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巾軍20萬青壯則被集結起來,先是每天三餐的養身體,同時對他們進行最基礎的隊列訓練,包信他們每人訓練上千人,教導他們簡單的隊列,不求他們能練出多強的戰鬥力,但好歹可以弄出整齊一個萬人隊氣勢來!

簡單訓練10天後,黃巾軍的士兵能勉強做的令行禁止,簡單的鐵槍,藤甲,藤盾全部裝備上,黃巾軍的戰士瞬間就有幾分正規軍的意思了。

而後20萬黃巾軍戰士分成四隊,每隊5萬人,向著臨淄四周的塢堡進攻過去,而有了撬棍這樣對付塢堡的神兵利器之後,青州的門閥士族很快體會到了冀州同行的苦楚,這群亂民作弊!

不到一個月時間整個臨淄四周有30多座塢堡被攻破,青州黃巾軍繳獲了超過500萬石糧食,一萬多套皮甲和其他武器,還有價值好幾億的金銀珠寶,這些錢財被於毒他們運輸到媯山當中,可以說青州黃巾軍徹底農奴翻身了!

包信他們在青州黃巾軍當中威望大增,連於毒都開始對包信言聽計從了。

臨淄四周的門閥士族被黃巾軍屠殺殆儘,嚇的其他的門閥士族趕緊躲進臨淄這樣的大城市當中。同時他們彙集在青州刺史府,要求青州刺史焦和清繳青州黃巾賊,為他們報仇雪恨!

青州刺史焦和本就是士林中人,這其中還有不少是他的知交好友,自然不會拒絕這些門閥士族的要求了,於是他帶著2萬青州軍圍剿於毒。

隻可惜焦和是一個誌大才疏,缺乏軍事才能的名士,這樣的人除了一聲名望,其他一無是處。

偏偏他還不自知,甚至連關東門閥輕視武將的習慣有,根本冇有領兵的能力,也做不到上下同心,妥妥豬隊友。他直接帶著2萬青州軍撲進於毒的陷阱當中,20萬黃巾軍戰士把青州軍團團包圍,最後把他們全部殲滅,焦和本人也被於毒砍死。

臨淄的主力被全殲之後,於毒更是趁機攻克了臨淄城。

臨淄城是大漢有數的大城市,這樣的城池被攻克,震動了整個大漢,於毒之名轟動了整個大漢國,這次的勝利宣告沉寂一年多的黃巾軍再次興盛起來!

得到了臨淄武庫的於毒實力暴漲,冇有聽從包信見好就收,建設根據地的想法。

而是帶領青州黃巾軍分兵進攻青州各郡,想要趁著天下諸侯都和董卓交戰的時候,徹底攻占青州!

於毒覺得和比起窮鄉僻壤的山區,還是城池更好,更不要說,現在他覺得自己手中有了撬棍和臨淄武庫,實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他覺得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壯大自己手中的黃巾軍。

包信無語了,你這都百萬部眾了,還要壯大,你養的活這麼多人?

你連基礎的軍官都配不齊,軍隊的數量再擴大,也是一群烏合之眾。而且你手中冇有理政的人才,占據了整個青州又有什麼用,你又得不到糧草!真想弄錢財裝備,攻打小型的塢堡不是更好!

雖然在包信看來種田流纔是王道,但於毒不想用這樣的方法,他覺得太麻煩了,還不如他現在這樣趁熱打鐵攻城略地的爽快,占據了整個青州這不比在媯山上要好的多了。隻可惜於毒他不知道,他一個叛賊即便占據了城池也收不到稅賦,這樣的城池隻能浪費他們的兵力。

包信冇有辦法,隻能帶著藤甲軍的老兵回到媯山,按照他在馬邑學習的方法建設根據地,訓練士兵,同時想辦法開荒種地。

現在的大漢可不止青州一地黃巾軍活躍起,得到了徐偉撬棍和藤甲軍老兵的支援,整箇中原黃巾軍終於點開了進攻塢堡的科技樹。

這些黃巾軍戰士可能數量上冇有於毒他們多,但也有好幾萬人,他們打不贏曹操那樣有上萬兵力的諸侯,但包圍一個門閥士族的塢堡卻是可以做到的。

於是中原門閥士族豪強士紳開始倒黴了,他們也是第一次麵對撬棍這樣的武器。各地的黃巾軍都不在攻打城池,轉而攻打油水多的塢堡,冇有防備的他們損失慘重。

大漢的城池打下來倉庫都未必有上千石糧食,但隻要打下一個塢堡,糧食就冇有低於10萬石的,錢財更冇有低於上千萬的,可以說攻克一座塢堡比打下一個郡城都要賺的多,得到的糧草足夠幾萬黃巾軍戰士吃幾個月,攻克兩三個塢堡,一年的糧食就到手。

從徐偉還是播種火星開始,整箇中原黃巾軍可謂遍地開花,中原的匪患嚴重了10倍都不止。

不到一個月時間有上百座塢堡被攻破,上百個門閥士族和豪強家族被屠殺,這樣的殺戮震動了整箇中原的士紳,門閥士族終於不能繼續淡然看待董卓和袁紹他們的戰爭了,他們現在對亂世有幾分恐懼了,原來亂世不但是百姓會死,他們也會死全家!

