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偉驚喜的看著張寧道:“你有了?”

張寧點點頭道:“你出征不久之後我才發現了,現在已經有4個月了!”

現在天氣還冇有轉暖,張寧身上還穿著厚厚的羊毛衣,所以剛剛見張寧的時候徐偉冇有看出什麼,現在被張寧這樣一說,她的臉果然圓了很多,他馬上撫摸這張寧的肚子驚喜道:“這也太突然了!”

徐偉記得以前看電視劇男女主角為了一個小孩,那真是要經曆九九八十一難,要拍幾十集電視劇經曆各種劫難,這小孩才能出世,真是比取經都要艱難,到自己這裡怎麼就這樣順利了!

張寧被徐偉的語氣給逗樂了,她笑了起來:“我們兩都身體健康,這樣纔是正常的!要是成親半年多都冇有懷上小孩這纔是不正常的!”

而後她嚴肅道:“即便是為了我們的孩子,這個皇帝你也要當,這個天下也要傳給我們的孩子!”

果然是女子雖弱,為母則剛,更不要說張寧本就不是柔弱的女子了!隻是這點就讓徐偉頭痛了,顯然她已經認定了藤甲軍的這份江山是他兒子的了!

但真要做從封建時代轉向資本時代的皇帝,隻怕下場不會有多好!畢竟第一次科技革命可是有許多國王上來斷頭台!更換一直製度可不是死一兩個人,而是從上到下更換一批人!在這個時期成為皇帝反而最危險了,容易和舊時代陪葬!

徐偉想了想道:“這天下不是我一個人打下來的,而是整個華國部眾努力打下來的,這個天下也不是屬於我的,而是屬於整個藤甲軍部眾的,我自然希望我們的孩子強過我,一代更比一代強,他要是有本事,以後可以憑藉自己的努力也成為執政!”

張寧一臉驚訝的看著徐偉道:“你身為開國之君,我們的兒子超過你根本不可能,劉盈冇有超過劉邦,劉陽的本事也冇有超過劉秀,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明白你為什麼不想把自己打下的天下交給我們的兒子?”

在張寧看來初代皇帝打天下,二代的皇帝是坐天下,怎麼可能和打天下的皇帝比威望!而且老子打天下,兒子繼承天下,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怎麼到了徐偉這裡就出問題了!

張寧覺得不可能有二代皇帝的威望超過開國之君,但偏偏徐偉還真知道有這樣一個例子,李世民就造了開國皇帝李淵的反,他算是一代更比一代強典範了!

當然他是不可能瞭解這段曆史的,徐偉隻能無奈對張寧道:“以後的皇帝不好當,你現在推這我們的兒子當皇帝,說不定就是把他推向斷頭台!”

張寧不解道:“你為什麼這樣悲觀,我們藤甲軍的強盛,奪取大漢的天下必然了的,新建立的國家必定會有一段長時間的盛世,大漢都有400年的天下,我們建立的國家怎麼也應該比大漢長吧!”

對比史書,張寧說的話卻不算完全冇有道理,隻是他不知道藤甲軍正在進行一場比秦朝統一六國還有激烈的革命,真要成功了貴族,門閥士族都要掃進曆史的垃圾堆!所以藤甲軍不能和大漢比,反而要和秦朝比!

徐偉隻能耐心對張寧解釋道:“雖然這些年大漢動盪不安,但大漢本身實力是極其強大的,甚至可以這樣說,在我們的壓迫下大漢這幾年軍事實力是除了開國那段時間最強盛的時期!”

“這和我們的孩子繼承天下有什麼關係,大漢再強大也不可能是我們藤甲軍的對手!”這點張寧是認可的,大漢要不強大,他們黃巾軍起事也不會被輕易橫掃了,甚至可以說,要不是有藤甲軍這個異數,大漢鐵軍照樣無敵於天下,而在藤甲軍的壓迫下,大漢還可以弄出50萬大軍和藤甲軍戰鬥,要知道當初圍剿大賢良師的起事,大漢也不過動員了10萬大軍,光從數量上來說大漢比黃巾起義時期強盛了5倍!

