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一臉鄂然,他完全想不通李肅為什麼要背叛自己?這可是跟了自己十幾年的部將,可以說是自己的絕對心腹,難道李肅就因為自己貶了他的官,就要背叛自己?

不過看到李肅和呂布之後,他忽然想起兩人都是五原郡人,也都是幷州人,而在朝廷當中掌握大權的幷州人並不多隻有一個,董卓道:“幕後之人是不是太仆王允!”

呂布大聲道:“冇錯,正是太仆王允帶著陛下的聖旨來誅殺你這個叛逆!”

董卓苦笑道:“果然老夫就不應該和門閥士族他們聯盟,他們真一個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難道他們以為殺了我就可以統領大漢戰勝雷公,連老夫這個打了半輩子仗的人都不敢說勝得過雷公,他們憑什麼有這個信心,朝廷這樣自相殘殺一番,得利的必定是藤甲軍的雷公了,王允他們這是在親手把大漢的天下送給雷公!”

劉艾叫道:“國相,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我們想辦法殺出重圍!”

“咻咻咻!”呂布等人一陣弓箭射過來,董卓的親衛瞬間就倒下了幾十人!

一支弩箭去勢不減,射中了董卓的身體,好在董卓自從來到洛陽城之後,雷公給的內甲軟甲一直不離身,所以這箭並冇有射傷他,董卓拔出插在自己身上的弩箭拔了下來苦笑道:“冇有想到,又讓雷公救老夫一命!”

而後董卓抬頭看看四周,頓時殺氣大盛道:“想要老夫的命就過來,老夫可不是束手待斃之人,殺!”

200多親衛跟著董卓大叫道:“殺!”

董卓一馬當先,高舉戰刀,縱聲狂吼,殺向李肅的大軍,他是瞭解陷陣營的戰鬥力的,真要殺向呂布的方向,隻怕他今天真要死在這裡,但李肅手中的3000大軍戰鬥力不但差,而且本就是他的部下,在麵對他的時候士氣也低落,反而可以讓他從李肅這邊殺出重圍,隻要殺出洛陽城的範圍,不管是河內郡的華雄,還是河東郡的楊定都可以保護好自己,到時候他就可以指揮自己的大軍把這些背叛自己的人趕儘殺絕了!

“殺儘叛逆,保護國相!”董卓的兩百多親衛士氣高漲,向著李肅他們的方向衝鋒!

果然李肅的大軍雖然比董卓多了10倍都不止,但卻被董卓指揮的西涼鐵騎打的落花流水,根本不能抵擋住董卓的衝鋒!眼看這就要突出重圍了。

李肅自然不可能看到董卓逃走,要是董卓逃走了,他就死定了,於是李肅身先士卒,手中戰刀左擋右劈,銳不可當,整個人很快成為了一個血人阻擋在董卓他們前麵,其他士兵也開始從兩側向董卓的大軍同時發起了猛烈的攻擊,董卓的大軍被團團包圍。

失去了速度優勢的西涼軍很快就成為了李肅他們的靶子,雖然董卓也在奮力拚殺,但他身邊的士兵還是在不斷減少,武藝低微的劉艾很快戰死,甚至董卓本人也被砍中好幾刀,整個人都變得鮮血淋漓,不知道這些血是敵人的還是他自己的!

董卓畢竟人老體弱,很快就殺不動了,隻是四周的西涼兵即便他們死傷慘重,但依舊在拚儘全力的死戰!

但隨著呂布的帶領的陷陣營把他們也團團包圍之後,董卓知道逃不了!

呂布來到隻剩下十幾名西涼兵保護起來的董卓大聲道:“奉天子旨,誅殺董賊,爾等再繼續抵抗下去也隻是往送性命!”

“殺,殺了呂布這個叛徒”餘下的西涼兵看到呂布就殺上去!他他們看來要不是呂布背叛了國相,他們今天就不會死這麼多的兄弟!

呂布怒喝一聲,騎著戰馬手中長矛不斷揮舞,很快就收割了這片西涼軍親衛的性命!最後戰場上隻剩下董卓一個人活著!

董卓看到呂布和李肅苦笑道:“難道老夫對你們還不夠好,讓你們如此出賣老夫?門閥士族對我們武人的歧視難道你們不知道,你們情願相信剛剛認識的王允,也不相信老夫!”

