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這手鎮住了曹操的部下,讓他終於有點威望,夏侯惇等人都不敢小看郭嘉,孔融更是覺得自己顏麵無光。不好意思繼續待在這裡,灰溜溜的走了。

最後荀或對著曹操的部下說了旱災的事情,要他們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全力保證糧食的生產!

眾人稱諾,就各種去完成自己的任務了!

大廳當中就留下了曹操,荀或,郭嘉三人!

荀或笑道:“奉孝這幾年學問漸深,為兄都對你刮目相看!”

曹操也感歎道:“石頭都能浮在水麵上,今天真讓操是大開眼界了!”

郭嘉卻擔憂道:“這種事情在幽州即便普通的老百姓都瞭解,在青州連孔融這樣的名士都不能聽說過,就冇想過這其中的問題,一個普通百姓的見聞都比孔融這樣的名士強,我們又如何戰勝雷公?”

曹操道:“不至於吧,我們隻是過於關注雷公軍事實力,冇有收集這些資訊,大不了我讓在幽州的探子,多關注一下大乾奇聞怪事!”

但郭嘉卻搖頭道:“主公這不是學識的問題,而是兩個國家之間國力的差距,連孔融的見識都不如大乾的一個普通百姓,這就是大乾和大漢之間的差距。

想要追趕雷公,現在就要開始變法,不變我們必死無疑,變法才能抓住一線生機,而抄襲雷公的政策是快速提升實力的方法,像雷公的均田製度!”

荀或道:“這個學不了,要是我們敢均田,青州的門閥士族必定要造反,把我們趕出去!”

曹操也點頭認可荀或的話,年輕時候的曹操不畏豪強,當年一杆五色大棒殺了洛陽城不少豪強,但豪強很快就教曹操做人了,他的政績越好官當的越小,最後還把他罷免了,要不是他老爸曹嵩也是有權有勢,他小命都難保。

當然現在的曹操不是怕他們,隻是瞭解他們的實力,不會輕舉妄動了,重要的是現在曹操還需要他們來自己的養活十萬大軍,麵對自己的金主曹操也很難強硬起來!

但郭嘉卻笑道:“我卻和文若的看法不同,隻有現在纔是軍田的大好時機,現在我們是自己均田,主動權掌握在我們手中,那要是等雷公來幫我們均田的話,青州的門閥能活下幾家就不知道了,隻要和他們說清楚,這一點他們是會理解主公的,要是理解不好的話,主公可以去崔州平帶著自己的老鄉去拜訪他們,讓他們知道雷公來到青州的後果!”

曹操大喜道:“秒呀!果然現在纔是軍均田的大好時機!”

荀或道:“隻怕善財難捨!”

郭嘉嚴肅道:“均田隻是我們追趕雷公的第一步,要是這一步都不敢做的話,那我們乾脆就解散大軍逃到荒野算了!”

“根據我的估算,大乾每年可以生產三億石左右的糧食,雷公收三成田稅,也就是說光每年收糧食就有近一億石,光糧食收入就是先帝時期的十幾倍!現在雷公又得了冀州,要不了三年時間,大乾的糧食產量會超過五億石,糧食再也不會成為雷公的缺陷。

雷公每年收田賦就超過了一億五千萬石,這糧食就是雷公幾十萬大軍征戰的保證,不知道青州可以收多少糧食,可供10萬大軍征戰幾個月?”

荀或無言以對了,青州去年收了100萬石糧食的稅賦,還有幾千萬錢其他的稅賦!但屯墾的士兵卻收了上百萬石的糧食,這些糧食和稅務已經超過了青州巔峰時期了,要是靈帝時期大漢的每個州都像青州一樣,靈帝也不至於湊個10萬大軍鎮壓叛逆都湊不齊。

荀或也有幾分自得,認為自己一年時間就讓青州恢複元氣,但現在一對比大乾的稅賦,他真是懺愧到極點了,差距太大了難怪奉孝開始不願意留在青州!

曹操更是咬牙道:“均田再難我們也要推廣下去,讓不能雷公繼續拉開和我們的差距!”

郭嘉道:“青州大概有一億兩千萬畝土地,這些田地要是可以產出一億兩千萬石糧食,我們收三成就四千萬石糧食了,雖然這還比不上雷公,但最起碼不像剛纔那樣絕望了!”

“要翻20倍的來收刮稅賦!”荀或感覺自己一陣暈眩,即便是有雷公的壓力,他也知道不可能從門閥士族的手中收颳走這麼多糧食!

郭嘉道:“這就是要我們想辦法讓他們拿出這些糧食,雷公可以做到的事情我們也必須做到,做不到就是死!”

荀或擔憂道:“這樣做太激進了吧!”

曹操道:“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不激進我們是有實無生,激進我們是九死一生!現在隻能依靠奉孝的方法搏一搏了!”

郭嘉道:“收這些糧食是為了組織大軍來抵抗雷公,最終還是會花在他們身上,以後青州乃至整個大漢的門閥士族都要改變,要變得跟戰國時期的貴族豪強一樣,從耕讀傳家改為耕戰傳家!把糧食和錢財都花在他們自己身上,這樣他們總不至於反對!”

“現在雷公隨時都有可能入侵中原,要是主公不能在這幾年積累實力,抵擋住雷公的進攻,我們做的一切都會前功儘棄。”

郭嘉雖然冇有說服荀或,但卻說服了曹操,郭嘉的提供的數據,讓曹操意識到自己和雷公的差距太大了,不變就真死路一條了。

郭嘉繼續說道:“除了糧食,在工商業主要做到鹽鐵官營,我發現現在青州的鹽已經完全被冀州鹽占據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我們每吃一斤冀州鹽,雷公的實力就增長一分!”

曹操尷尬了,青州私鹽氾濫還是他帶動,不是他不努力,實在是冀州鹽太便宜了,三錢一斤,在曹操看來這已經是不要錢了,有這便宜乾嘛不占,於是曹操去冀州購買鹽,然後反手賣到青州和大漢其他地方,一年不到的時間,他小金庫就賺了3000多萬錢,讓他手頭也大放了許多。

郭嘉不知道這些,還繼續說道:“雷公有羊毛布,每年可以賺上百億錢!我們青州冇有羊毛,但卻有鹽業這個特產,冀州鹽之所以便宜,就是因為用了曬鹽的技術,這技術並不難學,隻要用水泥弄出一些不漏水的鹽田,後麵太陽會幫助我們把鹽曬出來,可以說成本接近於無,這就是雷公,為什麼可以以每斤三錢販賣冀州鹽,我們青州的海岸線比冀州長,而且也有鹽業的傳統,要是我們可以壟斷整個大漢的鹽業,一年賺個幾十億錢應該是可以做到的!”

說完郭嘉給了曹操和荀或一張圖畫,上麵就是冀州鹽田的畫麵。

有了這張畫,曹操終於明白冀州鹽為什麼這麼便宜了!而現在這筆買賣要屬於他們青州了

曹操聽到這話激動道:“奉孝你真是國士無雙呀!”

但郭嘉卻搖頭道:“這算什麼國士無雙,我隻不過是牙人實惠!”

郭嘉繼續說道:“我們還有建立國營的鍊鐵廠,現在雷公的部下幾乎全部裝備了鐵甲,冇有鍊鐵廠,我們根本不可能是雷公的對手!”

曹操荀或對建立鍊鐵廠是讚同的,上次他們和雷公交戰,被打的大敗而歸,裝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