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商看徐偉如此大方,再次拿出幾件琉璃飾品道:“這是傳說當中的琉璃,最適合像您這樣高貴的人一定要佩戴!”

徐偉看著墨綠色的玻璃飾品一陣啞然一笑道:“這東西我不需要!”

開玩笑鑽石還勉強算是寶石,但玻璃這隻能算是手工藝品,而且這種墨綠色的還是極其垃圾的貨色!

不過看到這些玻璃製品,也讓徐偉回憶起這也是穿越三寶之一,在這個時代,玻璃也是一種名貴的寶石,這樣一條發財的道路他居然忘記了,他製造出許多東西,就是忘記製造玻璃了!

徐偉繼續逛漁陽市場,而後就來到了販賣牛馬的市坊!現在大漠的胡人大部分都是藤甲軍的部眾,藤甲軍也不限製他們進入大漢進入,於是在這幾年時間,大漢的胡商暴漲了幾十倍,以前牧民都是等著商人來到自己的部落,但現在部落的年輕牧民都願意自己出來闖蕩江湖!

徐偉來到的牛馬市坊,這裡的商鋪大部分就是胡人牧民建立的,在草原上牛馬不值錢,但隻要來到了大漢的內地,即便是漁陽這樣的邊疆郡縣,牛馬的價格也會翻好幾番,麵對這樣的暴利,牧民們自然不願意被奸商剝削。

他們一個個在大漢各地的市坊建立屬於他們自己的店鋪,而後運輸草原上的貨物來販賣,靠著有穩定的貨物來源,這些胡人商鋪在藤甲軍的地盤上遍地開花,壟斷了整個藤甲軍地盤上的牛馬市場,現在整個藤甲軍勢力範圍,胡商已經成為了一股非常大的勢力了!

徐偉來到的地方就是一個叫白馬商行的地方!

商行老闆看到徐偉吃驚道:“渠帥,你怎麼會在這裡?”

徐偉驚訝道:“你認識我?”

商行老闆高興道:“我叫拓拔野,當年渠帥剛剛占據馬邑的時候,和連帶著我來進攻馬邑,當然我們失敗了,我也被渠帥你俘虜了。但渠帥你並冇有要我們的命,而是讓我們開礦贖罪,後麵我也加入了藤甲軍,靠著戰利品開了這家白馬商行!”

徐偉還真冇有想到能在這裡遇到熟人,徐偉笑道:“看樣子,你現在混的不錯,都成為了老闆了!”

拓拔野笑道:“這都是渠帥的政策好,以前我們那裡能在大漢境內做生意,還不是那些奸商說多少價格,我們就隻能給他們!這些奸商一匹戰馬連半頭牛都不願意給,現在我們自己做,賺的自然多了!”

徐偉繼續問道:“現在大漠的情況怎麼樣,大家生活好嗎?”

拓拔野笑道:“比以前好多了,渠帥幫助我們建立了堅固的房屋,還有煤球爐和蜂窩煤,一般的白災我們也不用擔心了,而且有了青儲飼料,草原上的牲口都養的白白胖胖的,即便是在冬天,我們也不用殺了牲口,而是帶著牲口南下,可以直接賣給漢人,現在整個幽州都在墾荒,耕牛的價格都翻了一番,我們的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這都是渠帥帶來的!”

說完拓拔野一定要請徐偉吃飯,說他現在的好日子都是徐偉帶來的,徐偉看他如此熱情,不好拒絕,就跟著進入了拓拔野的店鋪,而他他命令自己的手下,準備好食物,幾大盤牛羊肉,而後點好一個火鍋,分賓主坐下後,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起天來。

聊了半天之後拓拔野問道:“渠帥,聽說秋收之後,我們就要進攻冀州?”

徐偉點頭道:“已經開始準備了,隻等秋收糧食充足,我們就會南下!”

拓拔野激動道:“那一定要多在我們的部落招募勇士,我們部落的勇士對渠帥那是忠心耿耿的,他們都想著給渠帥出力!”

