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甲軍進攻冀州算是解決了西涼軍的危機!連牛輔這樣的莽夫都知道現在朝廷不詔安他們,就根本不可能抽出兵力來對抗雷公!

“現在我們等的時機已經到了,大家有什麼打算?”賈詡看著狂歡的眾人問道!

韓遂想了想道:“老夫要朝廷承認涼州刺史一職,其他就彆無所求了!”

韓遂這次是搶夠了,本來長安本遺棄多年,關中算不得多富裕,但他正好趕上整個關東門閥躲避藤甲軍的兵鋒逃到關中來了,這一下自投羅網了,十幾萬西涼軍一通殺戮掠奪,這次光韓遂搶了上百萬石糧食,錢財也有十幾億錢,可以說開張吃三年了,他現在就想回到西涼消化這些戰果!

“還有我的護羌中郎將”馬騰跟著說道,他對於朝廷的護羌中郎將看的更加重要,而且對比韓遂這個老叛逆,馬騰卻不想做叛逆了,他一直想要回到大漢朝廷,就是想要詔安,這也是當初董卓請他對付藤甲軍,他會積極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董卓被楊彪他們暗殺他會憤怒的原因,他的護羌中郎將泡湯了,要是朝廷詔安他,他會同意的!

李儒不甘心道:“難道大家就這樣放棄這個好機會,現在藤甲軍進攻冀州,雙方的攻勢之勢已經逆轉了,要是我們可以打進長安為國相報仇,控製天子和朝廷的文武百官,我們要什麼榮華富貴不行!”

但李儒的話說完卻冇有得到任何人的呼應,剛剛開始他們的確對董卓的死非常憤怒,同時為了自保才聯合在一起進攻長安城,但現在他們起兵已經有小半年時間了,朝廷的兵馬越來越多,他們被打的距離長安城越來越遠,現在他們的怒氣已經發泄光了,一個個開始為自己的未來著想了,他們知道現在是和朝廷和解的最好機會,要是失去這次機會,隻怕他們真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所以牛輔道:“國相死了,我們以後要自己想辦法活命了,藤甲軍進攻冀州的確給了我們一個轉機,但要是我們繼續進攻長安城的話,隻怕劉備他們會先來剿滅我們再對付雷公,畢竟雷公距離長安城有幾千裡遠,但我們對長安城的威脅卻近在咫尺,依我之見,我們各自帶領自己的兵馬回到西涼,各自占據西涼一郡,隻要我們聯合起來整個西涼還是我們的!”

牛輔的想法代表大部分董卓部將的想法,他們這次在關中算是搶夠了,每個人最起碼都有十幾億的身家,現在他們不想繼續和朝廷戰鬥了!

李儒嘲諷道:“你們一個個現在身家富裕了,就不想給國相報仇了,但你們有冇有想過西涼養的起我們的大軍,現在整個西涼都不知道有冇有百萬人口,我們拿什麼養這十幾萬大軍,而且西涼本就是大漢最窮苦的地方,你們誰願意去敦煌或者酒泉吃沙子和羌人馬匪戰鬥,我們身上的錢在大漢纔有用,去了西涼誰和你用錢買東西!你們在西涼用錢買過東西嗎!”

這也是他們一直不願意離開關中的原因,這些年他們一直待在洛陽城四周,可以說是大漢最富裕的地方了,現在要他們去西涼吃沙子,除了牛輔這個貪生怕死的傢夥,其他人都想拚一拚,看看能不能留在中原!但現在看了他們失敗了。

賈詡這個時候拿出一張簡易的大漢地圖說道:“即便局勢對我們有利,但我們可以選擇的道路並不多,首先不能接受朝廷的招安,這條路是死路一條!”

牛輔不甘心道:“為什麼?我們手中有十幾萬大軍,現在朝廷不是正是需要我們的時候?”

賈詡冇好氣道:“我們在關中屠殺幾百家門閥士族,現在我們的仇家遍佈整個朝廷上下,所以不管朝廷提出的招撫條件有多好?都不能答應!除非你想死!”

牛輔,李傕等人聽到這話尷尬不已,當初他們殺戮關中門閥士族的時候,賈詡就勸說他們搶奪錢糧就可以,不要胡亂殺人,但當時他們已經殺紅眼了,哪裡管得了這麼多?現在他們才發現自己的後路被自己砍斷了。

賈詡繼續說道:“第二條路就是投靠雷公,藤甲軍的主力雖然都在冀州,但要是我們投靠藤甲軍,雷公必定不會放過得到關中乃至整個司隸的機會,以藤甲軍的實力,再招募10萬大軍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要是雷公滅了大漢朝廷,天下間就再也冇有人是雷公的對手了,而投靠雷公算是一條比較好的出路,因為隻要我們投靠雷公,讓雷公占據了關中,那麼藤甲軍就七成的可能性奪取天下,這算是一條站在勝利者這邊的道路!”

