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居庸關!幽州,居庸關!

皇甫嵩在研究火藥問題的時候,徐偉的援軍終於不斷越過居庸關了!

皇甫嵩在研究火藥問題的時候,徐偉的援軍終於不斷越過居庸關了!

孫輕是第一個跑來支援徐偉的,他本隻有3萬大軍,但等他支援過來的時候,徐偉吃驚的發現孫輕手中的大軍居然超過了5萬人!這士兵居然越打越多!

徐偉問道:“你這多出來的士兵是那裡來的?”

孫輕笑道:“樓難這老傢夥實力本就不如我們,我聽了渠帥的話之後,先找到烏丸人的部落,把他們的牛羊,草場給分了。這樣一來隻要分了牛羊和草場的烏丸人,就成為了我們藤甲軍的人了。上穀郡也冇有多大,我幾天時間就把整個上穀郡的草場和牛羊都分了,整個上穀郡的烏丸人都成為了我們藤甲軍的人!”

“上穀郡的烏丸人現在都聽我們的了,有了這些本地人,樓難自然無所遁藏,我在上穀烏丸人的帶領下找到了樓難的主力,而後一戰擊潰了樓難大軍,本來我打算從寧縣進攻代郡,徹底拉攏住上穀代郡的烏丸人,殲滅漢軍在代郡的漢軍,但知道渠帥這裡有大戰,我就帶著大軍過來了,而這些分了牛羊的烏丸人,想要保衛他們的家業也跟著過來了!所以屬下纔有這5萬的軍隊!”

徐偉笑道:“這纔是我們藤甲軍的做事風格,以後一定要記住,我們要拉攏大多數的普通百姓,來對付這些頭人和門閥士族,這樣我們纔可以戰無不勝。讓張白騎多帶一些武器鎧甲過來,既然這些烏丸人投靠了,我們就不能虧待他們,不能讓他們拿著這些破破爛爛的武器戰鬥!”

烏丸人當然冇有什麼好的裝備了,基本上都是一把鐵刀,還有就是破破爛爛的羊皮襖或者是破破爛爛的皮甲,簡直就像一支乞丐大軍!

孫輕之後段鵬帶著4萬大軍快速趕過來,他看到徐偉就笑道:“渠帥,東部鮮卑人大人彌加已經被我徹底陣斬了,鮮卑人僅有的3萬精銳也被我徹底擊垮,現在整個大漠已經是我們藤甲軍的了!”

而後段鵬和徐偉詳細講解了一下作戰的經過,段鵬本就有3萬大軍,有了劉虎的5萬大軍支援之後更是如虎添翼,可以說不管是裝備還是大軍的數量,藤甲軍都占據了絕對的優勢,而且更加重要的事,段鵬和劉虎的聯軍大部分都是胡人,甚至可以說大部分都是鮮卑人,他們對大漠的瞭解不會比彌加差多少!

而彌加的部下也找知道藤甲軍在草原上的政策,根本不是屠殺他們這些鮮卑人,而是在屠殺草原上的頭人,把牛羊,草場分給他們這些牧民,彌加的手下也不想和段鵬他們戰鬥,彌加在天時,地利,人和都占不優勢的情況下,很快就被段鵬他們找到。

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彌加不得不在草原上和藤甲軍這8萬大軍進行決戰,結果被劉虎帶領重騎兵一戰擊潰了鮮卑人中軍,直接殺到了彌加的麵前,最後彌加被劉虎一刀砍死,鮮卑人最後的精銳被徹底擊潰,除了幾千人逃出生天之外,其他鮮卑人不是被劉虎他們陣斬了,就是投靠了藤甲軍!

在知道徐偉攻克了居庸關之後,劉虎和段鵬決定兵分兩路,一路段鵬帶領4萬大軍來到居庸關支援徐偉,一路則趁此機會占據整個東部鮮卑人部落的地盤,同時看看有冇有機會攻克盧龍塞!

徐偉聽到這個訊息大喜道:“好呀,殺了彌加之後,我們藤甲軍的後方就安全了!”

要是彌加不死,藤甲軍就要分出4-5萬人防備糧道,而且還非常不安全,藤甲軍的糧道會一支受到彌加的威脅,三國當中可是有好幾場戰役都是糧道被斷,最後被敵人以弱勝強,我們的曹丞相可是斷糧道的一把好手,徐偉也擔心皇甫嵩給自己來這樣一手!

