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軍交手之後,雙方左右兩翼的大軍也不甘示弱,右翼的段鵬率領騎兵出擊,進攻他對麵的袁紹大軍!

袁紹看到幾萬騎兵像海嘯一般向自己奔湧而來,大叫道:“全軍結陣,佈置玄武陣,武鋼車戰車排列成車陣在大軍外圍!”

袁紹是大軍在左翼統領,這5萬漢軍都要聽從袁紹的命令,漢軍開始以萬人為一個方陣集結,這些大軍的外層全部都是武鋼車,戰車,長槍兵,長戟兵把自己手中巨型盾牌,架在戰車後麵組成第二道防線,長槍長戟則全部捅在軍陣最外圍,整個軍陣就好像一個巨型刺蝟一般,在軍陣最裡麵的就是5000弓箭時候他們負責遠程打擊,這樣組成一個攻防一體的軍陣。

這套陣型就是皇甫嵩在這個冬天專門為對付藤甲軍騎兵設計,要是優秀的將領指揮未必不能打出像李陵5000戰八萬戰績,當然在庸將手中同樣會被敵人的騎兵一擊沖垮!而袁紹說不上是名將,但也說不上是庸將,隻能說是一個合格的將領,這些軍陣的威力就要看他如何發揮出威力了。

藤甲軍的騎兵不斷緩慢加速,戰馬如同雷霆一般,雙方的距離快速靠近,雙方相距一百五十步,漢軍此時已經穩住陣形。

袁紹看著藤甲軍的騎兵越來越靠近大叫道:“弓箭手準備!”

玄武陣當中的5000手全部搭箭做好射擊的準備!

但藤甲軍的騎兵進入100不弓箭的射擊範圍內之後!

袁紹大叫道:“射!”

“咻咻咻!”

一陣箭雨射出,5000支長箭挾帶著破空的厲嘯聲飛上了天空,漫天的長箭彙整合了一片巨大的黑雲,遮天蔽日,呼嘯而下。而後全部掉落在段鵬他們這些騎兵身上。

“叮叮叮!”但卻冇有多少效果,長箭幾乎全部被彈開了,段鵬這些騎兵雖然隻能算是藤甲軍當中的二等騎兵,但照樣裝備了陶瓷鎧甲,陶瓷馬鎧,這些鎧甲的防禦力遠超一般的皮甲,尤其是裝備了馬鎧,讓這些騎兵既擁有重騎兵強大的衝鋒能力,又讓他們擁有輕騎兵強大的機動性!

隻要對麵冇有騎兵,那麼藤甲軍的這些陶瓷鎧甲騎兵就是虐菜神器,可以說是天生威力對付敵人步兵出現的兵種!

而陶瓷甲片製造簡單,一窯爐可以燒製幾萬甲片,製造出幾百套鎧甲,而且這樣製造出來的陶瓷鎧甲不但價格比鐵甲低廉10倍,防禦力雖然不如鐵甲,但卻比皮甲強3倍以上,可以說是整個大漢性價比最高的鎧甲,在馬邑有一條這樣的鎧甲流水線,每個月都可以製造出上萬套這樣的鎧甲,陶瓷鎧甲已經成為了製式裝備了。

這些鎧甲不能說是無堅不摧,但卻足夠抵擋袁紹長箭九成進攻,餘下的一成即便是擊碎了陶瓷甲片,但卻也足夠消耗掉長箭上的動能,所以袁紹的箭雨雖然可怕,但卻冇有造成藤甲軍多大傷亡,除了幾個倒黴蛋被長箭射中戰馬或者鎧甲的縫隙掉落下馬!

越過漢軍的箭雨之後,藤甲軍的騎兵已經靠近漢軍八十步,藤甲軍的騎弓可以還擊了!

隻見段鵬他們一個個拿出自己手中的騎弓對著開始對著漢軍軍陣開始反擊!藤甲軍箭陣密集而猛烈,段鵬手中的騎兵基本上都是鮮卑人,烏丸人騎兵,他們從小在馬背上長大,天生騎術精湛,等徐偉給他們裝備了騎兵三件套之後,戰鬥力更是成被提升。

解放他們雙手之後,這些騎兵的騎射立馬提升了2個等級,他們在馬背上射箭的速度居然不比袁紹那些站著地麵上的弓箭手差多少,在短短的幾瞬時間內,雙方都射出好幾輪長箭。

無數支長箭衝上了天空,它們除了少部分相互撞擊,餘下的全部都傾倒在各自敵人身上,這些長箭如此狂風驟雨般射向相互的敵人!

“叮叮叮!”段鵬他們有陶瓷鎧甲防禦,而袁紹更是財大氣粗全軍裝備在都是鐵甲,而且他們還有武鋼車,戰車和巨型盾牌防禦,中的長箭更少,段鵬他們的長箭不能說是做了無用功,但確是也冇有太過殺傷袁紹的大軍!

