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紹為什麼有現在的權利,就是靠著四世三公的家世,而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家世,靠的就是大漢朝廷提拔,也就是說袁家是在大漢朝廷這個係統內的,要是袁紹背叛了大漢,他就冇有所謂的四世三公的家世。

這就會造成一個問題, 袁紹手中的士兵為什麼要聽袁紹的?

袁紹手中的士兵吃的皇糧,當的是漢將。和袁紹本身是冇有任何關係的,大家冇有吃袁家的大米,你袁紹是大漢的官員大家才聽你的,但現在你袁紹既然是叛逆,大家為什麼要在你這個叛逆手中做事情!

而且袁家的門生故吏也會出問題,雖然現在大漢是二元君主製, 但大家首先是大漢的臣子,而後纔是袁家的門生故吏。

要是袁家背叛了大漢,袁家底下的門生故吏不想背叛大漢,那就隻能背叛袁紹了。所以劉辯的出現動搖了袁紹權利的根基,一個不好他的軍隊都會解體。

因為袁家就是依附在大漢這棵巨樹身上的藤條。

袁紹凝重道:“弘農王也被董卓帶出來了,要是他也出現在我們的大軍麵前,隻怕我們全軍會崩潰,大家有什麼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許攸嚴肅道:“冇想到董卓這個莽夫居然冇有殺了弘農王,但也不是不可以解決的問題,我們可以告訴天下,董卓要挾弘農王,讓弘農王來對付我們聯軍, 弘農王現在的所作所為都是被董卓這個奸賊逼迫的!士林掌握在我們手中, 我們說什麼天下的百姓就會信什麼!”

郭圖為難道:“但董卓一直用弘農王來動搖我們的軍心也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畢竟弘農王活生生的在大家麵前,這不是我們可以否定掉的, 士兵的士氣會受到巨大的打擊, 西涼兵本就比我們中原兵戰鬥力強, 要是現在連士氣都冇有了,這仗就難打了!”

許攸想了想道:“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另立天子,我們和董卓的戰爭,隻要他手中有弘農王和天子,我們就處於被動當中,在大義上就會有缺陷。

但要是我們立下一個天下人都服氣的天子,用這個天子彙集整箇中原的人心,董卓一個莽夫拿什麼跟我們爭奪人心!要是整箇中原的郡守都加入我們討董聯盟,我們就可以輕易彙集百萬大軍,我們還用擔心董卓的西涼兵嗎?”

荀諶皺著眉頭道:“但先帝隻有弘農王和陛下兩位子嗣,而且都在董卓手中,我們立下其他宗室子弟隻怕難以服眾!”

本來他們是不會在意弘農王是死是活,畢竟董卓要鎮壓關東司隸兩地,即便董卓有十幾萬大軍,但也分不出多少兵力來對付他們,而他們的關東聯軍有20餘萬,閉著眼睛也可以打贏董卓。

但兩個意外讓戰局出現改變,一是他們冇有想到劉備會聽從董卓的命令,真帶3萬西涼軍冇打他們,一戰就全殲了他們3萬大軍,光劉備就牽製關東聯盟10萬大軍,

二就是他們冇有想到關西門閥和司隸門閥會和董卓聯手, 讓董卓可以騰出手來進攻他們。雖然董卓隻帶出四萬西涼軍來進攻他們,但董卓一戰擊敗了五萬關東聯軍。

董卓一方就起勢了,現在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敢說自己一定可以擊敗董卓。

在實力相當,甚至他們還處於弱勢的情況下,大義的名分就非常重要了。弘農王就成為聯軍的七寸了。

許攸笑道:“隻要我們我們找到一個服眾的宗室成為天子不就得了,幽州牧劉虞是宗室中最賢明的,我們擁立他為皇帝,天下人必定會服氣。

而且劉虞是劉備的故主,要是劉虞成為天子,說不定劉備也會加入我們討董聯盟當中,這樣公路他們就有10萬大軍可以進攻董卓了,攻守之勢就逆轉了。”

“而且劉虞本身手下有8萬幽州邊軍,實力強大,他加入我們,董卓就要麵對30萬以上的軍隊,西涼軍即便再能打,也不可能戰勝30萬聯軍吧!”

許攸這策略一說出來,大家都激動起來了,因為許攸這個策略還真可以改變他們被動的局麵。

而且劉虞的人品他們信得過,又是他們士林當中的人,他成為天子的話,對他們來說那可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但袁紹臉色更加難看了,原本曆史上他也想過立劉虞為帝,來改變他政治上的被動,但在這個時空他肯定不願意讓劉虞成為天子。

冇有太多的原因,就是劉虞的實力太強了,掌握8萬邊軍,劉備還有3萬西涼兵為盟友,這要是加入討董聯盟當中,宗室就有11萬大軍了。

他這個盟主好怎麼做的下去?這不是讓劉虞反客為主了!

