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想了想,也知道自己的提議很難得到天下的門閥士族認可,於是退一步說道:“千人的軍司馬可以讓門閥士族,豪強士紳的人擔任,但校尉等級的將官還是要朝廷的武將擔任為好!”

“公偉你也是身經百戰的老將,自然知道一個毫無戰鬥經驗的軍官對大軍帶來的危害,你真敢讓冇有戰鬥過的人,帶領一支幾千乃至上萬人大軍和藤甲軍戰鬥!要是冇有經驗豐富軍官加入進去,這隻不過是在給藤甲軍送俘虜而已!”

朱儁一想也覺得有道理,隻是這樣一來必定會影響到門閥士族積極性,自己招募的士兵,權利卻不在自己手中,隻給一些軍司馬的小官,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這樣賠本的事情,天下的門閥士族根本冇有幾個人願意做,而冇有足夠的兵力,以大漢現在的情況來看,是不可能抵擋住藤甲軍的。

這個時候張溫說道:“此時此刻願意募兵幫助朝廷,都是大漢的忠義之士,朝廷不能讓這些忠義這些忠義之士寒心!朝廷可以派遣一些經驗豐富的軍官幫助他們,讓他們成為參軍,幫助那些為國為民之士熟悉軍中的事務,這樣就不用擔心這些義兵的戰鬥力了,朝廷也可以輕易調動天下門閥士族的力量和雷公戰鬥!要是大軍的指揮權不在手,隻怕天下的門閥士族都不會對朝廷這個命令感興趣!”

但董卓卻斷然拒絕道:“哪有外行指揮內行的事情,門閥士族的軍官冇有戰鬥經驗,貿然讓他們上戰場,他們必定死無葬身之地,甚至還會拖累老夫的部下!”

“而且這等關乎兵權的事情,應該是以朝廷的力量為主,門閥士族豪強士紳的力量為輔,你們的建議主仆不分,陰陽顛倒是要禍亂大漢!要是天下門閥士族的士兵都在朝廷之上,朝廷還有威嚴在!隻怕這個法令一下,以後大漢的政令出不了洛陽城了!”

楊彪勸說道:“事有輕重緩急,對朝廷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消滅雷公,其他的事情都是可以等以後再說,要是滅不了雷公朝廷都冇有了,我們的防備又有什麼意義?”

董卓冷笑道:“大漢其他地方的門閥氏族可能不會害怕雷公,自然看不上這條軍司馬這等小官,但冀州門閥士族對朝廷忠心耿耿,想來是願意破家為國的,以冀州門閥士族的力量,招募二三十萬大軍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再加上逃回來的大漢士兵,讓他們新老配合,這隻大軍應該可以扛住藤甲軍的進攻!”

董卓看著張溫道:“對冀州的門閥家主說,朝廷是不會再派一兵一卒去支援冀州了,想要保住自己的家產,自己的小命就自己努力,本相準備了兩百個軍司馬文書,等著他們填滿!希望他們不會讓本相失望!”

董卓這是算準了冀州的門閥事主想要保住家產就必須支援他,其他地方的門閥氏族募不募兵反而不重要了,甚至其他地方的門閥士族招募太多士兵,會影響他統治大漢的權利。

張溫一臉怒氣的看著董卓,他冇有想到在大漢如此危機的時刻,董卓居然還想用雷公來要挾他們,這讓張溫第一次有了除去董卓的想法。

楊彪馬上說道:“那冀州軍的主帥要任命袁紹,這是我們的底線!”

董卓冷笑道:“袁紹那個廢物你們放心,本相還不放心,盧子乾不是在冀州,就讓他成為鎮北將軍統帥這支大軍!”

在冀州軍的統帥上,董卓還真冇有什麼私心,這次袁紹去幽州,征戰的表現可謂不如人意,說他是庸將過分了一點,但的確冇有什麼讓人眼前一亮的表現!

相對而言他還是更加放心盧植的軍事才能,而且盧植是大漢出了名的孤臣,和關東門閥士族冇有多大聯絡,甚至他還可以算是邊疆人士,董卓用起來更加放心!

這是真把他們關東門,把他們冤大頭,張溫聽到這話甩袖離開了國相府!

楊彪也苦著臉道:“國相為什麼不能退一步,大家相忍為國,纔有可能戰勝藤甲軍!”

董卓卻冷笑道:“既然一定要有一個人退一步,為什麼不是他退一步,現在要麵對雷公刀鋒的可不是本相!反正冀州現在的局麵是凶多吉少了,老夫是不會再向冀州投送一兵一卒的!冀州的門閥士族想要活命就要看他們自己出多少力氣了,他們要真可以招募出50萬大軍,怕是雷公也吃不動他們!但要是他們吝嗇自己的錢財,本相也無可奈何!”

“不要忘記洛陽城也在雷公刀鋒之下,本相現在也隻是在掙紮求生,哪有多餘的力氣去救其他人!文先既然冇有多少事情,遷都的事情就交給你來掌管,速度一定要快,雷公緩過氣來,他是打洛陽城還是打冀州還不一定,到時候隻怕洛陽城都會變成戰場!要是陛下和文武百官都會困在洛陽城,你我二人就成為了千古罪人了!”

楊彪無奈的接過這個任務,對關西的門閥士族來說,遷都長安的確是頭等大事!

他隻能帶著董卓這個命令離開了!

朱儁看著離開的張溫和楊彪苦勸道:“國相,雷公掌握了百姓的力量,所以他才能攻無不克,戰無不勝,要是國相不能得到門閥士族的擁戴掌握門閥士族的力量,即便是遷都長安,也是不可能戰勝雷公的,還請國相以後行事三思而行,爭取到門閥士族的擁戴!”

董卓聽到這話苦笑道:“公偉兄,難道老夫冇有爭取他們,老夫剛剛掌管大漢的時候,招募天下的黨人為官,對死去的黨人犒賞分封,對他們可謂是加官進爵,厚待之極,他們是如何對待老夫的,你也是知道的,不是老夫不想招攬他們,而是他們根本看不起老夫!但這天下要是冇有我董卓的話,洛陽城早被雷公攻克了!”

“現在張溫他們想要來覽權,但真把大軍交給他們來指揮,公偉兄真認為他們可以戰勝雷公!”

朱儁搖搖頭,連皇甫嵩都不是雷公的對手,門閥士族的人連戰場都冇有上,怎麼可能是雷公的對手,能守住冀州已經是萬幸了。

董卓生氣道:“張溫他們心高氣傲看不起老夫,對於軍國大事自信滿滿,認為天下任何事情都難不住他,但真一上戰場,袁紹隻怕都是他們當中表現最好,這一個個用雷公的話來講就是豬隊友,偏偏他們還冇有自知之明,你這讓老夫又如何奈何?”

------題外話------

早上5點那章有防盜,大家可以在5:30以後觀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