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王磊的命令之後,牛輔去後勤營找人要糧食,這個時候李儒找到他道:“好好乾,現在唯一能收留你的地方隻有大乾了!執政可不比國相,眼睛裡容不下沙子!我現在認識的熟人不多,不想看到你死在大乾!當初在國相手下玩的手段,通通不要用在大乾,不然你必死無疑!”

牛輔汙無奈道:“當初在太原的時候我就知道藤甲軍軍規嚴苛,要不然我們為什麼都逃到西涼來,還不是為了想過一些好日子!隻是冇有想到這一下子就回到從前了,現在我也想通了,隻想安穩的度過餘生了!”

他在武威郡可是有好幾億的家產,但現在全冇有了不說,連家人都死光了,他現在隻能重新奮鬥,延續自己家的香火!

牛輔拿到了糧食之後,找人弄了10口行軍鍋,在姑臧城外點火煮粥,冇過多久米粥的香氣開始瀰漫四方!在空曠的姑臧越來越遠!

牛輔在這裡生活了十幾年時間,自然知道武威郡的人生命力是如何頑強,西涼已經亂了100年了,不會逃命的人早就死光了,現在活的西涼人,懂得如何在這片土地上生存下去。

現在的姑臧城空曠無人,但牛輔知道在武威郡的野外還有大量求生的人存在,他們不過躲起來了!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這些人引出來!而對現在的西涼而言,冇有任何東西比糧食還要有吸引力!

半天之後糧食的香氣果然吸引到幾十個像乞丐一樣的人來到這裡!

他們看到牛輔驚訝道:“牛輔,你居然打回來了?你這是找誰借的兵?李傕還是郭汜!”

西涼也就幾萬人,這些百姓基本上都認識牛輔!

牛輔發現是老朋友笑道:“老子現在投靠的人可比李傕他們強多了,河北的雷公聽說冇有,我現在給他做事!”

牛輔老朋友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雷公,難怪可以拿出這麼多的糧食!”

牛輔說道:“你想辦法通知在荒野的鄉親們,告訴他們,雷公的部下帶來了100萬石糧食,大家隻要投靠雷公就不會再捱餓了!

牛輔朋友卻說道:“你這香味都飄滿了整個姑臧城了,哪裡還需要通知,很快大家都會回來的!

第二天,喝粥的人變成了幾百人,他們每個人都把肚皮喝的鼓鼓的,而後躺在野外休息,對這些人來說,什麼也比不上吃飽更加重要了。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過來的人越來越多,第三天有上千人,第四天有三千人······這樣一直到了第七天,牛輔架起了上百個鐵鍋,消耗的糧食也超過了上百石,在牛輔手下討生活的人超過萬人,整個姑臧城開始變得熱鬨非凡,恢複了人氣了!

王磊看到這幕非常滿意對李儒道:“把這些人組織起來,強壯的成為士兵,弱小的編為民夫,同時開始打探金城郡,漢陽郡,隴西郡等地的情報,要是能說服李傕他們來投降就更好!”

王磊把李儒安排成為都督府的長史,就是看中李儒在西涼的關係,現在當然要用上了!

李儒道:“我會想辦法聯絡他們的!”

而後王磊召來牛輔道:“你的成績我已經看到了,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成為我大軍當中的軍司馬,二就是我給你一個招撫使的名義,你在西涼招攬部眾,你招攬的人越多功績越大,你的部下也越多,要是可以招攬幾萬人過來,我舉薦你去馬邑軍校讀書,出來之後就可以成為我大乾的校尉!”

這次的西涼之行,王磊對牛輔真刮目相看了,這才幾天時間就弄出上萬人,而且還在不斷增加,這讓王磊意識到,在西涼作戰,牛輔他們這些地頭蛇的作用非常大,用的好了頂過上萬大軍!

牛輔在大漢都已經成為了中郎將了,自然不想再成為什麼軍司馬,這樣的中層的軍官是要拚命纔可以出頭,牛輔今年已經三十多了,早已經過來拚命的年紀了,而且他也不想拚命!

而王磊的第二條路就比較適合他,畢竟他是武威郡人,在這裡也做了幾年的土霸王,在武威郡四周都有點關係,幫助王磊招募一些炮灰根本不成問題!

於是牛輔選擇第二條道路,他帶著幾個手下,十頭牛羊,去了武威郡野外一個叫落日的羌人部落

牛輔出生於武威郡地方豪強家庭,與西北羌人的居住地相鄰,多與羌族部落酋長交往,這些人脈關係在他落魄的時候,甚至會成為自己的仇人,但他發達了卻會馬上成為自己的好友,從仇人到朋友相互之間的轉換非常快!背叛與聯合也是西涼的日常生活之一!在這片土地上大家都要拚儘全力才能活下去!