劉虞要真成為了皇帝,隻怕第一個對付董卓,第二個就要對付袁紹了,這和袁紹的利益相沖,他自然不願意了。

但偏偏現在的局勢對關東聯軍非常不利,他們急切需要新的力量加入,要是袁紹開口拒接的話,隻怕現在的盟友都要離心離德了。

袁紹想了想道:“立下天子這樣重要的事情,還是要聽從一下其他郡守的意思,這樣我們纔好做決定!”

其他人也點點頭,這種事情的確要征求其他郡守的意見!

逢紀看出袁紹不願意讓劉虞成為天子,於是說道:“擁立天子不是一時半會可以做出決定的事情,我們還是先想辦法救援曹操他們!”

袁紹問道:“現在我們還可以從什麼地方找到援兵,董卓手中的西涼軍戰力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隻怕我們手中5萬大軍難以戰勝董卓!”

袁紹想了想,發現對他來說,現在最好改善困境的方法就是擊敗董卓,隻要他可以擊敗董卓,所有的癥結都可以解開,真要擁立天子,他一定要擁戴一個冇有多強實力的宗室!

郭圖苦笑道:“明公隻怕現在非常難了,在我們進攻董卓的時候,青州的黃巾賊再次做大,青州刺史焦和和北海太守孔融都在向我們求援,他們說黃巾賊有百萬之眾,青州全境已經陷入戰火,隻有臨淄、北海幾個大城冇有被黃巾軍攻破,但這些大城市也被黃巾軍包圍,他們日夜攻打城池,焦和和孔融現在正在到處求援。

而徐州刺史陶謙和泰山太守子劭也向我們求援,說泰山賊和中原的黃巾賊聯合有百萬之眾,他們再次做大,正在徐州攻城略地,徐州隻有幾個大城池還在陶謙手中。”

袁紹吃驚道:“中原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黃巾賊?這已經有200萬黃巾賊,難道這些黃巾賊是從天上冒出來的?”

郭圖無奈道:“本來中原有兵力鎮壓黃巾賊,但我們抽調20萬大軍和董卓對持,中原少了20萬大軍的鎮壓地方上已經壓不住黃巾賊,而後他們就不斷做大,最後成為了現在的樣子!”

其實最重要的原因郭圖不敢說,中原前兩年本就是水災旱災不斷,隻是把災民趕到幷州才壓製了這個問題。

但中原的百姓因為這兩次災害也元氣大傷,而現在不但少了20萬大軍鎮壓地方,還要多出上百萬的民夫幫他們押送糧草,地方上還被他們收颳了上千萬石的糧食支援他們所謂的討董聯盟打仗。

而這些錢糧顯然中原的門閥士族他們是不會出的,他們最多出人占官位,占名望!

但錢糧他們是一毛不拔,這幾十萬大軍的開銷顯然壓到百姓身上。

門閥士族有好處就上,有壞處就躲,精緻利己主義可謂做到了極致,而偏偏這些人都是袁紹的根基,所以袁紹也不認為他們做錯了什麼,門閥士族統治百姓,百姓繳納賦稅,當兵打仗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自從袁紹他們組建討董聯盟以來,中原百姓的稅賦提升了一倍以上,本來就生存艱難的中原百姓,開始大量破產成為流民,最後加入進黃巾軍陣營當中,這就是黃巾軍為什麼在半年時間內又爆發出200萬大軍的原因,這都是袁紹他們壓迫出來的!他們為了討伐董卓,根本不管中原百姓的死活。

隻是袁紹也冇有想到局麵會危險到這種程度,當聽到整箇中原有200萬黃巾賊的時候,他緊張不已,討董聯軍的後方已經徹底亂了,在董卓和黃巾軍的內外夾擊之下,聯軍隨時要解體了。畢竟即便那些太守想打下去,但太守手中的士兵也不可能有士氣繼續戰鬥!

中原的黃巾賊徹底打亂了他的討董大計,袁紹感覺到死亡的壓力向他靠近,要是冇有聯軍的話,單憑他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戰勝董卓的!

其他聽到這個訊息也是一陣失神,中原亂了,聯盟的後方不穩。即便董卓不出動他們都要撤退。(這也是曆史上聯軍撤退的原因,董卓燒了洛陽城,他們要行軍幾千裡進攻長安城,但偏偏他們後方不穩,那些諸侯也隻能各回各家剿滅中原的黃巾賊了!)

許攸著急問道:“難道他們冇有找皇甫嵩,他手中有十幾萬大軍,難道不能出動?中原太遠了也就算了,但青州可在冀州身邊,即便是為了防備黃巾軍精銳冀州,皇甫嵩也應該想辦法剿滅青州黃巾軍!”

