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平元年(公元190年)八月,幷州,馬邑!

徐偉和王舸等藤甲軍高層,一路做軌道馬邑,花了5天時間橫貫整個幷州來到了馬邑!

而後徐偉來到馬邑的參謀部,找到留守在馬邑的張白騎問道:“現在前線是什麼情況,我們派出了多少兵力進攻幽州?”

張白騎指著幽州幽州地形圖道:“公孫瓚先帶著3000騎兵進攻我們在草原的地盤,屠殺了6個村子,孫輕召集3萬騎兵追殺公孫瓚,一路追到幽州地界,現在已經攻破了廣寧縣,現在正在攻占上穀郡其他縣城!上穀郡漢軍不多,在孫青攻占廣寧之後,劉虞已經派遣武將閻柔帶領1萬漢軍進駐居庸關,據說現在整個居庸關上有1.3萬人!”

廣寧縣就是後世的張家口,隻要再南下攻占沮陽,藤甲軍的軍隊就兵臨居庸關了!

不過徐偉有點哭笑不得,孫輕本是一個縣令,按理來說冇有權利指揮這麼多軍隊的,但他抓住機會在公孫瓚入侵強陰的時候,釋出了動員令,而強陰雖然是一個縣,但不管是人口還是麵積都不輸給大漢的一個郡,召集出3萬大軍輕而易舉,而後更是一路追殺到幽州的地盤上去了,這還真不好說他做錯了什麼,畢竟他也是在保衛強陰的百姓!

張白騎繼續道:“黃龍帶領3萬士兵從據陽出發,現在正在進攻班氏城,不過班氏這些年不斷被劉虞他們加固,擴張,城牆都是用巨石修築,上層全青磚建造堅固異常。

我們的撬棍撬不動巨石,投石機也很難攻破全青磚結構的城牆!班氏城的守將是公孫瓚的部下鄒丹,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將,城池當中有5000人,黃龍傳來訊息說,班氏城非常不好打,請求渠帥調動黑火藥用來攻城!”

從劉備,到劉虞,再到公孫瓚對於班氏城都在不斷修築,這是方便藤甲軍的第一道防線,在瞭解藤甲軍撬棍厲害之後,他們就學習皇甫嵩的方法,弄出大量的岩石來作為城牆的基底,而其他地方也捨棄了這個時代版築技術,而是學習幾千年後朱元璋的辦法,全部用青磚,水泥修建,城牆的堅固程度不比後世鋼筋水泥差多少!

在藤甲軍的地盤上有上百個水泥廠,水泥技術擴散的非常快,所以水泥技術已經被大漢官員破解,劉虞和皇甫嵩就是用水泥大量修建工事來對付徐偉,可以說徐偉弄出撬棍之後,幽州,冀州的官員和門閥士族快速學習抵擋這種武器的方法,而用巨型岩石城牆和塢堡的基底,是他找到最好的方法!

這樣的城牆即便是後世的火炮也可以扛得住,更不要說是投石機了,所以班氏城雖然看上去不是什麼天險,但卻也異常難攻破,而且即便攻破了,還有北平邑,獮氏,高柳,靈丘等關隘,可以說皇甫嵩在冀州修築了多少工事,劉虞在代郡也修築了多少,而且因為防區短,劉虞修築的工事比皇甫嵩還要堅固,代郡是整個幽州防禦最堅固的地方!

徐偉看了一下地圖之後說道:“代郡是幽州防禦最嚴密的地方,我們不能硬拚,黃龍他這3萬人馬就用投石機一點點攻克班氏城,這路隻做牽製幽州的兵力用,黑火藥我可以調一千斤給他,但能不能攻克班氏城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現在藤甲軍大勢已成,徐偉終於不用擔心黑火藥流傳開來的後果了,隻要這戰他可以占據幽州,後麵即便大漢所有諸侯聯合起來進攻藤甲軍,他也有信心勝利的會是自己!所有他打算從這戰開始,放開對黑火藥的限製!

張白騎聽到徐偉把黑火藥交給黃龍,張白騎都吃驚的看著徐偉道:“渠帥,這黑火藥可是我藤甲軍的絕密,還是您親自掌管的好!”

但徐偉卻說道:“黑火藥製造出來就是要用的,以前我們藤甲軍實力弱小,我擔心黑火藥流傳出去會被敵人用在我們身上,所以才控製黑火藥的使用,但隻要這戰我們勝利,幽州就會被我們攻占,冀州也會是我們的網中之魚,等我們徹底占據河北之地後,大漢就不可能會是我們的對手!我們就不用擔心黑火藥會流傳開來!”

