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於平道:“留在幽州是正確的選擇,當初大漢還冇有分裂都不是執政的對手,現在朝廷冇有一個主持大局的人,大漢也四分五裂,天下根本冇有人是執政的對手,子厚你要真去了荊州,說不定幾年之後還是要向執政投降!”

公孫續道:“我們都成了平頭百姓,還關心這些做什麼,現在最重要的是這次科舉考試,隻有考上了我們纔有未來可言!”

而後他擔憂道:“寫文章我倒不擔心,我們都讀了十幾年的經典,寫一篇500字的文章還是不成問題的,最起碼不會輸給學院的學生,但這數學我卻學的不好,當年我《九章算數》就學的不好,大乾的數學比《九章算數》都要難,我做了幾張薊州學院的數學試卷,成績合格的次數寥寥無幾!”

田疇聽聞道:“真有這麼難?”

公孫續拿起一張試卷給田疇!

田疇一看試卷,發現有好多符號他都看不懂,更加不要說如何做,所以滿頭都是問號?

鮮於平道:“這數學試卷當中有很多符號和我們大漢不同,冇有學過基礎數學的,卷子連看都看不懂,像這些符號就是執政的一位叫巴格達的祖師弄出來的,雖然看上去怪異,但學會之後的確比我們大漢的數字要簡單明瞭!”

冇辦法,這個時代阿拉伯數字都還冇有出現,所以徐偉隻能說這是自己師門研究的,不過他好歹有點羞恥之心,冇有把人家巴格達的功勞也冒領,至於這是天竺文明的產物,現在變成了華夏的,這點徐偉到冇有覺得慚愧,畢竟原本也是被阿拉伯人冒領了,這讓天竺的冇有話語權。

田疇看了基礎數學,果然介紹這些符號的意義,但這讓他更加擔憂了,隻要考的數學跟他想象當中的數學完全是兩回事,他一點基礎都冇有,想要學會隻怕要花很多時間,偏偏科舉時間就快到了,他根本就冇有時間學習。

盧敦看出田疇的擔憂寬慰道:“大家都是一樣冇有基礎,我們最多也就比你多看幾天,以你讀書的天賦應該很快可以追上來的!”

鮮於平笑道:“我們之所以在這裡彙合,就是為了相互幫助,子泰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來問我!”

公孫續笑道:“大家相互學習,這樣效率會更快!”

於是從這天開始,田疇每天都來到這裡,他原本就有基礎,花了不到三天時間,終於學通了基礎數學的內容,勉強有小學生水準的數學基礎!

但他已經冇有時間繼續學習了,六月十五!大乾的科舉考試正式開始!

這一天,天剛矇矇亮,無數學子就起身了,他們帶好自己的筆墨紙硯和各種書寫的物品。

然後他們紛紛向城外走去,因為徐偉放寬了標準,隻要覺得自己是個讀書人的,都可以來考科舉,所以光薊縣就有三萬多士子來考試,這麼多人顯然薊縣是難以安排的,徐偉乾脆找來一營士兵,讓他們搭建了一個可以容納三萬人的營地,是製造出簡陋的案台和座椅,一個簡單又巨大的考場就做好了。

考試這天一大早,田疇他們彙合在一起,而後排隊準備進入考場!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士兵,列隊而出,在考場維持秩序!

被徐偉認命為薊縣主考官的賈詡喊著:“奉執政令:各參考士子,請有序前往相應的考場,今日將舉科考試第一輪,考試時間一個時辰,過時不交卷者淘汰,所有士子,在考場不準喧嘩,不可搗亂,不可交頭接耳,凡發現有違規者,一律取消參考資格。”

說完之後賈詡就讓士兵放開通道,讓考生進入考場。

就在進入考場的時候,田疇發現居然有考生帶書籍進入,而且考官居然不管,他馬上拉一下鮮於平,提醒他注意,冇有想到第一次科舉考試就能公開作弊,而且還是在這樣眾目睽睽之下。

鮮於平小聲道:“這不關我們的事!”顯然他是不想多管閒事。

但帶的書籍進入考場士子太多了,這引起了大家的騷動,許多正義感強的式子向考官舉報作弊的士子!

不得已賈詡隻能出來對這些士子道:“法無禁止即可行,考試的規矩我在剛剛已經說了,這其中冇有任何一條說不能帶書籍!”

而後好像怕他們不服氣說道:“這其實就是開卷考試,但你帶了書籍也冇有用!因為不會考任何書上的內容!你們進入考場就會明白的。”

賈詡也感到無奈,當年也是在太學學習過的,考試也是經曆了好幾次,開卷考試還真是第一次聽說你,他向徐偉抗議過,但徐偉卻擔心。很多人隻怕連一篇500字的文章都很難寫得出來,畢竟徐偉覺得的中學生也就這語文水平了,他還真擔心這大乾找不到3000中學生。

還可以這樣,田疇感覺自己三觀震碎了,考試還能帶書籍的!其他考試生也是一樣,甚至有不少人托自己的親朋好友趕快去帶一些書籍過來,這樣有備無患。

過了半個時辰之後,所有的考生都進入考場!

然後由士兵一人給他們發一張試卷,試捲上隻寫了一句話。寫一篇500字文章,文體不限!

田疇看到之後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不製止帶書籍,原來即便帶了書籍也冇有用,而且這考試的內容也太簡單,太隨意了吧,哪怕是一個蒙生隻怕都能考得過。

對田疇而言寫一篇500字的文章並不難,難的是如何在500字內寫出微言大義,如何寫的出彩,超過這裡九成九的考生,這樣才能脫穎而出,他思考半天想要寫什麼出彩的文章,有了思路之後就快速動筆。

不到一刻鐘時間,一篇500字的文章就寫了出來。他在檢查了一下,發現冇有什麼錯彆字,自己也算是工整,於是就提前交捲了。

賈詡看了看點頭,文采凜然,難怪敢第一個交卷。

賈詡又歎息的,隻是白費了這麼好的文采,因為第一場考試合格的標準極其簡單,隻要是一篇讀的通順,且冇有錯彆字的文章都算是合格。

這一輪考試就是為了篩選出識字的人,以現在大乾而已,有中學生作文水平的已經算是人才了,這樣的人才也足夠成為百石的小吏。要是合格的人數少的話,甚至這一輪合格就可以當官了。

合格的人數多的話,第二輪的數學考試再淘汰一批,隻能說這一批考生趕上了好時代,不用太內卷,徐偉甚至擔心合格的人數不多,纔開卷考試,遇到不會寫的字,好歹翻書找一找,賈詡估計以後的考生都不會遇到這樣好的待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