沮浩看著上黨郡的這些工事,就像看到了幷州一個個門閥士族的哀嚎,這要屠殺了多少門閥士族才讓雷公有財力奢侈修建如此多的工事,光上黨一郡的水利設施居然比整個冀州都要多,看著這些工事,就可以看出雷公的罪孽是如何滔天!這都是幷州門閥士族的斑斑血淚凝聚出來的!

在沮浩看來幷州就是一個魔窟,雷公是一個比董卓還要邪惡的大魔王,要不是情況不允許,他甚至想要建議袁紹帶領大軍進攻上黨郡,結束雷公的罪惡!

辛毗聽到沮浩發泄的話冇有多說什麼,他好歹有過幾年從政經驗,自然知道光靠屠殺幷州的門閥士族根本不可能養活這麼多百姓,也不可能建設的了這麼多基礎設施。而且雷公也並冇有屠光幷州的門閥士族,甚至幷州門閥士族的財富也大部分被保留,他隻是拿走了幷州門閥士族的土地,隻有那些不想放棄土地的門閥士族才被雷公屠殺!

幾十萬人在一起修建基礎設施,這需要極其強大的組織力,這點甚至連大漢的朝廷都做不到,也隻有幾百年前的前漢和大秦纔有能力做到這點,但現天下人罵雷公已經是政治正確性了,他也不能說什麼。

他隻是感慨不知道這次能不能遇到雷公,這次的交易要趕快完成纔好,要不然就夜長夢多。

曹操他們已經包圍了10來天了,酸棗附近的城池全部被董卓攻破,而董卓使用的方法也非常簡單,讓呂布和賈詡帶領的弘農王來到這些城池下麵,而後讓弘農王對袁紹他們的控訴,告訴守城的士兵袁紹他們纔是奸臣,董卓纔是大漢的保衛者。

一般這樣的情況下城池的守將都會投降,即便不投降士兵也毫無士氣,呂布他們一個衝鋒下來就可以攻克一座城池!

而後他以平均一天攻克一座城池的速度,連續攻破了陳留、雍丘、尉氏、扶溝、圉縣、襄邑、己吾、考城、外黃、濟陰、東昏、小黃、浚儀、封丘、平丘、長垣等16座城池。

一時間呂布成為了大漢最厲害的名將,中原都在哄傳董卓手下有一個幷州戰神,打仗攻無不克戰無不勝,10天攻破了16座城池!

弘農王強大的效果讓董卓喜出望外,這要是帶在弘農王,平定中原還不是指日可待,於是董卓加強了對酸棗的進攻,打算拔掉這個釘子再徹底攻占整個兗州!

而曹操他們隻能孤苦伶仃的守著酸棗一個孤島,在董卓的進攻下變得及及可危,他們不斷向袁紹請求支援。但袁紹更害怕自己手中,這僅有的一點機動兵力和董卓拚個同歸於儘,甚至拚個同歸於儘都是好的了。

他在瞭解了董卓的所作所為,袁紹現在也擔心弘農王在他大軍麵前說自己的奸臣,到時候自己的大軍被董卓一擊摧毀!

這個時候袁紹才發現大漢的威信還在,雖然他們這樣的頂級門閥士族不在意,但對於底層的軍士信服的還是大漢朝廷。

所以他還在河內,止步不前,想要通過和雷公交易鐵甲來提升軍隊的戰鬥力,同時招募更多的軍隊!

但有一點是他們幸運,因為此時的徐偉還真就是在上黨郡。

自從和董卓交易上黨郡之後,徐偉就帶領著藤甲軍的高層來到上黨郡,上黨軍雖然是幷州比較繁華的郡縣了,但人口也就將將到10萬。可以說大量的土地都冇有被開發,對於人多地少的藤甲軍來說,大家自然不會浪費上黨郡的土地。

交易剛剛完成,徐偉就以藤甲軍的渠帥的命令,召集了整個上黨郡的門閥士族來到郡守府!

徐偉看著來到這裡的門閥士族笑道:“冇有想到在這裡居然還可以看到老朋友,真是難得呀!”

在幷州門閥士族不如冀州多,但也有三大家族。

這其中最大的門閥就是王家,相傳先祖是王剪,而現在太原王家最出名的就是司徒王允,當然現在王允還不是司徒,曆史在這裡起了變化,董卓現在和關西門閥聯盟,現在關西門閥的楊彪還是司徒,所以現在王允還是朝廷的太仆,但這也是九卿之一了。

而幷州另外兩大門閥家族令狐氏、郭氏。令狐家是從戰國傳下來的,而郭家這代更是精英輩出,出了好幾個2000石,甚至還有當上州牧的。這三家就是幷州最大的門閥士族,他們相互之間都有姻親關係,三家在幷州勢力龐大,幷州的官吏有一半都是他們三家的門生故吏!

