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鋼他們看來袁譚的這些舉動,受到傷害最大的就是商人,但商人曆來就是大漢的牛羊,當初董卓差點把他們殺光了,也冇影響到大漢,而後恒帝靈帝,曆代大漢的皇帝,把經濟玩崩潰的更不知道有多少次,雖然這都對大漢造成了嚴重的損傷,但也冇有讓大漢滅亡。

所以李剛他們覺得,袁譚都把錢收刮上來了用來養軍,從短期來看他的實力不是削弱了而是增強了。變得更加難以對付了!

但徐偉卻說道:“戰爭是要靠人來打的,袁譚這樣橫征暴斂,整個豫州經濟崩潰是必然的事情,經濟崩潰可能對袁譚這些門閥士族冇有受到什麼影響,因為這些門閥士族都是莊園經濟自給自足,除了遭受兵災,某種程度來說是莊園經濟是極其穩定了,一個莊園就是一個小天地,外界的影響是很難乾涉到莊園內部的(所以陶淵明纔會寫出《桃花源記》這樣的文章)!

但底層的百姓怎麼可能不受到影響,袁譚手中的20萬大軍,就是20萬戶百姓家庭組成的,這些士兵的家庭都處於水深火熱當中了,他們即便裝備再精良,武藝再高超,也不可能有什麼士氣和我們對戰,所以袁譚這是在自尋死路!”

“大家想想我們當年是如何打贏冀州之戰的!大漢明明有二十多萬精銳在手,但就是因為他們殘酷壓迫冀州的百姓,以至於整個冀州民心儘失,我大乾軍隊攻入冀州的時候,冀州百姓紛紛投靠,我軍越來越多,最後以機小的代價就占據大漢最大的糧倉!”

有了徐偉說冀州的例子,大乾的高層才恍然大悟,的確!冀州之戰算是他們起事以來打的最輕鬆的一戰,冀州的百姓紛紛投靠他們,他們出兵的時候隻有20萬大軍,打完之後軍隊居然暴漲到四十多萬!就是因為冀州軍的士兵紛紛投靠他們!

牛貴恍然大悟道:“難怪執政要我們招募這麼多的軍隊,這是想要加速袁譚手中的物質消耗,讓袁譚多印一些紙幣,有50萬大軍在他身邊,袁譚必定拚命印刷紙幣,去收刮豫州司隸的百姓,用來武裝他的大軍,但他這樣收刮的越快,豫州的經濟崩潰的越快。等豫州經濟徹底崩潰,就是我們大乾對袁譚發動最致命一擊的時候,到時候我軍進攻必定勢如破竹!”

大家理解徐偉的戰略之後,紛紛認同,開始按照這個戰略行動!

於是天下在平靜不到一年之後再次沸騰起來!

西涼,幷州,冀州,兗州,各地都在建立軍營,大量的軍隊在這其中彙合!

雷公這行動自然引起了整個大漢的惶恐了,因為這次雷公的動作比當年中原大戰都要激烈,從他們得到的訊息來看,雷公這是要集結50萬以上的大軍來對付他們!

青州,北海郡!

“文則,訊息傳來嗎?”曹操著急問道!

大乾如此動向,他和袁譚是最著急的,因為雷公不是打他就是打袁譚!

而於禁現在是曹操的水師統領,畢竟於禁被雷公俘虜過,聲望受到影響,曹操都部下都有點鄙視於禁。而曹操不想讓自己的心腹愛將受到委屈,同時也在中原大戰發現了水師的重要性,他也害怕徐偉給他來一個艦炮轟城攻入青州,於是在任命豫州為水師中郎將,擴編黃河水師,防備大乾水師渡過黃河!

而現在每天黃河都炮火連天,曹操都擔心於禁扛不住大乾水師的進攻!

夏侯惇道:“孟德放心,王**隻是隻是虛張聲勢,冀州20萬大軍大部分都在魏郡方向,顯然是想要進攻河內郡的,我們青州方向隻有範閒的水師在調動!但雙方交戰並不激烈!”

荀或看著地圖說道:“此次雷公大營分彆在西涼方向,太原郡,上黨郡,還有陳留郡,濟陰郡,山陽郡!”

眾人順著荀或說的地方看過去,全部鬆口氣了,從大乾的營地的位置就可以看出,這場雷公想要打的是袁譚,雖然這有點不厚道,但現在他們卻慶幸可以死道友不死貧道!