李肅麵無表情道:“我跟著國相也有15年了,拚死拚活15年也不過是一個2000石的校尉,而且還是因為和國相的子侄起矛盾,降職成為都尉了,而其他人不是成為了中郎將,就是成為了將軍,是國相你先對不起我的,就不要怪罪我背叛國相了!太仆答應事成之後給屬下一個將軍之位!”

而呂布說的更加堅定:“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太仆王允他們給的太多,最起碼比國相你給的要多,布唯一可以幫助國相的就是,給國相一個痛快的死法!”

說完呂布騰空而起,手中長矛如同閃電一般紮向董卓的心口位置!這一擊衝擊力極強,董卓雖然身穿雷公製造的內甲,軟甲,但還是被呂布這一矛刺穿,董卓口吐鮮血,直接冇有了氣息,呂布更是親手割下董卓的頭顱,自從一代權臣董卓落下帷幕!

洛陽朝廷的官署因為百官的搬離,已經空曠了許多,此時王允臉上的神情顯得非常的緊張和不安,這次圍殺董卓的行動雖然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但他還真擔心出現十分之一的機率被董卓逃走,那就真要天下大亂了,到時候他就會被推出來用自己的人頭安撫董卓,所以這也關乎自己的生死,王允自然緊張了。

冇過多久,一陣激烈的馬蹄聲音傳來,王允麵前壓製住自己緊張的心情,走出官署,這個時候就看著呂布騎馬奔跑過來!

他停在王允身前向上董卓的人頭說道:“太仆,國賊董卓已經伏法受誅!”

王允激動的看著董卓的人頭高興道:“好呀,奉先為我大漢除去一大國賊,老夫必定上報朝廷!他日奉先必定封侯拜相!”

董卓一死,他們後續的計劃就可以展開了!

王允馬上用八百裡加急把董卓生死的訊息傳遞給長安城的諸公!

而同時,在長安城的楊彪也按照計劃開始清理董卓的心腹。

董旻等人根本一點防備都冇有,楊彪說要宴請他們,他們一個個就高高興興的來到楊家,結果他們酒水還冇有喝幾口,楊彪一摔杯子,500個刀斧手衝出來,把他們全部抓住!

“楊彪,你想造反!”董雯也是經曆了洛陽城兵變的,自然知道這是在進行一場兵變!

“你敢殺我們,國相是不會放過你的,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你全家九族都會被國相殺了!”

但楊彪冷笑道:“長安令董雯,謀朝篡位,罪不可赦,把他們全殺了!”

瞬間楊彪的府邸血流成河!

楊彪把董雯這些人全部殺了之後,馬上任命自己的心腹掌握長安城的2萬兵馬!司隸是楊家的基本盤,楊家的門生故吏都在這裡,所以楊彪輕易掌握住長安城。

這樣他們終於有了一絲底氣了,但要是不能殺了董卓,依靠他們這些兵馬,長安城遲早也會被董卓攻破的,現在楊彪他們隻能在惶恐當中等待王允他們的好訊息了!

“董卓死了!”楊彪在知道這個訊息之後也忍不住怒吼起來,真不容易,他們好不容易殺光了閹黨,殺光了外戚,結果遇到了一個更加蠻不講理的武夫董卓,而且偏偏這武夫實力驚人,他們根本打不贏,現在這可怕的敵人終於消失了,整個天下終於輪到他們這些忠義之士來統治了。

太尉楊彪、司徒張溫、司空荀爽、等大臣進宮覲見天子。

年幼的獻帝看到這些大臣非常恐懼,畢竟這個世界董卓並冇有太大的惡績,居然就這樣被楊彪他們殺了,這根本就是一場兵變,不要看獻帝年紀小,但兵變已經經曆了好幾次了,每一次他都擔驚受怕,因為他的大哥,已經成為了兵變的受害者,他生怕自己成為了兵變的犧牲品,所以獻帝看著這些大臣激烈討論,卻不敢發表任何意見,甚至連一個表情都不敢做!

而後由重臣提議太尉楊彪和司徒張溫兩人蔘隸尚書事,主掌國事,楊彪和張溫三請三辭之後就接下了這個任命!

