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於銀聽到這話目瞪口呆,他冇有會想到雷公會說出這樣要求,他大概散了450萬石糧食給薊縣的百姓,要是按照徐偉這個說法從新購買,哪怕購買上400萬石糧食,他們鮮於家族就要拿出20億錢!

這樣一筆天文數字,即便是整個大漢也隻有幾家頂級的門閥氏族纔拿得出來!他們鮮於家族顯然是拿不出來的!他的行為不就把他全家人給坑了!

徐偉繼續說道:“你要是冇有錢,我就把你們鮮於家族的財產全部充公,要是還不夠,我這個人也非常慈悲,把你們鮮於家族全家發放到海外小島,給我們藤甲軍挖鳥糞石三年用來償還債務!我這個決定還是非常公道的!”

鮮於銀聽完之後整個人都暈倒了!

閻柔聽到徐偉的話冷汗直流,不是說這個雷公是一個婦人之仁的頭領,怎麼今天看到如此惡毒,這是要把子美往死裡整!傳言果然不可信,想也知道可以冷血屠殺整個幷州門閥士族的叛逆,怎麼可能是一個婦人之仁的人,這次子美計算失誤了!

鮮於銀他們投降之後,徐偉帶領大軍進駐薊縣,同時命令李鋼他們把收繳幽州門閥士族的錢財帶到薊縣來,而後再用這些錢財兌換薊縣百姓手中的糧食!

薊縣的百姓也願意用一石500錢的價格和藤甲軍兌換,畢竟這對他們來說是意外之喜,他們留下口糧之後,還可以得到幾千錢,這都是白賺的,對他們來說可謂無比驚喜!

雅文吧

而對徐偉來說又多了400萬石的糧食儲備,這甚至可以算是他打幽州之戰最大的驚喜,而損失的錢財卻算不得什麼了,幽州的門閥士族因為要供應皇甫嵩的30萬大軍,糧草不多,但卻大賺了一筆錢財,而現在這些錢大部分都到了徐偉手中,光這次繳獲的錢財超過上百億,拿出20億來購買糧食根本算不得什麼,就算是給薊縣的百姓發福利了!

而在不遠處的涿郡,段鵬帶領三萬騎兵不斷突襲袁紹的大軍,袁紹雖然想要依靠涿郡眾多的河道抵擋段鵬的襲擊,但卻冇有多大作用,北方的河流淺灘太多了,段鵬可以找到渡河的地方也太多了,袁紹根本封鎖不了。

段鵬不斷利用騎兵的機動性,繞道到袁紹大軍的側翼進攻袁紹大軍,很多時候段鵬的騎兵甚至跑道袁紹他們前麵。袁紹隻能不斷分兵阻擊段鵬,而被他分出的士兵基本上都成為了段鵬的俘虜!在段鵬的不斷打擊之下,漢軍如同驚弓之鳥不斷從涿郡逃竄,損失超一半的士兵。

他們一直逃到冀州的唐縣他們纔算是躲過一劫,因為已經知道他們大敗的盧植,想辦法籌齊了3萬大軍在唐縣接應他們。盧植不但帶來了大量的糧草,也帶來大量的武器裝備,讓這些士兵終於可以不用赤手空拳和藤甲軍戰鬥了。

段鵬在追擊袁紹他們到冀州唐縣之後,在知道唐縣有盧植的3萬大軍之後,明白不能全殲袁紹他們,而徐偉給他下達的命令,是讓他追擊的範圍不超過幽州,在看不能全殲袁紹他們之後,隻能退守涿郡。

而在太原郡的董卓在知道皇甫嵩兵敗身死之後,也帶領大軍退出了太原郡,董卓讓楊定帶領5萬大軍駐守河東,防備藤甲軍南下!而後就帶領大軍回到洛陽城。

河內郡的華雄,西河郡的段煨也紛紛退出藤甲軍的地盤。

同時西涼的馬騰,韓遂他們在知道皇甫嵩兵敗之後,馬上帶領自己的大軍退回自己的地盤。自從至此有劉虞發動的大漢和藤甲軍的大戰,以藤甲軍占據幽州殲滅大漢近20萬大軍宣告結束!

董卓一回到洛陽城,張溫,楊彪和朱儁就馬上跑到董卓的國相府來!

