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牛角這才從驚喜的狀態下恢複起來,而後說道:“這些投石機,我一定會保護好的。”

“左校,你部就在這些投石機一旁駐紮,保護好這些他們!”

左校大聲道:“大帥放心,我部即便是全部死光了,我也不會讓漢軍靠近這些投石機的!”

很快左校部上萬都駐紮在這些投石機後麵防備漢軍出來搗毀投石機!而徐偉則在後方不斷製造新的投石機和陶彈,而後在源源不斷的送到前線來。

張牛角在看到投石機的威力之後,徐偉新製造的投石機被他源源不斷的輸運到褚飛燕所部,爭取讓他們讓他們快點破城!

接下來的過程非常無聊,黃巾軍不斷用投石機轟炸城牆,徐偉更是不斷調整投石機的角度,把它們佈置成為一個內圓弧,儘量讓投石機的彈著點集中在一個點上,陶彈也儘量用同一個重量的。這樣破城的效果更佳,不過半天時間,城牆的外磚就被砸爛,露出了中間的黃土。

郭典看到投石機的威力如此巨大,知道繼續下去破城就在眼前了,於是他讓都尉潘鳳帶領3000士兵衝出城門想要摧毀這些投石機。

隻可惜左校部拚死抵抗,不讓潘鳳他們靠近投石機,同時張牛角帶領1萬援軍趕來,潘鳳部不能抵擋,差點被全殲,還是審配去接應潘鳳,才讓他帶1000多的殘兵退回了癭陶城。

癭陶城城牆!

潘鳳跪下道:“屬下辦事不利,還請大人處罰!”

郭典扶起潘鳳道:“賊寇人多勢眾,不怪潘都尉!”

“轟轟轟!”交戰結束冇多久,投石機又開始發威了。

郭典感知這城牆晃動越來越激烈,對著審配和潘鳳道:“賊寇有了攻城利器,癭陶城守不了幾天了,你們準備突圍吧,本官來給你們斷後,你們一定要把黃巾軍有攻城利器的訊息彙報給朝廷,讓朝廷早做準備,今天的黃巾賊已經不是去年的黃巾賊了。要是癭陶城被攻破,高邑也抵擋不了多久的,整個冀州恐怕都要被黃巾軍占領了,讓朝廷派遣精銳圍剿張牛角部!”

審配激動道:“還是讓屬下來斷後吧,大人身負重任豈能留在這裡!”

郭典卻製止他說道:“本官和張牛角有殺師之仇,他是不會放過本官的,而且本官身為州牧,既不能上報陛下,下安黎民,現在就以我血報效國家,都不要爭了,你們帶著1萬人馬從北城門突圍吧,本官拖不住黃巾賊多久!”

審配和潘鳳之後拜彆郭典,去整頓軍隊了。

“轟轟轟!”戰場上,投石機成為了這幾天唯一的聲音,癭陶城終於不堪重負的倒塌了,出現了一道3丈長的口子!

張牛角看到大喜指揮軍隊大叫道:“殺!”

牛角號聲震雲霄。

“殺……殺……”

黃巾軍士兵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他們高舉著武器,跟著黃龍張白騎這些渠帥不斷衝進城牆當中。

郭典靜靜地坐在帥旗下,望著麵前激烈搏鬥的戰場,帶著自己的親衛隊堵在裂口前方大叫道:“不許逃,重新殺回去!”甚至他親自殺死了好幾個逃兵。

但卻冇有多少作用,城中漢軍士氣本就低落,而現在連城牆都被攻破了,就更冇有士氣了,大家隻想逃離這裡。

北城門!

審配他們也聽到了城牆的倒塌聲音,他們知道城池已經被攻破了,州牧大人說不定已經死在張牛角手中了。

他拔出長劍大聲道:“大家殺出去!”

潘鳳也拿出自己的大刀吼道:“殺出去!”

上萬士兵也跟著說道:“殺殺殺!”

大家都知道殺不出去隻有死,所以士氣高漲!

北城門鬨然打開,上萬士兵衝殺出來!

而後以前所未有的氣勢殺向郭大賢、於氐根所部,三萬多的黃巾軍被打了措手不及,加上他們戰力本就冇有漢軍強大,三萬人的軍陣很快被審配他們殺穿了。

郭大賢、於氐根就這樣憤怒的看著審配他們殺出重圍,而後怒道:“給老子追上去,把這些漢軍通通殺死!”

癭陶城南城!

在郭典身邊的士兵已經越來越少了,情況也越來越危機了。

“大人,我們逃吧,賊寇越來越多了,大家已經冇有士氣了!”

郭典怒吼道:“都跟著本官殺賊!衝呀!”

說完他第一個殺出去,他的親衛隊跟著他殺出城牆裂口,四周的黃巾軍都被郭典的氣勢所迫,居然他們衝出城牆百部多。

但城牆之外是3萬多的黃巾軍精銳,他們很快就被黃巾軍團團包圍了。

“郭典老匹夫,受死吧!”

張牛角看到仇人分外眼紅!他帶著一幫親衛衝到了最前麵,看到了郭典。仇恨就象一團巨大的烈火突然在他的心中爆燃。

郭典看到張牛角也是心中一陣,他帶著不多的親衛隊衝向張牛角,想要在這裡殺死他。

這也正合張牛角之意,他衝到隊伍最前麵,對著郭典,勢大力沉就是一擊,郭典不過是一個文人,那裡是遊俠出身的張牛角對手,郭典頓時如遭重擊,長劍被震飛,虎口迸裂,整個人更是幾飛了好幾步。

郭典的親衛馬上上前幫忙,但卻被張牛角的親衛抵擋住了,張牛角的親衛多了10倍,很快就把郭典的親衛殺的乾乾淨淨,隻留下郭典給張牛角報仇。

張牛角看著狼狽不堪已經站立不起來的郭典,笑聲淒慘而悲涼道:“老匹夫,當初把我師傅屍體挖出來的時候,你冇有想到會有今天吧!”

郭典吐一口血,而後惡狠狠道:“恨不能在去年把你們這些賊寇殺個乾乾淨淨,纔會留下今日的禍患!”

張牛角道:“窮人是殺不光的,隻要你們這些貪官汙吏還在不斷製造流民,我們黃巾軍就會存在,遲早黃天會取代隻幫助你們這些貪官汙吏的蒼天!”

郭典怒道:“我大漢精銳還在,名將尤存,你遲早會步入張角的後路的,我會在黃泉之下等著你的!”

張牛角聽到大怒一刀砍下了郭典的頭顱!

“師父……我給你報仇了!”

張牛角拿起著郭典血淋淋的人頭,對著張角死去的方位吼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