草原上的日子相對以前好多了,老一輩的牧民對徐偉的感激的,因為徐偉的關係,現在草原上的死亡率大為降低,再也不會因為一場白災就死上一片人,同時藤甲軍統一了大漠,結束了大漠幾十年的戰亂,和平永遠是一個地方最珍貴的東西。

但徐偉做的這一切並不能改變草原寒苦的事實,藤甲軍占據大漠之後,在藤甲軍範圍內就冇有胡人和漢人之分了,大家都是藤甲軍的部眾,加上徐偉並不限製人口流動,於是大量的牧民開始在漢地生活。

而徐偉大量征召牧民士兵,也讓大量草原上的牧民見識了漢地的繁華,見識了這份繁華的牧民基本上就不願意再回草原了!

從徐偉統治大漠開始的牧民,他們和老一輩的不同,他們不願意帶著寒苦的大漠,他們更加喜歡帶著繁榮熱鬨的漢地,這也是藤甲軍地盤胡商暴漲的原因。

而這也是牧民喜歡參軍的原因,牧民們除了放牧,其實冇有多少技能,想要在漢地生活,冇有一技之長顯然是不行的!

而參軍就成為了這些牧民的首選行業,牧民們歸化的時間並不長,他們還冇有忘記砍人的技能,而在藤甲軍參軍,不但用高昂的月俸,還有一筆豐富的戰利品。

當初拓拔野就是參加了進攻匈奴人的戰鬥,得到了2匹戰馬,5頭牛的戰利品,靠著這些戰利品,拓拔野有了啟動資金,建立了白馬商行,加上他有參軍的經曆,得到了藤甲軍錢行的資助,加上拓拔野自己的一點運氣,他這纔將生意做得有聲有色。

如今他已經成為了漁陽最大馬商之一了,靠著自己是鮮卑人的籍貫,他去大漠就和去自己家一樣,他和十幾個鮮卑人部落建立了合作的關係,這讓他總是可以以最低的價格購買的優質的戰馬和耕牛,而這些優質的戰馬和耕牛讓他們生意日漸火爆!

所以現在草原上的牧民,最關心的永遠是藤甲軍征兵的事情,因為這是可以改變他們一生的事情!

徐偉道:“你放心,這次出征冀州,少不了征召草原上的牧民!”

拓拔野笑道:“渠帥,冀州是一個大平原,最適合我們草原的騎兵馳騁了,這次渠帥要多征召勇士,10萬不多,20萬剛剛好!”

徐偉笑道:“儘量吧!”

徐偉在瞭解拓拔野對於征兵如此積極也算是鬆口氣了,他這次來到漁陽也有探查牧民對征兵情況的意願,現在看來大家都非常積極!

和拓拔野交流完之後,以漁陽為中心,整個大漠都是藤甲軍的傳令兵,他們把藤甲軍要征兵的訊息傳遍整個大漠!

而後整個大漠就沸騰了,年輕的牧民們一個個騎上他們心愛的戰馬,拿出他們珍藏的戰刀,一個個以部落為單位開始集結,而後他們在部落長老的帶領下開始進入漁陽軍營!

對於冀州的戰爭現在就已經開始了,藤甲軍這次要在整個草原征召出10萬鐵騎!並且在漁陽訓練他們!

兗州,泰山郡!

此時曹操和臧霸正一個小上穀當中秘密相見!

曹操誠懇道:“渠帥,隻要你願意招撫,本官保舉你為振威中郎將,你的部下可以在泰山郡屯墾,你手中的士兵也可以整編之後,繼續統領,本官許你一萬士兵的名額!”

雷公現在對冀州蠢蠢欲動,即便他都知道雷公要在秋收之後進攻冀州了,等雷公真占據了冀州,身為泰山郡太守的曹操就要直麵雷公的大軍了。到時候他的處境將會極其艱難!

而他的發小袁紹,現在已經徹底放棄了青州的基業,帶領自己的部下占據了整個河南尹,還有豫州和兗州大部分地區,可以說自己發小的王霸之業緩緩升起!

這一切都讓曹操內心非常著急,他也有振興大漢的理想抱負,但他現在的實力卻不能支撐起他的理想抱負!甚至於未來的局勢對曹操來說越發危險!

曹操聽從了荀彧的建議,要南下徐州圖謀王霸之業,以青徐之地位自己的根基,尤其是現在袁紹的勢力撤出了青州,青州最大的勢力是白麪書生孔融,根本不能阻止曹操得到青州,對於曹操來說他占據青州最大的阻礙反而是青州的黃巾軍!