楊彪擔憂問道:“國相,我大漢20萬大軍被藤甲軍殲滅,整個幽州被藤甲軍占據,冀州的局勢也是及及可危,我們應該如何抵擋藤甲軍的攻勢!”

藤甲軍殲滅20萬漢軍,皇甫嵩兵敗身死引起整個洛陽城朝廷的轟動,大漢建國以來還從未有像皇甫嵩這樣的上卿戰死,而這些卻一次性死了兩個,連幽州也被藤甲軍攻占,冀州更是及及可危!

大漢現在的局麵又好像回到了當初靈帝末年的時候了,那個時候整個冀州都快被黃巾軍攻占,北地的西涼,幷州,冀州全部淪陷,天下一幅步入末日的景象,可以說和現在是一樣的!大漢上下都有一種王朝末日的感覺!

董卓歎口氣道:“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力不如人,以後朝廷對藤甲軍隻能防禦了,藤甲軍占據整個大漠,可以隨時調動20萬鐵騎,冀州肯定保不住了!朝廷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依托黃河天險守住中原,同時洛陽城也不安全了,現在藤甲軍勢大,整個洛陽城都在藤甲軍的兵鋒之下,藤甲軍要是緩過氣來必定進攻洛陽城,天子和朝廷一定要遷都到長安!依托關中地利來抵擋藤甲軍!”

楊彪點頭道:“國相,此言有理!”

楊彪就是關西門閥的人,他當然想要讓朝廷去長安城了,這就相當於去了他們的地盤了,對他們來說是好事。隻有張溫有點不滿,因為他代表的是關東門閥,朝廷去了長安城,關東門閥的勢力必定會在朝廷減弱。

但現在洛陽城距離藤甲軍的兵鋒不到200裡,洛陽城的確不安全,而且就像董卓說的一樣,現在藤甲軍的鐵騎即將攻占冀州了,而冀州是關東門閥三大中心之一,他們現在還想要依靠董卓和楊彪他們想辦法保住冀州,自然不好反對遷都的事宜了。

董卓繼續說道:“既然朝廷要遷都到長安城了,西涼就不能繼續亂下去了,本相打算招撫馬騰和韓遂他們,這樣不但朝廷不需要消耗本就不多的兵力去對付他們,還可以讓朝廷可以多出幾萬兵力來對付雷公!而西涼現在大旱,韓遂馬騰他們想要活命唯一的辦法就是投靠朝廷!”

這也是應有之意,這次朝廷雇傭馬騰和韓遂他們牽製了藤甲軍好幾萬兵力,而對他們來說隻不過付出了上百萬石糧草而已,可以說是非常劃算的事情,所以張溫和楊彪都冇有反對!

朱儁嚴肅說道:“國相,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想辦法保住冀州,冀州要是不能保住,中原也保不住,中原要是淪陷,即便朝廷去長安城,我們也隻是坐以待斃!最多苟延殘喘幾年時間!”

張溫激動問道:“公偉兄,你有辦法保住冀州?”

連董卓都看向朱儁,他想好幾天,都想不到還有什麼辦法可以保住冀州,藤甲軍現在不攻占冀州不是兵力不足,而是糧草不足,隻要等今年秋收之後,雷公必定會率領藤甲軍鐵騎攻占冀州!

朱儁看著幾人嚴肅道:“雷公此賊,最善於蠱惑百姓了,尤其是他殺戮士紳,用士紳的土地收買百姓,所以藤甲軍地盤上的百姓都變成亂臣賊子!這次朝廷用儘權利才勉強調動50萬大軍圍攻藤甲軍,但藤甲軍卻可以調動出比朝廷還要多的兵力,國相帶領15萬大軍進攻太原郡,本應該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但藤甲軍光出一個太原郡就征調出10萬大軍,以至於國相的行動功敗垂成!”

“為什麼幷州的賊寇會如此踴躍參軍,區區一個太原郡也可以拿出10萬大軍,就是因為藤甲軍的叛逆支援雷公!我們對抗藤甲軍也要學習雷公的做法,朝廷要調動冀州門閥士族的力量來幫助朝廷對抗雷公,先帝時期黃巾軍勢大難以鎮壓,允許天下的門閥士族組建義兵參予平叛,現在光靠朝廷是難以戰勝雷公,但要是有了天下的門閥士族幫助,雷公也就不那麼可怕了!”

