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張白騎他們商議擴大黑火藥工坊的時候,侍從來報說是甄安來訪!張白騎讓人帶甄安進入!

甄安看著張白騎就拿出一個名冊一樣的東西道:“張統領,我們這些在幷州討生活的商賈,知道藤甲軍因為和漢軍的大戰,物資消耗巨大,所以略表心意希望雷公渠帥可以大獲全勝!”

張白騎拿著甄安的這個名冊,發現上麵居然都是布匹,錢糧等物資,張白騎隨便計算一下,這些物資大概值5億錢左右,這可是一筆數目巨大的財富,要知道現在董卓也不過才能收到10億錢的錢財!

張白騎笑道:“你們的心願我已經收到,我會轉交給渠帥的,而且你們放心,我們藤甲軍從來不白拿誰的東西,你們這些物資我都會統計好的,大戰結束必定按照雙倍給你們免稅,不會讓你們吃虧!”

甄安聽到這話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但還是說道:“免稅就不用了,這畢竟是我們的捐贈的!”

但張白騎卻說道:“藤甲軍有規矩,不拿百姓一針一線,要是不給你們免稅的話,這些東西我們是不能收的!還是現在這個會惠互利的好!”

甄安想到大漢屠殺他們這些商賈,而藤甲軍這裡卻不拿一針一線,真激動的有的想要哭了。冇有大漢的對比還不覺得什麼,但有了大漢的對比之後,才知道藤甲軍這種公平買賣的環境有多麼珍貴了。

他紅著眼說道:“張統領想來也知道大漢發生的事情了!”

張白騎道:“告緡令?”

這個事情轟動天下,張白騎也有所耳聞,隻是太過駭人聽聞了,張白騎倒是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真假。但在他看來董卓隻要冇有瘋了,就不應該會忽然對商人趕儘殺絕!加上張白騎每天忙碌的事情非常多,也就冇有太過於在意!

甄安激動道:“這那裡是什麼法令,簡直就是針對我們商賈的搶劫和屠殺,董卓這個屠夫他就根本不管我們是不是違反法令,帶著大軍直接包圍的市坊!而後就是屠殺我們這些商賈,可以說是屠夫也不為過!大漢的商人真是慘呀,整箇中原都在流著我們的鮮血!”

王舸冷笑道:“難怪董卓可以支援皇甫嵩大軍到現在,當初我們和渠帥就計算過,以大漢的財力最多維持皇甫嵩20萬大軍3個月的後勤,而現在整個大漢動員了超過40萬人,居然還可以打下去,看樣子董卓從你們這些商人手中收颳了不少財物!”

甄安眼紅說道:“所以現在整個大漢已經冇有我們的容身之處了,現在渠帥已經成為了我們的唯一依靠了,我們也想要幫助雷公渠帥做一些事情!好幫助渠帥戰勝大漢!”

張白騎奇怪道:“要如何幫助我們?難道是想要繼續捐贈一筆錢財?”

甄安道:“董卓這個屠夫之所以屠殺我們,就是因為大漢的國庫空虛了,他想要用這樣的方法籌集物資來打這一戰,而我們當中有不少人錢財也不少,我們的想法就是利用我們手中的錢財,儘量購買大漢境內的糧食,鋼鐵,皮革,木材等物資,推高大漢境內的物價,讓董卓這個老賊冇有足夠多的物資維持他的大軍!”

“不過現在大漢境內還是屠殺我們這些商人,所以我們想要實行這個計謀,還需要張統領的幫助!”

甄安的這個方法讓張白騎真是目瞪口呆,還有這樣的方法,聽上去好像可行!

張白騎仔細思考半天後回答道:“你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乾,我可以派遣大軍保護你們,但餘下的事情我也無能為力,這樣商業上的事情我瞭解的不是太多,要是你們虧損的太多,我能向渠帥彙報一下,幫你們承擔一部分損失!”

但甄安卻笑道:“高買高賣都是我們這些商人拿手絕活,怎麼可能會虧本,不過要做這樣的事情還是有一定危險性的,要是被董卓那個惡賊知道了,他定然不會放過我們這些在大漢境內的商人!”

張白騎點點頭,這些還真是商人擅長的,他是想多了,甄安他們怎麼可能會虧本!

想到這裡甄安說道:“張統領我認識一個叫衛常的河東商人,他被董卓弄的家破人亡現在到處想辦法要報複董卓,張統領可以讓他去大漢進入搞這些破壞大漢市場的行為!”

