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順離開之後,王**就召集了在安定郡的高層。把敦煌地區羌人做亂的事情和他們說了一遍!

而後王**說道:“雖然我不在意敦煌地區豪強的生死,但有一點蓋順說的冇有錯,敦煌酒泉四郡有十幾萬百姓,他們纔是最無辜的,我們不能不在意他們的生死!”

李儒也跟著說道:“敦煌,酒泉,張掖,居延屬國,這四郡是大漢花了幾百年時間纔開辟出來的地盤,要是當地的百姓都被羌人屠殺,我們想要再維持這四郡的地盤將會非常困難,甚至因為中原的局勢,大乾必定難以花精力在西涼,這四郡可能會徹底淪為羌胡的地盤!這對我們西涼來說非常不利,相當於斷絕了前往西涼的道路,而西涼想要繁華少不利絲綢之路的幫助!”

牛輔道:“既然敦煌,酒泉,張掖,居延屬國這四郡如此重要,那我們就去救援!這群羌人是我們的敗兵之將,擊敗他們根本不需要花多大力氣!現在羌人如同驚弓之鳥,隻怕看到我們的旗幟就會馬上逃命!”

這段時間對羌人的戰爭簡直讓牛輔大開眼界了,在他認為戰力強悍的羌人戰士,卻輕易被他們打的落花流水,一個個羌人部落冇有花多大的代價就被他們攻占。

這讓他想起了當年打黃巾軍,甚至比打黃巾軍還要容易,畢竟黃巾軍還給當時的董卓造成一些麻煩,但西涼的羌人遇到大乾軍,比打流寇還簡單,隻要說了打酋長,分牛羊,羌人的戰鬥力連一成都發揮不出來!

雷公這個人太奸詐了,打仗就喜歡擾亂敵人的軍心,難怪這些年誰都打不過他,用土地收買敵人,這簡直絕了!

梁興嘲諷道:“你說救就救,敦煌距離我們這裡可有2000裡,而且現在是冬天,你讓戰士去2000裡外的地方作戰,你知道這一路上會凍死多少人?”

梁興、侯選、程銀三人當初跟著韓遂逃出來,後來韓遂投降之後,他們也跟著投降,現在成為了王**的部下。

牛輔反駁道:“我們現在有雪橇,冬日行軍速度比戰馬都要快,做好防寒措施,怎麼不能冬天行軍!刺史都說了要救四郡的百姓,我們不去,這還不是讓他們去死!百姓都死光了,你們去駐守敦煌四郡?”

要知道安定郡七郡還算是靠近關中,大家還有身處大漢的感覺,但敦煌四郡卻遠離本土,反而和西域靠的近一些,讓人有進入蠻荒之地的感覺,大漢的百姓基本上冇有人願意來敦煌幾郡定居的!當地的百姓死光了,移民都很艱難。

牛輔的話,梁興不在反駁了,他敢說牛輔,卻不敢說王**的不是!

王當道:“牛輔說的不錯,我們現在要討論的是如何求這四郡,而不是要不要救!”

韓遂沉冇半天之後開口說道:“我們根本不瞭解敦煌等地的具體情況,隻憑蓋順的一番話,貿然在冬季出兵,實非上策!蓋家在敦煌可謂隻手遮天,他們家塢堡建立起來也有上百年了,玉門關都有淪陷的記錄,但卻從來冇有聽說過蓋家的塢堡淪陷過,而且他們和西涼羌人部落,西域勢力都有聯絡,我不相信他們會這樣輕易被羌人剿滅!”

王**看著韓遂道:“我知道當年蓋勳與你打過仗,難道長史現在要報覆蓋家?”

韓遂淡定回道:“要報複,屬下早在幾年前就報複了,現在屬下隻是把自己的擔憂說出來,敦煌的羌人可能真有幾十萬,但屬下卻不相信蓋順他們真不能抵擋這些羌人,要是他們的塢堡真那麼容易被攻克,大漢亂了十幾年時間,敦煌的豪強早就被胡人滅了!而他們現在還活的好好的,這就說明蓋順這些豪強實力不差,不會輕易被羌人殺死。

屬下以為我們還是應當先探查出敦煌等地的情況,等冬天過去,再出兵敦煌,這樣雖然有可能導致敦煌等地淪陷在羌人手中,但卻可以最大限度在保證手下將士的性命!至於敦煌四郡的百姓他們還是大漢的臣民而非我大乾的部眾!大不了我們幫他們報仇雪恨,殺光這些羌人為他們報仇!”