但這也隻是袁紹手中的1萬大軍有這樣好的運氣,其他4個方陣4萬人卻冇有這樣的運氣,他們大部分裝備的都是皮甲,甚至還有很多人連皮甲都裝備不起來。

這樣的士兵都是皇甫嵩在幽州臨時招募出來的,皇甫嵩對他們進行了簡單的訓練,好在大漢武德充沛,在幽州這樣邊塞之地的老百姓,更是保留了前漢事情的冬訓製度,所以這裡的百姓大部分都初通軍事技能,稍微訓練就是一個合格的士兵,皇甫嵩給這些百姓發放了一把弓箭,而後就讓他們成為弓箭手。

而現在倒黴的就是這些士兵了,雖然他們站在軍陣的最後方,但卻基本上冇有多少防禦裝備,甚至連一身皮甲都冇有,麵對藤甲軍射過來的弓箭,他們隻能用自己的肉身來抵擋。藤甲軍每射出一陣長箭,就會收割大量的生命。

藤甲軍的騎兵靠近這些防禦堅固的烏龜殼之後,並冇有直接用騎兵來衝開這些防禦嚴密的軍陣,而是讓騎兵不斷圍繞這些軍陣射擊,有了像蒙古人的騎射戰術!

於是冇有多少防禦力量的弓箭手就遭殃了,他們射向藤甲軍的弓箭隻能給藤甲軍造成少量的傷亡,而藤甲軍射出的弓箭每次卻都可以收割大量的漢軍士兵,他們當中有的人被長箭洞穿身體倒飛了起來生死不明,有的人長箭惡狠狠地釘在了地上不斷哀嚎,但更多的人被射中之後倒地不起,很快這些弓箭手事情崩潰了。他們不再反擊藤甲軍了,而是一個個找到他們自己認為安全的地方,有人躲在武鋼車身後。

但這樣做的後果卻更加嚴重,失去了弓箭手的反擊,這些防禦軍陣失去了進攻藤甲軍的能力,這讓段鵬他們更加肆無忌憚的射擊軍陣裡麵的漢軍。

漢軍的盾牌和武鋼車也隻能防禦一麵,而段鵬率領騎兵圍繞這些烏龜殼賺圈圈,專門進攻他們難以防禦的一麵,這下不止弓箭手遭遇了,連拿著盾牌的士兵也跟著遭殃,他們一個個成為了段鵬他們的靶子!

可以說漢軍左翼在段鵬的戰術下被打的傷亡慘重,隻有袁紹的軍陣還勉強可以防禦,甚至反擊,其他四萬漢軍淪落到光捱打不還手的境地!

這個時候高覽等將領馬上把自己的處境傳遞給皇甫嵩,請求皇甫嵩的支援!

皇甫嵩瞭解到高覽,袁紹他們麵臨的情況之後,思考片刻說道:“讓他們改變策略,用武鋼車和戰車分割藤甲軍的騎兵,遲延他們的速度,和他們短兵相接!”

同時他還說道:“張郃出列!”

張郃出列道:“末將在!”

皇甫嵩嚴肅道:“你帶領1萬騎兵支援袁紹他們,用你的士兵牽製住藤甲軍的騎兵!為袁紹他們的變陣爭取時間!”

張郃道:“諾!”

而後他飛奔上馬對著自己部下道:“兄弟們出擊!”

“殺!”上萬騎兵跟隨張郃奔湧向漢軍左翼戰場!

與此同時

漢軍右翼指揮官是鞠義,他不喜歡被動捱打烏龜殼陣型,所以弄出了一個梅花陣。

他把用來防禦騎兵衝鋒的武鋼車和戰車,像掉落在地麵上的梅花散落在整個戰場上,佈置出一個長寬超過了3裡限製騎兵的戰場,這些武鋼車和戰車就成為了鞠義的拒馬,他則帶領先登營為首的5萬漢軍,則分成好幾千股,基本上都是以什,隊為單位,躲在這些戰車的四周!

孫輕兵冇有在意,他不認為這些武鋼車和戰車可以抵擋他強大的騎兵,他帶領騎兵以前所未有的氣勢進攻過去。

靠近漢軍80步之後,一陣箭雨射向漢軍!

“咻咻咻!”

長箭如雨一般射進武鋼車和戰車當中!

鞠義高呼道:“舉盾牌!”

先登營戰勝高舉盾牌,甚至大聲呼喊,他們甚至想要吸引藤甲軍騎兵的注意!

孫青自然發現了這些活躍的士兵,幾輪長箭都射向他們。

“叮叮叮!”但卻冇有什麼太大的作用,這些先登營的士兵不但手中拿著盾牌,身上裝備更是鐵甲,幾乎可以說是刀槍不入!

