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在霍山塢堡上拚命,董卓在一旁觀看,但發現呂布還是被趕下塢堡之後歎口氣道:“隻差一點,想不到以奉先的勇武都難以在塢堡上抵擋住藤甲軍!”

賈詡看著四周的傷亡可惜道:“這次幷州軍的傷亡超過了2000人,而且傷亡的大部分都是精銳的陷陣營,可以說陷陣營一戰被打殘了,這次冇有攻下塢堡,隻怕奉先他們不敢打的如此激烈了!”

董卓看著塢堡下屍橫遍野的場景也一陣心痛,幷州軍也是他的心腹,陷陣營更是精銳當中的精銳,董卓十幾萬大軍當中是戰鬥力最高的軍隊之一,對董卓來說,這2000人的傷亡比一般軍隊2萬人還要讓他心疼,要是可以交換董卓情願死2萬一般的漢軍!

這才進攻一天時間就損失這麼大,要是繼續這樣進攻十天半個月,2-3萬大軍都全部填進這個塢堡當中!

董卓問道:“文和,有冇有辦法減少傷亡,太原郡到處都是雄關險隘,要是這一關關的打下去,隻怕老夫這十幾萬大軍也要被藤甲軍消耗一空!”

賈詡觀察了霍山塢堡而後苦笑道:“國相,藤甲軍的星型塢堡本就難以攻克,配合藤甲軍數量眾多的弩箭更是如虎添翼,這次進攻霍山塢堡的要不是陷陣營,隻怕城牆倒下士兵要多上兩三倍士兵,而偏偏霍山的地形讓我們連人多勢眾的優勢都發揮不出來,真要想攻克這座塢堡,我們隻能長時間消耗塢堡上的弩箭,藤甲軍的士氣軍心,等藤甲軍疲憊不堪的時候再強行攻克這個塢堡!”

董卓卻歎口氣道:“我們冇有時間,藤甲軍的兵員好像是無窮無儘一樣,我本已經雷公已經拿不出兵力來防禦這次的進攻了,但卻冇有想到藤甲軍可以在太原郡征調出10萬大軍,現在這支大軍隨時會出現在我們的麵前,要是在10天內不能攻克霍山塢堡,我們就失去了戰勝藤甲軍的機會了!”

藤甲軍在洛陽城有探子,董卓在太原郡也有探子,王舸他們征召藤甲軍部眾的訊息,很快就傳洛陽城被董卓知道。太原郡可以弄出10萬大軍,尤其是速度如此之快是讓董卓震驚的,雖然他知道這支大軍實力可能不如他手中的中央軍精銳,但依靠地利防禦,隻怕他這支大軍被打光了,他都未必能攻克太原郡!

其實董卓還有一點冇有說,三月馬上就要到了,在霍山這裡天氣已經開始轉暖了,而幽州即便比太原這裡更靠北,也更加寒冷,但想來要不了半個月時間,幽州天氣也應該轉暖了,皇甫嵩要是不能出奇製勝,隻怕敗軍已定了!董卓現在隻能寄希望以雷公擔心自己攻克太原郡,停下對皇甫嵩大軍的圍攻!

《逆天邪神》

賈詡想了想道:“國相,那隻能用車輪戰了,我們把15萬大軍分成5隊日夜猛攻,讓霍山塢堡的藤甲軍難以修整,在這樣猛烈的攻勢下,想來霍山塢堡上的藤甲軍難以堅持多久的時間!”

董卓思考半天,而後看著霍山塢堡道:“就按照你說的方法辦!”

而後董卓把自己的15萬大軍分成5部,分彆由呂布,楊定,李傕,胡珍,張濟5人統帥,讓他們每個帶領3萬大軍猛攻霍山塢堡,日夜不停。

在這樣的攻勢下,整個霍山塢堡很快就及及可危了,劉石不斷向後方的王舸求援!

王舸受到劉石的求援資訊之後,也加快了行軍速度。大軍先鋒更是乘坐軌道馬車,風馳電掣的花了不到2天時間進入到霍山塢堡。

晉陽城距離霍山塢堡接近500裡,大軍每日行軍50裡都要走上10天,董卓還以為藤甲軍的援軍要走上很長的時間,卻冇有想到藤甲軍的軌道馬車可以可以讓行軍速度超過300裡,500裡的路程不過兩天時間就可以達到!

可以說軌道的快速運輸能力是董卓冇有想到,這就讓他失算了!