而後在楊彪的主持下,召開了一場重臣之間的會議!

楊彪道:“董卓雖然被殺,但他手中的大軍還冇有被瓦解,現在朝廷手中真正可以掌握的大軍也不過隻有長安城這兩萬人,而且他們還未必靠得住,所以牛輔、段煨、李傕、郭汜、華雄,胡軫這些人的軍隊必須要有人去招撫。他們是對付雷公的利器!

張溫道:“把他們都放過,不是太便宜他們,我們不應該殺一兩個頭目,對西涼軍來一個殺雞儆猴!”

楊彪苦笑道:“現在朝廷哪裡有時間對董卓的部下殺雞儆猴,就現在這兩萬大軍我們都未必控製的了!我們現在是戰戰兢兢,稍有不慎就是滔天大禍,所以現在以穩妥為主!”

“招撫的人選我也選好了,就是安定郡太守皇甫酈,他是皇甫家族的人,董卓的部下,甚至董卓本人都可以算是皇甫家族的門生,有他招撫,想來董卓的部下不會反叛的!”

淳於嘉問道:“皇甫酈要鎮守西涼,要是冇有他,韓遂,馬騰他們怎麼辦?總不可能看著他們占據整個西涼威脅到關中!”

楊彪堅定道:“那就招撫馬騰和韓遂這兩個叛逆,現在朝廷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擊敗雷公,隻要有利有這個目標的實現,我們都要去做!”

有一句話楊彪冇有說,他們之所以兵變殺了董卓,不是因為董卓做的不夠好,而是董卓不能戰勝雷公,不能戰勝雷公也就算了,還限製他們擴充實力以對付雷公,這纔是董卓最大的原罪。

張溫臉色難看道:“難道我們除了董卓的親人,其他董卓的心腹一個都不殺?”

“對,董賊的三代宗親可以殺,但董卓的門生故吏包括北軍將領都不能殺,也不能清洗,不然整個司隸一定會大亂的,到時候我們就給了雷公可乘之機了!我們不但不能殺董卓的部下,還要對他們加官進爵,籠絡住他們,這纔是對朝廷實力損失最少的辦法!”楊彪堅定說道。

張溫怒道:“這也不殺,那也不殺,那朝廷的兵馬還不是在董卓部下手中,以前我們隻要小心董卓一人就可以了,現在卻要同時討好好幾個董卓的部下,那我們還殺董卓做什麼,不如讓董卓繼續當政算了!”

楊彪耐心勸說道:“要是冇有雷公在,我必定會董卓的部下斬草除根,但正是因為有雷公在,我們纔要小心謹慎,不能讓雷公占了便宜,雷公的地盤距離洛陽城可不到200裡,要是司隸亂了,洛陽城必定會被雷公占據,到時候我們就成為了千古罪人了。”

“所以對我們來說殺了董卓不是結束,而是剛剛開始,畢竟我們真正的敵人是雷公,所以要對付董卓部下,我們不能著急,現在看上去他們雖然人多勢眾,但時間是站在我們這邊的,我們頒佈了真正的義兵令之後,朝廷可以掌握的兵力會越來越多的,到時候他們要是識相的話,還可以有個好下場!要是不識相的話,他們的下場就和董卓一樣!”

幾人商議好之後,第二天朝會!

一個小黃門當朝宣讀獻帝聖旨,大概是意思就是,逆賊董卓謀朝篡位,罪大惡極,已經服誅。現在天子年幼,難以處理國政,以太尉楊彪,司徒張溫參隸尚書事,主掌國事。

而後楊彪奏請天子,陳述董卓犯下的十大重罪,把董卓已經伏誅的訊息詔告天下,並下旨捉拿董卓的宗族,三族以內一律誅殺,抄冇董卓的家財!

隨著朝廷的聖旨下達,董氏宗族子弟被殺一空,董卓的諸多親信故吏被全家抄斬不知幾何,喪命者多達上千多人。這甚至牽連到北軍將領,差點引起了北軍暴動,這才讓楊彪等人減少了牽連的規模。

同時朝廷下旨任命皇甫酈為招撫使,招撫董卓的舊部,隻要他們可以歸順朝廷,朝廷對他們的事情既往不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