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強行攤派債券,半年時間劉備積累了上百億的錢財,開始不斷的鑄炮,招募士兵,打造裝備,恢複實力!但這也讓整個南方的門閥士族豪強士紳對劉備怨念很深。

而劉備也知道這點,但卻冇有改變的方法,麵對雷公不能馬上強大,大漢必定會被雷公吞併,而江南的百姓早就不堪徭役的重負了,朝廷要繼續收刮百姓,像冀州那樣一潰千裡場景會再次出現,所以劉備隻能收刮江南門閥士族的財富了。

但他做這些不但是為了保護大漢,同樣也是為了保護天下的門閥士族,但他們卻一點都不體量劉備的辛苦,這讓劉備鬱悶無比,也就今天看到即將豐收的場景心情纔好一點!

有了這次的豐收,荊州百姓的日子應該會好一點吧!

簡雍看到稻田說道:“這水稻的產量隻怕有5-6石吧,還是南方土地好,一畝土地可以抵得上北方2-3畝上等土地,要是按照雙季計算,可以抵得上5-6畝,南方纔是真正種田的風水寶地,要是我大漢早點發現這點開發南方,天下也不至於動亂這麼多年!”

簡雍出生在幽州,基本上見不到像南方這樣肥沃的土地,而幽州的土地大部分都比較派貧瘠,畝產就是一石多一點,還要休耕,所以在幽州即便一戶人家有上百畝土地,但隻要稅賦多一點,照樣生活的非常艱難!

而現在他看南方的土地簡直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幽州的土地都冇有這樣肥沃,而且不缺水,不缺陽光,甚至連作物生長的時間也比幽州多,水稻的產能也普遍比小麥高三成以上,隻可惜大漢冇有重視這樣一個寶地,兩漢四百年時間,長江以南的地區漢人甚至還冇有蠻人多!

袁基看著即將豐收的稻田也大為可惜道:“要早知道江南如此時候成為糧倉,我大漢早就應該移流民到江南來墾荒了,這樣一來張角,雷公之流也不可能成為大漢之敵!”

袁基內心無比悔恨和可惜,要是當初他叔父想辦法開發江南,天下的門閥士族也就不用遭受雷公之劫了,而現在即便江南得到開發,但已經晚了,雷公其勢已成。

張飛聽到這話卻嘲諷道:“要是冇有雷公的出現,就現在屯墾的土地都不可能出現!”

而後張飛指著袁基冷笑道:“你們太貪了,連芝麻點大的利益都不肯放過,當初我和大哥在幽州屯墾,甚至安置了十幾萬黃巾餘孽,但初見成效,屯墾的土地就被你們吞併了,即便是劉太尉也不能製止你們貪婪的行為,於是張純張舉在幽州造反,有十幾萬屯田兵的幽州居然不能抵擋。

還有壯節侯當初在冀州屯田也初見成效,冀州的黃巾軍甚至都快要消散了,連雷公都被逼的隻能躲藏在馬邑!但你們的人為了冀州的土地暗殺了壯節侯,剝奪了冀州屯田兵的土地,於是這些活不下去的屯田兵再次投靠了張燕,冀州也再次被張燕占據!”

“我和大哥辛辛苦苦的平定天下,但你們總是在剛剛安定下來的地方點把火,讓天下在次動盪下來!江南的土地如此肥沃,辛苦開拓土地你們肯定是不願意的,但奪取這些土地,製造流民你們卻是行家能手!”

連關羽都對袁基暴擊道:“關某也是第一次聽說大漢居然還有山越這個種族,他們明明長得和漢人一樣,說的也是漢語,用的也是漢字,但按照江東豪強的說法,他們就不是漢人!”

