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江南有什麼物資是有剩餘的,那就必定是食鹽了。關羽在揚州開辟了百萬畝的鹽田,食鹽數量多的足夠十倍江南百姓使用,甚至揚州的食鹽還成為了大漢第一的出口商品,劉備他們出口的對象自然不是曹操和雷公他們,畢竟他們的食鹽也是堆積如山。

而是在江南的幾百萬南蠻,還有交州以南的國家,這些國家食鹽的價格比大漢高幾十倍,食鹽給劉備賺取了大量的錢財!同時也讓劉備在南蠻他們有了好名聲,這也是馬玄可以輕易招募大量的蠻族下山的原因!

趙雲的提議讓劉備眼前一亮,雖然因為有曬鹽法讓食鹽的價格暴跌,但食鹽價格暴跌也就是這幾年的事情,在很多百姓觀念當中食鹽還是一種和糧食布匹不可缺少的貨物,要是百姓購買食鹽的話,對他來說是最好的選擇,甚至隻要給他時間,他可以用食鹽吧發行的50億紙幣全部回收(當然現實當中百姓是不可能購買價值50億的食鹽,因為根本吃不完)!

於是劉備說道:“憲和你去通知雲長準備好食鹽!”

而後劉備看著袁基道:“士紀兄,還請你聯絡江南的各地門閥士族,請他們務必借錢財給朝廷渡過難關!”

袁基點頭道:“屬下明白!”

張飛憋屈道:“被袁譚這樣一弄,我們現在想要救援他都辦不到了!”

袁基一陣闇然,現在江南之地都自身難保了,連糧食都要用來回購紙幣了,根本不可能出兵支援袁譚了!以現在豫州的情況,隻怕雷公已經磨刀霍霍了!

倒是趙雲道:“翼德,我們江南之地受到重創,河北的雷公可是天下最開始使用紙幣的,河北之地的紙幣肯定比我們多幾倍,百姓擠兌肯定也比我們激烈,隻怕現在雷公比我們還要苦惱!”

這點趙雲還真冇有說錯,徐偉光想著袁譚超發貨幣會讓豫州的紙幣崩潰,卻冇有想到這樣的崩潰,會讓天下的百姓都對新生的紙幣失去信心!

劉備在這裡想辦法抗住擠兌,北方的曹操和他也一樣麵對這樣問題!

豫州紙幣一夕崩潰,第一個害怕的河北的商人,雖然徐偉對他們不錯,但也隻是對比董卓,袁紹他們之流,在河北之地執政對農民和工匠的關注和重視還在他們之上!

在河北種田能手可以成為力田,進入大乾乾部學院培訓,成為大乾一名基層官員,而工匠也可以通過工廠的管理崗位調整到大乾的郡縣為官,而這些待遇他們商人通通冇有,他們甚至連成為議員都不行!

甄安他們明白即便是在河北之地,他們的地位還是屬於牛羊之屬,隻是他們執政稍微講道理而已,所以他們纔有現在的好日子,但要是他們執政也像董卓一樣對他們下屠刀,他們根本冇有抵擋之力!

所以即便是在河北之地他們的安全感也不高,豫州紙幣崩盤,豫州商人在這波動盪當中幾乎全部都破產,更是讓他們膽戰心驚,生怕河北紙幣崩盤,他們同行的下場會輪到他們。

他們用了近10年的紙幣,現在在這些商人看來不在是財富的象征了,而是一顆顆炸彈,隨時有可能把他們炸的灰飛煙滅!

於是他們開始不斷把自己手中的紙幣兌換成為糧食,羊毛布,食鹽,甚至是鐵錠難以販賣出去的貨物,總之他們不想手中再有紙幣了。

而這些商人的舉動很快就影響道河北的百姓了,河北的百姓通過這些商人也得知了豫州百姓一輩子的積蓄,在這次的紙幣風潮當中灰飛煙滅了,一時間也惶恐無比。

小書亭

豫州的百姓也就這兩年少了一些壓迫,有了點積蓄,而河北的百姓普遍有近10年的積蓄,他們手中的財富遠遠不是豫州百姓可以比的。而這些百姓從大乾錢鋪當中把自己10你的積蓄全部拿出來,而後全部用來購買自己看得到的物品。糧食,羊毛布,衣服,帽子,皮鞋,食鹽,桶裝油,罐頭魚,大家根本不管這些物品是不是自己能用的上,可以用多久!隻是不想自己手中有紙幣。

當這些百姓也加入搶購物資的風潮當中的時候,於是整個河北之地的物價都開始狂飆,甚至有不少地方都出現了拒接接收紙幣的事情,整個河北都出現了豫州那樣的動盪了!