“朝廷可以允許冀州的門閥士族招募義兵來保家衛國,招募千人者可為軍司馬,五千人者可謂都尉,立下功勞者,可以加官加爵!以整個天下門閥士族的財力物力來算,大漢可以建立百萬大軍,即便是光靠冀州門閥士族的力量也可以幫助朝廷重新建立20萬以上大軍來保衛冀州!”

張溫和楊彪他們聽到這話激動無比道:“公偉此言甚妙,要是朝廷得到天下門閥士族的支援,區區雷公便算不了什麼了!”

張溫他們發現朱儁的提議不但可以讓朝廷有兵力抵抗藤甲軍,而且也是在解放門閥士族身上的枷鎖,手中有兵有錢還有糧食,就缺少一個名義,讓他們名正言順的擁兵自重。要是天下的門閥士族可以大量的募兵,他們就可以和春秋戰國時期的諸侯相比了,門閥士族的權利將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當然唯一的缺陷就是朝廷的權威大大降低,甚至有可能成為周天子那樣的傀儡,但對於楊彪和張溫他們來說已經顧不得了,在他們看來這是為了對付雷公這個叛逆不得已舉動,等剿滅了雷公,朝廷還是可以收回這個權利的!

他們點頭在內心當中說服了自己!自己的舉動是為國為民!

隻有董卓有點遲疑,他現在是大漢的國相,掌握大漢的權利,屁股自然座在大漢朝廷這邊,朱儁的建議看上去可行,但卻是在飲鴆止渴,要是天下的門閥士族都可以組建軍隊,大漢的權利必定受到威脅!他這個國相的權利也會受到影響!

靈帝的確允許天下的門閥士族招募士兵鎮壓黃巾軍,但大漢的太守卻冇有幾個實行了這樣的政策,本來門閥士族就是土霸王,要是在有大軍在手,他們這些太守不全部成為了傀儡了。

雖然這些太守也是門閥士族出身,但他們照樣不想成為傀儡,所以真有門閥士族,豪強士紳招募的士兵,馬上會被本地的太守,國相征調在自己手中,當初十八路諸侯討董的兵力,大部分都是這樣彙集出來的。

而天下的門閥士族也不想自己的錢財打水漂,對成立這樣的義軍不積極,隻招募一些私兵保衛自己的塢堡了事!

現在朱儁的政策顯然更加激進了,隻要征調足夠多的士兵,連兩千石的都尉都可以得到,門閥士族可能不會在意這個官職,但對於豪強來說,這可誘惑巨大,隻要出了一個2000石的官員,他們也可以自稱累世簪纓,晉升成為大漢的門閥士族了。

像楊彪這樣的頂級門閥士族,招募出4-5萬人輕而易舉,按照朱儁的政策,楊家可以出現一位將軍!更加重要的事情是有這4-5萬大軍在,楊彪在朝廷的話語權也會得到極大的提升,這是董卓不能接受的事情。

董卓想了想道:“行軍打仗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更不要說是對付雷公這樣的叛逆了,連皇甫義真都敗在雷公手中,一般的人冇有參軍經驗就更加不是雷公的對手了,所以還是想要一些經驗豐富的武將領導他們作戰!”

“要不這樣,門閥士族每招募出1000名士兵,朝廷就可以給他們一個參軍的名額,這樣朝廷可以解決兵員的問題,門閥士族也可以保住家園!”

董卓知道天下門閥士族的實力有多強,真要讓他們招募士兵的話,百萬大軍還真不是問題,但這對董卓來說卻非常不利,他為什麼可以鎮壓大漢,還不是因為手中有十幾萬大軍,而要是門閥士族真弄出百萬大軍了,大漢的主導權肯定會落入楊彪這些門閥士族手中,這對董卓來說就非常不妙了,他唯一的優勢就是在兵權上了,而要是連兵權上他都不占據優勢,董卓敢肯定,楊彪他們一定會把自己踢出朝廷!

董卓的話音剛落下,楊彪和張溫就帶著點怒氣看著董卓,這不是把他們當中冤大頭了,出錢出人幫助董卓來擴張勢力,董卓這個武夫在洛陽城待久了,也變得無恥了,這樣的話也光明正大說的出口!

朱儁也冇有想到董卓會說這樣的話,隻能說道:“國相,光一個參軍隻怕不足讓天下的門閥士族踴躍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