袁基麵對這樣的問題隻能苦笑了,中原的門閥士族惡毒,江東的豪強一樣霸道,某種程度上說江南這片土地上,東漢的開發程度甚至不如西漢,在西漢時期江東,長沙等到早已經開發的和中原相差無幾,光一個吳王劉鼻就可以拉出幾十萬大軍,甚至還可以威脅當時的西漢朝廷,可見當時的江東已經人口眾多,經濟繁榮,要不然劉鼻也不可能拉出幾十萬人造反。

而東漢政府是一個瘸腿政府,不但不能限製門閥,這樣天高皇帝遠的江東豪強更加不能限製!百姓冇有朝廷的保護就遭殃了。

所以到了東漢末年,整個江東地區幾百年時間人口反而減少了,因為而在江南,門閥豪強照樣兼併土地,百姓辛辛苦苦開墾的土地基本上被這樣豪強吞併,這種事情做多了,蠻荒之地自然就多了,蠻族變得比漢人都要多,在工業時代纔會出現的逆民族化,提前幾千年出現在江南這片土地上!

這個時候劉備道:“三弟,以後這樣的話就不要說了,江南有現在的局麵,門閥士族豪強士紳也出了大力氣,現在大家要做的是同心協力共同對抗雷公,而不是找以前的錯誤!”

雷公依靠百姓的力量有現在的勢力,而劉備現在隻能依靠門閥士族的力量和雷公抗爭了,所以他不想讓張飛繼續說一下破壞他和門閥士族關係的話!

不過袁基卻說道:“張將軍說的冇有錯,大漢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局麵,我們都要反思,以前大漢就是一點都不在意百姓,門閥士族也不在意百姓,所以百姓就會投靠那些在意他們的人,纔會出現張角和雷公這樣的叛逆,他們依靠百姓的力量為禍大漢,現在我們和雷公爭奪天下,就是在爭取百姓的力量!”

天下的局勢變成現在的樣子,大漢的門閥士族更是有滅亡的危機,在麵對生死存亡的時刻,袁基他們的不斷反思,不斷思考他們的處境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樣子,最終在現實的壓迫下,他們不得不承認百姓力量在他們之上,甚至比他們要強十倍百倍,所以雷公纔會如此戰無不勝!

以前百姓造反難以對門閥士族造成損傷,門閥士族有塢堡,即便是黃巾起義門閥士族的塢堡也很少攻破,加上大漢的軍隊經常幾十萬的殲滅黃巾軍,所以門閥士族並不太在意黃巾軍的力量,甚至引用黃巾軍的力量來對付大漢朝廷。

但等徐偉弄出撬棍,火藥之後,塢堡再也難以保護門閥士族的安全了,甚至徐偉組織起百姓的力量已經把河北的門閥士族剷除乾淨了,天下的門閥士族除了害怕之外,就是第一次感受到百姓力量的強大,甚至比他們這些門閥士族聯合起來的實力還要強大十倍。

冇有比刀劍更加容易說服人的事情,而徐偉的火炮更是比刀劍有百倍的說服力,在見識到百姓的力量之後,天下的門閥士族終於不再把百姓看成螻蟻了,而是第一次把他們看成和自己一樣的人了!

所以這次劉備即便從他們手中收颳走了上百億錢,但整個大漢的門閥士族卻隻敢抱怨劉備,卻不敢再把這些債券轉嫁給普通的百姓,甚至不該阻礙劉備的行動。因為他們知道自己要靠劉備和大漢的百姓保護自己,不讓徐偉占據江南!

這裡董卓要哭活過來,當初他如此舔跪門閥士族,三公九卿的權利都給他們了,但他們還是難以忍受一個武將國相,而現在劉備都把門閥士族扒層皮了,但他們不要說想要暗殺劉備了,甚至連阻礙劉備的行動都不敢,生怕弄的江南動盪,引的雷公進攻江南!

袁基看著即將豐收的田地說道:“江南的人口還是太少了,雷公占據兗州之後,河北之地的人口快要突破3000萬人,而我們江南之地隻有雷公的一半,加上經濟上江南不如中原繁華,我們很難在江南之地抵擋住雷公的進攻!”

劉備苦笑道:“但天下的人口就這麼多,即便我們讓百姓多生人口,但也不可能短時間增加太多的人口!”

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奇妙,當初大漢嫌棄人口太多,以至於天下有幾百萬流民,這些流民每年都造反,殺不勝殺,讓朝廷文武百官頭疼,但現在要和雷公爭霸天下,大家又覺得自己手中的人口太少了,兵力太少了!難以抵擋住雷公!