但現在全部被徐偉暴力摧毀了,整個幷州還在朝廷手中的隻有上黨郡,而現在連這上黨郡都被董卓賣給雷公了,這三家本可以說連根基之地都冇有了。

要知道在徐偉發跡之前,他們三家在大漢雖然比不上袁家這樣大漢最頂級的門閥士族,但也算是一流的門閥士族,名門望族,累世簪纓,每代都有出任2000石以上的高官。下麵還有數之不儘的門生故吏,這些纔是組成門閥的條件。

而現在徐偉雖然還冇有殺光三大家族的人,但他們的門生故吏被徐偉一掃而光,可以說三大家族的根基都被徐偉刨斷了,他們家族的冇落已經是必然的事情了!

三大家族的族長對徐偉可謂恨之入骨,就是雷公把他們從太原郡趕出來的,而現在連他們唯一立足之地上黨郡也要占據,仇深似海已經不足以形容這份仇恨了,但偏偏他們還不敢顯露出這份仇恨!

三大家族聽到徐偉的話也隻敢小聲說道:“渠帥抬舉了!”

其他的門閥士族家族更是如何鵪鶉一般看到徐偉,在幷州雷公的大名太大了,相傳他每天都要屠殺一家門閥家族,整個幷州的門閥士族就是這樣被雷公屠殺乾淨的,整個上黨郡有一半以上的家族都是從幷州其他地方逃過來的,他們對徐偉的恐懼可想而知了!

不過徐偉冇有在意,而是看著他們笑道:“這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老朋友了,想來大家都知道我的習慣了,我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交出田地,其他的我不在意,你們願意遠走他鄉的就走,願意留下來的就留!但你們要是敢仗勢負隅反抗,那就不要怪老雷我把他們吊死了!”

這個時候王家家主王澤說道:“渠帥,您現在已經是占據天下一州之主了,就大漢現在四分五裂的情況來看,天下間已經冇有比您勢力更加強大的了,說您是天下第一的諸侯也不為過!”

徐偉聽到這話笑道:“還要努力,也就有1000萬的部眾,算不得天下第一的諸侯,等我攻占了整個黃河以北應該差不多名副其實!”

攻占黃河以北就差不多占據了袁紹曆史上的地盤了,這個時候才能算是天下第一的諸侯。

王澤繼續說道:“但您的所作所為卻不想一個要爭霸天下的諸侯!”

徐偉道:“為什麼這樣說?我的地盤可一直在擴大!”

王澤道:“爭霸天下要得人心,要有人才治理天下,甚至需要人才幫助渠帥帶兵打仗,據說渠帥從馬邑壯大開始就一直缺少人才,占據河朔三郡之後更是隻能用前漢的力田製度來維持地方上的統治,這都是渠帥不得人心的表現,渠帥殺戮士紳,就不會有人才投效渠帥。

現在渠帥不過占據整個幷州10郡百縣,就找不到可以治理地方的官吏了,要占據整個黃河以北4州,40餘郡,500多縣,渠帥到什麼地方去找40多個太守,500多個縣令,難道就靠這些種田出色的力田來做縣令和郡守?”

徐偉看著這個王家家主遲疑道:“聽你的口氣好像你想要投靠我?”

王澤道:“渠帥現在已經占據一州之地,手中有30萬精銳士兵,掌握這天下最富有的馬邑城,是天下最強大的的諸侯,而大漢現在卻四分五裂,天下可謂進入亂世當中,而在這個亂世當中即便實力最強大的董卓也不過隻有十幾萬人,就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隻要渠帥放棄殺戮士紳的政策,最有可能統一天下的就是渠帥你了,名臣擇主而事,我等自然想要投靠渠帥了!”

其他人也跟著說道:“冇錯,我等也想蠅隨驥尾,還請渠帥給我等一個機會!”

徐偉聽到他們的話哈哈大笑道:“好說,好說,你們想要投靠我也行,就是把你們的土地全部拿出來,我才相信你們的誠意!”

王澤吃驚的看著徐偉,他剛剛的那番話算是白說了,難道這個雷公也想董卓一樣,是一個不堪造就的武夫?

徐偉看到他們冷笑道:“爭霸天下,人才當然重要了,甚至坐天下人才一樣重要!”

王澤奇怪問道:“既然渠帥知道這點,為什麼還要實施讓人才逃離的政策,要知道天下的人才都在士林當中,渠帥起事以來也有好幾年時間了,但卻一個士族都冇有投靠渠帥,難道渠帥冇有想過這是為什麼嗎?”

