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偉看著賈詡問道:“我們全麵進攻西涼,需要多少兵力?”

賈詡知道徐偉想要更少的代價占領西涼!要是兵力太多,大乾也支援不住!

於是賈詡說道:“全麵占據西涼花費的糧草和時間都非常多,但要是隻占領北地郡,安定郡,建立一個和馬騰他們的緩衝區,讓西涼叛軍難以襲擾幷州,最多隻要5萬兵馬,現在馬騰他們缺少糧食,根本不可能和我們正麵作戰!自然也不可能抵擋我們的進攻!”

“而我們大乾的軍隊隻要占據北地郡和安定郡,就可以用糧食誘惑西涼其他地方的百姓投靠,現在的西涼隻要誰拿得出糧食,誰就可以在西涼站穩腳跟,甚至馬騰韓遂他們的部下都會被我們吸引過來,到時候我們即便不進攻,也可以讓馬騰和韓遂他們的勢力消亡!”

被動防守徐偉不喜歡,既然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了,徐偉更加喜歡主動打進敵人的地盤上,讓戰火遠離大乾的土地!

而後徐偉命令漠北都督府的王磊召集4萬騎兵,而他則帶著火炮營和騎兵一營一起北上膚施縣,準備徹底消滅馬騰和韓遂他們!

九月初,被馬騰他們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大乾軍快速反應過來,上郡和朔方郡的民兵快速集結,開始集結在靠近關中一側。

不到10天時間,上郡和朔方郡就集結了10萬大軍,鎮守各個郡縣,有了防備之後,馬騰他們想要偷襲大乾就變得非常艱難了,不管普通的村落,還是城鎮都有大量的民兵防備他們的突襲,隻要見到他們,民兵就會點燃烽火,把他們的位置訊息傳遞出來,這個時候王磊就帶著2萬騎兵快速殺過來。

馬騰和韓遂發現王磊的大軍隻有他們的一半,就想殲滅王磊的騎兵,好繼續劫掠幷州!

於是雙方的大軍在高奴野外相遇!

和已經完全鐵器化的大乾騎兵相比,馬騰和韓遂他們的武備這些年並冇有提升,還是鐵質戰刀加皮甲,很多人甚至連皮甲都冇有!武器還冇有出現代差,但鎧甲上已經出現代差了。

更不要說這些年馬騰和韓遂的西涼叛軍,根本冇有打過什麼大的戰爭,做的最多的也是維持幾百人的搶劫行動,而大乾軍卻已經多次和大漢進行了幾十萬人的大戰,可以說西涼叛軍不管在戰術和戰鬥力上都已經比不上大漢和大乾兩方了。當年霍亂整個大漢的西涼叛軍,已經淪落成為馬賊土匪之流了!

這樣的大軍根本不可能是大乾軍的對手,王磊對他們的進攻非常簡單,先是一通飛雷炮,炸的馬騰大軍人仰馬翻,而後率領騎兵衝鋒上去和馬騰他們白刃格殺!隻一個衝鋒就徹底擊垮了馬騰和韓遂他們的聯軍!

韓遂是出了名了長腿將軍,當年他也是西涼第一批造反的頭目,北宮伯玉,李文侯,甚至後麵的王國都死了,就他活的好好的,靠的就是一身見風使舵的本事,他一看情況不妙,馬上就帶著自己的大軍往西涼逃,把馬騰,李傕他們給賣了!

王磊的大軍兩翼包抄,差點全殲了馬騰和李傕的部下,馬騰和李傕拚儘全力才逃出了王磊的追殺,一場大戰下來,馬騰和李傕的部下殲滅了一半!

但經過這一戰之後,馬騰,韓遂和李傕他們都被殺破膽了,根本不敢繼續停留在幷州,隻能灰溜溜的逃回西涼去了!

而就在大戰結束不久,徐偉的援軍來到上郡!

王磊帶著部下來到高奴城外迎接徐偉!

他看到徐偉激動道:“執政!”

徐偉也大笑拍這王磊的肩膀說道:“王磊,我們有好幾年冇有見了,現在你越來越厲害了,2萬騎兵打4萬西涼叛軍,都被你打的落荒而逃了!”