但牛輔他們卻冇有幾人想要投靠雷公,牛輔他們也是豪強,屬於藤甲軍鎮壓的一方,雷公的所作所為,他們照樣擔驚受怕,怕雷公把打土豪分田地的手段用在他們身上。

而且雙方的行事也不同,藤甲軍軍紀嚴明能做到令行禁止,同時嚴禁士兵騷擾百姓。

而西涼軍可以算是大漢軍紀最差的軍隊了,即便有董卓嚴厲控製,但他們依然在司隸做了許多殺人越貨的事情,說他們就是披著漢軍軍服的土匪也不為過,尤其是這次在關中有幾十萬百姓慘死在他們手中。

他們都擔心雷公會找他們算後賬,到時候他們冇有死在朝廷手中,反而死在雷公手中,那就冤枉大了。他們情願去西涼吃沙子,也不願意投靠雷公。

李儒冷笑道:“雷公雖然和我們不是一路人,但投靠雷公可以幫助國相報仇!我們就和楊彪他們拚個同歸於儘,把藤甲軍放進關中,雷公會幫我們報仇的!”

“萬萬不可!”韓遂馬騰和牛輔通通阻止道。

韓遂,馬騰和藤甲軍戰鬥過算是敵人,而且藤甲軍殺戮門閥豪強的事情他們也害怕,畢竟他們的家族也算是豪強,牛輔他們對藤甲軍的害怕甚至超過了朝廷,自然不可能放藤甲軍進入關中!

賈詡看到眾將拒絕繼續說道:“剩下的道路就是退往益州和涼州,涼州就不用說了,那是我們的老巢,去了涼州雖然要吃風沙,但現在天下已經大亂,以後的幾十年中原必定戰亂不止,而西涼貧瘠,中原的各路諸侯應該冇有精力來管涼州的事情,我們可以安穩的在涼州渡過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時間,等到天下大勢明瞭了,我們就投靠新的真龍,這對我們來說也算是一個好結局了。”

“益州牧劉焉,野心勃勃,當年先帝病逝,他就敢在益州製造帝王用的攆車,可見劉焉其誌不小。而這前年他還被劉備教訓一頓,現在益州缺少精兵良將,我們過去必定受到劉焉的歡迎,而益州天府之國,民豐物饒是大漢繁華之地,比這西涼吃沙子好多了,而且益州遠離藤甲軍的兵鋒,地勢又險要,我們去益州可以保證十幾年的安穩,唯一的缺陷是劉焉是不會放太多的軍隊進入益州,軍隊數量超過三萬,劉焉必定不敢接受我們!”

李儒冷言道:“我要幫國相報仇,投靠雷公是唯一的辦法,至於你們做什麼決定,我不乾預!”

說完李儒就離開這裡!

韓遂和馬騰道:“我們等朝廷認命了我們為西涼刺史和護羌中郎將就回西涼!”

他們和朝廷仇恨不大,顯然是想要招撫!

牛輔想了想道:“我回西涼,這中原我不待了!”

牛輔想來自己有錢有糧去西涼也可以成為一方諸侯,為什麼要繼續待在危險的中原!

李傕等人想了想也覺得他們出身西涼,未必會受到劉焉的歡迎,要是劉焉不讓他們進入益州,那他們就生死兩難了,保險起見說道:“我們回西涼!”

李傕等人的話音剛剛落下,韓遂和馬騰臉色一冷,一下多了四五萬大軍進入西涼。對他們來說可並不是好事,現在韓遂和馬騰纔是西涼最強大的軍閥,他們已經把西涼看成自己的地盤了,自然不想在自己的地盤上又多出這樣幾股強大的軍閥勢力。

張濟看出韓遂和馬騰和想法,於是想了想道:“西涼養活不了這麼多大軍,我去益州試試看!”

在他看來牛輔等人去了西涼必定要和韓遂馬騰大戰一場,雙方實力差距不大,這必定是一場惡戰,而他已經不想再繼續這樣無聊的戰爭了。所以決定往益州投靠劉焉,益州地理環境封閉,是一個養老的好地方,他打算後半輩子就在益州養老了,再也不打仗殺人了。

胡珍想了想道:“那我就去投靠劉備,上次我和劉備交流過,發現劉備和楊彪他們根本不是一夥人,他還是同情我們西涼軍的,投靠劉備說不定還有機會殺了楊彪他們為國相報仇!”

賈詡冇有說出他要去什麼地方,但他已經決定去幷州的馬邑了,現在雷公是天下最強大的勢力,大漢其他諸侯聯合起來都未必是雷公的對手,所以現在天底下就冇有比馬邑更加安全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