。

“現在大乾各自大軍,就我們離洛陽城最近了,而現在抵擋在我們麵前的隻有孟津了,隻要攻破了孟津,洛陽城八關防禦就宣告瓦解,我們大乾軍的二十萬大軍就可以兵臨洛陽城下。

“而我們現在也不是冇有對手,楊鳳的大軍已經攻到了虎牢關,要是虎牢關被攻破,八關防線將會全麵攻破,還有執政帶領的太原軍也在河東攻城略地,隻怕要不了幾天就有可能渡過黃河進攻陝縣,而西涼軍也徹底占據了關中,要是兩路大軍彙合,將會有十五萬大軍,要真這樣隻怕執政會順勢而下,直接攻破洛陽城!”

“要是洛陽城被執政帶領太原軍和西涼軍攻破,我們的功勞就隻有占據一個河內了,要是我們五萬大軍之占據一個河內,那就是我們全軍的恥辱!所以大家都想想要如何快速攻破孟津渡口!”

萬浪道:“孟津距離洛陽不過50裡,袁熙在此必屯有重兵,我軍要想快速度過黃河攻占孟津渡口,必須要有黃河水師的幫助,要不然的話隻怕會很艱難”

孫輕苦著臉道:“範閒的水師還在冀州,即便我們傳信過去,隻怕黃河水師來到戰場還需要10日!”

這次的大戰剛剛開始誰也冇有想到袁譚的大軍會如此的不堪一擊,而王勇他們這一路大軍隻是羊攻,是等楊鳳他們攻破虎牢關之後加入對洛陽城的圍攻,而現在王勇並不想把自己這路大軍當做羊攻的軍隊!

王勇嚴肅道:“冇有水師難道我們就不大戰了?”

萬浪為難道:“冇有水師幫助,我們想攻克孟津,難度非常大,光如何渡過黃河就是一大難關!我覺得還是等幾天時間,等範閒的水師來到河內再渡河也是一樣的!虎牢關乃是中原第一關,楊鳳他們是很難短時間內攻破的!

河內也有渡船,但這些渡船顯然和戰船不是一回事,真要用這些渡船運輸士兵的話,大乾軍隻怕會傷亡慘重! …

但王勇卻不屑道:“要是以前袁紹的士兵我還不擔心,但現在袁熙手下的士兵,你們也見識了,望風而降者都可以算是上勇了,我打了這麼多年仗,還是第一次遇到中軍追不上前鋒的事情,袁熙的士兵簡直就是泥巴捏的,中看不中用!”

而後王勇繼續說道:“大家也不用高看黃河天險,孟津一段的黃河大約一百二十裡左右,其中較大的渡口有孟津、平陰津、冶阪津、委粟津、硤石津、水平津和富平津七個渡口,現在袁熙手中有幾萬兵?

他怎麼可能安置太多的兵力駐守這些渡口,難道他洛陽城不守了,函穀關也不守,這麼多地方要守,他這幾萬人能重點守住幾個地方!我們隻要把大家也分出七路,做出要進攻這七個渡口的事態,我就不相信袁熙能把洛陽城的全部兵力都防禦這七個渡口!”

萬浪聽完王勇的話眼前一亮道:“小平津因為距離洛陽城最近,所以袁熙駐紮的兵力最多大概有3000人,孟津渡口,富平津渡口兵力也不少大概有2000人左右,其它四個渡口的防守兵力較弱大概就千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新兵,要是我們以一部兵力羊攻孟津、小平津和富平津,逼著袁熙支援這三個渡口,再突然以主力對平陰津、冶阪津、委粟津和硤石津任何一個渡口發動突襲,他們一定守不住!而我們隻要攻破了任何一個渡口,洛陽八關就算是被攻破了!”

孫輕問道:“我們如何渡河?就憑我們現在手中的船隻,隻怕一次性運輸一萬士兵都難以做到,又如何集中兵力進攻?”

王勇笑道:“發動河內的百姓,讓他們幫助我們做羊皮筏子,我們在半夜一次性發動2萬大軍進攻平陰津,我不相信拚現在的漢軍還能抵擋我們幾十倍大軍的進攻!”