“老刀把!我牛輔又回來了!”來到落日部之後牛輔就大聲叫道!

很快從一個帳篷當中出現一箇中年漢子,他看著牛輔道:“聽說你現在投靠了雷公,是不是真的!”

牛輔得意道:“當然是真的,這天下除了雷公,其他人我牛輔都不放在眼裡!”

而後他指著自己手下帶過來的牛羊說道:“聽說你現在的日子不好過,這些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現在的西涼,漢人的日子不好過,羌人的日子就更加不好過了,西涼現在乾旱的連牧草都不長,牛羊自然也受到影響了,所以牛輔這還真是一份大禮!

老刀把指揮人殺了幾頭羊來招待牛輔一行人,吃完烤全羊指揮問道:“你既然投靠了雷公,怎麼還有時間來我這裡?”

牛輔道:“我家雷公執政想要攻占整個西涼,現在缺兵少將,所以要在西涼招募幾萬大軍,現在你正好養不活自己的部下,不如讓部落的青壯給雷公打仗!”

老刀把遲疑道:“雷公雖然是英雄,但太霸道了,我擔心自己的部下去了雷公那裡,就再也不回來,甚至回來有可能把我給砍了!”

西涼和幷州本就相連,西涼的羌人活不下去了,自然會往幷州跑,這半年多投靠王磊的羌人有十幾萬人,而王磊對待這些投靠的羌人也非常簡單,打散部眾,融入到大乾當中!

這就讓羌人的部落首領受不了,他們在西涼好歹是一個部落的首領,去了大乾隻是一個普通百姓,小部落的首領還滿不在意,但像千人以上的中型部落首領就很在意自己的權利,他們情願在西涼艱難生存,也不願意跑到幷州被雷公吞併!

而落日部落有2000多的部眾,在西涼也算是已經比較大的部落了,老刀把自然不想自己被雷公吞併!

但牛輔笑道“老刀把,你這就不識時務了,我大乾的冇有占據西涼,你還可以在這武威郡逍遙度日,但現在武威郡已經被我們大乾占據了,你的選擇就不多了,一是離開西涼,二就是投靠我們雷公執政,三是你的部落被大乾吞併,你自己被我大乾的軍隊斬殺,要知道像你這樣的部落首領,我們雷公執政都不知道斬殺過多少,整個鮮卑國和匈奴國都被雷公執政吞併了,你以為自己能躲的了嗎?”

老刀把有點憤怒道:“雷公也太霸道了!”

牛輔冷笑道:“這世道就是霸道的人纔可以活的好,當年我嶽父霸道吧,他成為了大漢的國相,雷公霸道,所以他可以吞併鮮卑人,匈奴人,現在更是要吞併大漢,你和雷公執政比起來連螻蟻都算不上!”

而後牛輔降低語氣勸說道:“我們是老朋友,我纔來這裡找你,你投靠雷公雖然冇有了部落,但隻要立下功勞就可以成為大乾的軍官,即便大乾的軍侯,軍司馬也比你這野人部落首領強多了!

而且我們執政用人不看出身,在大乾也有鮮卑人出身的中郎將,匈奴人出身的都督,據說現在那個匈奴人出身的都督,掌管的地盤已經不輸給當年南匈奴人差多少!老刀把你是一個有本事的人,這次投靠我們執政,說不定就是你飛黃騰達之時,一個千把人的部落,有什麼不能捨棄的!”

老刀把思考半天之後,勢不如人,他要是不同意,雷公的4萬大軍肯定要平了他的部落,他也隻能無奈道:“雷公是大豪傑,我老刀把願意投靠雷公!”

翌日,牛輔和老刀把就帶著落日部落300青壯來到了姑臧城,而後牛輔把老刀把介紹個王磊!

王磊當即人命老刀把為屯長,把他們部眾全部編在一起,還是由他指揮,而老刀把暫時歸牛輔指揮!牛輔有了這300多的部下指揮,積極性大增,開始每人遊走在武威郡的荒野當中,到處忽悠羌人部落投靠大乾。

而這些羌人的部落本就因為旱災的關係生存艱難,有牛輔一頓忽悠之後,加上威武郡4萬大乾騎兵的威脅,羌人大部分都投靠大乾,但還有一部分不想失去自己部落權力的部落首領不願意投靠,牛輔也乾淨利落的,帶領老刀把這些先期投靠的羌人,把這些不願意投靠的部落全部剿滅!

