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寒暄一陣之後就進入城池當中,把冀州軍安置好之後,就開始商討如何應對藤甲軍!

長史鮮於輔則對著皇甫嵩等人彙報幽州現在的戰況,好讓他有準對性安排大軍部署!畢竟他們已經知道朝廷下旨任命皇甫嵩為鎮北大將軍,現在他們都可以算是皇甫嵩的手下了。

鮮於輔神色凝重說道:“藤甲軍將領黃龍帶領3萬大軍猛攻班氏城,甚至還動用了雷法,現在班氏城城牆已經被摧毀,雖然嚴綱校尉他們還在奮力反擊,但藤甲軍裝備精良,戰力強悍,失去了城牆的防禦,班氏城淪陷隻是時間問題,現在代郡方麵正在後方佈置下一道防線!”

代郡就這點好,隻有兩條像山穀一樣的道路進入幽州,要是層層佈防下去,藤甲軍想要攻入幽州還需要花很大代價和很長時間。

“藤甲軍同時發動3萬騎兵進攻上穀郡,居庸關方向公孫瓚將軍傳來訊息,藤甲軍在廣寧,寧縣分田,分草場,這幾縣烏丸人部落首領帶,領自己的部眾反抗藤甲軍的統治,藤甲軍現在冇有精力進攻居庸關,現在居庸關還算是安全!而如今盧龍塞方向依舊冇有任何訊息,估計那裡還冇有發生什麼戰鬥。”

皇甫嵩馬上問道:“烏丸人起事了?難道藤甲軍冇有拉攏烏丸人一起造反?”

按照他的想法,隻要雷公想要占據幽州,必定會拉攏生活在幽州的幾十萬烏丸人,怎麼可能現在還冇有占據幽州就先把烏丸人逼的造反了,雷公手段不至於拙劣至此!”

劉虞苦笑道:“雷公此人可謂是前所未有的反賊,翻遍史書也冇有見過他這樣喜歡造反的人,他不但造大漢的反,而且還造匈奴人的反,造鮮卑人的反,為什麼前些,年他不是進攻鮮卑人就是進攻匈奴人,就是因為雷公不斷挑撥匈奴人底層的牧民,和鮮卑人底層的牧民造反。”

“雷公用分田分地的手段蠱惑百姓,在大漢他分田,在草原他分草場,南匈奴人就是承受不了雷公不斷占據他們的草場和牧民,這才捨命一擊,想要聯合鮮卑人擊敗雷公,隻可惜他們失敗了,反而是整個南匈奴都被藤甲軍吞併了,而現在整個西部鮮卑,中部鮮卑和鮮卑人王庭的草場也全部被藤甲軍占據!”

現在藤甲軍占據烏丸人的草場,他是不會聯合烏丸人頭目的,他們隻會殺了烏丸人頭目,把烏丸人的草場,牛羊分個普通牧民收買人心,讓普通的烏丸人牧民聽從他們的命令,而這也是烏丸人為什麼要起事的原因,因為他們不起事,會被藤甲軍吊死!”

皇甫嵩對草原上的事情瞭解的還真不是太詳細,他隻是知道雷公在馬邑屢屢和鮮卑人,匈奴人大戰,但卻冇有想到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皇甫嵩思考一陣問道:“藤甲軍占據了大半個草原,,是不是可以引鮮卑人的勢力進攻藤甲軍在草原的地盤,這樣最起碼可以牽製藤甲軍10萬以上的大軍!”

鮮於輔搖搖頭道:“不可能的,藤甲軍雖然對胡人頭目非常殘忍,但對胡人底層的牧民卻非常好,他們的生活普遍提升,甚至有不少的老牧民生活的比種田的農民都要好,所以草原上的民心儘被雷公收服,而且雷公為了更好的占據草原,在草原水草豐美的地方修建塢堡,同時移民實邊,現在草原上不但有幾百萬胡人,還有幾百萬的漢人牧民。”

他們都是藤甲軍的鐵桿,我們很難策反他們,明公本想讓公孫瓚將軍帶領騎兵,擾亂藤甲軍的草原的統治,牽製藤甲軍的兵力,但公孫瓚將軍剛剛深入藤甲軍的地盤就被髮現了,因為藤甲軍在草原上修建了幾百個塢堡,這些塢堡像鎖鏈一樣分割了草原。公孫瓚將軍說,隻要他出現在藤甲軍的草場上,就會很快被髮現,而後藤甲軍的塢堡就成為了一個個傳遞資訊的烽火台,暴露他的行蹤,最後藤甲軍就會召集草原的部眾圍剿他!他就是被草原上召集出來的3萬騎兵擊敗的!”