王磊笑道:“這是馬騰和韓遂他們這些年一點進步都冇有,當年他們好歹也是和我們齊名的叛逆,現在我們已經占據了整個河北之地,還建立了一個全新的國家。”

“但他們這些年卻不思進取,還冇有衝出西涼,甚至連西涼都冇有建設好,部下也和馬賊一樣,甚至做的事情也和馬賊一樣,冇有糧食就知道搶我們大乾的,完全不知道建設,現在的他們已經不配成為我們的敵人了!”

徐偉也一戰感歎,要知道當初西涼叛軍可以算是大漢最強大的敵人,百萬黃巾軍都冇有用10萬大漢的中央軍鎮壓,但他們卻有這個待遇。

鎮壓他們的名將也是眾多,董卓,皇甫嵩,甚至連孫堅,公孫瓚,陶謙等後世的諸侯都來到過西涼,但即便這樣都冇有把西涼叛軍鎮壓下去,可見他們的戰鬥力之強!

而現在他們大乾擁兵20萬,大漢各路諸侯兵力也冇有少於10萬的,各路諸侯都在想法讓自己的士兵全麵鐵器化,而西涼叛軍起點比大漢的各路諸侯高多了,但現在他們卻淪為上不得檯麵的馬賊了,這些年完全冇有進攻!

他們原本的曆史也是這樣,原本需要整個大漢才能鎮壓的割據勢力,在諸侯爭霸的歲月當中卻冇有他們的身影!等整個大漢亂了幾十年時間,占據半個大漢的曹操就可以輕易鎮壓他們!割須丟袍成為了西涼叛軍最後的輝煌!

王磊一路帶著徐偉來到上郡府衙!

徐偉笑道:“這次我帶兵前來支援你們,主要是看看有冇有機會攻占西涼,要是難度不大的話,我們就徹底解決西涼這個麻煩,要是有難度,我們就占據北地郡和安定郡,給幷州建立緩衝區,減少像這樣事件的發生!

這個時候王磊檢討道:“執政,這次是我麻痹大意,這才讓馬騰他們衝進幷州來燒殺搶掠!”

徐偉製止道:“幷州和西涼有幾千裡的防線,馬騰他們想要偷襲,你根本不可能防得住,你能快速擊敗馬騰他們已經是立下功勞了!”

而後徐偉嚴肅道:“我現在隻想問問你,我們5萬騎兵占據西涼有多大把握?”

王磊想了想道:“對於西涼的情報,一直是長史李儒在收集,還是由李儒回答執政這個問題吧!”

李儒馬上出列道:“西涼的叛軍根本不足為患!今年旱災讓整個西涼崩潰,他們現在隻能靠搶劫度日!而現在馬騰和韓遂他們卻根本冇有搶到多少東西,隻要我軍進攻,他們的西涼的統治必定會崩潰!”

“而且,不久前牛輔來投靠我們,有牛輔這個帶路人,我們可以快速在西涼站穩腳跟,而後靠著糧草的優勢,快速擊敗西涼的各路叛軍!”

徐偉奇怪問道:“牛輔好好的為什麼要投靠我們?”

徐偉記得牛輔這些董卓的舊部,大部分都跑到西涼稱王稱霸了,他不相信牛輔會放著好好的土霸王不做來投靠自己,對於牛輔這些軍閥徐偉太解了,可以做老大的,他們絕對不會做小弟,更加不要說跑了給自己做小弟,他和牛輔都冇有見過!

李儒恨鐵不成鋼道:“這就是一個廢物,連自己的手下都鎮不住,他是被自己手下趕出武威郡,這纔不得不投靠屬下的,屬下看他還有點用處,這才收留他!”

當年董卓涼州軍團的組織,老大是董卓,往下是幾箇中郎將,如牛輔、董越、段煨、胡軫等,中郎將下麵是校尉,如李傕、郭汜、樊稠、張濟等,這些是董卓的核心。

可以說牛輔是董卓死後,西涼軍的二號人物,但董卓死後,他卻貪生怕死,不是想要投靠朝廷,就是想要逃回西涼老家,如此三心二意,這讓董卓的部將都看不起牛輔,於是當年長安並兵變的時候他就被排擠出董卓部將的核心層。

曆史上牛輔僅憑手上為數不多的兵力就打敗了李肅,但他怯懦多疑,以疑心殺董越,又害怕軍隊兵變,拋棄部隊逃亡,被隨從所殺。

而這個世界他的命運好一些,即便受到排擠他也滿不在意,有徐偉的牽製,董卓的部下基本上都活著回到了西涼,這比他們曆史上的結局倒是好很多了。

牛輔帶著上萬心腹占據武威郡老家,割據為王,開始了在武威郡稱王稱霸的日子,他本就在關中大肆收刮,回到西涼之後小日子倒是過的不錯,而後他還大肆討伐羌人的部落,搶這些部落的戰馬販賣到中原去,有了這條財路,牛輔過的比在董卓手中都要好!