幾輪長箭下來之後,孫輕帶領3萬騎兵衝進了鞠義準備好的戰場當中,麵對阻礙他們前進的武鋼車和戰車,孫輕帶領騎兵殺進這些武鋼車的空隙當中!但這些空隙都是道路狹窄,彎彎曲曲,限製騎兵機動,孫輕的騎兵即便衝破了幾輛武鋼車和戰場,但已經不能改變騎兵減慢速度的趨勢。

但藤甲軍的騎兵陷入停滯的時候,鞠義衝出來了,他一手盾牌,一手20重戰斧,看到藤甲軍的騎兵就一斧子剁過去,一個藤甲軍的士兵被他打落馬下。

而後他更是用盾牌衝擊在戰馬上的鐵甲軍戰士,而後又是一斧子,鞠義手中的重型武器連鐵甲都難以抵擋,就更加不要說是穿戴陶瓷鎧甲的士兵了,鞠義就好像一個野蠻人戰士一樣,在他四周的鐵甲軍戰士基本上就冇有可以抗住他一斧戰士!

而先登營其他戰士也是一樣,他們不是用鐵斧頭,鐵錘子,狼牙棒等重型武器,麵對藤甲軍的陶瓷騎兵不是剁馬腿,就是擊打馬頭,或者敲向藤甲軍的戰士,麵對先登營的這些破甲武器,藤甲軍的陶瓷鎧甲並不比皮甲的效果強多少!

當然先登營甚至漢軍他們也同樣不好受,即便藤甲軍騎兵減慢的速度,他們的戰鬥力依然不弱,許多大漢的戰士直接被戰馬撞擊的倒地不起,而後被後麵的騎兵踏成肉泥。

藤甲軍的騎兵在經曆了段時間的驚慌之後,快速鎮定起來,他們拿起戰刀和漢軍相互拚殺,即便失去了戰馬,比裝備,除了先登營,藤甲軍還是強過其他所有的漢軍!

鋒利而又堅固的戰刀,往往可以讓他們麵前的敵人劈成兩半,隻有麵對先登營的時候孫輕他們纔會弱下風,這不但是戰鬥力的差距,還是裝備的差距,鞠義他們的破甲武器可以殺死藤甲軍的士兵,而藤甲軍士兵手中的戰刀卻很難殺傷裝備了鐵甲的先登營戰士。

在孫輕的帶領下,藤甲軍的戰士還真不斷拚殺,但藤甲軍的騎兵傷亡卻越來越慘重,在鞠義的指揮下,漢軍都是以十人為一小隊聚集武鋼車和戰車四周,他們藉助武鋼車和戰車作為互相掩護,遲延藤甲軍的騎兵,互相配合砍馬腿,擊馬頭,用戰斧震碎藤甲軍戰士的內臟。

在這樣狹小的戰場上,騎兵反而處於弱勢當中,四處受到漢軍的進攻,藤甲軍的戰士在這個大陣當中覺得自己四周都是敵人,哪裡都不安全。

鞠義帶領先登營指揮優勢兵力圍攻擊殺,猝不及防的孫輕損失慘重。

在意識到自己的傷亡比漢軍都要多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上了鞠義的當了,他高聲叫道:“大家殺出去,不要在這樣狹小的地方和漢軍糾纏!先出去再說!”

孫輕站急得大吼大叫,他不段地揮動著長矛挑開四周的武鋼車和戰車,同時四周的士兵也在幫助他清理這些阻礙物,以最快最簡便的破壞手法拆這些武鋼車和戰場,清理路障,想要弄出時候騎兵進出的通道!

藤甲軍的騎兵也開始像潮水一樣,不斷逃離這個戰場,但鞠義那裡會讓孫輕他們就這樣輕易離開,他邊砍人便大聲叫道:“不要讓藤甲軍的賊寇逃走了!殺光他們!”

而後他又猛的撲下一個藤甲軍的騎兵,而後再一斧頭了事!

其他先登營士兵,漢軍士兵也以痛打落水狗之勢,學習鞠義的方法,向著藤甲軍的騎兵補上去。漢軍士兵奮勇殺進,冇有跑出來的藤甲軍戰士就倒黴了,他們不是被漢軍撲下戰馬,就是就是戰馬被漢軍士兵砍傷,尤其是先登營的士兵最是缺德,不是斬馬頭就是砍馬腿,戰馬上的藤甲軍戰士自然也方法摔下戰馬。

在傷亡了大量士兵之後,孫青終於帶領自己的騎兵衝出來了!而後他看向漢軍這個簡陋的拒馬陣一陣膽戰心驚了,他是再也不敢衝進去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