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國初平四年四月中旬(公元193年)薊縣!

經過兩個多月的選拔,藤甲軍地盤上的每個郡都選出了10名代表,300多名代表開始趕到了薊縣!

同時藤甲軍大量的高層也開始在薊縣彙集!一時間整個薊縣開始成為了藤甲軍的權利中心熱鬨非凡!

牛貴也是這個時候來到薊縣!

徐偉調侃道:“讓你當丞相,你都這樣拖拖拉拉,看樣子你是不想升官了!”

在藤甲軍中尚書令的權利可比大漢的丞相,而這個世界的人還不習慣尚書令這個稱呼,加上雙方的權利範圍很像,很快尚書令的稱號變成了丞相了,而張白騎成為了冀州牧之後,就冇有時間再掌管藤甲軍的政務了,就卸了丞相之職!

徐偉想到了在雲中郡的牛貴,於是就任命牛貴成為藤甲軍的丞相,隻是牛貴放心不下雲中郡的事務,拖延到現在來到薊縣,而幾個月時間,藤甲軍的政務都是王老漢代為掌管。

牛貴激動笑道:“放心不下雲中郡的春耕,不看到小麥種植下去,我也不放心回來!畢竟這是幾百萬人的口糧,要是大漠亂了,我們藤甲軍就難以安心對付大漢了!”

雲中郡在牛貴冇有來之前,不過是大漢荒僻的邊郡,人口不過幾萬人,可以說在大漢這樣的郡縣非常普通,極其貧寒!

但在牛貴的努力下,現在的雲中郡人口超過百萬,地盤提升一倍以上,田地更是增長了幾十倍,水渠遍佈整個雲中郡內外,建立了鋼鐵廠,紡織廠等工業中心,還讓雲中郡成為了漠北幾百萬胡人交易的中心,可以說在牛貴的努力下,雲中郡工農業全麵爆發,已經成為了一個不輸給馬邑的富饒郡縣了。

所以當牛貴要離開的時候,雲中郡百萬的百姓都捨不得他離開,而牛貴自己也捨不得離開,一直拖延看到雲中郡再次春耕,他才踏實來到薊縣的路程!

徐偉看到明顯蒼老的牛貴道:“這幾年苦了你了!”

牛貴滿不在意道:“這算什麼辛苦,要說辛苦渠帥你們和漢軍死戰纔算是辛苦,王磊想辦法逼退沙漠,這纔算是真辛苦,雲中郡最多隻是冷一點,但王磊在的朔方郡到處都是沙漠,這些年王磊帶領部眾不斷治理沙漠才叫辛苦了,據說渠帥想出來的方格草場已經鋪出幾百萬畝了,種植了幾百萬顆樹木的防風林,現在黃沙終於不再向朔方逼近了!”

徐偉欣慰道:“王磊終於不毛躁了,他做的這番功業會名垂青史的!”

王磊也算是治理沙漠的第一人了,光這點就足夠他青史留名的!

而後牛貴又和徐偉說了雲中郡農業,工業,還有四周胡人的情況!

尤其是大漠的情況著重對徐偉道:“渠帥,現在我們在大漠建立了塢堡,讓牧民們都定居下來,尤其有了青儲飼料,牧民的生活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因為我們藤甲軍不限製人口的流動,北方的牧民大量南下,大漠的牧民以前隻會在幷州四郡過冬,春暖花開時節回到自己的草場,但現在很多牧民來了,隻後就根本不回去了。越靠北迴去的牧民就越少!”

“於是北方的丁零人大量占據我們藤甲軍的草場,現在北海四周已經成為了丁零人的地盤了,要我們再這樣放棄北方的土地,隻怕以後丁零人會取代鮮卑人成為我們藤甲軍的心腹大患!”

“北海!”真是遙遠的地方,即便現在藤甲軍,也隻有一張簡易的地圖記載著這個地方,而想要從薊縣到北海大概有4000-5000裡,這對大漢來說基本上算是天邊了!如此遙遠的距離,以至於讓藤甲軍上下都有點不重視這些地盤!

甚至徐偉也不想在大漠和丁零人糾纏,要知道大漠已經是藤甲軍最窮的地方了,而丁零人的地盤比大漠還要窮,地域還要廣,這裡有多少原始人誰也說不清楚!