郭嘉卻臉色嚴肅道:“這不對,現在夏收剛剛結束,秋收最多隻有兩個月時間,除非雷公不想要秋收了,要不然不可能在秋收的時候發動一場幾十萬人的大戰!但要是秋收之後大戰,現在招募士兵也太早了!幾十萬大軍即便不出動消耗也不小!”

雖然現在大乾不斷建立營地,但從他得到的訊息來看,大乾根本冇有做好戰爭的準備。要準備幾十萬人的武器裝備和糧草,冇有幾個月時間根本不夠,雷公這個時候調動大軍不但會影響秋收,而且發動戰爭的時間也會是在冬季,但雷公也是當世名將,自然知道冬季不是開戰的季節!

曹操看著佈滿袁譚地盤的營地道:“是不是袁譚做了什麼事情,引起了雷公的重視,所以他拚著秋收不要,也要占據豫州!”

《種菜骷髏的異域開荒》

而後曹操看著向滿寵,他一向掌握曹操軍的情報係統!

滿寵一臉苦悶,他雖然掌握了曹操軍的情報係統,但大部分都是針對大乾的,曹操要問雷公在河北有多少兵,他還能說的出來,但要問他豫州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就有點為難人了!

他隻能苦著臉說道:“豫州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動靜,他們和我們一樣,在中原大戰之後,不斷招募士兵,打造武器,鎧甲和火炮,以恢複實力,但這事情已經做了半年多了,袁譚兵都招募20萬了,雷公現在才擔憂,是不是有點多此一舉了!”

但聽了曹操的話,荀或卻說道:“這段時間袁譚來到我青州購買了不少糧食和武器裝備,我軍和車騎將軍可謂是唇亡齒寒,加上車騎將軍以三倍銅錢的價格購買這些物資,所以屬下販賣了不少糧食和武器給車騎將軍!”

曹操擺手道:“今年青州糧食豐收,即便賣一些給袁譚也無礙!”

天下都在豐收,曹操這裡自然也不例外,甚至曹操的地盤豐收程度不比河北之地差多,青徐之地不但海岸線長,而且還有眾多的海島,曹操派遣大量的運輸船來保障青徐之地鳥糞石的供應,現在青徐之地三石糧食已經是非常普遍的糧食產量了,高產的土地甚至有5-6石的糧食產量!曹操今年收穫的糧食也足夠他吃三年!

但這個時候荀或卻嚴肅說道:“我軍損失不過4-5萬大軍,但重新武裝這些士兵卻已經耗儘了我們青徐兩地的財政,甚至要以紙幣收刮整個青徐之的的銅錢才能維持我們20萬大軍!”

“而袁家在中原大戰受到的損失是最大的,前車騎將軍招募的30萬大軍損失過半,而現在袁車騎不但可以武裝出20萬大軍,鍛造火炮,還有財力到我們這裡來購買糧食武器,主公不覺得這其中有什麼問題?”

郭嘉也眼前一亮道:“是呀!袁譚那裡來的這麼多的錢,要知道當初袁紹為了打中原大戰連糧食都要借劉備的,但現在他武裝了十幾萬大軍,鑄造了幾百門火炮,居然還有才力購買我們的糧食和武器!這點連劉備都做不到,豫州和司隸怎麼可能有如此的財力!”

大漢的三家諸侯當中,就是袁譚的財力最差,因為他們改造的是最不徹底,但現在反而成為了最富裕的一個,這其中肯定有問題,而且這個問題被雷公發現了,所以雷公纔有這樣的舉動!

荀攸道:“現在我們根本不清楚豫州發生的事情,很難知道雷公的目的,以屬下看,我軍還是加強戒備,防備雷公聲東擊西,進攻我青州!”

這種事情還真有可能,誰讓河北有軌道交通係統,行軍速度比曹操他們快好幾倍,即便徐偉的大軍在魏郡集結,但大乾軍行軍幾百裡來到平原郡,曹操的大軍都未必能從北海郡來到黃河邊上。

這就是行軍速度的差距,曹操也不是冇有想過改進這點,但即便他想要拚著耗光身上最後一個銅板來鑄造木軌,但青徐是中原繁華之地,根本冇有多少原始森林,自然也很難提供大量的木料來製造木軌曹操實驗性的製造過一段木軌,但價格實在是太高了,曹操的財政維持不起,隻能作罷了!

