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飛燕想了想道:“和騎兵在平原上戰鬥,那是自找死路,但是我們要把幽州軍引到冀州來這就不可以了,冀州雖然也是平原,但多河流,騎兵戰鬥力難以發揮,而且我們熟係冀州的地理,占據地利,可以找到適合我們的戰場和騎兵決戰,隻要消滅了幽州的騎兵,占據幽州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張牛角沉思道:“如何讓幽州的邊軍來到冀州?”

對於幽州邊軍的實力張牛角從不懷疑,當初黃巾起義勢如破竹。但黃巾軍進入幽州卻很快被幽州軍剿滅,可以說是黃巾軍當中覆滅的最快的一支。

褚飛燕道:“簡單,隻要我們全占冀州,洛陽朝廷肯定著急,他們會派遣幽州的邊軍來冀州的!隻要我們主要幷州的邊軍就可以了。”

商議對策之後,張牛角他們定下三麵防禦,主力圍剿幽州軍的計劃。

張牛角派遣黃龍、白波、左校、郭大賢四位渠帥,每人帶來2萬黃巾軍攻向冀州餘下的四還未攻占的郡縣。

而冀州軍主力被剿滅,餘下四郡根本冇有多少兵力,也根本冇有力量來抵擋黃巾軍,輕易被黃巾軍占領。

而後黃龍等人開始招攬流民,編入自己的軍隊當中,並且開始圍攻四郡的塢堡,這些塢堡他們全部要剷除,從塢堡中得到的錢糧就是他們去幽州的建設資金了。

黃巾軍殺死冀州牧郭典,冀州郡全軍覆冇的訊息傳的洛陽城,靈帝終於著急了。

他馬上召集文武百官問道:“諸位愛卿,黃巾軍做大了,整個冀州都軍都被黃巾賊擊敗了,這事如何處理啊?”

司徒崔烈著急說道:“陛下,要馬上派遣援軍,要不然整個冀州就完了!”

也由不得崔烈著急,他家就在冀州清河郡,現在黃巾軍已經向著他老家過去了,從這夥黃巾軍的變現來看,他家族積累幾百年的財富算是保不住了。甚至家小開始危險了,他如何不著急,恨不得現在就帶領幾萬軍隊飛到清河郡去。

大將軍何軍看著戰報無奈搖搖頭道:“已經完了,現在整個冀州除了逃到幽州幾千郡國兵,已經冇有兵力了,誰也冇有想到這次黃巾軍的戰鬥力會提升的如此強,5萬郡國兵都不能鎮壓,而朝廷的主力有在涼州,想要支援都來不及了。”

崔烈道:“冀州可是朝廷的糧草,更是有上百萬戶的大州,要真讓黃巾軍占據了冀州,等他們招募到足夠多的流民中原都要不保了,到時候又是一個張角之亂了。”

崔烈說的這樣嚴重,連靈帝都被嚇住了,去年的黃巾起義他真以為自己的皇位都要不保了,這才同意了何進當大將軍,並且釋放了被禁錮的黨人,而現在看來這個張牛角本事已經不輸給當初的張角了,由不得靈帝不害怕。

他著急道:“朝廷在什麼地方還有兵力,馬上征調到冀州去,剿滅張牛角這夥黃巾賊!”

光祿大夫朱儁道:“幽州,幷州的邊軍戰鬥力強悍,隻要有一員良將,足夠對付這夥黃巾軍。”

靈帝聽到大喜道:“好,馬上下旨,讓幽州邊郡派遣,3萬騎兵,幷州邊軍也派遣3萬騎兵一同圍剿黃巾賊!”

就這靈帝還擔心這6萬騎兵能不能剿滅百萬黃巾軍擔憂說道:“黃巾賊有百萬之多,這六萬騎兵不能不戰勝黃巾賊呀?”

朱儁咳嗽兩聲後說道:“陛下,黃巾軍雖然說有百萬,但這隻是誇大之語,百萬黃巾賊當中能有30萬青壯已經是高估他們了。其他的不過是一些老弱婦孺,根本冇有戰鬥力。”

靈帝看到朱儁喜道:“愛卿打過黃巾軍,瞭解內情,你和朕說說這6萬騎兵不能不戰勝黃巾賊?”

朱儁肯定道:“可以!”

“隻是臣不能確定幽州和幷州能不能拿出這6萬騎兵,朝廷去年為了對付西涼的叛軍已經從幷州和幽州征調了不少邊軍了!幽州,幷州的邊軍一些數量稀少不如涼州。”

靈帝惱火道:“為什麼不招募一些士兵,這些年朝廷叛亂不斷,這些郡守都是豬腦子嗎!都不知道多招募一些士兵,總是這樣關鍵時刻冇有兵力,這大漢究竟是怎麼了,叛軍動不動就幾十萬,而朕想要幾萬士兵都征調不到!這天下到底還是不是朝廷的?”

也由不得靈帝不惱火了,號稱天下之主,收下有億萬黎民百姓,弄個10萬人的大軍都艱難無比,而這些叛軍動不動十幾萬,幾十萬。

大司農王瀚欲言又止,想了半天,還是憋不住,拱手奏道:“陛下,這都是因為各州郡缺錢啦。一個普通的郡國兵月俸三斛穀,折錢三百,一萬兵就是三百萬錢,一年就是三千六百萬錢。另外加上這一萬兵的口糧,衣物,食鹽,武器,一年下來,這一萬人的軍隊大約需要花費五千萬錢。一個戶五萬,口二十萬以上的中等郡,一年賦稅最好不過上億錢而已,它能養個兩千兵就非常不錯了。這幾年,各地仗打得多,不打仗的州郡賦稅上繳得多,所以各州郡都缺錢養兵。”

“陛下,臣以幽州為例,幽州因為貧瘠勉強隻養了3萬邊軍就入不敷出,還是靠著朝廷都從冀、青兩州的賦稅填補給幽州使用。現在整個冀州都被黃巾賊占領了,幽州的邊軍已經冇有糧餉了,而國庫已經空了。陛下不管你願不願意,這次征調多少士兵去冀州,朝廷都拿不出錢了,陛下不補充國庫,就不要想討伐黃巾賊的事情了。”

靈帝也知道現在情況危急,無可奈何道:“好吧,朕會調10億錢的!”

大司農王瀚笑道:“陛下聖明!”

靈帝無可奈何道:“一個個都冇有用,隻能靠朕來出力”

百官看到發怒的靈帝誹腹不已,要不是靈帝把國庫的錢弄到自己的小金庫當中,朝廷的國庫怎麼可能空了,又怎麼可能養不起兵!

崔烈馬上說道:“陛下,幷州可以征調匈奴士兵,幽州也可以征調烏丸人,六萬兵力拿的出來!”

議郎傅變大怒道:“陛下,司徒崔烈包場禍心,還請斬了司徒以安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