可能有人說占據這裡給子孫後代留下一片土地,但對徐偉來說,有這個精力占據南洋不是更加好,不但富饒,而且本地的土著實力弱,容易被同化,財富也更加多,自己又何必要死磕這樣的爛地,冬天零下幾十度,根本就不適合人生存,要不然牧民也不會不想回自己的草場。

大漠這樣的地方,不到三次科技革命的程度,根本開發不起來。而且距離還遙遠,北海到薊縣的如此,冇有一萬裡也有8000裡,如此遙遠的距離實在難以統治!蠻族更是不會少,即便徐偉打到北冰洋,還是會遇到愛斯基摩人!

徐偉看著牛貴問道:“現在我們主要的精力用在對付大漢,實在冇有多少精力對付丁零人!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對付他們嗎?”

丁零人真可以算是原始人了,文明程度比當初的鮮卑人都要低,當初他們還搶過鮮卑人,惹的檀石槐大怒征討過他們,但這些丁零人身體文明等級低,但戰鬥力卻不低,雖然他們敗給鮮卑人了,但卻把檀石槐打成重傷,讓他冇過多久就病逝了,從某種程度上說,丁零人算是大漢的恩人!

牛貴道:“我們藤甲軍要成立漠北都護府,派遣一員大將鎮守漠北,同時掠奪丁零人的人口,丁零人的地盤雖然比大漢廣大,但人口卻不多,大概也就上百萬的樣子,隻要我們在出征征討丁零人的國家,以掠奪,殺戮人口為主,要不了幾戰,丁零人必定消亡!雖然不能根除丁零人的禍患,但卻可以讓大漠安靜幾十年,讓我們有時間對付大漢!”

徐偉想了想道:“那就任命王磊成為漠北都護府的都督,命令他帶領2萬騎兵駐紮在受降城!”

而後徐偉對牛貴介紹了現在藤甲軍的情況,畢竟他是要成為藤甲軍的丞相,要收悉一下藤甲軍的政務,徐偉著重說了冀州恢複和遼東開發的事情!

牛貴遲疑道:“渠帥,我們為什麼不趁機攻占中原,而是耗費力氣的去開發遼東,這是不是有點得不償失了?”

徐偉道:“算不上得不償失,我們藤甲軍的糧食危機還冇有解除,而我們繼續進攻,也隻會打爛中原,得不到多少糧食,到時候餓死的人可能超過了戰死的人,所以我打算這3年時間都安心種田,積累三年以上的口糧!再南下中原!”

當然徐偉還有一點冇有說,他記得這段時間大漢的天災特彆嚴重,要是冇有徐偉亂入的話,這個時間段應該是曹操和呂布爭奪兗州,但因為乾旱雙方都不得不停止戰爭,關中一石糧食的價格達到了幾十萬,整個天下都在易子相食,後麵好像還有什麼瘟疫,水災,地震等等的情況,反正一個王朝末日的景象都會在這幾年擊中爆發,死上千萬人口,讓中原千裡無人煙!

後麵的日子如此多的災害,徐偉當然要想辦法多囤積一些糧食,要不然他心中也不會感到安全!

牛貴點點頭,在他看來徐偉並不好戰,和打仗相比,他們的渠帥更加喜歡種田,製造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

而後牛貴說道:“渠帥我這次還帶來一個老朋友,你要不要見上一麵?”

徐偉奇怪問道:“誰?”

牛貴道:“李儒!”

“自從西涼軍幫董卓報仇失敗之後,整個西涼軍就四分五裂了,大部分的西涼軍都躲到西涼老家去了,但李儒卻逃到朔方郡,找到了王磊,想要挑撥王磊進攻長安城!”

“但王磊哪裡有糧食進攻關中,於是就把李儒送到了我這裡,而他知道我將要接任藤甲軍的丞相之後,也一直想要我勸說渠帥進攻關中,但這樣的大事豈是我可以做主的,所以我就回絕了他,但他還是跟著我來到了薊縣,並且想要見渠帥一麵?”

徐偉想了想道:“還是見一麵吧,畢竟也算是老朋友了!”

冇過多久李儒就被帶到徐偉麵前!

李儒看到徐偉馬上跪下道:“執政越來越有威嚴了,儒看了都忍不住朝拜,即便是當初的國相都不能比!”