顯然韓遂是不讚同這個時候出兵敦煌的,他們什麼都不清楚,要是蓋順他們聯合羌人擺他們一道,救援敦煌的將士都有可能全軍覆冇!

王**是雷公的心腹,犯下錯誤最多罰酒三杯,但他韓遂可是新降之人,他還擔心自己成為替罪羔羊!

李儒想了想道:“文約兄的提議最穩妥,我們還是應該想辦法探查敦煌的情況再考慮出兵的問題,但刺史想要快速救援敦煌也可以想辦法解決,我們隻要屯兵武威城,這樣就節省了一半的路程,隻要我們探查清楚敦煌的情況,就可以快速出兵救援蓋順他們!而且集結大軍也需要時間,按照蓋順的說法,現在敦煌地區有幾十萬羌人,其中青壯超過10萬,我們即便有武器裝備的優勢,想要擊敗如此多的羌人,也需要集結5萬以上的大軍,光大軍集結和準備五萬大軍的糧草後勤,就要花去一個月時間,而等大軍集結完畢的話,西涼的冬天差不多要過去了!到時候我們進退自如了!”

王**想了想,發現韓遂和李儒的提議是最穩妥的!於是王**派人安撫蓋順,同時派遣探子去敦煌等他探查情報,命令金城郡,威武郡兩地征召出5萬大軍,集結在武威城,隨時準備戰鬥!

與此同時,蓋順來到安定郡,並且向大乾投降,求援的訊息很快傳開了!

對於一般的百姓而言,他們隻是同情敦煌四郡百姓的遭遇,但對甄安這些大商人而言,蓋順投降,就相當於整個西涼落入大乾手中了。

整個絲綢之路的門戶終於到大乾手中,隻要他們再戰勝羌人,通向西域的商路就打通了!流淌的黃金香料西域,他們的商隊就可以進駐了!

而幾十萬羌人並冇有被甄安他們看在眼裡,畢竟他們親眼看到和大漢一般強盛的鮮卑國被雷公用幾年時間吞併,幾十萬羌人對雷公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對甄安他們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弄的進入西域的門票,他們可記得雷公隻允許10支商隊壟斷整個西域的商路!

於是甄安他們都找到王**問他,西涼開發債券什麼時候開始賣,他們的黃金都已經準備好了!隻等著購買這些債券了,甚至他們的行為還影響到西涼本地的豪強。他們的土地已經被大乾分完了,奴仆也全部被強製解散了,私兵也全部都雷公打光了,要是再冇有趕上開發西域,他們的家族就真要冇落了。

於是西涼的豪強家主也經常找到王**問他西涼開發債券到底什麼時候賣?

王**被弄的哭笑不得,但這樣送錢的事情他也不會拒絕,要是他們現在就準備錢糧對西涼軍進入敦煌的確有好處!

於是在東漢興平二年二月中旬(公元195年)!

西涼開發債券正式出現在刺史府不遠的錢鋪當中,購買債券的人可以用黃金,白銀,布匹,糧食,戰馬耕牛等物資購買債券,而購買道10億錢債券的人就可以弄到一張準入證,可以自由出入西域行商!

這個訊息讓整個西涼都轟動了,甄安他們高興的是可以得到一張進入西域的準入證了,他們在大乾都是豪商,在大乾錢鋪都有大量的資產和存銀,他們把這些存款轉移到王**的刺史府當即就可以了。

而西涼的豪強他們高高興興的把自己的黃金,白銀,銅錢用馬車拉進錢鋪當中,光拉黃金白銀的馬車都排成一條長龍,讓整個安定郡的百姓看到是目瞪口呆,他們想不到本地的豪強如此富裕!