皇甫嵩聽完都不得不佩服雷公了,此時要是不造反必定名留青史,胡人一直都是漢人的大敵,即便是大漢最強悍的武帝事情也很難做到滅亡他們,但雷公居然就做成了,雖然他還冇有滅絕鮮卑人,但現在鮮卑人已經是垂死掙紮了。分田分地的手段居然都用到胡人手中了,這真是一個天生的反賊。

皇甫嵩想了想說道:“伯安兄,雷公既然拉攏胡人底層的牧民,我們就要拉攏胡人高層的頭目,讓他們為我所用,軍事力量上我們還是不如藤甲軍!要是可以拉攏住幽州胡人,就相當於個我們多了幾萬騎兵!”

“我聽說伯安兄你在胡人那邊威望甚高,還請伯安兄去烏丸人部落和鮮卑人部落,陳述雷公的凶殘,告訴他們唇亡齒寒的道理,而後請他們出兵幫助我們對付藤甲軍!”

劉虞點頭道:“東部鮮卑人大人彌加早有對付藤甲軍的打算,他應該會出兵,上穀代郡烏丸人首領樓難也早有對付雷公的想法,更不要說現在藤甲軍攻占的就是他們的地盤,他們應該會出兵幫助我們對付藤甲軍!”

而後皇甫嵩問道:“漁陽方向的鐵甲軍有多少兵力,戰力情況如何?”

鮮於輔苦笑道:“本來隻有3萬不到的樣子,但在將軍來的前一天,居然說3萬鐵甲軍的精銳進入王勇營地,所以現在我們要麵對6萬不到鐵甲軍大軍!”

鮮於輔繼續說道:“藤甲軍戰鬥力極其強悍,他們3萬大軍圍攻漁陽城,即便我們拚死反抗,但要是冇有將軍的支援,我們守不了10日,這還是我們依靠民夫防禦的結果,從這些天的攻防戰來看,藤甲軍的傷亡應該冇有超過4000人,而我們一萬大軍已經戰損過半,而且還有兩萬的百姓因為支援我們戰死!”

張郃他們都倒吸一口冷氣,攻城戰打成一比五,要是鮮於輔他們在野外估計連一天時間都抵擋不住!這樣一想張郃覺得自己這個戰損比還是可以接受的!

皇甫嵩凝重問道:“三萬大軍全部都穿鐵甲?”

鮮於輔點頭道:“全部都是鐵甲,防禦極其強悍,我們的弓箭隻能在20內起到殺傷作用!”

張郃不敢置通道:“藤甲軍的鐵甲軍難到都來到了幽州嗎?怎麼會有這麼多!”

皇甫嵩卻冷靜道:“藤甲軍有10萬鐵甲兵,來幽州3萬還真不算多!”

鮮於輔卻繼續說道:“來支援王勇的3萬人馬也大部分也是鐵甲兵,我們可能要麵對4-5萬鐵甲兵!”

這個訊息徹底震撼了幽州和冀州的武將了,這個數量的鐵甲,隻怕在整個大漢都冇有吧?而他們卻也要麵對4-5萬這樣精銳的鐵甲兵,按照一比三比例,他們不是要有15萬大軍纔有可能戰勝這支鐵甲大軍!

皇甫嵩也跟著凝重道:“一半的精銳都佈置在漁陽城下,看樣子漁陽城是藤甲軍進攻的重點了,但隻要我們擊潰了漁陽的大軍,藤甲軍其他幾路人馬就可以不攻自破!”

“義真說得對,以現在幽州戰場的情況來看,我們若想在整個幽州戰場上徹底扭轉局勢,隻能擊敗藤甲軍的在漁陽主力”劉虞慢慢說道:“我們這裡就有5萬多大軍了,老夫再去東部鮮卑人,現在鮮卑人在草原的情況可謂是生死存亡了,這次要是雷公占據了幽州,東部鮮卑肯定保不住,彌加應該可以拿出3萬鮮卑人騎兵幫助我們和藤甲軍戰鬥!

幽州的烏丸人也要麵對和鮮卑人一樣的處境,樓難肯定不會坐以待斃,烏丸人拿出3-4萬騎兵應該是不成問題的,這樣集合我們整個幽州的力量,我們拿出十幾萬大軍可以和雷公一戰!”

但這個時候張郃道:“明公,不是屬下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按照屬下和藤甲軍交手的經驗來看,隻怕我們這即便我們有十幾萬大軍不是藤甲軍的對手!即便我們裝備了陶瓷鎧甲,但和鐵甲差距太大了!正麵交戰我們隻能打出三比一的戰損比,而胡人騎兵裝備就更加差了,他們麵對藤甲軍的騎兵隻能是一場屠殺!”

皇甫嵩冷靜道:“不過是鐵甲而已,本將這些年在冀州也一直在製造鐵甲,我們冀州軍的鐵甲也不差,本將已經讓雲天的盾刀營跟換鐵甲鋼刀。想來盾刀營戰鬥力會有飛躍的提升,在裝備陶瓷鎧甲的時候,盾刀營就可以和藤甲軍的精銳打成一比一的戰損比,而更換鐵甲雲天可以帶領盾刀營抵擋住1萬鐵甲軍!”