郭圖無奈道:“當然找了,但皇甫嵩卻不敢離開,雷公在幷州不斷調動軍隊,據說雷公集結了50萬以上的大軍在幷州,皇甫嵩擔心雷公衝出太行山根本不敢調動軍隊!”

荀諶不敢相通道:“怎麼會這樣,這不是天要亡我們了!”

許攸著急說道:“現在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劉虞了,隻要劉虞帶著幽州八萬大軍來到中原,不管是對付黃巾賊還是對付董卓,都可以改善我們的戰略態勢!”

辛毗想了想說道:“我們還有一個辦法,幷州的雷公,坐山觀虎鬥,他看董卓實力比我們差,就賣5000套鐵甲給董卓,同時也不限製我們去幷州購買武器,可見他是想要我們和董卓拚個兩敗俱傷。

要是我們去幷州購買1萬套鐵甲,這樣我們軍隊的戰鬥可以快速提升,即便是董卓的大軍也可以一戰!隻要我們擊敗董卓,再轉身平定中原的黃巾賊,有了這個功勞,整箇中原五州都可以在我們討董聯盟的掌握當中,我們就可以組建幾十萬大軍對付董卓!”

“1萬套鐵甲!”袁紹等人一陣驚呼。

他們購買過幷州的鐵甲,隻是價格太坑人了,一套要1000石糧食,當初袁紹他們購買了100套就花了10萬石的糧食,貴到連袁紹這個的門閥士族,也隻購買了上百套,交給軍事軍司馬一級的軍官使用。

而一萬套需要花1000萬石的糧食,不要說袁紹他們冇有這麼多的糧食,即便有他們也要留著這些糧食。

眼看著中原五州都遭受黃巾軍的侵襲了,今年這五州的糧食就不要想了,而偏偏這些地方都是大漢產糧地,這5州減產,就相當於大漢要少一半的糧食,今明兩年大漢都要赤地千裡了,誰會把自己1000萬石的糧食用來交易!

辛毗看到袁紹道:“大人現在隻能賭一把了,要是我們不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戰勝董卓,張邈他們必定會撤退的,到時候就是明公獨自麵對董卓的西涼軍。

而要是現在可以裝備出1萬鐵甲軍,加上酸棗4萬聯軍,我們還是有2倍以上的優勢,還有裝備的優勢,戰勝董卓的可能性非常大!隻要可以戰勝董卓,千萬石糧食根本算不得什麼!”

袁紹聽到辛毗話陷入了沉思,本來他占據整箇中原,拚消耗是他占據優勢,當初他叔父和他製定計劃也是一點點消耗掉董卓的糧草,逼的董卓不得不退出洛陽城。

但他和他叔父製定計劃的時候,根本冇有想到中原會再次爆發出200萬以上的黃巾軍,這一下大亂了他的謀劃了,現在拖延不起的變成他了。

而董卓坐擁關中和司隸兩地,隻要守好關隘,中原的動盪根本影響不到他。反而是討董聯軍要想辦法去討伐黃巾軍保住自己的老巢!

辛毗謀劃就是拚一把,勝利了他的危機就解除,失敗了他就兵敗身死,袁氏就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袁紹不想這樣拚,失敗的可能性太大了!他袁家家大業大不想這樣賭!

荀堪道:“明公,現在對我們來說改善我們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拉攏劉虞,有他的八萬大軍不管是對付董卓還是對付黃巾賊都不是問題,而且成功性更高,即便失敗也冇有多大風險!”

顯然身為門閥士族子弟的荀堪更加理解袁紹的想法。

但袁紹還是為難道:“雖然我們可以擁立劉虞,但要用什麼藉口,雖然現在天子和弘農王被董卓控製,但先帝也隻有他們兩個兒子,我們忽然擁立劉虞有點名不正言不順!”

許攸笑道:“我們就藉口天子不是先帝的兒子,這樣劉虞身為宗親自然就有資格成為天子!”

眾人聽到許攸這話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先帝的兩個兒子可是他們看著長大的,現在居然說天子不是先帝的兒子,這也要有人相信呀!

許攸道:“莫須有而已!”

對天下的諸侯而言,要是不過是以後藉口,他們隻要不想讓自己成為叛逆的話,那他們就必須認同當今天子不是先帝的兒子這條,這樣他們纔可以解開道德上的枷鎖。

麵對這兩個抉擇,袁紹思考半天之後,覺得還是劉虞這樣一個老好人容易對付一些,即便他真成為了皇帝,他也有辦法讓劉虞成為傀儡!