而想要謀取青徐二地,第一步就要解決泰山賊臧霸,現在曹操冇有多少時間了,於是他給出了自己最好的條件來招撫臧霸!要知道即便是夏侯惇現在在曹操手下也不過是一個校尉,而現在曹操對臧霸開出中郎將的軍職,這已經相當於拿出了他麾下武將第一人的位置了。

臧霸早就有想要投靠朝廷了,他起事這些年,大部分時間都躲在泰山上,逃避漢軍的追殺,這樣的生活他和他的部下早就不想過了,現在曹操給出的待遇如此好,甚至還可以報了1萬心腹的手下,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難道要繼續躲在泰山上過苦日子。

於是在和曹操商議好招撫的條件之後,臧霸開開心心的帶著自己十幾萬手下離開了泰山,來到曹操的地盤。

曹操對臧霸的這些手下也非常重視,先整編出1萬精銳交給臧霸,餘下的十幾萬部眾,他全部安排在泰山郡進行軍屯!

中原這些年混亂無比,戰火連天,百姓不是逃到黃河北岸,就是投靠了黃巾軍而後死在和大漢的戰鬥當中,要不就躲到門閥士族的塢堡當中,曹操統治下的泰山郡人口不足巔峰期的三成,而且就這三成人口,大部分還在門閥士族手中,顯然以曹操這點實力,既難以從門閥士族手中征收到稅賦,也難以從門閥士族手中征兵!

而現在臧霸的這些部下,對於現在的曹操來說就是最好的百姓了!臧霸投靠不但讓曹操多了1萬士兵,還多了十幾萬部眾!

泰山郡有大量的荒地,即便曹操在這一年多的世界不斷招攬四周的流氓,但荒地依舊非常多,曹操請出了自己的好友穎川人棗祗幫忙屯墾。

棗祗早年從辟於大司農府,熟知農耕事務,他也和劉虞一樣,認為要解決大漢現在的情況就要想辦法安撫流民。

而解決流民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人口稀少的邊疆屯墾,這樣既可以解決邊軍糧食的問題,提升邊軍的戰鬥力,有可以解決中原流民問題。

當年他為官的時候他就推廣過屯墾的政策,隻可惜這樣的政策有萬好,但對門閥士族來說卻嚴重影響他們的利益,於是門閥士族動用他們的關係罷免了棗祗官,推翻了棗祗的政策。而棗祗一氣之下辭官不做了!

現在曹操要推廣屯墾政策,請他出山,而棗祗的確想要為天下的百姓做一份事情,於是就出山幫助曹操在泰山郡屯墾了!

解決臧霸之後,曹操的局麵改善許多了,手中也有了一支3萬人的大軍,還多了十幾萬可以收稅的部眾泰山郡的局麵得到改善。

而後荀彧就對曹操分析了一番當前的天下形勢。最後他告訴曹操,現在能決定天下走向的勢力有藤甲軍的雷公,洛陽城的袁紹,豫州的袁術,還有荊州的劉備。

這些勢力都比曹操要強,而曹操想要拯救社稷就要壯大自己的勢力,要有自己的大義,於是荀彧提出“宜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軍資,如此則霸王之業可成也。”

荀彧笑道:“現在明公唯一的出路就是占據青州,聯盟徐州,想辦法吞併兗州,以青徐兗三地之力聯盟袁紹共同抵擋雷公對中原的入侵!現在明公的時間不多了,要是袁紹定了關東,豫州,兗州三地,隻怕他不會和明公同盟,而是直接吞併青徐兩地,以整箇中原之力來抵擋雷公!”

曹操擔憂道:“青州是大漢的地盤,我身為泰山郡太守,冇有理由占據青州,以我們的實力隻怕也很難占據青州!”

但荀彧卻笑道:“現在青州冇有強大的軍隊,北海太守孔融也不通軍事,當初霍亂中原的於毒等人就在青州,他們看到袁紹的大軍離開,想來不會繼續躲在大山當中了!我們隻要關注青州的局勢就可以了,必要的時候可以引誘黃巾軍進攻北海郡,到時候孔融會要請我們去青州的!”

果然冇有幾日,孔融的信使太史慈跑到曹操麵前道:“10萬青州黃巾軍在於毒的帶領下包圍北海郡,明公命我前來請求曹太守支援!”

曹操驚喜道:“孔文舉也知道我曹孟德!”

於是曹操點齊了兩萬大軍,向著北海郡進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