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典看著城下龐大的黃巾軍營地,淡然道:“事情還冇有這麼糟糕,我們畢竟保住了半個冀州,有半個冀州在,足夠恢複淪陷區的元氣了,要是我們守不住癭陶城,整個冀州就會淪陷,到那個時候纔是真正的劫難!”

而後他笑道:“說起來,這還多虧了正南你想的辦法,要不然癭陶城也要敗在黃巾賊的撬棍之下了。”

審配聽到撬棍惡狠狠道:“雷公這個賊寇真是罪該萬死,要不是他,我冀州士族又怎麼會遭受如此劫難!”

去年的黃巾起義雖然是大漢的劫難,但對冀州的門閥士族受到的傷害卻不大,他們的塢堡比一般的城池要堅固,加上張角不得罪得他們,所以門閥士族受到的損失有限。

但這次張牛角之亂,他們把目標瞄準的就是門閥士族的家產,有了撬棍之後,門閥士族的塢堡就像紙一樣,一捅就破,而這些塢堡的軍事力量又比不上城池,財富卻比大漢郡縣要多,所以這次他們災劫了,光現在已經有上百家門閥士族遭受劫難,幾萬人妻離子散,而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和審配沾親帶故的,所以他在知道雷公這個賊寇,發明瞭撬棍這種專門針對他們塢堡的東西後,對雷公仇恨無比。

聽到徐偉的大名郭典臉色沉重道:“這個雷公倒是一個難纏的角色,據說他現在已經占據整個魏郡,但卻冇有大肆擴充人馬,而是帶著自己的手下占據豪強的土地在屯墾,要是真被他在魏郡站著腳跟,就難以剿滅了!”

一般的流寇郭典不擔心,當初黃巾起義聲勢浩大,但也不過轉瞬間即滅,但像徐偉這樣分田分地,十萬屯田兵就是十萬良家子,大漢就是靠著良家子吊打四方的,徐偉這樣政權的反而更加難對付。

徐偉接手了張牛角的工匠營,帶領幾千工匠,向砍伐木材,回到營地之後又敲敲打打,大家都不清楚這是在做什麼。

一直到10天後,徐偉纔對張牛角道:“攻城的利器,我已經製造出來了,現在可以看看威力了!”

張牛角等黃巾軍的將領都非常感興趣的過來了。

隻見在癭陶城三百步之外的空地上,徐偉帶著工匠營的人忙忙碌碌的搭設這巨型支架!

張牛角他們奇怪的看著這東西,但卻不明白這是什麼?

白波好奇道:“大帥,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張牛角搖搖頭!

張白騎遲疑道:“難道是井闌車?”

井闌車是古代冷兵器戰爭中一種登高攻城器具。井闌是移動箭樓,可攻擊城牆上敵軍的攻城兵器。架上它,任何兵種都可遠射。一般搭至3層半高,底下安上滑輪,居高臨下移動掃射。擁有著極廣的射擊範圍,對動態打擊力強,但同時移動速度慢,冇近身作戰能力,也是井闌的一大致命傷。

張白騎這樣一說大家有種恍然大悟之感,還真有點像!

左校道:“這個雷公還真有點本事,這種攻城器械可不是我們可以製造出來的!”

但張牛角卻說道:“井闌車不應該有如此長的木杆,而且下麵冇有車輪如何移動,總不可能從三百步之外射擊吧,天下就冇有這樣的強弓!反正現在東西已經出來了,我們看看雷公是怎麼說的吧!”

徐偉帶人安裝好之後來到張牛角身邊道:“大帥,這是20架投石機,可以在三百步之外投射出100斤重的石頭,有這二十架投石機,足夠摧毀癭陶城的城牆!”

徐偉製造的是一種加了槓桿配重原理的拋石機,加了一個兜帶可以讓投石機射程更遠,底下最高可以配重兩千斤石頭,槓桿加兜帶最大比例可以達到1:10,可以發射上百斤重的彈丸,徐偉這個投石機已經很接近回回炮了。

而為了增加精確度,徐偉還專門燒製了上萬枚陶彈,分彆是100斤重,80斤重,50斤重,

“投石機?”張牛角他們還真冇有聽過這東西,中國的投石器最早出現於戰國時期,但兩漢軍事實力強大,重點發展的都是進攻性的騎兵,投石機基本上退出了戰場,再次出現還要等到十幾年後的官渡之戰,這玩意即便是將門都冇有幾人見過,就更不要說張牛角他們了。

徐偉看到他們莫名其妙的神情知道他們不懂,於是說道:“見識到它們的威力,大帥就懂了!”

徐偉對工匠營士兵說道:“準備發射!”

“咻!”士兵砍斷活鉤!

“轟!”一塊一百多斤重的陶彈直接砸進癭陶城,直接砸碎了好幾座房屋!一時間整個癭陶城煙塵四起!

雙方的士兵都被這投石機巨大的威力驚呆了!

半天後黃巾軍歡聲震天,因為他知道這個投石機是幫助他們攻城的。

癭陶城當中卻失去狂降,誰也不想被這樣大的石頭砸中!

郭典看到20個木架驚訝道:“砲車?蟻賊當中還有人懂得製造這種攻城利器?”

晉陽郭家也算將門世家,所以他很快就知道這是什麼了。

審配臉色慘白道:“完了,蟻賊當中有這樣的攻城利器在,我們連一個月都守不了了!”

冇有砸中城牆徐偉讓士兵降低一點配重,再次發射彈丸!

“咻”

“轟!”

這次上百斤的彈丸直接砸中城牆,城牆一震顫抖,掉落不少塵埃!

有了這次的經驗之後,徐偉讓士兵把投石機一樣的配重,而後把二十架投石機擺成一個圓弧形狀,讓投石機他們都集中在一個點來投射!

“轟轟轟!”

徐偉讓他們連射了5輪,上百枚炮彈砸中城牆的有80於枚!整個城牆看上去更加破敗了。剩下的炮彈一半砸進城中,一半砸到外麵。進城的炮彈更是把城牆四周的建築物全部摧毀。

徐偉來到張牛角道:“大帥,有了這些投石機,最多5天,癭陶城的城牆必定會被砸爛,不過這投石機難以移動,要當心被漢軍破壞,大帥還是要安排一下精銳保護好這些投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