大家還打個屁董卓,老家都要不保了!

於是他們一個開始聯絡在酸棗的關東聯軍,讓他們趕快帶兵回來,再不回來他們的老家不要被黃巾軍占領了,不少人寫信都到洛陽去了,他們要求袁槐向董卓議和。甚至梁國陳國的國相直接求援到董卓這裡來了,請求董卓這個大會國相來保護他們!

一時間整箇中原大地都開始在呼籲要和平不要戰爭,漢臣不打漢臣,大家要打就打黃巾賊!

看到他們的求援信,董卓笑臉都止不住!

“這真是老天爺都在幫助老夫,中原再次爆發黃巾賊,而且這次的黃巾賊厲害非常,據說已經攻破了關東門閥上百做塢堡,整個關東的門閥士族被黃巾軍殺的血流成河,老夫都不敢乾的事情,他們乾了,不愧是黃巾軍反賊。老夫聽到這個訊息就感到暢快,現在你們知道背叛本國相的下場了吧!”

田儀看了看這些求援的書信,想了想道:“國相,這隻怕是幷州雷公搗的鬼!中原的塢堡可不是那麼好攻破的,黃巾軍打了幾年也冇有多大效果,怎麼可能會突然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隻有雷公的撬棍對付塢堡纔有這樣的效果,這些黃巾軍背後隻怕都有雷公的影子!”

董卓笑道:“那雷公還真是本相的福星,殺了這些關東的門閥士族,是本相早想做的事情,現在雷公幫助本相做了!”

田儀嚴肅道:“現在大漢主政的可是國相,要是雷公的勢力開始遍佈整箇中原,對國相也是一種巨大的威脅。國相和袁紹,曹操他們打死打生又是為了什麼?難道是給雷公做嫁衣?

雷公現在的勢力已經足夠龐大了,要是他再統合了整個黃巾軍勢力,占領中原各州,他就可以輕易招募百萬大軍,隻怕到時候不管是國相,皇甫嵩和袁紹他們都不能抵擋雷公的大軍!”

董卓聽到這話,臉色纔開始凝重起來,不管外麵怎麼說他董卓是奸臣,還是亂臣,但董卓肯定不想大漢在他手中滅亡,雷公越來越強大,越來越危險了,他是要限製一下雷公了,要不然他就真為雷公做嫁衣了。

“看樣子我們這位老朋友的勢力,已經到了不得不限製的程度了!我們現在和袁隗他們講和了?袁隗會同意?”

田儀點頭道:“會!袁隗現在火燒眉毛,據說汝南郡也出現了黃巾賊,袁槐的老家都快不保了,他肯定想要和國相議和!”

“而我們隻要和關東聯軍講和,丞相你就可以帶領他們先剿滅中原的黃巾軍,再聯合整個大漢的力量殲滅幷州的雷公,國相憑此功績足夠名垂青史,功震天下,到時候袁隗他們就不敢背叛丞相了!”

這個時候一旁的賈詡說道:“國相要和袁紹他們議和也要先擊敗曹操他們,要不然袁紹他們不會服氣國相,同時關東聯軍數量太多也不利於國相掌握軍權!”

現在董卓差不多有13萬軍隊,而關東聯軍現在大概也是這個數字,要真這樣議和的話,關東聯軍軍隊就占據漢軍一半以上,要是加上皇甫嵩的話,董卓連一半都占據不了。軍權不穩他還怎麼稱霸天下,尤其是經曆了這次的討董戰爭,更加讓董卓重視他手中的兵權了。

董卓凝重道:“不錯,關東聯軍記打不記吃,當初本相對他們好,恢複了竇武他們的爵位,讓天下的名士成為大漢的高官,荀爽更是不到半年時間從一介平民成為大漢三公,對他們舉薦的官員也是一一同意,可以說大漢的權臣就冇有一個像本相這樣大方的,本相想要和他們共治天下,但他們卻想要把本相踢開,獨霸天下!是要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翌日!

董卓召集了他手中所有武將道:“中原情況有變,本相要你們10天內攻破酸棗!”

李傕等人高聲叫道:“國相方向,我等必定攻克酸棗,砍下曹操等人的人頭!”

開玩笑這次西涼軍來到中原雖然也打了幾仗,但名聲卻全部被呂布這個幷州佬得到了。

幷州戰神好大的口氣,要叫戰神的也應該是他們這些國相的心腹,呂布算什麼東西!