還有一點徐偉冇有說,這年頭黑火藥也不是那樣好製造的,炭和硝石好弄,但硫磺在大漢卻存量不多,在蜀中纔有少量的硫磺礦被髮現,大部分都被當中藥材和道士煉丹之用,要個少量還可以弄出來,但幾千上萬斤卻很難獲得。

徐偉也是歪打正著,馬邑這裡以前是一個火山帶,正好有不少硫磺礦,這才讓他不缺少製造黑火藥的原材料!所以徐偉確定即便大漢一方的人,懂得如何製造黑火藥,短時間內不管是黑火藥的數量還是威力都不可能追上藤甲軍,!

徐偉看著沙盤說道:“進攻幽州還是要從草原開始的好,隻要我們攻破了居庸關和漁陽兩地,整個幽州對我們藤甲軍來說就門戶大開了,漢軍就不可能阻擋我們占據幽州!讓孫青掃清整個上穀郡的漢軍,為我們後麵進攻居庸關做準備!同時再派遣一直3萬人大軍進攻漁陽城!”

這已經是10萬人等級的大戰了,在班氏城的黃龍還好辦,有桑乾河水運,隻要有上百艘運輸船和上千水師就足夠保障黃龍3萬人的後勤!

但孫輕部的三萬人,一路要橫跨上千裡的草原,而且還是冇有軌道馬車來提升運力,即便馬邑四輪馬車眾多,草原這一路還有徐偉修建的塢堡可以作為兵站,但畢竟是外線作戰,最起碼也要安排10萬民夫幫助黃龍來運輸糧草。而要是再派遣一直大軍進攻漁陽郡,處理後勤的民夫最起碼要有20萬人!

說句實在話,徐偉不想在這個時候和劉虞戰鬥,現在已經是八月了,這仗肯定一時半會是打不完,今年藤甲軍的秋收必定會受到影響!

王舸道:“隻三萬大軍遠遠不夠,還要有3萬騎兵保護我們的糧道,劉虞和彌加早就結盟,現在我們藤甲軍大舉進攻幽州,唇亡齒寒之下,彌加很有可能會帶領東部鮮卑人大軍在草原上進攻我們,要是我們冇有騎兵來防備鮮卑人,我軍的後路就有可能被鮮卑人截斷!”

而張白騎馬上道:“馬邑早就集結好3萬軍早已經集結好了,後續的兵力還在繼續集結,而騎兵話可以在草原上招募,不要說是3萬騎兵,就是10萬騎兵也不是問題,就是不知道渠帥想要誰統領?”

整個馬邑可謂聞戰則喜,整個馬邑兵站到處都是想要參軍士兵,對他們來說可以成為藤甲軍當中一員當然好,要是成不成為民夫也是好的,可以說這一戰的兵員整個雁門郡就提供了。

但張白騎卻不想這樣,馬邑是藤甲軍最大的糧倉,在秋收將近的時刻少了幾十萬青壯,今年的糧食收成是不想要了吧!所以他把出征的兵員和民夫分配到好幾個郡縣當中,儘量不集中在一個郡縣征調太多的青壯。

而唯一的例外隻是草原上的牧民,即便是在藤甲軍地盤上的牧民,大部分都隻有放牧和打仗兩項技能,而這其中放牧,準確來說放羊,還是不是他們喜歡做的事情,比起辛苦的勞作,藤甲軍地盤的牧民還是更喜歡參軍打仗。

藤甲軍進攻幽州,那些牧民比馬邑這個老區都要踴躍,幾乎每個胡人青壯都想要加入大軍,討伐幽州!

張白騎對這些人蔘軍也是樂意的,馬邑參軍太多會影響到糧食收成,但草原就冇有太大的問題了,大部分胡人部眾把牧場勞作都交給了他們的老婆,他們做的事情非常少,最多羊毛收割的緩慢一點,影響不到藤甲軍的大局!

這個時候跟著徐偉回來的王勇出列道:“渠帥,進攻漁陽郡的任務就交給我們了,我必定攻下漁陽,砍了劉虞的狗頭!”

這個時候張白騎道:“劉虞不能亂殺,他在幽州威望太高了,我們要收容幽州的民心就要留住劉虞!”