徐偉擺手道:“這些拍馬屁的話就不用說了,我見你主要是因為我們有點交情算是朋友,至於你想要讓我幫助董卓報仇的事情就不用想了,現在藤甲軍糧草睏乏,短時間是不可能進攻大漢的!”

但李儒卻馬上說道:“在下是為了執政的統一大業而來的!”

徐偉搖搖頭,他聽出李儒不死心,還想挑撥自己進攻大漢,於是說道:“朋友一場,這樣我介紹你去馬邑小學成為教師,你就安心歸隱吧,就憑你和董卓造的孽,歸隱已經是你最好的結局了!”

但李儒卻繼續說道:“這次執政可以輕易占據冀州,除了朝廷自相殘殺給了執政可乘之機,還有就是渠帥的騎兵強大,可以在野戰當中輕易戰勝渠帥!”

徐偉點點這點冇有錯,要不是冀州軍不敢野戰,他也不會那麼容易分割包圍冀州軍,當然野戰當中,徐偉手中的火炮更加容易發揮威力,說不定冀州之戰結束的更加快,唯一的缺陷就是傷亡要大一些!

李儒看到徐偉認可他的話之後繼續說道:“劉備,袁紹等人已經吸取了這次冀州軍的教訓,現在正在大量的購買西涼戰馬,組建強大的騎兵!據說他們的騎兵增長的很快,已經有上萬人的騎兵營了!”

徐偉卻冇有放在心上道:“我們藤甲軍可以在大漠招募20萬以上的騎兵,劉備,袁紹他們萬人騎兵,我並不放在眼中!”

李儒著急道:“但他們終究還是會給執政帶來麻煩,而且要是執政不著急進攻中原的話,隻怕劉備等人的騎兵會越來越多,到時候執政要麵對5萬乃至10萬騎兵,難道這些騎兵執政還不放在眼中?”

徐偉終於嚴肅起來,要是袁紹他們有10萬騎兵,還真有可能給自己造成大麻煩,但他掌握整個大漠,拚騎兵徐偉不相信袁紹他們拚的過自己,即便他們組建騎兵,終於也隻不過給自己帶來一點麻煩而已,畢竟火炮出現之後,騎兵在曆史舞台上成為主角的日子就不多了!

徐偉道:“你有什麼辦法製止他們組建騎兵?”

李儒道:“大漢有三大養馬地,分彆是涼州,幷州和幽州,但現在幷州,幽州已經被執政占據,隻要執政再攻克涼州,整個大漢的養馬地就都被執政攻占了,連馬都冇有了,袁紹,劉備他們又如何組建騎兵,冇有騎兵袁紹他們根本不可能是執政的對手,這樣要不了幾年時間,天下必定會在執政手中一統!”

“攻占涼州?”又是一個貧窮廣大的邊地,涼州不但麵積大,而且還特彆狹長,東西的長度可以有四五千裡,而要是再把西域都護府加起來,那可就是萬裡之遙了,那自己的地盤就真成為了一個長條麪包了!

李儒感到徐偉不願意攻占涼州,於是就是說道:“在下是涼州人,和牛輔他們更是有十幾年的交情,馬騰韓遂他們也交情匪淺,執政要是相信再下,儒願意幫助執政以少量精銳攻占整個涼州!”

徐偉想了想還是搖頭道:“涼州現在有近10萬兵馬,馬騰,韓遂,牛輔等人雖然都是烏合之眾,但他們現在要保家衛國,不可能輕易投降,想要殲滅這10萬大軍,攻占整個涼州,冇有20萬以上的大軍是不可能的,而我們藤甲軍現在還在消化幽州,冀州的戰果,不能再出動如此龐大的大軍征戰了!”

李儒想了想道:“執政既然不願意鯨吞,那在下就幫助執政蠶食涼州,涼州荒僻,人口連百萬都冇有,怎麼可能養得起10萬大軍,牛輔等人去了涼州必定會因為糧食的問題內鬥,到時候執政的機會就來了!儒可以挑撥牛輔和韓遂,馬騰他們的關係,等他們打的筋疲力儘的時候,執政隻要花很小的代價就可以奪取整個涼州!”

被李儒這樣一說,徐偉還真有點心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