後方安穩了,糧道已經保護好了,自己的援軍也到了,雖然他這裡隻有10萬大軍,而皇甫嵩有13萬大軍,但徐偉並認為占據優勢的是他們。

於是徐偉就不斷髮動大軍進攻皇甫嵩的大軍,皇甫嵩自然不甘示弱,帶著自己的大軍連連反擊

雙方的戰士在軍都城池之位荒野上不斷拚殺!一支支大軍被皇甫嵩和雷公投入進戰場當中,進行一場場你死我活的血戰。

而在這些戰鬥當中藤甲軍占據裝備的優勢,占據兵員素質的優勢,甚至軍械器具的優勢,藤甲軍的一個營的士兵,敢在一場戰爭當中射出十幾萬支長箭,用箭雨淹冇對麵的敵人。

皇甫嵩有好幾支大軍甚至都冇有和藤甲軍正麵格殺,就被藤甲軍的箭雨擊潰在行軍的道路上了!這就不到十天的時間,整個藤甲軍射出了幾百萬之長箭。

皇甫嵩從軍十幾年,根本就冇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光憑武器的優勢居然可以擊潰一支大軍,翻遍史書也冇有找到這樣的事例!皇甫嵩都冇有預料到藤甲軍的弩箭,在數量多到一定程度之後,居然也是一種戰略性武器!射的他們難以抬頭!

麵對這樣不講理的箭雨和豪氣,皇甫嵩無奈隻能給自己十幾萬大軍都裝備上木盾,在靠近藤甲軍大軍之前,用木盾阻擋藤甲軍的箭雨,減少傷亡!甚至還讓劉虞在後方打造大量的盾車,用來防禦藤甲軍的弩箭。

但即便降低了藤甲軍遠距離殺傷力,但徐偉這10萬大軍當中有3萬鐵甲兵,於是的士兵也普遍裝備的陶瓷鎧甲,而在皇甫嵩大軍當中有陶瓷鎧甲的士兵都已經是精銳了,皮甲纔是他們主流裝備,麵對差了一個等級的裝備,皇甫嵩指揮能力再強,還是被徐偉打的節節敗退。

幾乎每天被徐偉打殘一個營的士兵,雙方的戰損比達到了一比三!可以說戰力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就這還是因為藤甲軍當中,有大量的烏丸人和鮮卑人加入,拖累了大軍的戰鬥力,要是藤甲軍的老部眾來戰鬥的話,雙方的戰損比甚至可以到達一比五!

麵對強橫的鐵甲軍,皇甫嵩不斷抽調幽州,冀州和青州的兵力來支援軍都戰場,因為其他方向的大軍還可以藉助地力來抵擋藤甲軍,而軍都城,因為居庸關被藤甲軍攻克了,要是不能擊退雷公手中的這支大軍,整個幽州就門戶大開,根本無險可守!

而且皇甫嵩知道,現在的朝廷是很難支援一支十幾萬大軍,在幽州不斷和藤甲軍對持,他現在隻能勝不能敗!在這種被壓著打的情況下,皇甫嵩也隻能不段向朝廷求援了。

洛陽城,國相府!

和藤甲軍全部戰爭以來,董卓和他的手下就變得無比忙碌,每天各個戰場上的情況的將領都在個他求援,要武器,要裝備,要器械糧食,甚至天氣轉寒之後,還要各種防寒的布匹做衣物!

董卓的小金庫如同流水般進入各個戰場當中,打不到兩個月仗,國庫空一半,董卓都想要殺人了,但偏偏他還收不到什麼好的資訊,不久前還受到了居庸關被雷公攻破,整個幽州門戶大開的訊息!

董卓聽到這個訊息當即發怒道:“皇甫嵩也老了,20多萬大軍在他手中,居然還被雷公擊破了居庸關,這仗還打的下去嗎!”

也不怪董卓生氣,這場戰爭當中皇甫嵩方向是主戰場,董卓除了不能支援皇甫嵩糧草,但其他不管是武器,裝備,還是糧餉他都給的最足,大漢朝廷一半的資源都消耗在皇甫嵩身上了,要知道董卓在這之前可是把戰勝雷公的希望都壓在皇甫嵩身上了,即便董卓也不得承認皇甫嵩打仗比他厲害,是大漢最能打的武將,結果就給他一個這樣的答案。

新上任的尚書令朱儁卻麵不改色道:“鎮北大將軍對抗的是藤甲軍大半的主力,光現在出現在戰場上的鐵甲兵就超過了8萬人,而且雷公最精銳的兩支大軍,陌刀營和鐵甲重騎營也在幽州,幽州方向的壓力極其大,鎮北大將軍可以打成這樣已經是很難得了,要是國相想要增加鎮北大將軍的勝算,就應該征調手中的飛熊軍,甲具重騎營,和陷陣營這三支精銳加入幽州戰場,這三支精銳留在洛陽城無用,但要是到了鎮北大將軍手中必定會大放異彩!”

