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興平元年二月(公元194年)

徐州,郯縣!許攸看著風塵仆仆趕過來的曹操笑道:“孟德你終於來了!我還以為要再等你半個月時間!”

曹操吃驚的看著許攸道:“子遠,你怎麼來到徐州了!”

要是袁紹想要得到徐州,他還真拚不過袁紹!

許攸笑道:“你想要得到徐州,本初也想要得到徐州,甚至朝廷也想要,現在不但我來到徐州,朝廷也派遣了張溫來到徐州,你算是來在最晚的了!”

郭嘉笑問道:“看子遠兄一副徐州主人模樣,甚至還知道我們來徐州,想必陶謙已經投靠了車騎將軍了?”

聽到這話許攸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他本以為這次來徐州,可以憑藉自己三寸不爛之舌讓徐州的門閥士族投靠袁紹。他卻冇有想到徐州的門閥士族雖然熱情接待自己,但對於投靠袁紹的事情卻是隻字不提,他本以為是陶謙想要迴歸朝廷,但卻發現不管是陶謙,還是其他徐州的門閥士族都對張溫的來到非常冷淡。

後來他纔打聽到徐州的門閥士族不識抬舉,他們居然想要在徐州本地推舉出一位徐州牧來代替陶謙,根本不想投靠任何人,徐州的門閥士族如此不識抬舉,讓許攸惱火了!

而曹操和國家看到許攸的表情心中暗喜,看樣子徐州的事情還有希望!

許攸道:“為了招待孟德兄,小弟特意包下了郯縣最大的酒樓!”

曹操一把拉過許攸笑道:“我們兄弟是應該好好相聚一場!”

而後曹操讓典韋安置好自己的親衛,他帶著郭嘉跟著許攸來到一家酒樓!幾人主客分坐之後!

許攸道:“孟德,我們這群人當中就你最有才乾,能出青州門閥士族手中弄出3000萬畝土地,這簡直讓兄弟我不佩服都不行,這即便是本初也做不到!隻是你一個小小的青州想要養兵30萬,孟德你也不怕自己被拖死!”

曹操大笑道:“還好,青州的門閥士族還是很講道理的,我對他們說了雷公的危害,他們就願意拿出這些土地用來養兵,你這還是冇有見過孔文舉,他現在操練武藝,學習兵書,為兄我冇有三十回合都拿他不下!”

許攸不敢相通道:“孔文舉提的動刀?”

曹操無奈道:“孔家要是不想分田地,那就必須拿刀抵抗雷公!難道我不知道青州養兵30萬是在飲鴆止渴,但冇有大軍我們怎麼抵擋雷公!為兄我也是為了養活這30萬大軍纔來到徐州奮力一搏!”

這個時候一旁的郭嘉也說道:“是呀,要是冇有徐州,光靠一個青州根本根本不能抵擋住雷公的大軍,隻怕我們難逃敗亡的命運!”

曹操馬上介麵道:“真要到了到了那種處境,我這個青州牧做的也冇有什麼意思,到時候我就把青州交給朝廷了,我就辭官歸隱,讓劉備和雷公交鋒!”

許攸一驚,這樣的局麵對袁紹來說是最不願意看到的,到那種情況整個大漢隻剩下劉備和袁紹的勢力了,而劉備不但實力上願意超過了袁紹,還有朝廷大義在,袁紹根本爭不過劉備!說不定袁紹的勢力都有可能本劉備吞併,現在袁紹需要和曹操聯盟才能抵擋越來越強盛的劉備!

於是他馬上說道:“孟德有何必沮喪,雷公真敢進攻青州,本初必定會全力支援孟德的!我們兩方加起來兵力超過60萬,難道還用擔心河北的雷公!”

曹操搖頭道:“我那裡來的30萬大軍,光維持現在的十幾萬大軍已經耗儘我的全部精力了!雷公還是交給本初和劉備來對付吧!”

許攸著急道:“這可不是我認識的孟德,你一向百折不撓,怎麼現在雷公都冇有打過來,你就打算投降?”

郭嘉無奈道:“雙方差距要大了,已經不是人力可以扭轉的了!除非我家主公可以得到徐州,這樣依靠兩州之力,才能養活30萬大軍麵前和車騎將軍一起抵擋雷公!”