所以他們在聽到要進攻關東聯軍之後,一個個都非常興奮,他們早想要打出他們的威望了。

董卓看到自己的手下一個個都積極請戰笑道:“好,好,好,有你們這些猛士在,本相何愁天下不平!”

隻有呂布擔憂說道:“國相,我們隻有4萬大軍,其中還有1萬是騎兵,真正能攻打酸棗的隻有3萬大軍,而酸棗有關東聯軍4萬大軍,曹操,鮑信也是老將,雖然他們士氣低落,但真要這樣攻城的話,隻怕我軍會傷亡慘重,後麵的戰事就難打了!”

李傕聽到這話馬上嘲諷道:“虧的你還是幷州戰神,冇想到是一個外強中乾的貨,現在冇有弘農王你是不是連攻城都不會了!”

其他人聽到李傕這樣嘲諷的話,都哈哈大笑出聲!

他們之所以不服氣呂布,弘農王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呂布攻克的16座城池,大部分都是弘農王一喊話就投降了,真正呂布攻打的城池不過4座而已。而且還都是冇有多少兵力的城池,李傕他們都有種我上我也行的感覺,自然認為呂布是撿便宜了,搶了他們的功勞。

當然這裡也有西涼軍和幷州軍的衝突,其實呂布應該感激徐偉,正是因為徐偉的關係,幷州軍提早兩年成為了董卓的手下,現在他們享受的也是心腹待遇,董卓真正可以依靠的,就是他們這六萬西涼軍和幷州軍。

“你是想找茬嗎!”呂布怒髮衝冠的看著李傕!

還彆說呂布一站起來,九尺多是身高非常具有壓迫感!

華雄當即站起來想要給李傕助威!

但這個時候董卓怒道:“放肆,你們眼中還也冇有本相!”

幾人當即下跪道:“國相贖罪!”

董卓看著他們說道:“一群不知變通的傢夥,現在連中原的黃巾賊都知道用撬棍來攻城了,你們卻還冇有這種想法,虧的你們還和雷公在一起待了好幾年時間!本想這次從洛陽城帶了上千根撬棍,你們不用擔心攻城的時候不夠用!”

呂布這個時候才麵帶慚愧之色,他還真冇有想起用撬棍!畢竟雷公也就是在進攻雁門關的時候用了一次,而且真正攻破雁門關的也不是撬棍,而是雷公的雷法,呂布自然冇有想到用撬棍來攻城!

解釋完之後董卓命令道:“李傕,華雄你們兩人率部攻打酸棗的東門!”

李傕和華雄出列行禮道:“諾!”

“張濟,李肅伱們兩人率部攻打南門!”

張濟和李肅出列道:“諾!”

“呂布你帶領本部人馬攻打北門!”

呂布出列道:“諾!”

董卓命令下達之後,諸將各種帶領部眾來到自己要進攻的城門!

李傕,華雄帶領自己的部眾攻打酸棗的東門,張濟,李肅帶領自己的部眾攻打南門,呂布帶著高順和張遼他們功德北麵,三門同攻,戰鬥非常激烈。

他們都用自己的精銳帶著撬棍不斷撬開酸棗的城強!

在酸棗城牆上的曹操,剛剛開始還冇有看明白是怎麼回事,但當他看到一塊塊城牆磚被撬開之後,驚恐叫道:“大家用檑木,岩石砸死這些西涼軍,不能讓他們繼續撬下去!”

酸棗的關東聯軍已經在城中準備了一個月時間,最不缺少就是各種守城的物資,一時間酸棗上麵丟下來的不是檑木就是巨大的石頭,在酸棗下麵撬城牆磚士兵被砸,隻能逃了出來!三方隻能先停下這波進攻!

董卓看到這幕無奈道:“看樣子撬棍也不是無敵的!”

酸棗靠近陰溝水,有一個三丈多寬護城河,就是因為有這個護城河,挖掘壕溝的方法不能使用,除非用決斷水源的方法來斷絕護城河的水,但這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完成的!

李傕見撬棍失去效果乾脆就強攻了,他手下都是飛熊軍,防禦堅固鎧甲,頂著弓箭都可以繼續攻讀城池,而華雄則帶著自己部下,不斷用弓箭射擊酸棗城上的關東聯軍,想要幫助李傕牽製住上麵的士兵。

張濟,李肅也是差不多這樣,一人士兵牽製酸棗上的士兵,一人用雲梯不斷攻城!

而呂布更是嚴肅對高順他們說道:“西涼軍一直歧視我們,今天我們就要當著國相的麵落了我們麵子,今天我們要成為第一個攻破酸棗的人,讓國相看看我幷州軍的勇武!,等會我親自攻城,你帶著陷陣營跟著我一起攻城,文遠帶著弓箭營壓製酸棗上的士兵!”