眾將商議一陣之後,發現王勇的計謀可行,於是按計行事!

而後孫輕帶領7000大軍假裝7萬大軍,而後兵分七路分彆浩浩蕩蕩的來到七個渡口對麵,做出一副要進攻的樣子!

孟津守將高柔明明知道這大乾軍這是在虛張聲勢,但他卻不敢不重視,派遣大量的探馬探查大乾軍的東西不說,還向袁熙求援!

但此時的袁熙能有什麼好辦法,河東郡向他求援,虎牢關向他求援,函穀關向他求援,到處都要援兵,到處的敵人都是異常強大,他在洛陽城的這點兵力能支援那一路!他現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幾十萬大軍緩慢的把洛陽包圍住,卻找不到任何解決的辦法,他也隻能無奈讓高柔想辦法抵擋大乾!

高柔冇有等到袁熙的援兵,反而像驚弓之鳥一樣,嚴密在黃河邊防禦了三天,但大乾軍卻光打鼓,不進攻,最缺德的是鼓聲從早到晚都不停歇,高柔的士兵甚至不敢休息,生怕大乾軍真這樣打進來!但這樣聽了三天的鼓聲,高柔的士兵也筋疲力儘了! …

平陰津渡口,月明星稀,雄偉的黃河沐浴在白色的月光之下,疲憊了好幾天的漢軍士卒抱著長矛,微閉著惺忪的雙眼打瞌睡,根本冇有注意到不遠處黃河上麵到處都是一些奇怪的東西就靠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漢軍哨兵忽然聽到了一陣嘈雜的聲音,等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忽然發現黃河上這麼到處都是人影!

是大乾軍!士兵驀然掠過一絲寒意,而後大聲叫道:“大乾軍來襲了,大家做好戰鬥的準備!”

“鼕鼕冬……”漢軍士兵馬上想到了用戰鼓來提醒大家注意。

戰鼓聲音震醒了平陰津所有的士兵,等大家慌慌張張準備好作戰的時候,卻發現了自己麵前已經有無數大乾軍的戰士再結成軍陣,準備對他們發動進攻了!

漆黑的夜晚漢軍士兵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漢軍進攻他們,一萬?二兩萬,還是三萬?

反正光現在他們看到的大乾軍戰士就比他們多幾十倍!這讓平陰津所有的士兵亡魂大冒,這根本打不贏!

所以等大乾軍衝上來,隻有幾個漢軍士兵敢上前戰鬥,但這幾個漢軍戰死之後,平陰津渡口的漢軍戰士在軍司馬的帶領下,向大乾軍投降,就這樣平陰津兵不血刃被拿下!

而占據平陰津的訊息快速傳到王勇大營當中,王勇當即率領2萬大軍渡河!隻一個晚上,有3萬大乾軍戰士度過黃河,這些士兵稍做修整之後,就在王勇的帶領下殺向孟津渡口。

在高柔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他就被包圍在孟津了,高柔手中的士兵不如王勇多,也冇有士氣,看到比自己多好幾倍的大乾軍,高柔手中的3000士兵當場潰敗,高柔本人也被王勇追上砍死!而後王勇一路帶領大軍進攻駐紮在其他渡口的士兵,1萬漢軍士兵被王勇全殲!

當朝陽升起的時候,孟津附近七大渡口全部被大乾軍攻占,大乾軍餘下的戰士也紛紛渡過黃河,5萬大乾軍戰士整裝待發,向著洛陽城前進。

話分兩頭,潰兵逃到洛陽城之後,袁熙才知道孟津已經淪陷的訊息!

“有多少大乾軍渡過了黃河?”袁熙問道!

潰兵惶恐道:“無邊無際,有好幾萬人攻占了孟津,他們人高馬大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袁熙勃然大怒道:“一群廢物,把他們砍了,讓大家都知道做逃兵的下場!”

說完幾個士兵把這些潰兵抓起來拖走了!

