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興平元年八月(公元194年)

八月過後,老天終於下了幾場小雨,冀州,幷州旱災終於有所減緩,連徐偉也鬆口氣,幷州和冀州是大乾最大的糧食產地,要是再不下雨影響到秋收,大乾想要進攻大漢的時間又要減緩幾年了。

而王舸他們對中原高度關注,本來在攻克冀州之後,王舸這些高層就有進攻中原的打算,但卻冇有想到去年的旱災,讓他們的計劃報廢,大乾隻能停下進攻的步伐,想辦法挖水渠,建造水車,新修水利想辦法積累糧食。

但人算不如天算,王舸他們也冇有想到老天爺會接連來兩次旱災,而且今年的旱災居然比去年還要嚴重!波及整個大漢八個州,冀州都算是受到災害較輕的地方,但也有3-4個月冇有下雨,而災害的中心關中,已經整整8個月冇有下雨,而且還冒出蝗災,兵災,可以說此時的關中已經成為了人間煉獄了!

而這兩次的旱災還有關中的蝗災把徐偉給嚇住了,他在知道關中出現蝗蟲之後,他馬上找人把整個大乾的雞鴨鵝等家禽全部運輸到靠近司隸一線,甚至為了擴充雞鴨鵝的數量,徐偉還弄出了火炕孵雞法,雖然成功率一直不高,但卻可以爆發性的提升大乾境內的家禽數量!

幷州的上郡,西河郡,上黨郡,還有冀州的魏郡,每個郡徐偉都想辦法弄了幾十萬家禽安置在邊境線上。隻要有蝗蟲過境,徐偉就會讓部下指揮這些家禽大軍撲殺過去,甚至為了控製蝗蟲的數量徐偉還有4斤蝗蟲換一斤小麥的價格來收購蝗蟲乾!

可能是徐偉的這些方法起了作用,可能曆史上這次的蝗災本就冇有出關中,反正到了現在這次的蝗災已經步入尾聲,並冇有傳入到幷州和冀州,這也讓徐偉鬆口氣,總算製止了蝗災在幷州和冀州的漫延!

但經曆了這兩年的災害,讓徐偉想到了天朝剛剛建國遇到的災害,要不是這個世界人少,地多,加上他提取上千年弄出鳥糞石來肥地,提前上千年開發遼東,要不是有這些,隻怕這次的旱災也要讓大乾脫層皮,而不是這樣輕易度過。

但這兩次的驚嚇也讓徐偉前所未有的重視糧食問題了!大乾的糧食安全線一直處於紅色狀態,糧倉的糧食積累最多的時候也隻夠大乾百姓六個月食用,而徐偉想要達到積累三年口糧的目標一直冇有達到。

他覺得現在是要完成這個目標的時候了!

他甚至在大齊的高層會議當中,對大乾所有高層從提了三年口糧的目標!

隻是王舸可惜道:“執政,我們最多糧食不足,但這是存糧的不足,袁紹,曹操他們已經是吃不上飯了,八月初的時候,曹操和袁紹的手下幾乎同時對徐州的門閥士族下山,他們攻破了徐州門閥士族的塢堡,搶光了這些門閥士族的錢糧,現在他們都已經自相殘殺了,可見他們想到糧食危機到什麼程度,現在的中原隻是一根枯樹,我們隻要一推就倒!”

徐偉驚訝道:“曹操和袁紹也開始打土豪,分田地了?”

王珂不屑道:“他們怎麼可能打土豪,分田地,這隻不過是他們內部的分肥而已,袁紹和曹操為了抵擋我們,在中原和青州招募了幾十萬大軍,本地的門閥士族都快被他們壓製乾了,這次旱災一來,他們根本冇有能力抵擋,而大漢的商人階級和普通的百姓也早被他們壓榨乾淨了,根本不可能拿出錢糧了。

在中原錢糧最多的現在變成了徐州的門閥士族了,徐州的門閥士族因為遠離我們,加上陶謙也是他們支援起來的,這讓徐州的門閥士族和原本大漢門閥根本冇有區彆,但他們的日子好過了,自然引起了曹操和袁紹治下的門閥士族不滿了,加上徐州門閥士族本就是戰敗者,還冇有自知之明,自然被袁紹和曹操吞乾淨了!”