就這樣不到一個月時間,王磊手中多了3萬大軍,整個武威郡也被大乾控製。

大乾進攻西涼的訊息也引起了整個西涼的轟動,尤其是王磊在武威郡賑災的事情,更是讓所有活不下去的西涼百姓不斷往武威郡遷徙,對他們來說,終於找到一塊可以讓他們活下去的地方了。巨大的虹吸效益,讓原本荒涼的武威郡多了十幾萬百姓來投靠!

而王磊則按照大乾賑災的模式,把這些災民分成幾十組,開荒,修建水渠,修建道路,修築城池,這讓已經衰敗了上百年的西涼有了一絲的生機!

話分兩頭!

自從馬騰和韓遂率軍撤回西涼後,他們便陷入了困境,西涼本就困苦,這次的旱災更是讓整個西涼陷入混亂當中,大家都希望馬騰韓遂這些頭人帶他們找出一條生路!

幷州全民皆兵,他們隻占了一次的便宜,便丟失了2萬大軍,現在馬騰無力西進攻打併州,經曆了兩次失敗的搶劫之後,西涼軍的怒火越來越大,楊秋、成宜等人不停的向韓遂他們抱怨,認為馬騰他冇有本事,才讓大家淪落到現在這個境地,當初他們就應該去搶巴蜀之地,而不應該去碰雷公這顆硬石頭。

韓遂對此也是無可奈何,他當然知道馬騰委屈,這些年中原諸侯的實力日漸強大,他們西涼軍是落後了,但看到將士們忍饑捱餓,士氣低迷到極致,怨氣沖天,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替馬騰解釋,對現在的西涼叛軍而言,不能解決糧食問題的就不是一個合格的首領,顯然現在的馬騰在眾人看來是不合格的!

但韓遂卻不知道,馬騰,李傕等人對韓遂的意見更大,說好大家一起搶雷公的,打起仗來,韓遂卻是第一個跑的,這差點害死了馬騰和李傕等人,要不是現在韓遂的部下最多,馬騰和李傕回到西涼第一個就要砍死韓遂!

可以說經曆了兩次失敗的戰爭之後,這種西涼聯軍矛盾越來越大,幾人的聯盟可謂是名存實亡了!要不是他們知道自己得罪了雷公,現在分裂他們都會被雷公殺死,西涼軍自己早就火拚起來了!

而這個時候傳來訊息,大乾的王磊帶領4萬大軍攻克了武威郡,這讓馬騰和韓遂他們亡魂大冒!大乾打進西涼了,這就說明雷公不願意放過他們,要是雷公和王磊兩路夾擊,他們逃都冇有地方逃了!

李傕和郭汜當即想要逃回自己的地盤漢陽郡和隴西郡,現在他們隻想離雷公遠遠的,但馬騰和韓遂兩個根本不同意,他們的地盤直麵大乾的兵鋒,要是少了李傕和郭汜的兵力,他們將更加難以抵擋雷公!

可李傕和郭汜他們可不鳥韓遂和馬騰,甚至指著兩人的鼻子破口大罵道:“當初你小子先逃,才讓我們吃了敗仗,害的我的部下傷亡過半,現在居然還想要讓我們給你拚命,韓遂你簡直是恬不知恥!”

郭汜也大罵道:“馬騰你就是一個傻子,雷公打不贏也就算了,連袁紹也打不贏,西涼軍的統帥就冇有比你更弱的了,你簡直把我們西涼軍的臉都丟光了,現在居然還想要讓我們給你拚命,你也配!”

馬騰和韓遂被李傕和郭汜罵的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但卻也不得不想辦法留住李傕和郭汜兩人幫他們抵擋雷公!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儒卻傳書信給李傕和郭汜兩人,對他們簡單的介紹了現在西涼的局勢,認為他們繼續和雷公戰鬥必死無疑,而要是投靠大乾,有他的關係在,大小也可以幫助他們妥善安排一個官位。

這份書信讓李傕和郭汜有點心動,現在他們距離窮途末路也不遠了,投靠雷公好像是他們唯一的出路,兩人在營帳當中商議半天該如何投靠雷公,對他們最有利!

但兩人卻冇有想到,李儒傳書信過來的訊息被傳到馬騰和韓遂的耳中,兩人勃然大怒,他們殺了幾百大乾的部眾,以雷公的霸道必定要他們的償命,而他們在大乾也冇有關係,想要求饒都做不到!

現在李傕和郭汜顯然是想要投降,說不定還要那他們的人頭來換取他們的富貴!

於是馬騰和韓遂商議一番決定先下手為強,兩人帶著軍隊殺向李傕和郭汜的營地!冇有防備的李傕和郭汜被殺的大敗,兩人死在亂軍當中,馬騰和韓遂兼併了李傕和郭汜的部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