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綢之路!”這下西涼豪強都來了精神了,他們來到這裡不就是因為雷公有本事打通絲綢之路!讓他們的家鄉西涼再次變得富裕起來!

絲綢之路打通了,整個大漢的貨物都要從他們西涼進入西域,西域的貨物也會通過西涼進入大漢境內,光這一條商道都足夠他們發家致富了!

這也是涼州這裡唯一能擺脫貧困的辦法了,處於小冰河期的西涼氣候比大漢還要差,旱災,蝗災不斷,降水量不足,沙漠不斷擴大,基礎水利缺乏,糧食不斷減產,絲綢之路一斷,西涼就是這樣衰敗下來的!

現在絲綢之路已經成為整個西涼人唯一的希望了,誰也不想看到自己家鄉就這樣衰敗下去。

王**道:“西涼隻要穩定下來,西涼的建設就成為了重中之重!而想要恢複西涼的繁榮就必須從開絲綢之路!”

“我們大乾會弄一個西涼開發債券,招募100億錢,用來建設絲綢之路這一路上的城池,道路,驛站!當然還有最重要的軍隊,大乾將會用這比錢武裝2萬常備軍,用來攻占西域,穩定西域,這支大軍將會是以後商隊的保護者,任何敢劫掠商隊的人,都會受到我大乾軍隊的鎮壓!”

“100億錢!”這個數字震動了在場的所有家主!

這大乾真有錢,輕輕鬆鬆就拿出100億錢來建設西涼,而大漢隻會在西涼花上100億錢的軍費。

光這點就讓很多小家族的家主站在大乾這邊,能打通西域,這點土地算什麼!

趙昂懷疑道:“大乾朝廷能拿出100億錢?”

這已經是大漢朝廷三倍以上的財政收入了!雷公雖然富裕,但他還是不覺得雷公會拿100億錢投入進西域!

王**搖頭道:“我大乾的財政也很緊張,很難拿出100億錢,我剛剛說的是100億開發債券!不是100億錢!”

不過趙昂他們顯然不明白這其中的差距,這不都一樣!

王**隻能解釋道:“這債券是要賣出去才能得到錢的,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我大乾的商人早就想要打通絲綢之路的,這100億錢他們是樂意花的!”

韓遂驚訝道:“這些商人會拿出100億錢做這樣的事情?”

這可是一筆富可敵國的財富,而且這明顯是拿他們的錢,幫大乾朝廷做事,這修路,修城池,建驛站,這應該朝廷做的事情。

韓遂很難想象商人願意出這一筆錢!這不是把商人當做冤大頭,這些商人要是這麼好騙的話,他都想騙!

王**淡然道:“商人無利不起早,隻要讓他們看到其中的利益,他們自然會投錢進來。”

“按照我們執政的想法,想要打通絲綢之路花費的代價巨大,自然是誰出錢出力,誰得利!

所以每購買10億債券,可以得到一張在西域經商許可證,專門以壟斷的方式經營絲綢之路。所以真正可以在西域自由行商的商隊,隻有十家,其他任何行商的商家都是無證商家抓到了要冇收他們的貨物!”

這就是後世殖民時代的專買製度,這種製度的好處就是可以進行壟斷,把利潤抬升到最高。當年殖民時代剛剛開始的時候,就是靠的這種專賣製度,殖民地纔不會成為一種吃力不討好廢地!

徐偉可是吸取了天朝的教訓,明明自己已經成為了鐵礦石的主要購買商了,按理來說定價權應該在天朝自己手中,但因為購買鐵礦石的權利分散在各大鋼鐵廠當中,反而被人家逐個擊破,多花了幾千億來購買鐵礦石。

當年這事情很多人都惱火,市場在彆人那裡,被人家欺負也算了,誰讓你要賺人家錢,但市場在自己手裡還被人家欺負,那這就是犯傻了。

很多商品天朝已經占據了七八成的產量,按理來說這已經遠遠超過了壟斷的標準,但因為相互壓價,不但不賺錢不說,彙率一動還要賠本。不管是買,賣都受到欺負,數遍曆史也就我們天朝這樣!

所以徐偉現在乾脆弄出專賣製度,想要絲綢就要拿黃金來換。

當然這最重要的是這種專賣製度,想收商稅的非常簡單,隻要找到這10家商號就可以,簡單輕便!

韓遂著急道:“要真按照執政的這種製度,我們豈不是也不能經商去西域,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我們為什麼要做?”

10億錢一張牌照,隻怕整個西涼的豪強家產全部加起來都達不到這個數字,他們打通西域是想自己發財,不是想捨己爲人。

但王**淡定道:“你們放心,經營絲綢之路必須要熟悉西域地區的風土人情,整個大漢除了你們還有誰懂西域的情況,所以即便有商隊買到了牌照,但也必須讓你們加入進去!”

薑炯憤怒道:“那我們西涼人不就成了打工的,這能賺幾個錢!”

西涼的豪強雖然不是後世人,但也知道打工根本賺不到幾個錢,這年頭隻有當老闆才能賺錢。

但王**卻說道:“要知道大漢的西域都護府就是在本朝開始名存實亡了,朝廷根本冇有財力在萬裡之外的西域,維持一支中央軍,鎮壓四方!所以班超之後,大漢就正式丟棄了西域!”

“為什麼大漢朝廷維持不了西域的局勢,除了朝廷統治中心南移,羌人做大,西域各國實力增強,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漢朝廷冇辦法在西域得利,反而要不斷貼補財政到西域去,大漢朝廷財政健康的時候還無所謂,但等大漢朝廷財政空虛的時候,西域就成為了雞肋了,輕易被大漢朝廷放棄!”

王**冷笑道:“但西域真賺不到錢?西涼是如何富裕的,那些商人為什麼要從萬裡之外的地方來到大漢?

大漢的商人又為什麼要去那些萬裡之外的國家?

就是因為我大漢的絲綢到了西域就可以變成等重的黃金,這些商人自然要到萬裡之外的地方去販賣絲綢。

絲綢之路占的利潤全被你們豪強,大商人賺去了。朝廷反而要虧本,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大漢朝廷怎麼願意去做?朝廷不願意做,憑你們能鎮壓得了西域的各個國家?

所以你們和大漢就成為了雙輸,大漢朝廷丟失了西域,而你們失去了財源!西涼也日漸衰敗下來!”

“而現在專賣製度就簡單了,這10個商行,即便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也會想辦法出錢讓朝廷維持大軍在西域,到時候不要說2萬大軍,隻怕10萬大軍他們也願意幫朝廷維持,朝廷還可以收到一筆不小的稅賦,維持在西域的統治,這纔是正真的雙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