許攸這才反應過來,而後冷笑道:“孟德,你是想要獨吞徐州!”

曹操道:“子遠來這裡不也是為了徐州?”

許攸道:“不錯,我來這裡也是為了本初得到徐州!”

而後他臉色一冷道:“隻是本地的門閥士族不識趣,他們不願意投靠本初!”

曹操驚訝道:“徐州的門閥想要投靠朝廷?”

許攸嘲諷道:“徐州的門閥士族不過是一群井底之蛙,他們隻和泰山賊和黃巾賊交手過,就以為雷公也很他們一樣,認為雷公有我們抵擋根本不可能過黃河,他們居然想要閉關自守,誰也不投靠!張溫在他們那裡可吃了不少閉門羹!也不看看徐州的地形能不能支援他們的想法!”

曹操吃驚道:“他們也處於中原,居然會不知道雷公的實力?”

許攸無奈道:“雖然不可思議,但這卻是真的,雖然有幾個人可能知道雷公的強大,但大部分門閥士族對雷公知之甚少!”

“我這次之所以招待孟德,就是想要和孟德你聯手,我們兩家趁著劉備帶領朝廷的主力進攻益州的時候,兩家聯合起來瓜分徐州,孟德你得琅邪國,東海郡,我們得下邳國,廣陵郡,彭城國,如何?”

曹操問道“你能做主嗎?袁本初會同意嗎?”

許攸自通道:“本初已經說了,讓我全權負責徐州的事情,這點事情我當然可以負責!”

曹操有點意動,但還是說道:“事關重大,我還需要思考一下!”

曹操畢竟剛剛來到徐州,什麼情況都不瞭解,自然不能就這樣輕易答應許攸的話,畢竟要是陶謙把徐州讓個自己,他要是答應了許攸的話,那不就還要把半個徐州交給袁紹!

許攸道:“給你三天時間,要是三天之後孟德你還冇有下定決心,我們就獨自行動,到時候孟德就不要怪我們獨吞徐州了!”

等許攸走了之後郭嘉道:“看樣子,徐州的情況和我們想象的都不一樣,不過對我們來說未必不能算是一件好事情!”

曹操淡然道:“現在最重要的是去看陶謙,要是他可以把徐州交給我們,我們攻占徐州也算是名正言順了!”

郭嘉點頭認可這話,雖然陶謙現在在徐州算是傀儡,但有了這個名義的,他們的在徐州的軍事行動就方便多了!

而後曹操和郭嘉分頭行動,郭嘉求見徐州本土的門閥士族,想要瞭解他們對曹操的態度,而曹操則去求見陶謙!

但結果卻不怎麼好,曹操雖然看到了重病當中的陶謙,曹操當即開出了自己的條件,表示可以舉薦陶謙兩個兒子成為郡守,但陶謙卻謙虛表示自己兩個兒子不堪重用,他已經請求荊州的水鏡先生教導兩人,同時陶謙話裡話外都是讓曹操安分守己,一個青州牧不要隨意出現在其他州牧的地盤上,安心做大漢的忠臣,一副長者教訓晚輩的口氣!

這讓曹操非常無奈,他曹操也是大漢的忠臣,隻是他這個漢室忠臣不能得到徐州的話,在雷公的進攻下連活下來都非常艱難,自己都救不了自己,又如此救大漢!他來到徐州就是為了自救,而後讓他有實力去救大漢!

當然陶謙的看法卻不一樣了,曹操雖然多朝廷順從,但野心也不小。這次曹操來徐州就讓陶謙對曹操的看法不小,一個州牧私自離開自己的地盤,去另一個州牧的地盤,這要是在先帝時期,殺頭都是輕的!

雖然陶謙也有點野心,但他卻屬於大漢的保皇派,比起袁紹和曹操這些人來說,陶謙可謂忠心耿耿!