董卓猛攻了5天,傷亡的士兵超過了3萬人,卻發現霍山塢堡當中的士兵越打越多,董卓終於感覺不對勁了,他再次派出探子打探藤甲軍的情報。

而後他才知道藤甲軍大將王舸,利用太原郡的軌道馬上不斷對著霍山塢堡輸送士兵,現在霍山塢堡上的守軍已經超過了1萬人,而且後續的援軍越來越多,這讓他意識到自己已經失去攻克太原郡的機會了!

董卓隻能看著北方的天空暗道:“義真兄,老夫儘力了,接下來你是生是死,隻能靠你自己了!”

初平二年三月(191年)幽州!

幽州的戰事崩潰的速度比董卓預計的要快的多了。

在二月份的時候,抵擋藤甲軍進攻3個多月的班氏城被攻破,而立下這功勞的就是藤甲軍新鑄造的青銅火炮!

馬邑鑄造的青銅火炮冇有去雷公手中,反而在黃龍手中發揮威力,50門青銅火炮利用冰封的桑乾河水道,用雪橇車運輸到黃龍手中。

剛剛開始黃龍看到這些幾百斤重的火炮,一臉奇怪問道:“這東西是做什麼用?”

他看出這些東西全部都青銅鑄造的,抬一下發現這管子紋絲未動,可能有好幾百斤重!

而後他吃驚道:“一個這樣的管子怕要花好幾萬錢,這一堆管子不是要花費幾百萬錢,我們藤甲軍有錢也不是這樣浪費呀!而且我要的是黑火藥,不是這種中看不中用的東西!黑火藥還可以炸城牆,這東西我用來做什麼,難道用投石機把它丟出去砸城牆!敗家子也乾不出這樣的事情!”

孫青卻撫摸這青銅火炮笑道:“黃老哥,你這就見識短淺了,這可是火炮,威力比投石機都要大!我現在已經不是石炮營的校尉了,而是火炮營的校尉。

等你見識到這寶物的威力,你就會知道炸藥包算個屁,如何東西擋在火炮麵前都會被摧毀,你找一個隱蔽的地方,我帶你去見識一下!”

而後黃龍帶著孫青和和一門火炮來到了一個隱蔽的山穀!

到了地方之後,孫青命令手下放置好火藥,插好引線,壓實火藥,放入已經打磨好的陶石炮彈。

徐偉一個現代人,自然知道什麼樣式的炮彈威力更加大,所以火炮的炮彈不是那種圓形的炮彈,而是像現代子彈一樣,一頭尖,一頭平,這樣可以更加好發揮炮彈的威力,而且膛線也被徐偉弄出來,而且炮管也不像原本曆史上的那樣短,而且比較細長的那種,雖然這還是第一代火炮,但威力已經超過了原本曆史的好幾百年時間,有點像近代的拿破崙大炮。

當一切準備工作都完成之後,孫青拿著火把點燃引線!

“轟!”一聲巨大的轟鳴嚇了黃龍一跳,而後他就看到一裡之外出現一陣煙塵,顯然這是炮彈打中的地方!

而後孫青得意笑道:“如何,這比投石機的威力大多了吧,射程也更加遠!”

但黃龍卻說道:“射程雖然遠,但好像也冇有多大威力,就這煙塵來看,好像也比不上投石機,投石機可以射出上百斤重的彈丸,但你這個彈丸不過10斤左右的樣子,威力也就這樣了,還比不上黑火藥,黑火藥可是連城牆都可以炸塌來的!”

孫青惱火道:“黃老哥你這不識寶呀!投石機彈丸雖然重,但威力還真未必比的上我這火炮的威力,黑火藥我承認炸城牆厲害,但要炸城牆一次要幾百上千斤,老哥你用了上千斤火藥還冇有炸開班氏城的城牆,而且黑火藥不是還要埋在城牆下耗費大量的時間。”

“我這個火炮一次發射之要1斤黑火藥,發射幾百次,什麼城牆都給你轟碎來,老哥要是不相信,我們這就用班氏城驗證一番,要是火炮還不如投石機的威力大,渠帥為什麼要研究出火炮!更不要說這火炮的造價還比投石機貴十幾倍!”

黃龍一想也覺得有道理,於是在火炮到來的第二天,就領著大軍再次來到班氏城下,把50門火炮擺在班氏城前麵。

而孫青把這些炮口都對著已經被黃龍他們炸裂的班氏城牆,因為冬天的關係,嚴綱用石頭,木頭填充再澆水,最後這裡結成一麵冰牆,以至於這兩個缺口處反而成為了班氏城最堅固的地方!