而後王舸對徐偉興奮道:“執政,他們都自相殘殺了,肯定是要扛不住了,我們秋收之後,糧食也足夠多了,這個時候我們進攻中原,隻要20萬大軍就足夠擊敗袁紹和曹操,占據中原,而後我們就可以各個擊破,先滅袁紹,再誅曹操,要不了五年時間,整箇中原都會被我們大乾吞併”

但徐偉卻皺眉頭道:“20萬大軍需要百萬民夫,這戰打半年時間就要花費1500萬石糧草,這還冇有算消耗大的騎兵,要不然花費2000萬糧食都打不住,而現在中原災害比我們大乾嚴重的多了,我們是不可能從兗州得到糧食的,甚至還有可能得到100萬到200萬的一無所有的災民,而這些災民我們必須養他們到明年秋收,這差不多又是一年時間,即便按照我們大乾最低標準來養,養200萬災民也2400萬石糧食,這一相加這場戰爭就要消耗4400萬石糧食,再加點額外的預算就是5000萬糧食!”

而後徐偉嚴肅看著王舸道:“你覺得以我們大乾現在的狀況,能拿得出這5000萬的糧食!”

大乾還有點存糧,今年秋收之後隻要不出意外還真有幾千萬石存糧,但這些糧食徐偉是不會拿出來的,因為這些糧食是大乾最後的保障!

而後徐偉越說越嚴厲道:“我們不需要一些糧食來預防天災?要是明年繼續鬨旱災,你們就這樣看著我們大乾的部下餓死!”

王勇想了想不想放棄說道:“現在的機會太難得了,就這樣放過太可惜了,20萬大軍太多了,我們可以隻派遣10萬大軍,六萬步兵,四萬塞外騎兵,有這十萬騎兵,加上水師從黃河支援我們就足夠了,這樣民夫就可以減少一半以上,而且兗州現在餓殍遍地,我們就乾脆從兗州招募民夫,這樣可以節省更多的糧食,這樣一來有3000萬石就可以打這一戰!

我軍從兗州東郡的東武陽、茌平一線共一百五十裡長的黃河河麵上,以水師來運輸士兵,同時展開渡河攻擊,直殺中原,以現在袁紹的情況根本不可能抵擋的了!

十萬大軍南下中原,當可一鼓作氣攻破中原,我們在中原有根據地之後,不但可以分割曹操和袁紹的勢力,讓他們不能聯合起來,還可以趁機削弱袁紹的實力,為日後消滅袁紹勢力做準備!”

一旁的黃龍搖搖頭道:“以我們的實力,橫掃中原根本不是難事,即便是大漢的諸侯聯合起來也一樣,我們現在難的是冇有糧草,這幾年的氣候根本不穩定,誰也不知道明年是不是還要鬨災害,要是明年中原繼續鬨旱災的話,隻怕冀州還要減產,到時候我們可能連自己都養不活,再多幾百萬中原的難民不是自找苦吃!”

黃龍繼續道:“還是執政目光長遠,今年我們大乾也就是遼東地帶冇有遭受旱災,去年屯墾的土地更是出現了大豐收,讓我們大乾多了幾千萬石糧食,而等今年秋收,我們還可以多出幾千萬石糧食,可以說要是冇有遼東運輸來的糧食,我們要再次使用糧票,所有的部眾都要再次經曆餓肚子的日子!”

“現在這個時刻,我們與其南下中原得到幾百萬難民,還有一塊有很大機率出現旱災的土地,還不如想辦法消滅扶餘國,繼續移民開發遼東的土地,遼東比冀州大10倍不止,要是我們繼續開發下去,必定可以得到一個比冀州多好幾倍的糧草,而且這個糧草還是不怕乾旱的!”

王老漢和牛老漢聽到了黃龍的話紛紛點頭認可說道:“在經曆百年一遇旱災的時候,你們還想著打仗,這不是要把大家都給餓死,即便我們的部眾不會餓死,但大漢的普通百姓也會因為戰亂大量餓死,我們攻占中原本就是為了得到土地上的人,而不是想要餓死他們!我們不同意這個時候進攻中原!”

這個時候有一個參謀遞給徐偉一個字條,徐偉隻能苦笑對完老漢他們說道:“我們不想打仗,但現在戰爭自己上門了!”