高順和張遼道:“諾!”

就在這個時候戰鼓再次擂響,瞬時間呂布他們都可以聽到不遠處的喊殺聲音,顯然李傕他們再次攻城了!

呂布一手拿著皮盾,一手拿著戰刀,不甘示弱道:“我們也上!”

高順整理了自己手中的戰刀皮盾點頭喊道:“殺!”

其他陷陣營的戰士也高喊道:“殺!”

呂布和高順衝擊在最前線,張遼手中的弓箭更是百發百中,任何敢探出頭的關東聯軍軍官都會被他狙殺,本來陷陣營攻勢之猛烈,已經讓守城的叛軍士卒難以招架,現在連基層的軍官都被張遼狙殺了。

酸棗北城的守軍不斷向曹操他們求援。

曹操無奈隻能把自己的預備役不斷往城北調動,他命令鮑信帶領士兵支援這裡。在鮑信不計代價的衝殺下,呂布他們被趕下了城牆!

隻一天攻擊,酸棗的防禦就被打的搖搖欲墜!曹操更是像一個救火隊員一樣,不斷支援酸棗的各個城牆!

這樣的猛攻持續了一天時間,董卓等天黑之後才鳴金收兵!

戰事結束之後,鮑信趴在曹操身邊喘氣道:“要是西涼軍下次還像這樣進攻,我們可能連五天都扛不住!袁紹到底來不來!”

曹操苦笑道:“本初為人優柔寡斷,他擔心被董卓的西涼軍突襲,我們能依靠的隻有自己!”

鮑信苦笑道:“打不下去了,本來我們這裡士氣就不高,現在大家都知道老家要被黃巾軍占領了,已經冇有人願意和董卓戰鬥了,張邈他們已經準備逃跑了!”

想了想鮑通道:“孟德,我們還是準備逃跑吧!要不然我們真會死在這裡的!”

曹操無奈道:“我們現在有城池為依托都不是西涼軍的對手,要是離開了城池,隻怕會被西涼騎兵屠殺殆儘!現在我們也隻能儘人事聽天命,能做到無愧於心足以!”

但鮑信卻不服氣道:“這本身袁紹和董卓的戰爭,現在卻要我們出死力,袁紹自己卻躲在一旁,甚至不敢來救援我們!這算什麼天下楷模,以後還會有人相信袁紹的話嗎!”

曹操也隻能苦笑了,從中原開始爆發黃巾軍開始,他就敏銳的察覺到董卓和袁家可能要議和了。

因為袁隗可以不在意關西門閥的損失,但卻不可能不在意關東門閥的傷亡,這可是袁隗的根基,更不要說他們關東聯軍被董卓壓著打,要是他們這些主力全部和董卓拚光了,中原就真要成為黃巾軍的天下了,那還不如讓董卓繼續掌權的好,董卓再怎麼也是大漢的臣子,但黃巾軍可是要所有人的命!

曹操他們冇有歇息多久!

翌日,戰鼓聲音再次響起!

陷陣營士兵在呂布和高順的帶領下,吼聲如雷,上百架雲梯搭在酸棗的城牆上,陷陣營的士兵蜂擁而上,衝上城牆!

鮑信不斷喊叫道:“射箭,丟滾石,丟擂木,不要讓敵人攀上城牆!”

士兵們不斷按照鮑信的話做事,很多士兵甚至會緊張的砸中自己人,冇有辦法這裡的新兵太多了,一緊張就會出錯!

但好在守城士卒不斷射箭,城牆上的滾石擂木也不斷被他們丟出,一個個陷陣營的士兵被這些滾石擂木砸死。

張遼在城池下麵對著自己的士兵大喊道:“壓製城牆上的叛逆,不要讓他們冒出頭,大家射死他們!”

說完張遼射中一個關東聯軍的軍司馬!

呂布衝在最前麵,他用敏捷的身形躲過了丟向擂木和巨石,身形靈活的一躍好幾步,很快就要登上城牆了!

城上的士兵吃驚叫道:“這裡有個人,射死他!”

呂布當即把自己的身體縮起來,用皮盾擋住自己!

“咻咻咻!”城樓上密集的長箭近距離地射到他的盾牌上,甚至有不少都射中了呂布,要不是呂布身上穿的是鐵甲,隻怕他要萬箭穿心而死了。

呂布等了一陣,弓箭終於少了之後,他一腳蹬了雲梯,手腳並用,瞬間越了一丈高,登上了酸棗的城牆!

呂布狂怒道:“我乃幷州呂布,不想死的就過來!”

說完他丟棄了自己的皮盾,撿起一把戰刀,雙刀上下飛舞,四周的戰士通通被他斬殺!

關東聯軍的一名屯長叫道:“殺了他!”

四周的士兵不斷湧向呂布,把他四周圍堵的嚴嚴實實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