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想了想徐偉交代的任務道:“渠帥,這一營人馬和1000乾部我要冀州本土人,有他們在!我們打土豪,分田地才能事半功倍!”

去年徐偉俘虜了近10萬冀州軍的戰士,這些人大部分都在藤甲軍監軍的勸說下投靠了藤甲軍,所以王**的要求徐偉還能部分滿足,1000冀州的乾部還難以找到,但5000冀州籍士兵卻可以馬上找到。

王**的要求得到滿足之後,他把這5000人馬分成10隊,每隊500人,而1000乾部也被他分成100人一隊,而行這些人兵分10路,每個工作隊都分配到了一個縣的地盤。

此時冀州的軍隊都被藤甲軍牽製主了,500戰士足夠鎮壓一個縣的門閥豪強。

有了冀州本土的戰士帶路,王**他們進入了冀州農村很快得到當地百姓的支援。

此時的冀州已經成為一個火山口,當地的百姓被冀州門閥逼的活不下去,怒火已經到了爆炸的邊緣。

冀州門閥豪強的勢力本就強大,劉備離開冀州之後就更加冇有人來限製門閥士族的勢力了。

等皇甫嵩戰死,冀州的軍備幾乎全部都需要冀州門閥的支援,而且冀州七成的士兵都是門閥氏族的人,義兵令徹底解開了他們身上的枷鎖,讓他們進化成為晉朝那種有兵有糧的巨型門閥進化,可以這樣說冀州徹底成為門閥主宰的世界了。

普通百姓,小地主豪強就遭殃了,尤其是對普通百姓而言,現在的冀州就是他們的地獄,因為要打藤甲軍他們交糧最多,服最多的徭役,不是修築防禦工事,就是運輸糧草,一年四季無休,這樣的殘酷壓迫讓每年都有大量的百姓殘酷的死去。

這些百姓也反抗過,但此時冀州門閥的力量前所未有強,這些百姓的反抗根本掀不起什麼浪花,百姓的怒火隻能被壓在心裡。

冀州門閥的殘酷剝削讓田豐,沮授這樣的中間派看不下去,他們找到審配說道:“要再這樣繼續壓榨下去,隻怕冀州的民心都將歸雷公,雷公的大軍隻要一出動,整個冀州就會淪陷!”

但審配卻說道:“我們即便不這樣做,民心照樣是雷公的,雷公可以分了我們的土地收買百姓,我們拿什麼來收買他們!難道要把自己家土地分給百姓?

即便我們這樣做了,普通的百姓也是隻會認為這是因為雷公,我們纔不得不討好他們,百姓的貪念和**是無窮的,我們滿足了他們土地的要求,他們就會要寬大房屋,華麗的衣物,精緻的美食,這些**我們根本不可能滿足他們。”

“所以我們能做的隻有鎮壓他們,讓他們不會有非分之想,而且現在冀州對付雷公纔是頭等大事,不征發百姓來修築工事,不增加稅賦,我們拿什麼來抵擋雷公,這些都是我們要對付雷公必須付出的代價,現在冀州苦的又何止百姓,冀州門閥士族破家者不知幾何!現在大家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對付雷公!”

田豐,沮授被審配說的無言以對,幾年前連大漢朝廷都供養不起20萬大軍,現在他們一個冀州就供養了超過26萬大軍,不苦百姓難道要苦冀州的門閥士族?

田豐,沮授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現在他們也隻能默認,這是為了對付雷公必須要付出的代價,苦一苦百姓,等消滅雷公之後,冀州的百姓才能恢複平常的日子。

可以說為了對付雷公,冀州的官員徹底和冀州本土的門閥士族同化了。而門閥士族因為手中有了士兵,對於百姓的反抗就更加不能容忍了,任何敢反抗門閥士族統治的百姓都會遭受極為強烈的報複。

這些門閥士族殺雞儆猴之後,開始大量的吞冇百姓的土地,甚至小豪強小地主都不放過。

此時的冀州,真正有土地有家產的的有產階級,可能隻有幾百家,餘下的百姓基本上跌落成為農奴的待遇。

所以王**來到冀州的時候,這是冀州門閥士族氣焰最囂張的時候,也是冀州百姓處於最水深火熱的時候。

這些門閥豪強有兵有權,肆無忌憚的鎮壓百姓,百姓又怎麼可能認同門閥士族的統治!

當王**帶領這些乾部和戰士來到冀州鄉村,受到了當地百姓的熱烈歡迎,打土豪分田地的口號,更是響徹了整個冀州的鄉村。

當地的百姓自髮帶領王**他們包圍冀州本地的門閥士族的塢堡和家族。

有了王**這些領頭人的帶領,百姓的怒火徹底爆發出來了,當初他們有多狠毒,百姓的報複就有多強烈,大家攻破冀州門閥的塢堡和莊園,殺光了塢堡內的門閥士族和他們的狗腿子,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任何和門閥士族沾上關係的人都被他們殺得乾乾淨淨。

消滅罪大惡極的門閥士族的人,王**把門閥士族的土地都分配給這些百姓,這些百姓瞬間就成為了藤甲軍的擁戴者。

整個冀州開始被王**的行動染成紅色,雖然冀州的城池冇有被攻下幾座,冀州廣大的鄉村卻徹底成為了藤甲軍的地盤。

受到王**行動的影響,門閥士族的人紛紛逃進了個大城市。和高覽配合對付藤甲軍的門閥豪強被殺了個精光,門閥士族的家產分給了當地的窮苦百姓之後。

藤甲軍馬上受到擁戴,為了保護自己剛剛得到的土地,當地的百姓隻要發現冀州軍的蹤影就會馬上彙報給王**他們,甚至還會配合王**他們清繳高覽他們的遊擊隊。

有了當地百姓的支援之後,王**把百姓組織起來,開始訓練當地的百姓,把他們武裝起來,讓他們有實力保護自己,同時帶領他們對高覽他們這些遊擊隊進行圍剿!

高覽他們的遊擊隊在麵對得到百姓支援的王**他們,他們的行蹤無所遁藏,遊擊小隊紛紛被百姓們找出來,而後遭受藤甲軍的毀滅性打擊。

即便冀州軍是地頭蛇,但麵對百姓的圍剿,高覽不得不帶領自己的殘部逃到後方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