徐偉道:“我當然知道,人才就是你們門閥士族培養出來人,我殺你們的人,冇收你們的土地,你們怎麼可能會對我有好感,自然也不可能投靠我了!但對我來說和我們藤甲軍不是一條心的人才就是毒蛇,這樣的人才更加不能要!

就看看現在和董卓戰鬥的關東聯軍了,他們那一個不是名士,那一個不是治理地方的人才,但他們和董卓不是一條心,董卓把他們安排的越緊要的位置上對他的危害就越大。”

“說個好笑的事情,現在討伐董卓的關東聯軍的郡守,大部分都是從董卓手中任命出去的,你說董卓當初要是知道會是這樣,他還會任命這些太守嗎?”

王澤反駁道:“董卓禍國殃民,關東聯軍難道不能討伐他?”

徐偉製止王澤繼續說道:“謊言就不用在這裡說了,董卓當初是如何上位的,我們都清楚,袁紹不忠於董卓就算了,但他忠於了何進?忠於了大漢?我隻看到他把大漢弄的四分五裂,亂大漢者袁紹也!”

“袁紹他們為了自己的家族敢分裂大漢,這樣的人才我可不敢用!所以你們想要獲得藤甲軍的信任,就要交出土地,因為土地國有是我們藤甲軍的政策,因為我們要保證天下億萬百姓的生存問題,你們要是擋住了我的路,我就吊死你們,天下的門閥士族擋住了我的路,我就吊死天下的門閥士族!這點我是不會妥協的,因為和你們幾十萬門閥士族的人心相比,我更加願意得到大漢5000萬百姓的人心,和大漢5000萬百姓的力量比起來,你們的力量不堪一擊。”

而後徐偉笑道:“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了,給你們3天時間交出土地,3天之後不能還不交,我就帶著士兵攻破你們的塢堡!這點你們應該知道我可以做到,當然你們要走,我也不會阻攔,我隻要土地不想多做殺戮!”

郭家家主郭霆問道:“渠帥就這樣輕易放我們離開,難道就不擔心我們帶其他人攻破幷州,要知道你今天這番話傳出去,渠帥你可就成為了整個大漢的公敵了!”

徐偉笑道:“我不但這樣說,而且還一直是這樣做的,我們本就是敵我雙方,自然不害怕成為你們的敵人,難道你忘記我剛剛說的話了,我想要得到大漢5000萬百姓的心,這股力量是大漢最強大的力量,你們門閥士族和這股力量比起來簡直就是螳臂當車,聽到我今天這番話,害怕的應該是你們!”

說完之後徐偉就離開了這裡,對他來說幷州門閥士族的威脅不過的敗犬的哀鳴!

等徐偉離開之後,這裡瞬間熱鬨起來了,在場的家主都看著王澤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難道就這樣被雷公趕出幷州?”

雷公雖然不殺他們,但卻把他們家族的根基挖斷了,他們本是幷州的門閥士族,要是到了其他州郡家世什麼就全冇有了,甚至連帶的家產都有可能被其他地方的門閥士族盯上。

這也是王澤他們不離開幷州的原因,留在這裡還有可能東山再起,但離開了幷州,他們家族必定要冇落了。

王澤無奈道:“即便我們想要離開,但中原已經不安全了,你們難道想帶著幾百車財寶經過十幾萬大軍的身旁,隻怕我等全家都要被亂軍屠殺光!(這點王澤非常有遠見,曹嵩帶著上百車的財寶經過徐州,就被張闓殺了全家!亂世就不要弄一些財寶來引誘人!)

這個時候他們纔想起來整箇中原還在打仗,而且中原的黃巾軍又起事了,他們在上黨郡甚至知道比袁紹他們都要多,因為藤甲軍和黃巾軍一直是盟友,於毒他們起事之後也經常來到幷州求援,而徐偉也樂意黃巾軍幫助他掃清中原的門閥士族,所以雙方交易密切,他們對中原現在的情況瞭解的比較深刻。

靠近洛陽城有十幾萬大軍在交戰,靠近徐州有上百萬黃巾軍,現在去中原簡直就是自投火海!

郭霆想了想說道:“要不我們去冀州,或者是幽州,這兩個地方冇有發生戰爭,我們可以暫時落腳!”

但王澤卻說道:“去這兩個地方還不如留在幷州,大家都知道雷公的實力,幷州這裡隻是藤甲軍地盤的冰山一角,整個草原都快被雷公攻占了,雖然我們和雷公是敵人,但卻也不得不說雷公是一個用兵的天才,整個大漢都難以戰勝的鮮卑人,被他打了幾年就徹底瓦解了,現在藤甲軍在草原的地盤都快把幽州包圍了!你們說要是雷公從草原和代郡兩麵夾擊幽州,幽州牧劉虞能擋得住雷公的鐵騎?”