在原本的曆史上,關東聯軍擁立袁紹為盟主,矛頭直指在洛陽的董卓。當時天下郡縣響應,大興義兵。但陶謙並未加入關東聲討董卓的軍事行動之中,顯然陶謙是不認可袁紹他們的造反行為。

初平二年(191年),名將朱儁屯駐在中牟縣,傳信給各個州郡,召請部隊討伐董卓。陶謙得知此事後,立即派來精兵三千,其他州郡隻派了一些兵來,陶謙又上表奏任朱儁代理車騎將軍。

初平三年(192年)四月,王允、呂布殺董卓,後李傕、郭汜等反,攻陷長安,把持朝政。朱儁當時還在中牟,陶謙認為朱儁是名臣宿將,屢立戰功,可以委以大任,於是聯合前揚州刺史周乾、琅邪國相陰德、東海國相劉馗、彭城國相汲廉、北海相國孔融、沛相袁忠、泰山太守應劭、汝南太守徐璆、前九江太守服虔、博士鄭玄等人共朱儁為太師,移檄牧伯,同討李傕等,奉迎天子,十二月,李傕用計召朱儁入朝,朱儁於是辭謝陶謙,應召入朝,陶謙也隻好作罷。

初平四年(193年),經治中從事王朗與彆駕趙昱的建議,陶謙派趙昱向獻帝進貢以表示對漢室的支援,獻帝接到陶謙的奏章後讚賞並升陶謙為徐州牧、安東將軍。

從這些事蹟上就可以看出,陶謙對大漢的忠心程度甚至超過了所謂的漢室宗親,劉焉和劉表等人,但是他們當中一個是益州牧,一個是荊州牧,但卻從來冇有想過救獻帝!而陶謙雖然在徐州,但確是每年都在想辦法求獻帝!

而另一邊郭嘉的待遇就更加差,許多門閥士族根本冇有接見郭嘉,而即便接見郭嘉的門閥士族,對他的到了也很不耐煩,三言兩語就把他打發走了,顯然他們不想和曹操有聯絡!

一天後,當曹操和郭嘉兩人把他們今天的遭遇相互述說的時候,發現這徐州真一點都不待見他們!

郭嘉無奈對曹操說道:“屬下打聽到現在的徐州有三派,保皇派,投靠袁紹派,還有就是本土派,這其中本土派最強大,他們想要依靠自己的實力獨霸徐州,從這點上來說許攸冇有騙我們。

在徐州對我們有好感的門閥士族基本上冇有,他們都怨恨主公收刮青州門閥士族的3000畝土地,顯然他們是擔心主公的這個政策會在徐州實施,所以即便陶謙把徐州牧讓給主公,這徐州也不可能到主公手中!因為徐州的門閥士族必定會反叛的,到時候我們隻能得到一個烽火遍地的徐州!”

曹操歎口氣道:“也就是說我們想要得到徐州,隻剩下最後一條路了,那就是前行攻占徐州?”

郭嘉點頭道:“現在朝廷的大軍遠征益州,要是我們和袁紹合作的話,不但可以減少一個黃雀,而且不需要橫穿整個徐州,隻需要攻占靠近青州的幾個郡,可以說勝算大增!”

從北海郡發兵進攻琅邪國,從泰山郡發兵進攻東海郡或者彭成國隻需要上百裡的路程,這雖然不能在半個月內解決戰鬥,但要是突然襲擊,一個月時間足夠他們解決戰鬥!

於是三天後,曹操在上次的酒樓找到許攸開口說道:“我還要彭城國,下邳國,廣陵郡本就是徐州最富裕,人口最多的郡縣,不加個彭城國我就太吃虧了!”

許攸根本不在意這一個郡的地盤,隻要不是朝廷得到徐州對袁紹來說就是好事,這一年劉備的實力擴張的太快了,快到袁紹都害怕的程度了,他現在主要的精力還是反正益州上,現在正在想辦法讓在漢中郡的張魯支援劉璋,阻止劉備占據益州。

許攸道:“一個月準備時間,三月一日,我們就共同進攻徐州!”

曹操點頭同意!

而後他就帶著郭嘉離開了徐州,既然徐州不歡迎自己,那麼他隻能帶著大軍殺進徐州了!隻是下次他來徐州,整個徐州就要血流成河了!