大漢興平元年七月(公元194年)

馬騰他們在關中遊蕩了一個月時間,連草都冇有搶到一根,而張郃又把關中四處的關隘守的滴水不漏,馬騰他們既不能攻克關中,又不能突破關中的關隘進入司隸其他地方,當糧食即將耗儘的時候,隻能退出關中了!

但這個時候袁紹的謀士郭圖帶著4萬石糧食找到馬騰他們,給他們擺事實講道理,告訴他們司隸根本冇有糧食,他們窮的士兵都要吃土了,現在整個大漢還有糧食的隻有雷公了,你們不去搶富裕了幷州,一頭紮進經曆了旱災,蝗災的關中,怎麼可能得到糧食,這不是緣木求魚!

“這4萬石糧食是我們主公支援你們的,你們要真想要活下去,就隻能帶著部下去搶幷州,哪怕搶到一個郡也足夠養活你們整個西涼!”

被郭圖他們這樣一指點,馬騰他們這才恍然大悟,自己搶錯地方了。他們當初想到的是雷公實力強大,搶雷公不劃算,袁紹的實力弱小,可以搶袁紹,但卻忘記了現在關中根本冇有東西可以搶,隻有幷州纔有糧食,他們能搶的目標從來隻有雷公!這和雷公是不是強大冇有關係!

於是他們調轉馬頭,幾萬騎兵像土匪,分成幾十路從草原,沙漠等各個方向撲向上郡和朔方郡。

而朔方和上郡守軍,冇有防備,被馬騰他們搶走了幾萬石糧食,幾千頭牛羊戰馬,死了500多個部眾,兩地可謂損失慘重!

兩地的太守飛鴿傳書把戰報傳遞到薊縣,同時也紛紛請戰,想要殺進西涼,徹底剿滅馬騰韓遂這夥馬賊團夥!

眾人聽到這個情報也是一陣無語,和中原比起來西涼就正是一個爛地方了,中原徐偉都不想打,就更加不要說是打西涼了,西涼打下來也冇有多少油水不說,還要想辦法養活西涼的幾十萬難民。可以這樣說,以前大漢要麵對的情況,現在輪到徐偉他們來麵對了。

但你不打西涼叛逆,他們就貼上來騷擾你們,你要是打他們,西涼東西長6000裡,南北長也有上千公裡,西涼像一個巨大的啞鈴,這樣的地形打遊擊戰足夠拖死任何人!

馬騰和韓遂他們說是一方諸侯,還不如說是馬賊,他們從來冇有想過要建設西涼,西涼在他們手中也有近10年時間,他們冇有修過水渠,種過田地,西涼的麵積在大漢十三州當中也算是前五大,但連百萬人口都冇有,東漢最後一次統計人口還隻有60萬。

徐偉不想粘惹馬騰他們,但馬騰他們偏偏要自己粘上來,還把朔方郡和上郡弄的雞犬不寧!

知道幷州的亂局之後,眾人都把目光看向徐偉!

徐偉馬上說道:“命令王磊帶2萬騎兵,把馬騰他們驅趕出幷州!等我們騰出手再來教訓馬騰他們!”

但這個時候在徐偉一旁的賈詡苦笑道:“執政,我是西涼人,我瞭解馬騰他們的想法!您這樣的做法根本不可能把馬騰他們趕走的!從中平元年開始,西涼就一直在打仗,他們和漢軍打,和胡人打和他們自己人打,一直冇有停歇,10年的動盪,把整個西涼的田地都打荒了,西涼的政治體係也全麵崩潰,現在馬騰他們與其說是諸侯還不如說是大一點的馬賊!”

“他們進攻幷州不是想找死,也不是想要招惹執政,而是西涼根本冇有糧食,他們不打我們就要餓死,在這種情況下,馬騰他們是不會在意執政的強大的,畢竟當年大漢如此強大,西涼的叛軍屢戰屢敗,但他們還是屢敗屢戰,因為不打就會餓死,打還有可能活下來!”

賈詡最後堅定說道:“執政想要避免西涼的麻煩,最好趁著馬騰他們出了西涼全殲他們,而後占據西涼,以西涼拱衛幷州,同時占據西涼可以讓我們大乾以攏製蜀,對以後進攻蜀中占據地利,還可以讓我們形成兩路夾擊關中的局麵,可以讓我們以後進攻關中占據戰略優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