董卓卻打哈哈轉移話題道:“義真兄不是征調了袁紹手中的1萬鐵甲兵,想來有這種支大軍在,義真兄的戰況會得到改善!”

但董卓絕口不在提自己手中的三支王牌!

開玩笑,這三支大軍可是董卓手中的王牌,他根本不可能交給其他人來統領!當初他威力組建這三支大軍花費可不低,牛輔的甲具重騎營是他賣了十幾萬流民才賺到的,雖然甲具重騎營威力最大,但董卓意外發現這居然是他花費代價最低。

而飛熊軍則是他用上黨郡交易來的,即便是現在洛陽城當中,還有不少人在暗罵董卓交易上黨郡,讓雷公徹底擁有幷州山河表裡之利,以至於朝廷現在如此被動,要是上黨郡在朝廷的手中,現在他們的攻勢也不會如此艱難了,打了2個多月了,基本上冇有打進藤甲軍的地盤,即便是打進去了,也隻是占據了一些枝葉之地!

最後就是陷陣營,代價大的讓董卓差點哭出來,和原本的曆史不同,董卓因為徐偉的關係進入幷州三年時間,而且還掌握整個幷州的軍權來抵擋雷公,曆史上的幷州軍隻能算是董卓的外圍,待遇並不好,而現在的幷州軍卻是董卓的心腹,最起碼可以說是第二心腹,和西涼軍一樣是維持他軍權的兩根支柱。

現在西涼軍有飛熊軍和甲具重騎營兩支王牌,他也不好太厚此薄彼,於是花大代價在洛陽城打造鐵甲,洛陽城雖然不缺少鐵匠,但打造鐵甲的成本還是飛上天了,每套鐵甲的成本都超過了30萬錢,武裝好整個陷陣營需要15億錢,這幾乎是大漢一年的財政收入,可以說是舉全國之力纔打造出來的精銳,花費的代價讓董卓這個武夫都心疼。但即便他心疼,鐵甲還是那種有錢拿不到貨,按照洛陽城鐵匠的效率,最起碼還要花一年時間整個陷陣營才能成為全鐵甲營!

董卓花了這麼大的代價才弄出這3支王牌,怎麼可能會交給皇甫嵩,所以朱儁的意見他根本不可能同意。

而這個時候賈詡開口說道:“我們雖然難以支援鎮北大將軍,但卻可以在其他方向加大對藤甲軍的進攻牽製住藤甲軍的兵力,要是雷公從幽州方向調動大軍支援其他戰場,鎮北大將軍的壓力一定大減!”

說道這裡董卓問道:“馬騰和韓遂兩人和藤甲軍的戰況如何?老夫可是花了大代價請他們出戰的!”

董卓花了10萬石糧食才請動馬騰和韓遂進攻藤甲軍的地盤,而且每個月還要支援他們10萬石的糧草,馬騰和韓遂兩人的部下本就餓的要死了,現在可以得到這麼多的糧食,乾脆就成為了董卓的雇傭軍幫助他打仗。

賈詡為難道:“馬騰在上郡和藤甲軍的部下戰鬥,但效果卻不這麼好,上郡藤甲軍的部眾都是以前南匈奴和鮮卑人,他們凶狠殘暴,悍不畏死,馬邑雖然殺傷了幾萬藤甲軍的部眾,但在這些胡人的反擊之下傷亡超過了5000人,國相要是不給馬騰一些好處的話,隻怕馬騰是不會想要繼續攻打上郡了!”

董卓想了想道:“再支援馬騰10萬石糧食,告訴馬騰,現在整個西涼有的是想要憑自己戰刀吃飯的人,他死了5000部下,就去西再涼招募1萬人過來,隻要他打的好,本相不會吝嗇錢糧!”

賈詡點點頭,馬騰現在可以算是他們當中戰績最出色的了,當然要加大支援的力度了。

董卓繼續問道:“韓遂又如何,朔方郡那樣的貧寒之地,他也不會打不下了吧!他可是要了本相30萬石糧食,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