但王舸卻說道:“他在幽州威望越高,越是要殺,劉虞對大漢是好官,但對我們來說最大的敵人,這樣危險的敵人不殺,難道等他號召幽州的百姓來反對我們藤甲軍的統治!”

張白騎想了想道:“最好是在戰場上殺了,大家各為其主,劉虞戰死沙場,這樣一來大家就不好說什麼。要是俘虜了劉虞後麵再殺,對我們藤甲軍的聲望不好,畢竟我們打出的旗幟是替天行道,但劉虞卻算是一個好官,光今年就救治了幾十萬流民,要是我們俘虜了劉虞再殺他,說不定整個幽州的百姓都有可能暴動!”

徐偉想了想道:“戰場上殺了劉虞就殺了,冇有殺就留下他的性命,這年頭好官不多,劉虞做的事情值得我們饒他一命!我們不能隻留下貪官汙吏的性命,而把好官殺絕了!”

王勇點頭道:“我明白該怎麼做了!”

徐偉繼續道:“步兵的中郎將就是王勇,你打好這一戰,為我們藤甲軍開好一個頭!”

王勇激動道:“渠帥放心,我一點戰勝劉虞!”

而後徐偉看著在場一臉渴望戰鬥的武將。

想了想徐偉道:“保護糧道的騎兵中郎將就交給段鵬吧!也招募3萬騎兵,保護這一路上的運輸隊,段鵬熟悉草原的情況,即便彌加真敢劫我們藤甲軍的糧道,我相信他也不可能是段鵬的對手!”

段鵬驚喜道:“渠帥你放心,有屬下在,任何一個鮮卑人都不敢靠近我們藤甲軍的地盤!”

而後王勇就帶領他手中的3萬大軍做軌道車到平城,而出了平城,3萬士兵就坐上早就在平城準備好的3000輛運輸馬車,每輛馬車運輸一什士兵,這樣一路一日行軍百裡的速度越過汗彈山,一路在北地的草原行軍,一路直插攻克了廣平城。

而段鵬則去了強陰,以自己的親衛為軍官,在草原上招募了3萬能征善戰的勇士,而後一路保護去孫青和王勇的糧道!

王勇在攻克廣平城。繼續南下直接把漁陽城包圍起來!

而幽州牧劉虞本人也在漁陽當中,也就是說藤甲軍已經把幽州牧給包圍起來,而漁陽城也不過隻有1萬守城士兵,按理來說3萬敵人是不可能攻克漁陽的,但偏偏來的是藤甲軍,藤甲軍攻城向來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這可是上百座塢堡被攻克積攢出來的名聲!

一時間整個幽州可謂緊張不已,藤甲軍從三路進攻幽州,大軍超過了10萬人,連他們的州牧都被包圍了!

雷公這些年攻無不克戰無不勝,而他們的劉州牧卻一直一老好人的形象示人,幽州上到門閥士族,下到普通的百姓都不認可劉虞可以戰勝,一時間整個幽州的門閥士族,和百姓都開始往更加南的冀州逃避戰火!

而就在這個時候,涿郡傳來驃騎將軍皇甫嵩帶領5萬大軍來支援幽州了,皇甫嵩可謂大名鼎鼎,幽州的百姓在知道這個訊息之後終於鬆口氣了!

幽州的百姓不知道,這次不但是他們風聲鶴唳,連徐偉他們也是一樣,在王勇他們走了冇有幾日,上黨郡飛鴿傳書,說李傕帶領2萬大軍猛攻天井關,這到冇有出乎徐偉的預料之外。

董卓想要救援幽州,必定會在幷州牽製藤甲軍的力量,好在他在天井關留下了5000常備軍,加上關隘上本有的3000人,有8000人駐守天井關,除非董卓有黑火藥來炸關隘,不然根本不可能攻破天井關!

但冇過幾天,西河郡傳來訊息,董卓部將段煨帶領兩萬大軍進攻平州縣,上郡也傳來訊息說馬騰帶領2萬騎兵進攻上郡,上郡的官員猝不及防損失慘重,現在正退往高奴防備馬騰的大軍!

而在朔方郡的王磊也傳來訊息說是西涼的韓遂居然帶著3萬大軍進攻朔方郡,他倒是冇有求援,而是問徐偉,他可不可以攻入涼州!

最後是太原也傳來訊息,說冀州派兵開始攻打壺口關和井經關!可以說大漢對藤甲軍發動了全麵戰爭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