張白騎點點頭表示會去找這個人!

等甄安走了之後張白騎問王舸道:“你說甄安這個計謀能成功嗎?”

王舸一臉莫名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戰爭最重要的就是各種物資,錢現在已經基本上冇有用處了,要是可以用錢購買到大漢境內的物資,賺的是我們,兵法上不是說了,食敵一鐘當吾二十鐘,現在我們購買大漢的一石糧食,就相當於董卓少了20石的糧食,從這方麵來說應該對我們有利!”

但張白騎卻翻白眼道:“銅錢也是一種珍貴的戰略物資,你不要忘記現在渠帥正在讓我們製造青銅火炮,說是比投石機還要厲害,這火炮一門就要消耗7-8萬銅錢,我們現在連想購買董卓物資的銅錢都冇有!”

王舸卻激動道:“火炮可是我們藤甲軍最厲害的武器,比投石機厲害十倍都不止,我們即便冇有五銖錢用也要鑄造火炮,因為隻要有火炮在,我們就有用不完的錢!”

現在火炮已經鑄造了幾十門了,但就像王舸說的太耗費錢了,而偏偏他們藤甲軍因為這場戰爭也購買了大量的物資,手中的銅錢並不是很多,這冇有辦法,從來到馬邑開始,藤甲軍和外界大宗商品交流主要還是以物易物,銅錢在馬邑還真冇有太大作用!在馬邑的羊毛布都比銅錢有用!

用的時候卻冇有了,王舸可惜道:“為什麼要用青銅當錢,白紙難道不行,我們錢鋪的存摺不是一樣是白紙做的!這樣浪費青銅做什麼!”

張白騎好笑道:“你現在正是想錢想瘋了!居然想要用當做錢用!”

而後張白騎就不管王舸了,而是把甄安的捐贈還有搗亂大漢經濟的事情上報了徐偉,同時他也上報現在藤甲軍困境,雖然糧食和布匹還不缺少,但他們錢財已經快要消耗光,他請徐偉快點結束戰爭,要不然藤甲軍要元氣大傷了。

幽州,廣陽郡!

經曆了以後秋天的大戰,在寒風當中,雙方的戰事終於緩慢停歇下來,躲進自己的營地當中!

徐偉帶著一隊騎兵觀察皇甫嵩的營地!

徐偉凝神著望著不遠處的皇甫嵩大軍營地,發現這個營地又擴張了,營地上空密密麻麻都是飛舞的各種旗幟。

大漢軍陣郡司馬以上的軍事單位都會有自己的旌旗,旌旗之上大部分都是其主官的姓氏,所以這些旗幟上全部都寫這趙錢孫李等字樣,一般清點漢軍的旗幟,大概可以知道他們有多少人馬,而現在徐偉隨便清點都有好幾百麵旗幟,徐偉估算現在的皇甫嵩大軍有20萬大軍阻擋在他麵前!

徐偉驚訝道:“皇甫嵩增兵好快呀,這纔多久,居然增加了差不多10萬大軍?”

要知道不久前,徐偉就擊敗過皇甫嵩一次,殲滅了皇甫嵩3萬大軍,直接把皇甫嵩打後退30裡,在昌平縣重新安營紮寨!現在皇甫嵩的大軍不但冇有減少,反而增加了!

跟在徐偉身邊的段雲道:“皇甫嵩根本就是懦夫,要是他敢和我們正麵交戰,這場戰爭早就結束了,哪裡還用拖延這麼久!”

皇甫嵩剛剛和徐偉對持的時候,還想要把徐偉敢出居庸關,但徐偉身邊的重騎兵馬上教皇甫嵩做人了,隻要重騎兵衝鋒,皇甫嵩任何一營大軍都難以堅持一炷香時間,很多都是被段雲一個衝鋒就被擊垮了,以至於現在大漢的士兵一看到藤甲軍的重騎兵就會轉身逃跑!患上了騎兵恐懼症!

甚至後麵他的心腹大將鞠義,在看過重騎兵衝鋒之後也直搖頭道:“這樣的鐵騎隻能在沼澤等地,用長戟兵,上殺士兵,下砍馬腿纔有可以戰勝!而我的盾刀營,盾牌抵擋不住重騎兵騎兵的衝鋒,長刀也太短難以殺傷藤甲軍!”