曹操點頭,以不變應萬變,現在是曹操唯一可以做的了!

不過郭嘉還是說道:“我們應該加強對豫州的情報,這樣我們纔會知道豫州發生了什麼事情,引得雷公如此大動乾戈!”

曹操看到滿寵道:“還請伯寧多關注豫州的動向!”

滿寵拱手行禮道:“諾!”

豫州,汝南郡,陽翟!

袁譚一臉惶恐問道:“現在大乾來勢洶洶,幾十萬大軍將要攻打我豫州司隸,各位叔父有什麼對策應對雷公的征伐!”

許攸冷靜說道:“顯思冷靜點,想要發動幾十萬大軍作戰,準備工作冇有半年時間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大乾在夏收之前根本冇有攻打我軍的意圖,老夫估計應該是今年河北糧食豐收了,才讓大乾有了想要攻打我們的意圖,但我們還有時間!”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馬上聯絡劉備和曹操,我們三方再次組建諸侯聯軍,這樣我們才能抵擋住雷公的進攻!”

袁譚恍然大悟道:“叔父說的冇錯,趕快派出使者到青州和荊州,請劉備和曹操支援我們!”

許攸自信說道:“老夫和孟德關係密切,去青州請援兵就交給老夫了,而在荊州,士紀兄是劉備的第一心腹,想要求到江南之兵,顯思你需要請袁家的族老去求士紀兄!”

袁譚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說道:“冇錯,我們還可以求大父幫忙,我這就讓三弟去荊州,即便是看著袁家的份上,大父也要想辦法救援我們!”

安排好求援軍的使者之後,袁譚他們又開始商議如何守住司隸和豫州的方法。

郭圖道:“上次大戰,我們吃虧就吃虧在火炮上麵,而現在經過一年的準備,我們大漢一方火炮數量已經接近上千門,而我軍也有300門火炮,雖然在數量上我們還不如雷公,但我軍已經有反擊之力!現在最關鍵的反而是司隸一地,顯奕他們兵力稀少,而且也很難得到我們的支援,大乾軍隻要進攻潁川郡,好會切斷我軍和司隸之間的聯絡,顯奕就要依靠手中的6萬大軍抵擋住幾十萬大乾軍的精銳太艱難了,雖然洛陽城有八關防禦,長安城也有關中之險,但雙方的軍力差距太大了,冇有我軍的支援,司隸是很難守住的!

但袁譚卻不想要在減少自己手中的兵力卻支援司隸了,畢竟麵對大乾的幾十萬大軍,他並不覺得自己手中的14萬大軍可以扛住大乾的雷霆一擊!但顯然他這種軟弱的想法是不能說出來的。

於是他說道:“現在還不能確定大乾主力進攻的方向,貿然調動軍隊,容易遭受雷公騎兵的進攻,顯奕他年輕冇有經驗,還請叔父去洛陽城保證顯奕守住洛陽城!”

郭圖冇有想到袁譚會把自己踢道洛陽城去,他隻能無奈遵命了!

而後袁譚就是說道:“我們的軍隊還不夠多,要繼續征召10萬大軍用來防備雷公!”

逢紀吃驚道:“還要招募士兵,糧草和武器裝備怎麼辦?麵對精銳的大乾軍,普通百姓根本冇有用,隻有多年訓練的精銳纔有一戰之力!”

袁譚卻滿不在意道:“需要錢就多印一些,我們有印刷機在手,還擔心冇有錢!普通的百姓對大乾的精銳雖然冇有一戰之力,但我們卻不是要和大乾軍野戰,而是讓他們守城,裝備不夠,等人戰死了不就有了!”

袁譚這樣說讓眾人一陣心寒,覺得這樣做肯定要出問題,但真到了防禦作戰的時候,那就不管是士兵的事情了,城池當中的百姓也會被組織起來,現在就讓這些百姓加入軍中,對豫州軍來說也是提前組建守城的民夫了!

袁譚看著辛毗說道:“還請左治先生,把豫州的糧食,藥材,木材,皮革等守城需要的物資購買齊全,雷公有野戰優勢,我們整個豫州的城池都有可能成為雷公進攻的對象,現在隻能在所有城池當中購買大量的物資以做防備了!”

辛毗點頭道:“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