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萬大乾軍衝向西涼聯軍,西涼聯軍已經被嚇破膽了,完全冇有抵抗能力,麵對奔湧而來的大乾軍,他們可謂一觸即潰!戰鬥的過程完全變成了接收戰俘的過程。

聯軍當中的羌人更是把黑火藥當場了天神的武器,把雷公當成了神人了,他們不但不逃跑,反而下馬跪下,祈求上蒼饒恕自己,麵對大乾的軍隊,也不進行反抗,而是跪在地上雙手舉高,向大乾軍投降!

隻有韓遂帶領大軍在後,看到情況不妙之後,帶著自己六七千人馬突圍而去,大乾軍隊雖然想要全殲西涼軍,但因為俘虜太多,阻礙了他們前進的道路。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韓遂他們突圍而去。

賈詡用望遠鏡看著剛剛開始就結束了的戰場感歎道:“韓遂不愧是西涼第一老狐狸,這種情況下他都能逃得掉!”

在玻璃被製造出來之後,徐偉立馬指導玻璃廠的工匠製造出一批望遠鏡。

當然效果也不怎麼樣,大概能放大四五倍的樣子,但這對於戰場上將領指揮卻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這個時代之所以用二五製指揮軍官的體係,就是因為人的目光是有限的,其實在戰場這種塵土飛揚的環境當中,很難看到超過一裡距離的事物,而5000人的差不多就是一個軍官用雙眼觀察戰場指揮大軍的極限。

超過這個範圍指揮官隻能通過自己的傳令兵,接收最基層軍官彙報戰況來判斷戰場上的情況!

所以這這個時代一般都是以一營5000士兵作為軍中獨立指揮單位!2000石的都尉纔有單獨指揮大軍的權利!

甚至可以說真正的戰爭就是他們打的,他們素質的高低直接決定一場戰爭的成敗。

因為連戰場的情況都不清楚,大漢的將軍是不可能向都尉校尉下達太過於具體的進攻方案的,隻能模糊的下達進攻,防禦,撤退等這些大而化之的命令。

具體的戰術都得靠這些都尉校尉自己來製定,將軍隻管這些都尉校尉,能不能完成自己下定的任務!他們再根據校尉都尉彙報的情況判斷戰場的局勢。

而有瞭望遠鏡就完全不同了,戰場的視野開闊了,一個軍官能直接指揮的大軍會多好幾倍,就像這場戰爭,徐偉帶著望遠鏡就可以觀察到整個戰場的情況,這樣製定的戰術就更加快捷便利。

而在戰場上憑藉彆人口述還原戰場的情況,和自己親眼看到戰場的情況,完全是兩回事情,望遠鏡的普及,最起碼幫助大乾軍隊增強了三成以上的戰鬥力。

所以現在望遠鏡都開始匹配到大乾軍司馬以上等級的軍官手中!

徐偉也拿著望遠鏡看著逃跑的西涼軍道:“領頭逃跑的那個就是韓遂?”

賈詡點頭道:“就是他!西涼叛軍已經換了三批頭領了,就他還活躍在西涼,不過他逃了也好,執政想要快速平地西涼的話,還少不了韓遂這個老狐狸,西涼的叛亂已經有十年了,這十年間韓遂一直是站在西涼最頂點的人,他的關係遍佈整個西涼漢人羌人當中,他的軍隊當中有一大半都是羌人的士兵,韓遂在西涼可謂是樹大根深,執政要是招降韓遂,西涼的戰事可以快速平定!”

徐偉遲疑道:“這個韓遂真有這麼重要?”

韓遂身份多重,既算是名士也算是豪強,這種身份在大乾都是通通需要打倒的對象。

大乾是不可能通過韓遂這些門閥士族來管理地方的,要真這樣做,那就相當於挖了大乾的根基,要不了多久,大乾就會變成加強版的東漢了。

徐偉對於門閥士族的態度比西漢還要激進,他對大乾未來政治版圖當中是冇有門閥的位置的,因為在徐偉看來門閥士族是大漢最腐朽落後的地方,是最大的敵人,是最應該消滅的政治勢力!

但賈詡卻說道:“執政涼州軍從來都不是一個整體,我們用馬賊來形容他們,還真一點都不過分,西涼地廣人稀,論麵積涼州一個州的麵積幾乎比整箇中原加一塊還要大,但如此龐大地域人口卻不足百萬,想要在西涼生存下去,土地已經不是主要的矛盾了,而是這裡惡劣的環境,眾多的異族,還有貪婪的官僚。

豪強大族與羌人部落混居在西涼這片大地上,平時大家是敵人,矛盾重重,恨不得拔刀相向,但在應對外來敵人的時候,他們就會團結一致共同來抵抗敵人,以前大漢就是西涼的敵人,現在我們大乾來了,我們大乾照樣是這些人的敵人。”

“屬下知道,按照我大乾的政策法律,韓遂這些西涼的豪強通通是要打倒,羌人的部落首領也通通需要殺光!”

“但執政要真這樣做,把整個西涼的局勢徹底亂了,在西涼的漢人隻能靠著豪強和家族相互團結在一起,才能生存下去,像中原那樣獨門獨戶是根本生存不下去的,要是執政把這些豪強給砍了,那麼本地的漢人在西涼的勢力就會大減,這反而便宜了西涼的胡人,在西涼這塊土地上,擴張漢人的勢力纔是我們應該做的!

要在西涼執行大乾的政策,西涼內部的豪強隻怕執政用個兩三年都未必能清理得乾淨,更不要說這其中還有羌人部落。”

“執政想要殺胡人的這些頭領,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他們不但生活在西涼內部,還在西涼方圓幾千裡的外的草原大漠,羌人生存的地盤比西涼大好幾倍,甚至可以說不比大漠小多少。

雖然他們實力不如鮮卑人,但正因為他們分散,才難以剿滅他們,執政要是真的把他們全部繳滅的話,隻怕冇有四五年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現在我們大乾在這個貧瘠的西涼花費四五年時間,太不劃算了,尤其是中原的各路諸豪,這幾年都在整軍備戰,想辦法擴張自己的手中的軍隊的時候。

到時候隻怕執政平定了西涼,中原的各路諸侯,就要想反攻河北了。

屬下以為對我們大乾而言,西涼隻要保持基本的穩定,讓他們不騷擾幷州,我們來說就算是勝利,這樣我們就有時間解決中原的各路諸侯,西涼的問題可以等我們一統大漢之後再來解決。

而這樣一來韓遂就特彆重要了,他可以幫助我們聯絡西涼境內的大大小小豪強勢力,也可以幫我們聯絡師孃四周胡人的實力。

不管製造是想要利用這些胡人還是要消滅這些胡人,我們都少不了韓遂這個地頭蛇的幫助。

屬下以為我們大乾應該聯合西涼的豪強來對付西涼四周的胡人勢力,讓他們相互交戰,這樣大乾才能從中得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