鞠義的盾刀營基本上都是按照山地士兵建造的,適合在山地作戰,麵對衝鋒無雙的重騎兵,在平原之地戰鬥隻能白白往送士兵的性命!

但皇甫嵩知道不能在野戰當中擊敗雷公,就不可能把藤甲軍趕出幽州,於是在後麵野戰的時候,他幫助鞠義的盾刀營更換了鐵甲,想要讓鞠義在野戰當中擊敗雷公一支王牌。

重騎兵和盾刀營屬性相剋,皇甫嵩就找機會和徐偉的王牌陌刀營激戰一次,結果雙方兩敗俱傷,雙方傷亡都超過了3成,可以說盾刀營和陌刀營都以為這場戰鬥失去了戰鬥力,隻能在後方修養。但鞠義的盾刀營還冇有修整好,雷公的陌刀營卻很快出現在戰場上,顯然比預備役,雷公精銳遠遠超過了皇甫嵩的大軍!

而也就是徐偉身邊的重騎兵和陌刀營,讓皇甫嵩明白野戰他們基本上不可能勝利。

於是在鞠義受傷之後,皇甫嵩就不斷征調幽州的民夫,深挖勾,廣建營地,想要把徐偉堵在居庸關前!

而徐偉也不是冇有想過要一戰擊敗皇甫嵩,他把自己手中剩餘的黑火藥,全部弄出10斤重的手榴彈,外麵10斤陶彈裡麵可以裝一斤黑火藥,靠著投石機在300步外發射。

而後往整個皇甫嵩大營丟了幾千枚這樣的黑火藥,直接炸垮了皇甫嵩還幾個營地,把漢軍炸的四處亂竄,而徐偉則趁此機會攻入皇甫嵩大營當中。

但皇甫嵩好像早就想好了,如何對付徐偉手中的黑火藥一般,他的大營修建的特彆廣大,雖然說不上有700裡聯營,但卻也有幾十裡廣大,徐偉手中的黑火藥殺傷範圍有限,在擊穿皇甫嵩大營之後,皇甫嵩先親自率領親衛營斷後,命令各應主帥帶領各種的士兵緩慢後退,同時讓徐榮在後方收容潰兵。

而徐偉本想帶領騎兵衝擊皇甫嵩的大軍,但整個軍都城方圓幾十裡被皇甫嵩挖掘的溝壑縱橫,好好一個平原之地居然變得不適合騎兵作戰!

所以徐偉手中僅有的幾千斤黑火藥,戰果就是全殲了3萬漢軍,把皇甫嵩的大軍擊退了30餘裡,讓皇甫嵩帶領大軍退到了昌平縣。

但皇甫嵩站穩腳跟之後,卻繼續深挖溝壑,從各方繼續征調大軍,打算和徐偉死磕到底!麵對皇甫嵩牛皮糖式的防守,徐偉也不是冇有想過從其他方向進攻幽州,畢竟過了居庸關,四周都是平原非常適合騎兵進攻!

但徐偉的大軍卻在桑乾河和沽水之間的平原地帶,皇甫嵩早就在桑乾河和沽水之間修建了烽火台,並且還分彆安排了2萬大軍駐守這兩條河流,徐偉身邊冇有渡船,要想渡河就要麵對這兩支大軍的騷擾,很難度過這兩條河流,通過徐偉也擔心皇甫嵩會給他來一個半渡而擊,所以現在雙方僵持在這裡,除非徐偉可以擊敗皇甫嵩的主力,要不然徐偉也很難進攻幽州其他地區!

而徐偉在軍都城擊敗皇甫嵩的大軍之後,天氣也寒冷下來,徐偉也隻能停下進攻,打算在軍都這裡過一個冬天了!

探查了皇甫嵩的營地之後,徐偉回道了大營當中,藤甲軍的飛鴿很快帶來了張白騎的書信。

上麵都是在述說現在藤甲軍麵臨的困難,尤其的財政危機!

這場大戰的消耗已經遠遠超出了徐偉和張白騎,這些藤甲軍的高層當初的預計了,不要看藤甲軍10萬人等級的大戰幾乎每年都打,但這些戰鬥結束的時間卻很快,基本上都不會超過一個月時間,消耗自然就不高了,而現在這場大戰已經打了4個月了,現在雙方都要修整,看樣子會打到春天,這就是說要打大半年時間,現在張白騎擔心藤甲軍的財政支援不了這場大戰了!

------題外話------

求月票,排名步步後退,還請讀者支援一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