兗州區戰俘營!

夏侯惇他們要離開的訊息震動了袁紹他們。

袁紹,田豐和高覽聚在一起討論這事情。

袁紹感慨道:“冇想到孟德是這樣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居然會花費幾萬人的代價贖回自己的族兄!”

田豐道:“這對我們來說可算不上什麼好訊息,說明雷公還是死盯著我們不放,下一場戰爭隻怕會在司隸爆發!”

高覽奇怪道:“放了夏侯敦他們,就代表雷公要進攻司隸,您這是如何看出來的?”

田豐道:“要是大乾明年打算進攻青州的話,雷公是不可能放過夏侯敦這些悍將回青州去的。而現在把他們放回去,說明大乾下一次進攻的目標必定是在司隸!”

高覽道:“為什麼不是在豫州,豫州更適合騎兵馳騁?對大乾來說這應該是最好的戰場!”

田豐道:“進攻豫州的話,劉備容易支援顯思,而且青州的曹操也可以支援,以大乾現在的實力,雖然可以擊退這三方,但這樣一來戰爭的激烈程度將直線上升,甚至不會輸給這次中原大戰。

而進攻司隸的話,大乾的騎兵南可以威脅豫州,東可以威脅清徐,讓這兩路人馬難以支援司隸,而在江南的劉備路途遙遠,以這次大乾軍進攻兗州的攻擊速度來看,是怕整個司隸都被雷公攻破了,劉備的援軍還在路上!”

袁紹歎口氣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何意義,不管外界情況如何,雷公都不可能放過我們的!”

“而且中原戰敗之後,大漢聯軍的主力已經受到重創,各方勢力根本不能抵擋雷公,大家不過是苟延殘喘而已,隻怕要不了幾年時間,孟德和劉備都會在這裡和我們相遇,冇想到大漢的天下終究是滅在雷公這個反賊手中!”

這次中原大戰算是徹底打掉了袁紹的心氣了,他現在跟個行屍走肉差不多。

但田豐卻說道:“我大漢還有機會,這些年大漢各方勢力都在深入改革,我們的錢糧和兵力這幾年急劇膨脹,可見這樣的改革是頗有成效的。

隻是大家冇有想到雷公手段百出,會弄出火藥和火炮這種改變戰場格局的武器,但現在我們已經吃過一次虧了,以後大漢的各方必定會加緊製造火炮,這樣一來雷公就冇有優勢。

現在我們先去想辦法抵擋住大乾軍迅猛的攻勢,讓戰略事態處於雙方拉鋸的平衡狀態當中,這樣我們就有時間來提升實力。

大乾殺戮門閥,雷公手中用的人都是些底蘊差的普通百姓,現在整個大乾處於興盛時期,所以我們難以擊敗他們,但隻要堅持下來,雷公提拔的官員會快速**下來,大乾就會和當初的黃巾軍一樣,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當大乾軍勢力衰敗的時候,就說戰略反攻的時候了!”

高覽欽佩道:“元浩先生您真是意誌力堅定,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在想辦法對付大乾,我都不抱任何希望了!”

大乾有騎兵的優勢,火炮的優勢,兵力的優勢,財政的優勢,高覽完全看不到大漢的未來,現在平躺了。

田豐卻說道:“即便再絕望,我們也不能放棄,隻看雷公讓主公和我們來砌牆,就知道雷公是個輕視豪傑的人,要是讓他奪取天下,我們的家族就註定衰敗下來。

所以我們和雷公是死敵,即便情況再艱難也要想辦法擊敗他!即便即便擊敗不了他,也要減緩他統一天下的時間,雷公可以這樣強硬,但他的子孫後代肯定做不到,到那個時候我們纔有真正的出路!”

袁紹搖頭道:“現在外麵是顯思做主了,袁家的未來隻能靠他了!”

田豐隻能無奈離開了,袁紹隻是膽氣已經全無了。

當夜,夏侯惇請整個戰俘營的軍官大吃一頓,場麵十分熱鬨。

田豐在夏侯敦請大家聚餐的時候,把自己的戰略說給夏侯惇他聽,希望他帶給其他的諸侯聽。

翌日,郭嘉帶著夏侯惇等俘虜離開了昌邑,在大乾兩千騎兵的押送下去了雙方的邊界!

路上夏侯惇把田豐說的話和郭嘉說了一遍,而後問道:“按照田豐的策略行事,我們真的能打贏大乾軍?”

郭嘉想半天說道:“這個策略對我們來說冇有任何何意義,青州地域狹窄,徐州又適合騎兵馳騁,很容易被雷公徹底包圍,我們就是雙方戰鬥的最前線,田豐想要戰略相持,但整箇中原肯定會被大乾軍攻占,唯一適合田豐設想的隻是江淮,長江一線,他隻怕把希望寄托在劉備身上!因為劉備即便是失去了江淮一線,還可以躲到蜀中繼續抵擋雷公,以蜀中的地形地利,雷公即便有火炮也很難打進蜀中!”

“倒是拖死雷公的想法頗為可行,當年始皇帝,一統六國,威壓天下,即便是高祖皇帝和霸王都不敢出頭,但始皇帝一死,天下就立馬大亂,霸王和高祖皇帝趁勢崛起!”

“現在雷公也是一樣,他有足夠的威望統帥大乾軍,因為在中原分田,天下的百姓也信任雷公。

所以他可以不依靠門閥一統天下,但雷公的後代肯定冇有這樣的威望,他想要站穩江山,就必定要改弦易幟,提拔自己的心腹成為天下新的門閥豪強,而新的豪強和門閥出現,我們和大乾軍就不再是你死我活的關係了,而是可以相互融合在一起!”

夏侯惇喪氣道:“這戰略也太被動了,雷公今年不過三十出頭,我在兗州看他身體強健,比我們都好,怎麼看都不像一個短命之人,隻怕他還冇有死,我們就先死光了!

孟德就不應該把我們換出來,我們這些敗兵之將,即便回到青州也無可奈何,而現在因為孟德的舉動,大乾多了兩萬心腹,我們更加難以戰勝他了,我現在想起戰場上的大乾軍迅猛的攻勢,強大的火炮,現在都心有餘悸,完全想不到可以戰勝他們的方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