隻是出現了藤甲軍這個異數,如此強盛的大漢還是敗在藤甲軍手中了,她更加認可了這個天下是她夫君打下來的,要不是有他夫君怎麼可能回有如此強大的藤甲軍!

徐偉笑道:“大漢的軍事實力幾乎可比開國時期,但這樣強大的大漢為什麼會屢屢敗給我們!就是因為大漢是一個封建國家,而我們華國是工業化國家,雖然在我看來藤甲軍的工業化不過是手工業,但這就決定了我們比大漢強大的國力。”

“你看我們藤甲軍在工業、農業,商業都遠遠超過了大漢,工業強大讓我們的刀劍比大漢快,鎧甲比大漢堅固比大漢多,農業強大讓我們的糧食產量比大漢多,我們可以依靠一個幷州安置幾百萬難民,這些都是大漢不能做到的事情,商業上比大漢強,讓我們的可以調動的資金比大漢多,最簡潔明瞭的對比就是財政收入,在靈帝時期大漢的財政隻有二十幾億錢,而我們藤甲軍即便現在隻占據了三州之地財政收入已經突破了300億錢,要是我們華國可以占據整個大漢十三州,財政收入很快會突破上千億錢,這是大漢最巔峰財政收入的幾十倍!”

“這就是工業化國家展現出來的實力,即便是新生的工業化國家,藤甲軍的實力還冇有完全發揮,但這已經可以讓我們藤甲軍打的大漢冇有還手之力。藤甲軍的實力比大漢強盛10倍,但同時統治的難度也比大漢難幾十倍。”

“因為在它是工業化國家,它和華夏幾千年出現的國家都完全不同,它是一個全新的國家,以前治理國家的經驗不能套用在它身上!而皇帝天子都是屬於舊時代的產物,是不適合新生的藤甲軍的,要是我強行弄出皇帝必定會受到藤甲軍的反噬,好一點的話,我們的後代會成為傀儡,差一點的話就是人頭不保!隻有能引領藤甲軍前進的人,才能做好藤甲軍的執政,不會受到反噬!”

徐偉說的工業化國家張寧不懂,但她在馬邑待了多年,自然可以看出馬邑和大漢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在大漢萬年不變,甚至因為戰亂變得越來越差,而馬邑卻朝氣蓬勃每年都有新的變化,每天都在變好,隻要經過從大漢來到馬邑就像進入新世界一樣,張寧不明白是什麼讓馬邑有這樣的變化,但今天聽徐偉說,她朦朦朧朧的明白,原來徐偉在馬邑建立的是一個工業化國家,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但這個全新的世界卻把自己兒子皇帝的寶座弄掉了!

張寧氣憤道:“徐偉,憑什麼你弄一個新世界,卻把我兒子的皇位弄掉了!憑什麼其他的開國皇帝他們的兒子都可以繼承王位,但到了我們的兒子卻什麼都冇有!”

顯然張寧已經不打算講理了!

徐偉一臉頭疼道:“皇帝隻是一個稱呼,以前可以叫天子,現在叫皇帝,以後也可以叫執政,我為什麼不想當這個皇帝,就是因為我手中的權利已經不比皇帝小了,隻是皇帝這個稱呼和舊時代聯絡太深了,我要是稱帝了,其他人就要封侯,舊時代的製度必定會緩慢複辟,但我們藤甲軍是一個全新的國家,不需要這些舊時代的殘渣!”

而後徐偉鄭重看著張寧說道:“我建立的藤甲軍不敢說一定可以消除不公的事情,但我卻是在向著這方麵努力的,想想大賢良師,他就是看到大漢的黑暗纔要建立一個公平的黃天熱土,幾百萬黃巾軍的戰士和部眾都是追隨大賢良師這個理想戰鬥的,我們這些活著的人,是帶著大賢良師的理想繼續戰鬥的,你不能光想著自己的兒子,卻忘記了大賢良師的理想,忘記了幾百萬黃巾軍戰士的犧牲,我們要帶著大賢良師的理想,要建立一個不會餓死人,公平,公正的世界!”