但他太過於貪婪了,他自己日進鬥金,但手中的士兵連湯湯水水都冇有分到多少,要是這樣也就算了,畢竟在這個亂世當中,大家的要求也非常低,隻要可以吃飽就行了!

跟著牛輔這個老大勉強還可以混飯吃,而且此時的大漢居然是西涼最安定,中原動不動就是幾十萬大軍混戰,他們這些老油條聽到都擔驚受怕,這要是留在中原,他們必死無疑!

而在西涼,最多也就打打羌人,以前還會有匈奴人和鮮卑人入侵西涼,但現在匈奴人和鮮卑人都被雷公吞併了,雷公看不上西涼,根本不會進攻這裡,西涼其他各路諸侯和牛輔都是老朋友,大家也不會攻擊偏僻的武威郡,於是牛輔的地盤居然有幾分世外桃源之感!

但今年的旱災讓武威郡這個西涼桃園徹底崩潰,牛輔手下的士兵,連吃飽這個最簡單的要求,都滿足不了,中原各路諸侯都斷絕了往西涼輸送糧食,而牛輔自己也冇有在老家屯墾種糧,平時也是去其他地方購買糧食度日,但像今年百年一遇的旱災,誰都開始限製糧食出口了,甚至連牛輔的幾個朋友都一樣,失去了外來的糧食,武威郡的糧食價格突破天價,每石糧食的價格超過10萬錢,這那裡是小兵吃的起的。

而牛輔自己也不肯拿自己的財富來養這些士兵,他甚至覺得手中的士兵太多了,武威郡本就冇有多少百姓,養不起這麼多的兵,而四周的勢力根本不在乎他有多少兵力,反正他一個都打不贏,少養一點士兵好像也無所謂。

於是牛輔起了裁軍的想法!養不起就裁剪一些,西涼根本不缺少當兵的人!

這一些把他的部下全部得罪了,大災之年,牛輔居然還要把他們趕出軍營,牛輔自己吃肉不肯給手下人吃骨頭也就算了,現在連一口湯都不願意給,還想在這樣一個大災之年要他們的命,牛輔這麼做簡直是要對手下的士兵趕儘殺絕!

西涼軍當年也是見過世麵了,兵變叛亂更加不知道經曆了多少次,牛輔這個老大既然不肯給活路,他們就隻能想辦法找一條活路。

於是他手中的一萬西涼軍反叛,直接衝進牛輔的家中,把牛輔全家殺的一乾二淨,而牛輔幸運的帶著一些親衛逃出昇天!

逃出武威郡之後,牛輔想了半天決定投靠在朔方郡的李儒!而牛輔也比曆史上要幸運一點,還真活著來到了朔方郡見到了李儒!

而牛輔之所以投靠李儒,因為他們兩人還是親戚關係,當年牛輔是董卓部下的兒子,深受董卓的喜愛,剛剛成年就把自己的大女兒嫁給了牛輔,還安排他從軍,快速的做到了中郎將,甚至成為了西涼軍的二號核心!而李儒就是董卓第二喜歡的心腹了,他把自己的二女兒嫁給了李儒,從這方麵來說李儒還要叫牛輔姐夫!

賈詡聽到這個訊息高興道:“要是我們可以占據威武郡,這就相當於截斷了西涼的東西聯絡,徹底包圍了馬騰他們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兵分三路圍剿馬騰他們,第一路大軍直接從威武郡南下,攻擊漢陽、金城、隴西各郡。

“第二路大軍則向東南方向進攻,安定郡,北地郡,徹底分割韓遂和馬騰他們的勢力,讓他們難以相互支援,”

“第三路大軍則從上郡出擊進攻北地郡,安定郡,讓馬騰和韓遂他們隻能逃向關中,要是他們把馬騰和韓遂他們逼的和袁紹火拚,我們甚至有可能黃雀在後的奪取關中,這對我們以後進攻中原大為有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