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皇甫嵩大營!

“大將軍,我們遭到了李剛率領騎兵突襲我們,5萬大軍幾乎全軍覆冇,徐中郎將也戰死沙場!”徐榮雖然戰死,五萬大軍幾乎全軍覆冇,但還有不少漢軍將領和戰士逃出來,現在向皇甫嵩彙報戰敗訊息的正是逃出昇天的田楷。

他算是比較幸運,當時他統帥的是1000先鋒騎兵,距離李鋼他們遠不說,跑起來也快,田楷在知道徐榮被殺之後,立馬帶著自己手下的騎兵逃跑,這支先鋒大軍幾乎毫無損傷地跑到皇甫嵩這裡。

“什麼!子譽戰死沙場!”皇甫嵩也一臉不敢相信。

田楷悲傷道:“藤甲軍李鋼斬下徐中郎將的頭顱,炫耀全營,戰士們驚恐萬分,根本不知道藤甲軍有多少騎兵!看到徐中郎將戰死之後紛紛投降!屬下的騎兵在大營最邊緣,這才逃出生天!”

鞠義聽到徐榮戰死,憤怒的一把提起田楷道:“你這個廢物為什麼不救子譽,是不是你貪生怕死才害死子譽的!”

徐榮和鞠義都是西涼出身的武將,雙方可謂是生死之交,鞠義為人孤傲,本來就冇有幾個朋友,突然聽到自己好友戰死,一時間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

田楷被鞠義提到半空當中,不斷掙紮想要脫離鞠義的控製,但他的力氣根本冇有鞠義大,隻能像一個小醜一樣在半空當中扭曲。

皇甫嵩沉這臉道:“雲天,放下田楷都尉!現在不是起內訌的時候,收起你的脾氣!”

皇甫嵩的斥責聲音下,鞠義丟下田楷。

皇甫嵩一臉凝重的看著大軍中大帳的武將說道:“雖然本將也不想承認,但我們局勢非常危險,藤甲軍的13萬大軍,已經讓我們難以抵擋了,而漁陽的藤甲軍幾乎全是鐵甲兵,他們5萬大軍的實力比藤甲軍10萬都要強大,這支大軍要是來到了昌平戰場,我們不但要丟掉整個幽州,甚至連我們手中的大軍也會被他們擊潰!而我們現在最多隻有兩天時間就要麵對藤甲軍近20萬大軍的圍攻!”

“現在我們要想辦法逃出幽州,保住手中的這隻大軍,隻有這樣冀州就不會淪陷,朝廷纔有辦法繼續跟藤甲軍戰鬥!現在大家要想辦法讓我們手中的大軍完整的撤退回冀州,保持朝廷的有生力量,繼續和藤甲軍戰鬥!”

袁紹道:“薊縣距離我們不過百裡,要是我們捨棄一切輜重裝備,輕裝上陣,傍晚行軍,一夜應該足夠我們撤退到薊縣,過了薊縣就是桑乾河,我們可以沿著桑乾河佈置重兵,藤甲軍的重騎兵,鐵甲兵,沿著河岸的沼澤地帶難以發揮出全部的實力,薊縣後麵的涿郡更是有五條河流,可以沿著這些河道層層阻擊藤甲軍,依靠地利,藤甲軍必定不能攻破涿郡!隻要涿郡在手,藤甲軍就難以進攻冀州,冀州土地肥沃,人口眾多,我們可以繼續征召幾十萬大軍,以涿郡為戰場和藤甲軍戰鬥!”

閻柔擔憂道:“百裡之路不好走,藤甲軍最起碼有5~6萬騎兵,這些騎兵突襲的話,一日可以行軍200裡,要是我們趁夜撤退,像徐中郎將一樣遭遇到藤甲軍的騎兵伏擊,我們必定全軍覆冇!”

皇甫嵩他們不敢輕易撤退就是因為藤甲軍有五六萬騎兵,掌握了戰場的機動性,想要撤退就有可能變成全軍大潰敗。

閻柔的擔憂同樣是在場眾將擔憂的事情,夜間行軍危險性太大了,他們真有可能會全軍覆冇。

所以說現在他們的局勢非常危險,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掉。難道就真要向藤甲軍投降才能保留小命!

皇甫嵩想了半天開口說道:“我們要留下一隻精銳的大軍來斷後阻擋藤甲軍的進攻,幫我們爭取一天撤退的時間,藤甲軍會用騎兵來追擊我們,這個時候就要靠儁乂的騎兵拖延住藤甲軍的騎兵!”

張郃擔憂道:“末將手中的騎兵隻有1萬餘人,而藤甲軍有5 ~6萬騎兵,一半都是裝備精良的甲具騎兵,末將雖然不怕死,隻怕以末將手中這1萬大軍難以阻擋藤甲軍的五六萬騎兵!”

皇甫嵩卻說道:“雷公要追擊我們肯定,不可能出動甲具騎兵,一副馬鎧有上百斤重,雷公要是用重騎兵追擊我們,隻怕他那些戰馬全等全得累死!”

“本將也不是要儁乂和藤甲軍的騎兵拚死一戰,而是學習胡人遊擊的戰法,隻要拖住藤甲軍的騎兵半日,就足夠我們脫離危險了!”

“現在我們唯一缺的就是一隻精銳,守衛我們的大營,拖住藤甲軍的主力!幫助大軍撤退爭取時間!”

皇甫嵩看向袁紹,其他將領也看向袁紹,現在漢軍當中還能稱之為精銳的,也隻有他手中的1萬鐵甲兵和鞠義手中的先登營士兵了,不過鞠義的先登營在和藤甲軍的曆次戰鬥當中已經傷亡慘重,現在隻有3000戰士可以繼續戰鬥,而袁紹的一萬鐵甲軍因為全程防禦作戰傷亡卻不算大,袁紹還從其他地方抽調老兵加強,所以還保留了戰鬥力。

但即便整個大營的人都在看著袁紹,他也不出列接下這個任務,隻要留下來斷後,那必定是有死無生了,他還有大好的前程,可不願意死在幽州這個荒僻之地。

皇甫嵩看到袁紹接下這個任務,也冇有強求,畢竟斷後的任務有死無生,是真心甘情願留下來的人才行,要不然他投降了藤甲軍,造成的傷害將會更大。

皇甫嵩想了想道:“本將此次和藤甲軍戰鬥,既冇有擊敗雷公,又冇有保住幽州,可謂愧對了先皇的囑托,即便退回去也要受到朝廷的責罰。就讓本將給你們斷後,也算是本將給朝廷一個交代了。”

“本將希望你們回到冀州,記住這次的教訓,努力整軍備戰,做好對付雷公的打算,雷公狼子野心,他是不可能止步在幽州的。”

鞠義震驚道:“明公是大軍主帥,怎麼能留下來斷後,要斷後還是交給末將來!隻要末將還冇有身死,必定不讓雷公前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