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州,盧奴城,藤甲軍營地!

王勇坐在大帳內對著四周的將領說道:“現在南皮已經被渠帥攻克了,整個冀州隻剩下盧奴城還冇有攻克,可以說我們這一戰極其失敗,10萬大軍一路戰鬥下來,隻殲滅了幾萬冀州軍,但連冀州一個郡都冇有攻克!對比東路大軍的戰果,我們的戰鬥可謂是極其失敗的。明天我們發動最後一次強攻,不惜一切代價,殺掉審配!”

也不怪王勇著急,同意的大軍,東路大軍已經打穿了整個冀州了,都兵臨黃河了,據說現在在進攻青州的平原郡,而他們西路大軍距離黃河還有上千裡的距離,雙方差距這麼大,他這路大軍的統帥也感到顏麵無光!

同時也更加恨審配了,要不是他的話,西路軍也應該兵令黃河了!

王當道:“明天我親自攻城,不攻下盧奴城,我就不下來!”

其他將領也向王勇保證這次不攻破盧奴城他們就不下城牆了。

翌日,天氣雖然是陰天,但卻冇有寒冷的北風,算是一個攻城的好天氣!

藤甲軍營地戰鼓聲再次敲響,盧奴三麵被包圍,藤甲軍進攻的部隊緩慢的靠近盧奴城,冀州軍聽到這進攻的號角聲也是一陣緊張,因為他們知道激烈的戰鬥再次打響!

“轟轟轟!”藤甲軍的火炮再次發出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音,盧奴守軍被火炮打的不能抬頭!

火炮洗地已經成為了藤甲軍的常規打法了,射程超過400步的火炮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遠程武器,麵對火炮的進攻,冀州軍冇有任何武器可以反擊。隻能躲在城牆腳下防備藤甲軍的火炮進攻!

城池上的冀州軍被壓製的難以反擊,藤甲軍的戰士快速衝向盧奴城牆,當火炮停止進攻之後,他們殺向城牆!

而冀州軍在聽到火炮停止射擊之後,馬上城牆腳下快速上城牆,因為他們知道藤甲軍要攻上來了,他們要是跑慢一點,藤甲軍就要攻占城牆,把他們打下城牆!

冀州的士兵登上城牆,藤甲軍士兵大部分隻攀爬到一半高度,冀州軍的士兵開始不斷丟枕木,巨石防禦,雙方的戰鬥極其激烈,城牆下麵更是血流成河。

審配麵無表情的看著戰場上的士兵廝殺,他知道冀州軍冇有援軍了想,盧奴城已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但他並不畏懼死亡,這幾年他帶著部隊不知道殺死了多少黃巾軍戰士,屠殺了多少冀州的百姓,今天輪到藤甲軍來殺他,他覺得這很正常!

自從他開始屠殺百姓,成為大漢的屠夫之後,審配就知道自己很難壽終正寢,隻是不知道這個屠夫之名會不會記錄在史冊當中,這可能是他唯一有點擔憂的地方了,身為冀州名士的他,最後卻是因為屠夫之名記載在史冊當中,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王當和楊鳳親自帶著親衛隊殺從盧奴城的缺口處殺進城池,他們拚殺非常凶猛,甚至有點捨身忘死,因為現在盧奴城當中有他們不少敵人!

以現在冀州的情況來看,他們這次要是不能手刃殺戮他們黃巾軍的將領,他們以後就很難找到機會為死去的同伴報仇了。

雖然他們死在藤甲軍手中,也算是為黃巾軍戰死的渠帥和士兵報仇,但他們還是更想自己親手報仇。

王當很快就找到一個冀州軍的仇人鎮軍中郎將高覽,此人從軍司馬一路官升到中郎將,踩都是他們黃巾軍的屍骨!死在高覽手中的黃巾軍將士有好幾萬,雙方可謂是仇深似海。

“高覽,納命來!”王當看到凶猛的迎頭劈下,想要一刀砍死高。但高覽橫槍抵擋住王當凶猛的一刀,雙方交手武功高強的高覽把凶猛的王當打的節節敗退!

但此時楊鳳早就帶領幾個精銳戰士突然圍住了他。高覽連續多日戰鬥,精力不及,雖然殺了兩個黃巾軍戰士,但還是被楊鳳一刀中,身受重傷流血不止!

此時王當衝上去,一刀看下高覽的頭顱!

“報仇!”王當高舉著血淋淋的戰刀和高覽頭顱吼道!而後王當再次衝殺進冀州軍當中!

他身後的戰士戰士同聲呼應道:“為死去的部眾報仇!”

甚至有不少黃巾軍的戰士留下了眼淚,可以說他們和冀州郡仇深似海,像現在這樣可以報仇的機會他們不會放過!黃巾軍戰士氣勢如虹像潮水一般湧向冀州軍戰士!

冀州軍士氣低落被打的節節敗退,很快盧奴城牆就被藤甲軍攻占,他們不得不退守的內城!

這個時候張郃跑到審配身邊道:“審長史守不住了,我們逃出盧奴城!”

審配卻淡然道:“儁乂你年輕,還有大好的機會,你帶領騎兵逃出城,逃到中原去,我在這裡給你斷後!”

張郃知道現在不是謙虛的時候,他帶領自己的親衛騎上戰馬,從南麵逃出了盧奴城!

藤甲軍為三缺一,南門冇有攻城的士兵,當然張郃逃出盧奴城隻是這段逃亡旅途的開始,他還要橫穿上千裡才能逃出冀州!

而就在此時王當發現審配,他憤怒道:“審配屠夫,今天到償命的時候了!”

王當帶著黃巾軍的戰士,向著審配方向拚殺過去,一路所向披靡。楊鳳跟著他身後,奮勇跟進,黃巾軍的戰士衝鋒在最前線,他們離審配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了。

他們越來越靠近審配的時候,想到慘死在審配這些門閥手中的親人,心中的仇恨就燃燒的越激烈!

他現在隻有一個目標,就是殺了審配!殺光冀州的門閥士族!

審配冷冷地望把自己包圍起來的黃巾軍戰士,臉上掠過一絲譏諷之色道:“你們黃巾軍不過是一群亂民而已,要不是有雷公這個異數,我早就把他們殺光了!”

顯然審配認為自己是敗在藤甲軍手中,不是敗在黃巾軍這群烏合之眾手中!

當跟本不管審配說什麼,而是一刀砍下審配的頭顱道:“審配你這個屠夫終於死了!”

而後王當大吼道:“大帥,飛燕,黃巾軍的部眾,我幫你們報仇了,冀州軍終於滅亡了,你們在黃泉也可以安息了!”

而隨著盧奴城被攻克,整個冀州被藤甲軍攻占,冀州軍也徹底滅亡!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