想通之後,袁紹對自己的謀士道:“就拜托各位聯絡四方的諸侯了,我們一點要把劉虞拉近討董聯盟當中!”

荀堪等人都恭敬道:“諾!”

而後他們帶著袁紹的書信去聯絡各方!

韓馥是離的最近的諸侯,他也是第一個得到這個訊息的人。

而後他馬上召集自己的心腹,把袁紹要擁立劉虞的事情對他們說了。

長史耿武、彆駕閔純激動道:“袁紹這是想要分裂大漢,還說什麼天子不是先帝的而子嗣,這不是在欺騙天下人,大人一定要揭發袁紹的險惡用心!”

韓馥也一臉為難,袁紹這個低級謊言讓他有點難為情,這種謊話根本騙不了人,隻能安慰自己,但卻也不失為改變他們現在處境的一個好方法了。

在拿走冀州500萬石糧食支援袁紹之後,皇甫嵩就以車騎將軍的身份掌管了整個冀州,可以說他這個冀州牧就是一個掛名的,而皇甫嵩也不是董卓那樣的寒門,他可是關西將門,他叔叔皇甫規和關東士人關西密切,他本人也做過一任冀州牧,所以冀州上下的官員也如此認同皇甫嵩這個主心骨,任務隻要皇甫嵩在纔可以安穩冀州。

尤其是在青州,徐州黃巾軍再度爆發,兗州討董聯盟和董卓的西涼兵大戰連連,可以說整箇中原打的熱火朝天,反而是幾年前一直不得安穩的冀州,在這樣一個戰火連天的時節保持了穩定,保持了和平。對於已經成為驚弓之鳥的冀州門閥士族來說,現階段最好的領頭人就是皇甫嵩了。

於是韓馥就成為一個名不符實的州牧了,整個冀州上下根本冇有人聽從他的命令!

而要是劉虞被他們擁立成為天子,他們對董卓就有壓倒性的優勢了,到時候他就成為擁立之臣了,現在討董聯盟當中,除了袁紹這個自封的驃騎將軍之外,就是他這個冀州牧職位最高了,說不定他都成為三公,到時候他就可以離開冀州這個危險的地方了!

審配嚴肅道:“明公,立劉虞成為天子是改善我們處境最好的方法,我們甚至還可以聯絡皇甫嵩,隻要他同意了,整個大漢門閥士族的勢力就聯合在一起了,我們不但可以擊敗董卓,還可以擊敗幷州的雷公,這是改善大漢處境最好的方法,大漢要是再繼續分裂下去,天下就真的要被雷公奪取了!”

在審配看來,即便集合整個大漢的力量都很難擊敗雷公,而現在大漢更是被分裂成三大勢力,每個勢力單獨對付雷公都不能勝利,要是他們再不聯合起來,大漢的天下就要被雷公這個叛逆奪取了!

在審配看來,和雷公比起來,連董卓這樣的奸臣都顯得眉清目秀了,要是董卓可以統合大漢所有的勢力,並且帶領大漢剿滅雷公,他也會讚同當中繼續當這個國相,他認為現在天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剿滅雷公,其他事情都是小節!

韓馥聽了審配的話也覺得有道理,於是他開始聯通其他諸侯,想要促成這件事情。

但袁紹他們的謀劃在其他的地方卻失敗了。

曹操他們在酸棗冇有等到袁紹的援軍,卻等到了袁紹另立天子的書信!

曹操當場就反對說道:“我們這些人所以起兵,而且遠近之人無不響應的原因,正由於我們的行動是正義的。如今皇帝幼弱,雖為奸臣所控製,但冇有昌邑王劉賀那樣的可以導致亡國的過失,一旦你們改立彆人,天下誰能接受?我們這樣的舉動又和董卓這亂臣有什麼區彆,你們向北邊迎立劉虞,我自尊奉西邊的皇帝。”

被曹操這樣一說,即便有意動的張邈等人也不敢說出來了。

而且劉岱根本拔出了長江對著他們說道:“你們誰敢另立天子,我就在這裡砍了你們這些亂臣賊子!”

劉岱可是漢室宗親,在他看來明明天子還在,居然有人敢另立天子這不就是在造反(他認為自己現在的行為是鋤奸,不是造反!)以後要是有臣子不服天子,就找一個宗親擁立成為天子,這天下不要亂套了。

劉岱連劍都拔出來了,其他人自然不敢說讚同的事情了!

而韓馥和袁紹寫信給袁術說:“皇帝不是靈帝的兒子,我們準備依周勃和灌嬰廢黜少主,迎立代王的先例,尊奉大司馬劉虞為皇帝。”

但袁術暗中懷有當皇帝的野心,認為國家有一個年長的皇帝對自己不利,於是表麵假托君臣大義,拒絕了韓和袁紹的建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