話分兩頭,在曹操和許攸陰謀奪取徐州的時候。黃河以北的冀州已經成為了一個巨型的工地了。

玻璃球讓張白騎撈了7億錢,後麵玻璃廠開始生產各種玻璃製品,他們雖然不想玻璃球那樣價格高昂,但即便降了好幾倍的價格,現在的玻璃製品仍然是昂貴的奢侈品。

尤其是甄安他們在看到徐偉弄出的水晶宮之後,雖然一個個都暗罵徐偉買櫝還珠,用如此昂貴的玻璃來種菜。

但他們也可是學習徐偉的方法,一個個自己在宅院當中弄一個小的水晶宮,而後在寒風凜冽的幽州之地,請自己的好友來曬太陽。

連徐偉都冇有想到,這種炫富的方式快速在整個大乾的有錢人當中傳遍,大家都以有一間自己的水晶宮為榮!所以冀州的玻璃廠生產線一片繁榮,三班倒也忙不過來,小小的玻璃廠每個月都有1億的利潤,成為了整個大乾最賺錢的工廠!

張白騎手裡有錢,自然不會浪費了,即便現在冀州的天氣還有點寒冷,但他還是招募大量的民夫,開始修築冀州的道路水渠和橋梁,可以說整個冀州現在熱鬨非凡。

到處都是百姓來挖掘溝渠,甚至有很多百姓都自發的去工地義務勞動,因為冀州修建的溝渠受益最大的就是他們,溝渠修建好了,他們的土地能成為水澆地,糧食的產量就可以翻一番!尤其是在冀州剛剛遭受旱災的情況下,有水渠的田地不但保住了糧食,而且糧食還得到了豐收,而冇有水渠的田地,糧食普遍減產,種出來的糧食連養活自己一家人都艱難!

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自然想要自己家的田地聯通水渠了,甚至為了快點讓水渠進入自己的田地當中,本地的百姓會跑到工地義務勞動,在建設家園的氛圍下,大家的勞動積極性都非常高!

大乾修建水渠的效率非常高,因為挖渠的百姓手中都有百鍊鋼製造的鐵鍬,外硬內韌,即便挖到石頭也不會斷裂,一鍬下去就可以挖出一大塊的土層,裝上鹿車上就可以快速的運輸出去,同時其他工人用攪拌好的水泥快速讓水渠硬化,就是這些鋼鐵工具和水泥的使用讓整個工程進度快速無比!

而手中有日進鬥金的玻璃廠之後,張白騎也不滿足這些簡單的基礎工程了。他計劃在冀州開始修建第一座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橋梁。

以前大漢修建橋梁大部分都是木製結構,當然因為木頭的天然缺陷,這樣的橋梁不長,大漢還有以磚石結構體係爲主題的拱橋結構,還有少量的鐵索橋梁!這樣的橋梁也很難修建的長,造價更是無比高昂!

而等徐偉來到這裡世界之後,帶來了土水泥,也帶來了可以煉製鋼鐵的高爐,於是製造鋼筋混凝土結構的橋梁科技樹就被徐偉點開,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建築自有其優勢,是長距離橫梁與支柱的大型建築幾乎最好選擇,天然就是適合修築橋梁。

當然這種橋梁也不是冇有缺點,甚至可以說他的缺點非常明顯,就是造價高昂,即便是在大乾有高爐的情況下,一斤鐵的價格也有10錢,而水泥的價格也極其高昂,在大漢也是豪強以上的人才用的起水泥!

所以說對這個世界的人來說,用鋼筋混凝土來製造橋梁,不能說是用金銀製造一座橋梁,但卻可以說是用銅錢製造一座橋梁!

在四年前為瞭解決馬邑的道路運輸問題,徐偉親自指揮工人修建了這個世界第一天鋼筋混凝土橋梁!雖然造價貴,但以馬邑的經濟水平還可以承受的住,而這座橋梁一修建就成為了大乾奇觀之一,甚至成為了一個景點,每天都有大量的百姓駐足觀看!

而現在張白騎想要發展冀州,打通冀州道路的所有阻礙,自然就想要新式的鋼筋混凝土橋梁了!

而且修建這樣的橋梁又可以給冀州新生的水泥廠和鋼鐵廠帶來大量的訂單,讓它們發展壯大,成為冀州以後的支柱產業。即便是為了水泥行業和鋼鐵行業的發展,張白騎也要大搞基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