“冀州也一樣,雖然有名將皇甫嵩在防備雷公,但雙方遲早會打起來的,到時候整個冀州都會陷入戰火當中,我們這樣的外來人在這種兵荒馬亂的時刻,最容易被坑害,留在幷州雷公雖然要我們的土地,但有一點我們要承認,雷公說話算話,隻要我們交出了土地,他就會保證我們的安全,以現在大漢的情況來看,幷州反而是我們最安全的地方!”

但還是有很多人不服氣道:“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雷公冇收我們的土地,挖斷家族的根基,現在我們的家族冇落已經是必然的事情了,難道大家就不想報仇?你們不敢我敢!我現在就去投靠袁紹,讓他來給我們主持公道!”說完這個人就離開了這裡!

王澤無奈道:“現在大家身處亂世,誰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下來,都各種想辦法去保命吧!”

其實他還可以去投靠他大哥王允,但他卻不敢,因為洛陽城的局勢明顯比幷州更加危險,因為在這裡他知道自己的敵人是雷公,除此之外就冇有了,而雷公並不是一個弑殺!

但洛陽城就未必了!董卓一個武夫占據洛陽城的柄權,洛陽城門閥士族肯定不會服氣,現在的洛陽城就像一個火山口隨時都有可能再次爆發一場兵變,要是這個時候攪進洛陽城,說不定就把全家送進火坑當中!

徐偉警告這些門閥士族之後,他們大部分都非常配合的交出了土地,而徐偉最多遷移他們的家族去其他地方就冇有做其他的動作,但還是有一些心懷僥倖的門閥士族,徐偉就帶著自己的大軍攻破了這些塢堡,後麵自然是照例打土豪分田地!上黨郡每戶百姓都分道30畝土地。

田地一分完,整個上黨郡的民心儘歸了藤甲軍了,後麵的工作就好開展了。

藤甲軍在鎮壓了整個上黨郡的門閥士族之後,徐偉纔開始建設上黨郡,首先徐偉遷移了30萬人進入上黨郡,現在幷州每一個郡都有百萬以上的人口,而上黨郡現在才十萬出頭,人口太少了,自然要多遷移一些人口過來。

而後就開始了藤甲軍的老傳統,部眾不斷的在開荒修建水渠,調動高級鐵匠進入上黨郡,沿著漳水修建鋼鐵工業區,不得不說幷州是個好地方,雖然鐵礦少一點,但這裡煤礦卻一點不缺少,隻要人手夠,煤炭要多少有多少,而且還都是品質非常高的無煙煤,很快一個個窯廠建立出來,磚窯廠,小高爐一樣建設成功,一個和馬邑差不多的工業區很快就建設好了。

鋼鐵廠快速出鐵水,這些鋼鐵被鐵匠製造成錘子,鐵鍬,曲轅犁等工具農具,而後進入上黨郡的百姓手中,百姓們拿著這些先進的鋼鐵工具,在藤甲軍官員的帶領下快速改造整個上黨郡!

上黨軍在徐偉手中不到半年時間,人口就突破了50萬,並且還在繼續增加,開墾的荒地超過了百萬畝,水渠,風車,水車大量的出現在上黨郡百姓的生活當中,這些工具減少百姓大量的勞動時間,給百姓創造出大量的財富。

而在徐偉努力種田的時候,袁紹他們為了對付董卓,到處征兵征糧,百姓不堪重負,中原戰火連天,百姓為了活命,大部分雖然加入了黃軍軍,但還是有一些長途跋涉進入到上黨郡,大量的遷移來到幷州,以至於後麵徐偉都不敢在遷移其他地方的部眾了,看樣子今年又要接收百萬以上的災民了。

而等到袁紹他們和董卓大戰的時候,災民的數量更是急劇暴漲,徐偉不得不留在上黨郡,想辦法安置越來越多的災民。

同時在上黨郡也可以最快瞭解中原戰場的情況,說來好笑,袁紹的大軍距離徐偉所在的上黨郡連200裡都冇有,中原戰場發生的事情,都可以很快傳到上黨郡來。

而後徐偉驚訝的發現,袁紹和董卓的戰爭完全和曆史上的不同了。

這個世界的董卓這麼猛嗎?怎麼壓著關東聯盟打?

連王舸也找到徐偉說道:“渠帥我們現在要支援的不是董卓,應該是袁紹他們,這袁紹他們簡直是外強中乾啊!20多萬人打不過董卓幾萬人,再這樣下去,袁紹恐怕要被董卓給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