袁基道:“江南四州的崇山峻嶺當中有大量的蠻族,預計有幾百萬之數,雖然主公這些年已經大量的吸納他們進入平原開墾土地,建立城鎮,但規模太小,下山的人太少,屬下建議要設立招撫蠻族的官員和府衙,在江南的五千裡土地上,把所有的蠻族都充實進我大漢的國土上,以提升我大漢的實力!”

劉備問道:“士紀你有什麼選?”

袁基說道:“襄陽宜城人馬玄,他的家族世代都生活在江南地區,而且和江南多個蠻族交好,馬玄要是成為招撫蠻族的大使,必定會讓江南山區的蠻族大量下山!這些蠻族孔武有力,稍加訓練必定會成為對付雷公的精銳!”

劉備道:“那就先讓這個馬玄成為600石的招撫大使,要是他真可以讓大量的蠻族出山,備必定重用他!”

一個月後,在南方劉備手中的四州之地,糧食都迎來了大豐收,這樣在中原大戰傷到元氣的劉備快速回覆元氣,而馬玄也冇有辜負袁基的推舉,光這一個月時間他就招攬了10個蠻族部落,上萬人下山成為了大漢的治下之民!劉備大喜升任馬玄為護蠻校尉,讓他全權指揮招撫江南蠻族的事務。

因為手中糧食充沛,又有馬玄這樣的大將,劉備在荊州,揚州,益州大量招募南蠻以提升大漢治下的人口,這些蠻族被劉備招募下山之後,劉備支援他們大量的農具以開拓土地,建設城池城鎮讓他們定居,給這些南蠻上戶籍以增加人口,半年不到的時間,整個南方有上百萬蠻族被劉備招募下山,成為劉備的部眾!

而後劉備在這些蠻族當中招募士兵,組建軍隊,這讓劉備手中的軍力快速回覆,很快再次來到了三十萬之數!當然這些軍隊的戰鬥力還有裝備和劉備的老兵不能同日而語。

而在豫州和司隸之地,袁譚他們也迎來了冬小麥的豐收,但此時豫州和司隸的情況卻已經十分不妙了!

要是在江南的門閥士族對現在大漢的局勢存在危機感,而在司隸豫州的門閥士族就是如芒在背,如坐鍼氈。

而袁譚就更加覺得自己坐在一個隨時有可能爆發的火山口當中,中原大戰結束的半年多時間,袁譚是甲不離身,劍不離手,生怕什麼時候大乾的騎兵就衝到豫州,把他們包圍起來!出了城必定要有一營人馬跟隨。

在這樣的危機感之下,袁譚他們非常具有行動力!他剛剛逃到豫州之後,就馬上派遣自己的二弟袁熙駐守洛陽城,並且派遣了辛毗幫助袁熙!

而在自己留著豫州,在大戰剛剛結束之後,就馬上開始在豫州招兵買馬,打造火炮,武器和鐵甲!

但袁紹勢力的財政本就及及可危,當初袁紹還是要靠劉備的支援才勉強維持住這三十萬大軍,而現在他要重新招募十幾萬大軍不說,還要重新武裝起這些大軍,更要把銅錢融化鑄造大炮,這一切的花費都極其巨大,根本不是現在的袁譚可以承受的!

雖然冇有錢,但袁譚也不想就這樣坐以待斃,正好這個時候天下的勢力都在進行貨幣改革,河北的雷公弄出股票來籌集資金,而這點是袁譚根本學不了的,他冇有如此賺錢的工廠用來上市!

《第一氏族》

而青徐的曹操和江南的劉備也學習大乾發行紙幣,隻不過劉備是用糧食和絲綢,食鹽這些東西來做抵押物發行貨幣,而曹操也差不多是用糧食和食鹽。

而袁譚想要學習這些也非常艱難,他既冇有糧食,食鹽也隻有河東地區有一些,但卻不足以和先進技術的海鹽相比,更加難以支援起龐大的貨幣改革!

但袁譚和許攸這些謀士都知道貨幣改革是他們起死回生的唯一生路,要是不能在雷公下一次進攻前,恢複實力,他們將必死無疑,所以袁譚把這次貨幣改革全權交給許攸來負責,在袁譚看來以許攸的才智必定可以讓他們的勢力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