幽州,薊縣!

大乾高層全部都彙集於此,每個人擔憂臉色難看,可以說現在大乾將要麵對成立以來最艱難的局麵!他們大乾發行的紙幣居然受到袁譚的影響,大乾各地物價暴漲!

河北各地傳來的情報讓徐偉也眉頭緊皺!現在的場景是他冇有想到的,他隻想引爆袁譚的炸彈,但卻冇有想到把自己給炸傷了,他用羊毛布經曆10年才建立起來的信譽,現在可謂是一朝喪儘了!

“執政,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現在百姓都瘋了,很多人食鹽都購買了十幾石,鹹魚乾更是買了幾千斤,糧食更是堆滿了屋子,即便是一輩子都吃不完,他們還是要花光自己手中的紙幣!現在大乾各地的物價根本壓不住,即便是糧食的價格都突破了200錢了!”牛貴擔憂說道,這種場景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百姓拿出自己全部的家產購買他們認為可以保值的東西,現在整個河北各地的商鋪東西都要被搶購光了!

尤其是糧食的價格突破兩百錢更是讓牛貴擔憂無比,要知道糧食的價格一直是大乾物價的基準石,十年以來無比穩定,即便是再最缺少糧食的時候,販賣的價格也冇有突破130錢,而現在卻飆升到200錢以上,而且還在繼續上漲,這就不怪牛貴擔憂了!

徐偉道:“傳令下去,嚴禁各地禁收紙幣,官營工廠從今天開始三班倒生產各種物資,全力滿足大乾百姓的需求!各地糧倉官員配合郡守縣令開倉放糧!錢鋪也不允許禁止百姓取錢,但要有一個額度,大乾的百姓每人每日隻能取500錢!”

牛老漢也皺著眉頭說道:“我們手中的物資也是有限的,我們發行紙幣已經超過了10年了,整個河北的紙幣隻怕突破了上千億錢了,要是這些紙幣全部迴流到我們手中,隻怕我們拿不出這麼多的貨物!”

但這個時候幽州刺史許娟道:“怕什麼,千億的紙幣很多嗎?我大乾每年財政收入就有400億,千億的紙幣也就兩年多可以還清!要不是現在百姓蜂擁購買貨物,其實他們的行動對我們大乾的國營工廠是好事情,我們紡織廠這幾年利潤一直就是一成多半左右!”

“為什麼?”

“還不就是因為,大乾的百姓身上都有衣服,不願意購買羊毛布了,以至於我們大乾這些年紡織廠的規模一直冇有增長,隻能靠吞併同行來增加產業規模,但現在羊毛布的價格又飆升到2000錢了,我們的利潤翻了一倍多,要是能給我一年時間,光靠我們紡織廠就足夠消耗掉這千億的紙幣!”

“還有鹽田廠,現在雪花鹽堆積如山,但因為生產的數量太多,整個河北的百姓都吃不關,即便是加上大漠的胡人也是一樣,即我們這些年拚命用來製造鹹魚乾,但一樣消耗不完這些食鹽,但現在百姓每人搶購十幾石,我們廠庫當中堆積的食鹽可以全部賣掉了!而且利潤還有好幾倍,一年可以賺到十年的錢!”

王老漢皺著眉頭道:“你說的雖然有道理,但是現在外麵百姓瘋狂的樣子,根本不可能給我們一年多的時間來生產這些貨物,他們現在的樣子巴不得一天時間就把自己的手中的紙幣全部換成貨物!”

徐偉道:“我們要讓大乾的各級官員勸說這些百姓,讓他們冷靜處理自己手中的紙幣,我們河北之地貨物眾多是不可能像豫州那樣崩盤的!彆的不說光今年兩季糧食我們就收了5億多石,按照現在的糧食價格也值上千億讓大家都不要擔心!”

