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忠無奈道:“即便把方圓百裡的野人加起來,也不過萬人,冀州任何一個縣城都比這裡人多!”

來的遼東雖然讓戲忠有了更大的發揮才能舞台,但不得不說遼東的荒僻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當年他在冀州的一個縣的口都比遼東郡的人多,就是漢人數量稀少,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難怪執政要移民了,再不移民大漢就要失去遼東這塊土地了。

在戲忠看來,遼東這裡文明的空間太少,蠻荒的空間太大,漢人太少,野人太多。他要想辦法一點點擴張文明的空間。

而這一切都少不了人來改造這個蠻荒世界,戲忠很快發現即便是在他看來蠢笨不及的野人,也是一種珍貴的資源,不能像大漢其他地方一樣隨意打殺。

鄧方道:“想招募野人就各憑本事,現在遼東到處都是缺少人手,不止你一個屯長想要搶多人口,其他人也是想儘辦法在招募野人,甚至連商人都開始搶人了。

以前跟野獸一般的野人,現在都成了搶手貨了,要不是我們大乾禁止把人捕獲成為奴隸,隻怕這些野人都會成為我們大乾的奴隸。”

到遼東支援的乾部,幾乎每個都有自己的政治野心,想要在大乾這個體係當中更進一步,而大乾這又講究實實在在的政績,政績不足就不要想升官。

於是為了刷政績,各地的乾部更是想儘了辦法,戲忠最開始想到了用食鹽和布匹招募四周的野人,幫忙建設基礎設施,效果非常顯著,他隻用少量的食鹽和布匹就輕易招募了幾千野人能幫忙。這些野人做最辛苦的勞力活,但這些工作不需要什麼技術,隻要力氣大就可以,反而更加適合這些野人。

就是靠著這多出來的幾千勞動力,戲忠隻花了100石食鹽,幾百匹羊毛布,他就利用這些野人修了一個簡易的木堡,內部的房屋,各項功能性的建築,水渠還有道路,可以說戲忠的木堡。設施齊全,遠超其他的屯。

其他屯的乾部看到了戲忠的做法,馬上有樣學樣,於是整個遼東郡。四周到處都是蠱惑野人勞動力的官員,他們跑到野人的部落,以食鹽和布匹誘惑野人幫他們做事。

於是遼東開發的進度遠超徐偉的想象。

鄧方笑道:“你已經算是運氣好了,連都督知道了你的大名了,現在更是特意囑咐我,把這上千漢人移民交給你,這麼多人,想來你會在所有屯長當中脫穎而出,我聽都督說了,隨著遼東郡人口越來越多,會多劃分幾個縣來方便管理,一年之後說不定你會成為縣令老爺了!”

戲忠聽到這話有點激動,在大漢朝他這樣的寒門出身的人家,想成為縣令需要付出一生的努力,甚至都未必能做得到。

但在這個新生的大乾,他知道縣令不是自己的極限,郡守乃至州牧,他都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做得到,甚至成為一國丞相,宰執一國也不是冇有希望。

就是因為他知道在大漢,他這樣的出身是冇有希望的,隻有大乾這樣的新生的國家纔有這樣的可能性,所以他才毫不留戀的死氣大漢。

第二天淩晨,天剛矇矇亮,塢堡當中就傳來鐺鐺鐺的聲音!”

戲忠用鐵喇叭大聲叫道:“天亮了,大家抓緊時間洗漱,吃早飯,一炷香之後,老部眾繼續修道路,新的移民派出一個人來抽簽,決定自己家的田地位置!”

這話戲忠連說了三遍才停止!

老部眾還冇有什麼,但新來的移民聽說要分田地,一個個激動,抓緊時間洗漱吃早飯。

一炷香之後,老移民帶著鐵鍬,簸箕等物品,紛紛出了木堡繼續修路。

而新移民則,則跟著戲忠來到了屯長的辦公的地方!

而後戲忠看到他們說道:“你們每家選出一個代表,然後分20人一批進來!”

他這辦事的地方比較小,容納不了這麼多人。

一批新移民代表進入了辦公室,而後他們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沙盤,上麵木堡,道路,水渠,山脈,森林,完全是一個活靈活現的小世界!

這第一次看到沙盤的村民,一個個都驚訝無比,看出沙盤當中的木堡就是他們現在居住的這個地方。

戲忠拿著一根木棒道:“這就是我們居住的木堡,而這一片就是我們新開墾的土地,大概有10萬畝,但這些土地都是老移民的,和你們完全冇有關係,你們的土地在這裡!”

戲中用木棒指向另一片地方對他們說的,老移民的那一片已經是田地模樣了,而他們這邊卻完全是草場模樣。

戲忠道:“你們的土地要自己開,現在已經7月份了,要是你們不能在路東之前開墾出100畝土地的話,就趕不上種冬小麥的時間了,到時候其他人都有飯吃,就你們要想辦法打工存活了,因你們的時間非常緊迫,一天要想辦法開個一畝以上的土地,這樣才能趕在10月前秋收之前種下冬小麥,10月之後,遼東這裡就要大雪漫天,之後你們就失去開墾田地的機會。”

不要看每天開墾這一畝土地好像不多,但戲忠指的可是徹徹底底的荒地,有巨型的石頭石子,堅固的雜草,甚至還零零散散的有一些樹木,這樣開墾出一畝土地,勞動量非常大,家5口人勉強可以做的,但這不是一天兩天,而是持續三個多月時間,如此巨大的勞動量,足夠累趴下絕大多數人。

但移民們還是點點頭,他們手中有新式鋼鐵農具,還冇有地主老爺來竊取他們的勞動果實,隻要努力就可以得到收穫。對這些移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好訊息了,付出這點辛苦就根本算不了什麼,能付出一把勞動力,就可以得到勞動果實,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好事情。

戲忠繼續說道:“雖然執政說了每戶開墾100畝土地,這裡的情況你們也是看得到,可以說到處都是荒地,我們要是有能耐開墾出200畝,300畝土地也是冇有人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