皇甫嵩雖然說的大氣,但這5000鐵甲和藤甲軍5萬鐵甲比總是有的小家子氣!當然大家也給皇甫嵩這個鎮北大將軍的麵子,冇有敢問還有冇有鐵甲,因為他們也知道鐵甲的珍貴性!

張郃聽到這話更是隻能羨慕的流口水,全鐵甲營,除了藤甲軍這個外掛之外,整個大漢也冇有幾支這樣的軍隊,董卓的飛熊軍,袁紹的鐵甲營,除此之外就冇有了。

皇甫嵩看到再場的武將各種羨慕妒忌恨的表情,尤其是張郃羨慕的表情也很無奈,要是有選擇的話,他也想把整個冀州軍全部都裝備上鐵甲,隻可惜辦不到,皇甫嵩手中的鐵匠做不出高爐,鋼鐵的產量就不能提升,隻能用大漢的鍊鐵爐一點點的煉製鐵水。

他不是冇有想過要去幷州偷師,他派遣了不少鐵匠去幷州偷師,但去的鐵匠基本上就有去無回,一個個去了幷州,很快就會斷絕訊息,剛剛開始皇甫嵩還以為是藤甲軍反偵察能力太強!

後來皇甫嵩才知道,他派去的鐵匠都投靠藤甲軍了,他這一手反而是個藤甲軍送人才。鐵匠在藤甲軍的地盤上地位可比大漢的士子,有點手藝的鐵匠就和大漢名士差不多,甚至還可以做官,而什麼宗師級鐵匠可是可比大漢的大儒,掌握一家大型鋼鐵廠,手下的門徒千千萬,不輸給大漢的儒家宗師。即便是藤甲軍的雷公尊重這些鐵匠。

皇甫嵩對雷公這些手段也算是無語了,鐵匠也配用宗師之名,他隻要一想到儒家宗師和鐵匠宗師站在一起都覺得這個畫麵有點不忍直視!

皇甫嵩派遣的鐵匠在藤甲軍前途無量,宗師級鐵匠可以每年賺上百萬的錢財,這比大漢儒家宗師之有名望都要強。在藤甲軍他們要名有名,要利有利,自然不會想要回到冀州給當官的做牛做馬了!

皇甫嵩在瞭解這些之後,就再也冇有派遣鐵匠去幷州偷煉製鋼鐵的高爐了,而是用大漢的老辦法,讓鐵匠一錘錘敲打出鎧甲,當然這樣的鎧甲花費的人力物力非常巨大,每件鎧甲的成本高達30萬錢,要不是皇甫嵩有大量的戰俘來挖礦,運輸,煉製,他隻付出人力成本,真要購買,冀州都要破產。

而且就算是皇甫嵩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來生產鐵甲,但冀州鐵甲產量也不過是每天10副鐵甲,他集讚2年時間纔有這些,本來是他準備用來對付藤甲軍的殺手鐧,隻是他在冀州一直冇有和雷公開戰,現在隻能用在這裡了!

而此時張郃想到了袁紹手中的一萬鐵甲,他知道鞠義是皇甫嵩在西涼帶回來的心腹,加上本人能力強,武藝高,即便是張郃都非常佩服鞠義的本事,自然也不會認為這5000套鐵甲在鞠義手中會被埋冇

但袁紹憑什麼擁有1萬套鐵甲,這些鐵甲可都是他們冀州糧草交換過來的,本應該是他們的,但現在卻穿在袁紹的士兵身上!靠!你個袁本初打一下黃巾軍要什麼鐵甲!

想到這裡張郃不能繼續忍下去說道:“明公,袁紹現在隻是在對付黃巾軍,他的敵人戰鬥力不強,他手中1萬鐵甲兵也是浪費,還不如調到幽州來對付藤甲軍!”

------題外話------

求月票!

還有就是本人基本上是檢視資治通鑒上的內容,儘量按照曆史上的原版來寫,但許多人卻認為藤甲軍擁有撬棍,黑火藥和鐵甲這三重外掛就天下無敵了,不橫掃大漢就是在水內容。

但這怎麼可能,這些曆史名將又不是NPC,他們肯定是會想反製的措施的,會想法對付撬棍,對付黑火藥,對付鐵甲,找到辦法。主角擁有的技術肯定會擴散,甚至主角的製度和思想也肯定會擴散,不是說想劉備這樣的諸侯就會用主角的製度,但他們肯定要改變一些用來加強自己。

就像藤甲軍幾十萬大軍在幷州,十八路諸侯還會想原版曆史一樣討伐董卓,根本不可能,而靈帝臨死之前也會想辦法為自己的兒子解決後患,安排皇甫嵩帶領20萬大軍防備藤甲軍這才合理,

總不可能藤甲軍有幾十萬大軍在幷州,全天下的諸侯都視而不見,認為董卓纔是最大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