果然徐偉一說大賢良師之後,張寧也冇有再說話了,她最欽佩和崇拜的就是大賢良師,一直以來也是那他做榜樣,現在被徐偉這樣一說,她也好像意識到自己的自私了!

和張寧交流之後,她冇有繼續再拿稱帝的事情來煩徐偉了!

冇有人打擾自己之後,徐偉開始在想如何架構藤甲軍的高層!他要提升刑部的地位,最起碼要從尚書省分離出來,大理寺,督察院也要建設起來,並且要在地方上建立垂直的管理監督係統!雖然新生的華國還是一個積極向上的團體,官僚主義是不可避免的,對於官僚的監督更是不能放鬆,當然徐偉也不會做的和明太祖一樣急功近利,他知道反腐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要建立合理的製度和月俸,不要想什麼一勞永逸的事情。

說句實在話,在反腐這方麵徐偉有點看不起朱元璋,太小農意識了,真把天下看做自己一個人的,雖然曆代皇帝可能都有這樣的想法,但他是第一個**裸的表現出來的,而且也是這樣做的

明朝隻對官員極其苛刻,但對王子王孫卻待遇優厚。

朱元璋定下親王爵“歲支米五萬石,鈔二萬五千貫,錦四十匹,紵絲三百匹,紗羅各一百匹,絹五百匹,冬夏布各一千匹,綿二千兩,鹽二千引,茶一千斤,馬匹草料月支五十匹!”

可以說隻要是他的兒子都可以大富大貴還有封地,而且明朝的宗親所有消費需要都由國家承擔,他的子孫後代從小就吃上皇糧,這種無微不至的“愛護“,在中國曆史上獨一無二,以至於明人不禁感慨,“我朝親親之恩,可謂無所不用,其厚遠過前代矣“。他這樣大手大腳,以至於不到百年時間整個大明朝廷都養不起這些皇親國戚了!

再加上官員妒忌,苛刻,很多皇子皇孫即便打了乞丐也不能做事情,一輩子活在牢籠當中!

而對於官員卻非常苛刻,即便是正一品的俸米為八十七石,一直向下到正三品每低一級減少十三石,則正三品的俸米為三十五石,而到了縣令等級養活家人都艱難,以至於海瑞切兩斤豬肉給母親拜壽都成為了新聞!

月俸低到這種程度真把官員當長工用了!那官員隻能自己想辦,於是有明一朝,官員各種冰炭下炭火耗,一比前出朝廷先提留三成,各種貪汙**的手段成為了潛規則。

而且官員還不會這大明朝的好,反而認為是自己的本事。

這不是說貪汙**好,但明太祖製定這樣不合理的俸祿製度纔是讓大明貪官汙吏橫行的元凶,大明的官員看到皇子皇孫的待遇,再對比自己的待遇,冇有官員會對自己這樣的待遇滿意。

所以明朝的官員基本上冇有把大明的天下看成自己的,一個個都死命的挖大明的牆角!所以大明朝的商品經濟再發達,但也收不到地方上的稅,因為官員和朝廷不是一條心的,他們早就被稱為商人收買了!

所以大家一想到明朝就是一個窮字,華夏5000年弄的像最窮的就是大明王朝的。但偏偏人家還是商品經濟最發達的時期,但收不上稅一切就白搭。

明朝的實例值得徐偉警惕,一要提升官員的月俸,因為你不提升他們的收入,到時候他們就會自己想辦法,製度也是要由人來監督的,當整個朝廷都開始貪汙**了,貪汙**就變成一種潛規則了,官員還會在製度的漏洞上死命的挖牆腳。

當然光提升收入也是不行的,我大宋就是事例,官員真把自己當做天下的主人了,無法無天到連皇帝都敢送給敵人。所以對官員的監督就要從現在開始,任何敢於越線的官員都要嚴厲打擊!

現在的藤甲軍基本上都是沿用大漢的製度,縣令和郡守權利非常大,可以說所有政務都一把抓,現在徐偉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審判權利和監督權利分離出來,加上地方上修建錢鋪,把財政權利從縣令太守當中分離出來,以後藤甲軍太守,縣令的權利比大漢小很多,隻剩下處理政務的權利了!這樣貪汙**的可能性就要少的多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