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詡是地地道道的西涼人,對西涼的情況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從馬騰他們進攻關中,他就知道西涼已經斷糧了。

以前西涼出現斷糧危機,西涼的統領就會幾萬人去關中搶,勝利他們就搶到了糧食,失敗了人也就戰死了,所以不管勝敗糧食危機都算是解除了。

當年北宮伯玉,王國都是用這樣的方法解決西涼危機!

但馬騰他們卻不知道變通,關中是這次旱災的中心,又鬨了蝗災,他們去關中怎麼可能搶的到糧食。

就是因為瞭解現在的西涼情況,他才果斷的出賣馬騰,想讓徐偉帶領大軍攻占西涼!因為他知道現在可以救西涼的隻有大乾了。

以前西涼靠著搶大漢,還能勉強維持下去。但現在大漢已經遭受了兩年的災害。

而偏偏因為大乾的關係,大漢的所有諸侯都在拚命的準軍備戰,擴張自己的大軍,隻有十州之地的大漢現在有近乎百萬的大軍。

這就導致了現在的大漢極其缺少糧食,以前大漢缺少糧食,那也隻是普通百姓缺少糧食,大漢的門閥士族可不缺少糧食,他們每一家都有好幾個糧倉,一個糧倉有個幾十萬石的糧食都不誇張,搶一個門閥士族就可以養活西涼一郡人口。

但現在養兵百萬的大漢,即便是門閥士族都冇有糧食了,這次的旱災要不是袁紹他們吞併了徐州的門閥,賈詡毫不懷疑袁紹的勢力都有可能會崩潰。

馬騰和韓遂他們還以老眼光來看到大漢,西涼冇有糧食就跑到關中來搶,他們還以為大漢和以前一樣,即便打不過中央軍,可以在地方上劫掠一番,搶到足夠的糧食,讓他們安全回到西涼。

但現實是這次馬騰他們什麼都冇有搶到,現在的關中從上到下都冇有糧食讓他們搶。

所以賈詡知道,讓馬騰他們繼續占領西涼,今年西涼要餓死十幾萬人,隻有大乾纔可以拿出糧食來救西涼!

隻有徐偉遲疑道:“雖然馬騰和韓遂的實力差,但西涼的地域太廣了,打西涼的難度隻怕比打中原都大,幾千裡的戰線太長了,即便出動幾萬大軍,隻怕後勤消耗也不會比中原少多少!”

賈詡卻馬上說道:“西涼和中原不一樣,進攻中原袁紹他們必定拚死抵抗。但西涼的叛軍卻冇有一個真正的首領,他們實力分散,一個人勢力占據一個郡,可以說是一群烏合之眾。”

“執政要是進攻西涼,大軍多少倒是其次,主要是要有糧食,隻要執政待到足夠多的糧食,我相信西涼的百姓絕對會拋棄馬騰他們投靠執政。”

“這次旱災對執政而言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可以讓大乾不費吹灰之力得到西涼!”

賈詡繼續道:“最重要的是西涼人口少,大漢最後一次統計,西涼的人口隻有60餘萬,西涼又經曆了幾十年的戰亂,不知道這人口還能保留了一半?所以賑濟西涼難度不大,中原任何一個州都有幾百萬人,而西涼隻有幾十萬人口,賑濟的難度比中原小了10倍!而西涼的戰略位置也極其重要!”

被賈詡這麼一說,大家發現打西涼好像還真的不是那麼難。

但王老漢還是說道:“在這個時間出兵隻怕不大好,難道我們就不能守好自己的疆域,畢竟戰事一起,我們的糧食消耗會成倍增加!”

但賈詡卻指著大乾地圖說道:“我們大乾基本上接收了大漢北方的領土,大乾北方國境線有上萬裡之長,今年的旱災不但波及整個大漢,還波及到草原上,可為什麼在我上萬裡的草原防線卻冇有任何異動,是因為執政高瞻遠矚,在冇有進攻大漢之前,已經先征服了草原,草原上的胡人已經成為了我們大乾的子民,所以即便草原上遭受了旱災,但是這上萬裡的防線依然是太平的。

但我們和西涼接壤的有幾千裡的防線,馬騰他們就相當於以前的胡人,西涼養不活他們,他們就要想辦法找出路,開始他們選擇的搶的人是袁紹,因為袁紹比我們實力弱,但因為關中旱災,他們在關中什麼都冇有搶到,於是他們轉變的方向開始搶我們,所以我們不打掉馬騰這些叛逆,他們就會一直騷擾我們,直到搶到足夠養活大軍的糧食他纔會停止,現在不是我們想不想打的問題,一個是馬騰一定要打我們!這場戰事是不可能避免的。”

“想要防禦,光靠上郡,朔方郡的四萬大軍是不可能守住這幾千裡的防線的,必須要征兵到10萬,還要把百姓集中在塢堡當中好就近防禦,這樣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我們與其被動防禦,不如主動出擊,這樣我們大乾可以得到整個西涼,還可以為以後進攻中原做好戰略準備,同時也可以拯救更多的百姓!”

而後賈詡歎口氣道:“現在西涼胡人已經比漢人多了,要是再餓死十幾萬了,隻怕西涼會被胡人占據,一個胡化的西涼,我們以後占據西涼,付出的代價就會比現在多十倍乃至百倍!”

王舸也跟著說道:“要是進攻西涼的話,我們調動的騎兵就更加簡單了,可以直接從大漠調動騎兵,還可以從大漠出擊進攻西涼,騎兵消耗可以減少10倍以上,畢竟在草原上行軍戰馬,不需要太多的糧食來餵養戰馬!”

從草原上調動騎兵和從中原調動騎兵是完全兩個概念,草原上騎兵行動,戰馬隻需要很少的糧草,牧草完全可以就地取材,戰士可以收割四周的牧草來餵養戰馬。

大漠的騎兵就從來不需要糧食來餵養,畢竟草原上糧食連人都不夠吃,不可能拿給戰馬來吃了,他們也冇有這麼多的糧食。

而到了中原又大為不同了,中原就根本冇有草地,騎兵不得不用珍貴的糧食來養戰馬,而戰馬吃的糧食比10個士兵都多。

前年徐偉進攻冀州的時候,他從草原征調了10萬騎兵,這些騎兵吃的糧草,居然比徐偉40萬大軍都要多,他們取得的戰果卻非常少,震懾了冀州軍,讓他們不敢城,完成了對冀州軍的分割包抄。

上次的戰爭,徐偉征調的騎兵是有點過剩的,有5萬騎兵也足夠完成這些任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