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氣勢宏大的高爐,熾熱流動的鐵水,這就是錢呀!

王老漢他們都一臉崇拜的看著牛老漢。

高爐一天可以煉製1萬斤鐵,而在大漢一斤鐵值20錢,這些年戰亂,鐵的價錢更加高達30-40錢,也就是說這個鍊鐵廠每天光賣鐵產值也有幾十萬錢,要是再打造刀劍,農具來賣,百萬錢是輕輕鬆鬆,算一年的產值大概有3億錢,大漢最富裕的郡都冇有這麼多的稅收都要多,光這個鍊鐵廠就可以養活他們20萬人,這簡直就是一個印鈔機,這人大家如何不崇拜牛老漢。

“才這麼一點啊?”

徐偉有點不滿意道:“一天2噸多一點,一年加起來連1000噸都冇有,這在我們老家連黑作坊都算不上。”

聽慣了幾億,十億噸的鋼鐵產量,再聽幾百噸的年產量,就好像聽到一個螞蟻說自己力氣很大,實在是興奮不起來。

牛老漢他們聽到徐偉這凡爾賽言語都麵麵相窺,雖然他們聽不懂噸是什麼意思,但卻從徐偉的臉色看出這個鍊鐵廠算不得什麼。

要知道這個鍊鐵廠就已經是他們已知最大的鍊鐵廠了,這一個鍊鐵廠的產量就和大漢一年的產量相差無幾,這已經可以稱之為奇觀了,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如此激動了。

但現在看徐偉的表情好像算不得什麼,難道徐偉見過更大的鋼鐵廠?

王老漢想到了徐偉仙人的身份,暗中猜測這樣的鋼鐵廠在仙界應該算不得什麼,甚至有比這更大的鍊鐵廠!

牛老漢現在真是把徐偉看做自己的師傅了,看到徐偉如此表情,他立馬說道:“隊長交給我的鍊鐵技術老漢已經掌握了,想要鍊鐵多,就要把高爐建的更加大,這樣可以容納的鐵礦石和焦炭就更多,煉出來的鐵就更多,有了這次的經驗,老漢打算建設一個十丈高的高爐,一次鍊鐵的數量可以比現在多十倍!”

這一個多月時間來,牛老漢圍繞這高爐拆拆建建,已經製造了好幾座高爐了,對如何建設高爐也有了經驗,在牛老漢看來,高爐的建設還冇有到極限,鍊鐵的產量也冇有到極限。

所以他打算建設一個更加大的高爐,新式高爐容積3000石,內砌耐火磚的高爐,水冷裝置,新式水利鼓風機,預熱爐,所有在徐偉這裡學習到的高新技術,牛老漢通通打算用上去。所以他纔有把握說產量翻十倍。

參觀完新式高爐之後,徐偉就就往馬邑城走去。

在鍊鐵廠上方就是開墾田地的地方,桑乾河兩岸的土地是馬邑最肥沃的土地,同時也是為了方便灌溉,所以開墾的荒地大部分都在這裡。

新開的荒地已經有一些綠苗出現了,因為現在已經七月多了,種什麼糧食都已經來不及了,於是在開墾出來的荒地當中下了不少蔬菜,宿苜草籽。

蔬菜給人吃,宿苜草給牛馬吃,畢竟有2萬多頭牛和馬,而且每天都在花大力氣的開荒,每天消耗的草料也不少。

此時有10多萬人在這裡開荒,場麵可謂熱火朝天,大家把荒地上的石頭找出了,雜物清理出來,而後牽這牛馬過來,一架架鋼鐵犁頭在十幾匹馬,或者十幾頭牛的牽引下,快速在荒地開墾出來,冇有一會兒的功夫就開墾出1畝土地。

因為鋼鐵產量不足,徐偉一開始並冇有弄出曲轅犁,而是模仿現代的拖拉機,用幾個犁頭並排在一起的犁,徐偉把這稱之為八牛犁,開墾土地的效率直追小型農用拖拉機。

當然這樣的場景非常少,大部分的農民還是那種衝木工坊弄出來的木頭犁,這不但更加花力氣,而且還如此容易損壞,因為損壞的木頭犁太多了,木匠坊乾脆在農田邊上派幾個人過了,專門幫助他們修煉這些木質農具。

徐偉看到多半的農民拿著木質農具直搖頭道:“鋼鐵的產量還是太少了,人手一把鐵質農具都辦不到。”

不過雖然工具差,但開荒的效率卻不低,一個多月下來已經有30萬畝土地被開墾出來了,一個人大概開墾出2畝的土地。

徐偉本已經這是非常低的效率,但王老漢他們卻對徐偉說,這已經很快了,馬邑這裡都是荒地,完全冇有開墾過,按照他們以前的經驗,一個壯漢,一年可以開墾的荒地也不過如此,而現在一個月時間卻開墾出來,這還多虧了徐偉讓大家一日三餐可以吃飽,要不然大家根本冇有這個力氣開荒。

王老漢他們甚至樂觀的估計,隻要農具可以跟得上,說不定他們在來年開春之前可以開墾出200萬畝土地,這些土地都種上糧食,他們省吃儉用一點足夠他們養活自己,這點王老漢他們尤為看中。

走過開荒區之後,徐偉很快來到了新城的工地附近,馬邑的新城是沿著老城區的南邊擴張了,等新城建好了,老城區就成為了內城了。

隻是到現在外城牆還是冇有建立起來。

因為磚頭經常被牛老漢挪用,加上水泥用的窯廠,大家要用的陶瓷窯廠,焦炭窯廠等,現在磚窯廠工業區還是和徐偉想的一樣豎立起10個窯廠,隻是專門用來製造磚頭的窯廠隻有三個。

而這些窯廠和牛老漢的高爐,鍊鐵廠的基礎建設,把窯廠生產出來的磚頭全部消耗掉,以至於一個多月過去了,還冇有一塊磚用來建設城牆。

氣的王老漢,乾脆再弄了一個采石場。

弄不到磚頭,我還弄不到石頭,大不了我造一個石頭城牆。

有了黑火藥采石也方便很多,先打洞,而後黑火藥一爆破,一塊巨石就離開了山體了,王老漢見采石效率不低,乾脆從山上開采巨石來作為城牆磚的來源,而且這也堅固多了。

為了運輸這些石頭,徐偉還專門製造出龍門吊,把幾百斤重的石頭運輸到工地上,同時為了減輕運輸負擔,徐偉還專門讓人建設了一條從采石場到馬邑的木軌,結果王老漢看到之後把木軌普及到整個窯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