徐偉擔憂說道:“我現在不擔心我們拿不出貨物,隻是擔心百姓這樣胡亂花錢,是在浪費自己十幾年的積蓄!當他們清醒過來發行自己賣到一堆難以用的東西,肯定要後悔的!”

搶購物資這事情徐偉見識了太多次了,當年倭人核電站的事情,說海水受到汙染,以後的食鹽都不能使用了,這引起大家瘋狂搶鹽,他家中就買了幾十包食鹽,夠用好幾年時間,而且價格還翻了五倍,到後麵大家才知道這是一個傳言,倒是讓食鹽廠一下了消除了幾年的積累的貨物,賺了好幾倍的錢,可以說食鹽廠應該是這次謠言最大的贏家。

最後他都不知道自己母親是如何處理這堆食鹽的!食鹽的價格不高,對徐偉家來說這點損失他們家還承擔的起。

但現在河北的百姓可是真拿出全部的身家來購買大乾的貨物!等他們清醒過來損失一半身家都是輕的!甚至有很多人一夜回到大漢統治的時代了。

當然河北百姓哄搶物資也給他造成了巨大的麻煩,本來他還想要趁機進攻豫州的,但現在這種情況可謂是兩敗俱傷了,他根本不敢在這個時候進攻豫州了,隻有平息了百姓的惶恐,對豫州的戰爭纔可以發動!

徐偉這樣一說眾人纔有一絲安全感了。

對呀!他們大乾和袁譚不一樣,大乾倉庫的貨物足夠消耗掉自己發行的貨幣!

“這些人難道就不會動腦子想一想,我們河北能和豫州一樣,袁譚他是空手套白狼,我們卻有幾百家工廠,倉庫的糧食更是足夠大家吃上兩年了,我們大乾什麼時候做過失信的事情!”徐偉的擔憂也讓他們著急,大乾的高層大部分都是泥腿子出身,他們現在還冇有轉變自己的身份,立場還是站在百姓這一邊的!

這個時候坐在最後麵的賈詡開口說道:“執政,大乾的百姓隻是不瞭解我們的實力,認為我們發行的紙幣也會變得和袁譚的一樣纔會如此恐慌!”

“隻要我們想辦法讓大乾的百姓瞭解我大乾的實力,我們可以在各地集中百姓,讓他們分批參觀我們的糧倉,紡織廠,鋼鐵廠等工廠。讓他們眼見為實看到我們廠庫當中有多少糧食,紡織廠當中有多少布匹,鋼鐵廠當中可以煉製出多少鋼鐵,捕魚廠當中每日可以捕獲多少海魚。

當部眾對這些都有深刻的認識,自己我們大乾發行的紙幣不會崩潰,他們自然就不會亂花錢了,畢竟我大乾的百姓還是節省的,一件衣服都要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他們不會拿自己的血汗錢去購買一些自己用不上的東西!”

徐偉眼前一亮道:“文和見識果然不一般!”

“牛貴,你飛鴿傳書到大乾各郡縣官員,讓他們按照文和的百姓組織百姓參觀我們的糧倉和工廠,一定要讓他們感受到我大乾的強大,打消他們一定要用紙幣兌換貨物的想法!河北之地的動盪要快點擺平,隻有這樣我們才能發動對袁譚的進攻,徹底占據整個豫州和司隸!要是我們浪費了這個計劃,等袁譚也像我們一樣處理好豫州的動亂,我們就失去了一戰消滅袁譚的機會了!”

牛貴行禮道:“諾!”

徐偉繼續說道:“襄楷大師,麻煩你通知河北之地的各大商人,他們要真想要把自己手中的紙幣兌換成為商品的話,可以和我們定下契約,我保證用手中的糧食,羊毛布和鋼鐵還有其他大乾貨物,以現在的價格賣給他們,我雷公這些年在河北也算是一諾千金,他們應該相信我有這點信用吧!”

這算是一個變種版的期貨,隻要這些商人不哄搶商品,大乾的動盪就算是解決了一半了!

襄楷馬上說道:“老夫必定讓甄安他們不再掃蕩河北的貨物,讓他們不影響執政進攻中原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