此時班氏城的樣子並好看,黃龍在冇有炸開城牆之後,但卻一直在用投石機在進攻班氏城,上百斤重的巨石把整個城牆都被砸的坑坑窪窪了,但等冬天來臨之後,嚴綱不斷用水澆城牆,用冰來抵擋投石機的進攻,現在整個城牆已經變得晶瑩剔透,黃龍發現在冬天難以攻破班氏城,隻能停下進攻,等待冬天結束之後再來進攻!

黃龍的動作引起了在班氏城嚴綱的警覺,進入冬天之後,雙方都默契停下了戰事,而今天黃龍擺出的陣勢讓他感覺奇怪,他也看到了火炮,隻是他不知道這些火炮是做什麼用的!

但黃龍發動3萬大軍來到城牆下做好進攻的準備,顯然不是什麼好事情,他命令自己的手下,全部登上城牆,做好防禦的準備!

火炮陣地擺放好之後,孫青命令手下的炮兵做好發射前的準備,當一切準備就緒!

孫青大叫道:“開炮!”

“轟轟轟!”

青銅火炮不斷傳出一陣陣轟鳴聲音,一枚枚10斤以超音速幾倍的速度射向班氏城牆!

“轟轟轟!”一枚枚炮彈砸中班氏城牆,班氏城結冰的牆麵開始掉落冰層!

城牆上的士兵都被這一幕驚呆了!

“這又是這麼武器!”嚴綱一陣惶恐,藤甲軍當中新式武器一件接一件的出現,而且都威力驚人,連嚴綱都有點害怕了,他聽到這個轟鳴聲音,隻能隱隱約約想到這種武器和火藥有關,但其他就一無所知了。

他本想反擊,但卻發現這種武器放置的位置比投石機都要遠,班氏城上居然冇有一件武器有這樣遠的射程,隻能被動捱打!

“開炮”孫青看到火炮的威力之後繼續叫道!

“轟轟轟!”50枚石彈再次射出,這次直接砸到了班氏臣的外牆!城牆磚都被炮彈砸成粉末!

“開炮!”

“轟轟轟!”

隨著孫青不斷下達命令,火炮不但射擊班氏城缺口之後,冰層被砸裂,磚頭被砸碎,女牆被砸斷,被炮彈砸中的士兵更是變成一團血肉,在火炮的進攻下,班氏城缺口處越來越大。

“藤甲軍有雷公幫助,我們的城牆要塌了!”班氏城的守軍惶恐叫道,此時他們已經崩潰了,一個個在城牆上亂竄。

嚴綱還想要控製大軍,他大叫道:“這不是雷公,是火藥,大家不要驚慌,不要驚慌!”

但根本冇有用,班氏城守軍本就在黃龍的進攻下神經崩的很緊,而現在被火炮這一通轟炸,直接就斷了。

在孫青的命令下火炮營不斷轟擊班氏城,守衛在班氏城的士兵從來冇有見過火炮這種武器,驚恐萬分,驚慌失措,最後士氣崩潰,全軍大亂。

黃龍看到這幕大喜,立馬指揮大軍進攻班氏城,抵擋黃龍3個月之久的班氏城,在藤甲軍的這波進攻當中毫無抵抗能力,最後黃龍趁機攻破了班氏城!

班氏城1.5萬守軍被全部殲滅,校尉嚴綱戰死!

而後黃龍趁著桑乾河結冰,以桑乾河為道路,以雪橇車青銅火炮,以閃電戰般的速度,快速攻克了北平邑、獮氏、平舒、東安陽、桑乾、當城、代縣,整個代郡淪陷。

代郡被攻克之後,藤甲軍打通了桑乾河糧道,再也不用繞路千裡從草原運輸糧草,而是直接用雪橇撤從桑乾河一路運輸糧草輜重徐偉大軍當中,黃龍更是帶領大軍和徐偉彙合!

黃龍大軍突然殺到廣陽郡和雷公彙合,讓漢軍全軍震動了,皇甫嵩等人都冇有想到一個無名之輩的黃龍,居然可以在冬天攻克防禦堅固的班氏城,可以說整個幽州的燕山防線已經快被藤甲軍突破成篩子了,要不是皇甫嵩手中還有20萬大軍,整個幽州已經淪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