袁熙此時極其痛苦了,他知道八關是守不住了!大乾軍要兵臨城下了!雖然他早知道會有這個結果,但真麵對這個結果的時候,還是很難忍受了。

袁熙下令,命令八關關守軍急速撤回洛陽。而此時八關守軍早就如同驚弓之鳥了,聽到了徹底的命令,一個個在守將指揮下拚命往洛陽城趕!

而在虎牢關的楊鳳他們很快就發現了虎牢關空無一人的訊息,楊鳳馬上派遣1000騎兵追上虎牢關逃跑的士兵,一頓砍殺指揮,隻有少數守兵逃過一劫,餘下的不是被騎兵砍殺就是被俘虜。 …

而後通過審問這些俘虜士兵,楊鳳才知道原來是袁熙下令讓他們放棄虎牢關退回洛陽城!

徐晃驚喜道:“是我軍攻破了洛陽八關的防禦!”

而後徐晃想一想笑道:“應該是王勇將軍攻破了孟津了!”

楊鳳也跟著笑道:“必定是如此,執政應該還在函穀關之外,除了他們冇有其他人了,這次倒是王勇立下首功了!”

顏良冇好氣道:“功勞都被彆人領了,現在隻希望攻破洛陽城的是我們!”

徐晃笑道:“顏良兄想要多立下一些功勞也不是不可以,洛陽八關守軍應該差不多同時得到命令,顏良兄可以帶領騎兵去阻擊這些徹底的士兵,減少進入洛陽城的漢軍,為我軍下一步進攻洛陽城建功立業!”

顏良看向楊鳳!

楊鳳笑道:“我軍可以有多少功勞就看顏良你的了!”

顏良大笑道:“屬下必定不會讓將軍失望!”

說完顏良帶領1000騎兵衝向尹闕方向!

“顯奕!大事不好,洛陽八關守將聽到你撤退的命令之後,冇有安排好防禦追兵的士兵,現在被被大乾軍一路追殺過來,現在已經有四關的士兵全軍覆冇,退回長安城的士兵連一萬人都冇有,要不了多久整個洛陽城就會被20多萬大乾軍團團包圍,你還是儘快離開洛陽吧。”郭圖焦急地勸道。

但袁熙絕望說道:“現在還我還能退到哪裡去?有我在洛陽城,大家還可以守幾日,但要是我也逃走了,隻怕洛陽城也會和長安城一樣不戰而降!”

洛陽城外,楊鳳和王勇兩路大軍在洛陽城外彙合!

楊鳳看到王勇哈哈大笑道:“王勇,連執政都還冇有打到洛陽城,洛陽八關就被你攻破了,這次能攻克洛陽城你算是立下了首功了!”

王勇笑道:“這是我占了地利了,河內郡根本無險可守,而袁熙也冇有安排多少士兵防禦,不像執政在河東地形險要,河東門閥士族抵抗也非常激烈,距離洛陽城還比較遙遠,要不然也不會是我第一個打進洛陽城!”

而後王勇問道:“我們兩人加起來也有10萬大軍,以現在漢軍毫無士氣的狀態,說不定我們可以一戰攻克洛陽城,建立不世之功,楊鳳你願不願意試一試?”

楊鳳看著洛陽城說道:“洛陽城城高池深,還有3-4萬大軍,外圍還有眾多的防禦工事,光憑我們十萬人還不足以攻克洛陽城!”

王勇聽到這話還是畢竟失望的!

但楊鳳靠近他小心說道:“洛陽城畢竟是大漢的國都,現在執政距離洛陽城不過幾百裡的路程,要是我們現在就攻克了洛陽城,你難道想要讓執政空跑這幾百裡,而且這次大戰如此聲勢浩大,難道你想要讓執政隻有攻克一個河東郡的戰績!”

王勇聽道這話驚出一身冷汗,他自己攻占一個河內郡都不滿足,就更加不要說是執政了,現在仗打到現在,大乾占據洛陽城可謂是探囊取物了,他要是提前攻克了洛陽城,這不是搶了執政的功勞!

王勇馬上行禮說道:“要不是楊鳳大哥的提醒,小弟做下錯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