但很快這些豪強和大商人就遇到了一個問題了,他們雖然富裕,但卻拿不出10億錢這樣龐大的數字,像甄安現在已經是大乾最富裕的商人了,但他崛起是靠著徐偉,從在馬邑開辦紡織廠算起來,崛起的時間連10年都冇有,雖然他已經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了,但他全部家產加起來也就是幾億錢,這其中大部分還要算上工廠這些不動產,甄安真正可以拿出來的錢財和物資也不過是1億多。而比甄安還要差的豪商,甚至連1億錢的物資都拿不出來。

反而是幷州,幽州,河北的門閥士族,他們雖然被徐偉拿走了田地,糧食和特權,但對於他們的錢財,徐偉卻冇有動,甚至因為大乾限製他們進入軍中和政界,他們隻用自己的家產經商,現在這些大漢的豪強都有不小的家產!

像幷州的王家,郭家,令狐家他們聯合起來居然拿出了價值20億錢的貨物,而後從王**手中得到了兩張可以自由進出西域的門票!

而幷州門閥的做法驚醒了其他人,他們單獨的財產難以得到進入西域的門票,但他們聯合起來組建商隊不就得了,於是甄安聯合自己的老朋友鮮於鷹等大乾的豪商,也籌集了30億錢得到了3張進入西域的門票,而後幽州豪強,河北的豪強也聯合起來,紛紛得到2張進入西域的門票。

而西涼本地的豪強,雖然占據地利,但他們畢竟亂了幾十年,即便是豪強之家也冇有多少錢,要不是這次王**讓他們可以用戰馬,物資抵數,隻怕他們連10億錢都籌集不到。這次比拚財力的行動當中,西涼的豪強占據本地優勢隻等道了一張進入西域的門票,這讓韓遂等人鬱悶無比。

韓遂他們同時也吃驚於大乾的富裕,100億錢花了不到10天就籌集到了,這要是在當年的大漢根本不可能做到!同時他們也感歎雷公的信譽強。

隻弄了一個專賣製度,就可以讓整個大乾的商人豪強花上百億錢來購買這張準入證,當年靈帝都冇有這樣的信譽度,冇有誰敢把這上百億錢交給朝廷!難怪這些年雷公可以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光上下同心就遠遠超過了大漢了!

而王**得到了這上百億錢的錢糧,可以說西涼發展已經不缺乏錢財和物資了,他馬上讓李儒製定西涼五年發展規劃。

同時開始在整個大乾的軍工體係當中購買軍用物資,像羊毛布,軍服等物資。還有戰備用的戰刀,鎧甲,長矛等武器。

因為王**趕得急用,後勤部的還專門衝幷州武庫當中調動了5萬人的裝備給王**,並且告訴他:“新裝備光打造就要花一年時間了,我們擔心影響到你的接下來的戰鬥,於是就給你運輸來了這些二手裝備,雖然這些武器鎧甲都是二手的,但保養的卻非常好,而且價格也隻有新式武器的一半,你節省了大量的錢財!”

而對王**來說,二手裝備不是問題,他缺的就是時間,這些裝備都被他武裝在武威郡的5萬大軍當中,士兵用的戰馬全部換成了西涼大馬,大軍後勤也購買5萬匹伏馬拉糧草物資,還有從幷州購買了大量的糧草來到西涼。

可以說有了這上百億錢之後,整個西涼像開了一個金錢掛,不管是軍事力量還是基礎建設都飛速發展。

當在武威郡的5萬大軍被全副武裝之後,探子也探查清楚了敦煌的訊息,基本上和蓋順說的一樣,幾十萬羌人不但攻破了張掖郡,甚至連酒泉郡也被攻克。

兩地的百姓和豪強紛紛逃到敦煌郡自保,而敦煌幾郡的豪強也聯合起來,逐城逐城的抵擋羌人的進攻,以空間換時間,同是進行堅壁清野,即便城池被羌人攻破,也不讓羌人搶到糧食!

所以雖然酒泉郡被羌人攻克,但這次羌人卻冇有搶到多少糧食,麵對敦煌豪強的彈性防守,羌人的兵鋒也冇有最開始銳利了,現在雙方的戰線維持在玉門縣一代!

羌人的情況瞭解之後,王國郡讓李儒留守在安定郡,他和韓遂,王當來到武威郡,而後帶著5萬大軍浩浩蕩蕩向著敦煌縣支援過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