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董卓這樣一威脅,以楊彪為首的司隸門閥都看著袁隗他們,董卓可能分不清袁隗的門生故吏有多少,但他們卻一清二楚!

楊彪甚至走到袁隗身邊小聲說道:“你們關東人敢在洛陽城亂來,我們就幫助董卓打袁紹,我說到做到!”

楊家也是四世三公,家世不比袁家差, 唯一的差距可能就是楊彪太年輕,威望上不如袁隗,但現在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了,楊彪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老家可是弘農郡華陰縣,就在洛陽城旁邊,雷公占據了洛陽城, 他老家也要完蛋!

袁隗隻能苦笑了, 人的野心一擔被勾出來,就不可能再熄滅了, 大漢的太守這半年多了少了朝廷的束縛,現在心都野了,現在的局麵已經不是他可以控製的了。

董卓看到朝廷當中的士人被分裂一陣冷笑,在雷公的壓迫下,楊彪這些司隸門閥士族會幫助自己看好洛陽城的!這也是董卓希望看到的,洛陽城要是不穩定的話,他的大軍大部分都要用來鎮壓洛陽城的門閥士族了,就冇有太多的軍隊去對付袁紹他們,而現在有了關西門閥的牽製,他最起碼可以出動7成以上的軍隊!

而後董卓示意田儀繼續介紹戰況!

田儀繼續說道:“豫州牧孔伷有3萬大軍和穎川太守李旻有1萬大軍,他們已經進駐到穎川郡治所陽翟,他們威脅這轘轅關。

最後是南陽的袁術,袁術自從來到南陽之後就橫征暴斂,又有汝南的援助, 現在已經招募4萬大軍, 駐紮在魯陽,據說袁術的好友孫堅起兵支援袁術, 現在帶領1萬大軍從長沙往魯陽行軍!

董卓惱火道:“這個孫堅, 幾年前就對本相出言不遜,現在居然還敢反叛本相,本相饒不了他!”

田儀等董卓說完之後道:“現在叛軍的總兵力大約在二十萬左右,給叛軍供應糧草輜重的主要冀州的韓馥和豫州的孔伷兩人提供!

董卓笑道:“看樣子袁術的實力不如袁本初,才兩三個幫手,比起袁紹十幾個太守差太遠了,看樣子太傅還是更加喜歡袁紹這個庶出,廢嫡立庶太傅也不怕袁家起內訌!”

袁隗隻是冷眼看著董卓,現在他也冇有什麼好對董卓說的了。

其實他也有點惱火袁術的逃跑,袁術離開洛陽城根本不是他安排的,袁隗知道集中力量比兩隻拳頭更加能擊敗董卓,隻是袁術他早就看出洛陽城的局麵不妙,他冇有聯絡袁隗就知道逃走了。

所以局麵就變成這樣樣子了,袁家的門生故吏都在支援袁紹,這本是他安排好的,但汝南袁家因為袁術是嫡子,加上離得近,於是就全力支援袁術,於是袁氏的力量就分成兩股了!

倒是田儀笑道:“太傅的家的實力還是很強的, 當年黃巾起義的時候朝廷都出不了20萬大軍,現在看太傅一家就拿出20萬大軍,四世三公果然底蘊深厚!就是不知道這20萬大軍被國相殲滅之後太傅還能不能再招募出20萬大軍!

袁氏兄弟雖然軍隊眾多,但董卓他們卻不怕,因為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新招募不到一年,他們有信心可以戰勝!

董卓看著在場的文武百官道:“情況也介紹完了,大家議一議要如何對付袁氏兄弟!

尚書鄭泰說道:“國相,為政在於德,而不在於兵多。”

董卓很不高興地說:“照你這麼講,軍隊就冇有用嗎?”

鄭泰說:“我不是那個意思,而是認為崤山以東不值得出動大軍討伐。您在西州崛起,年輕時就出任將帥,熟係軍事。而袁紹是個公卿子弟,生長在京城,張邈是東平郡的忠厚長者,坐在堂上,眼睛都不會東張西望,孔伷隻會高談闊論,褒貶是非,這些人全無軍事才能,臨陣交鋒,決不是您的對手。何況他們的官職都是自己封的,未得朝廷任命,尊卑冇有次序。

如果倚仗兵多勢強來對陣,這些人將各自儲存實力,以觀成敗,不肯同心合力,共進共退。而且崤山以東地區太平的時間已很長,百姓不熟悉作戰,函穀關以西地區新近受過羌人的攻擊,連婦女都能彎弓作戰。無下人的畏懼,冇有像對幷州、涼州的軍隊作為爪牙,作起戰來,猶如驅趕老虎猛獸去捕捉狗羊,鼓起強風去掃除枯葉,誰能抵抗!

無事征兵會驚動天下,使得怕服兵役的人聚集作亂。放棄德政,而動用軍隊,是損害自己的威望。”

董卓聽完鄭泰的話笑道:“公業你家在何處?”

鄭泰不明所以,但還是回道:“下官滎陽開封人,原來如此,你是不怕雷公,難怪你幫助袁紹他們說話!”

鄭泰頓時冷汗直流道:“冤枉呀!國相”

董卓冷笑道:“你去中原招降袁氏兄弟,隻要成功,本想讓你成為司空,但要是失敗了,你也逃到袁紹兄弟那邊去了,本相自然奈何不了你,但你在洛陽的家屬本相一個不留!敢不敢去?”

鄭泰這意思是要他不要招兵買馬擴充軍隊,這是把董卓當做傻子來看,偏偏董卓還真就冇有招兵買馬,因為洛陽城的冇有足夠多的糧草,他手中的大軍已經不能繼續擴張了。

這個時候楊彪出來道:“鄭泰不過是一個白麪書生,根本不懂軍事,國相又何必和他一般見識!”

董卓現在可以不給袁隗麵子,但卻不能不給楊彪麵子,關東門閥士族已經成為了他的敵人了,現在他可以拉攏的也隻有關西的門閥士族了,而楊彪正是關西門閥士族的代表!

董卓冷這臉道:“本相給文先一個麵子,退下!

鄭泰冷汗直流的退下!

而董卓看著袁基笑道:“你兩個兄弟背叛朝廷,辜負了袁家四世三公的聲望,你身為兄長肩負在袁家的未來,這兩個汙點是要你親自除去,這樣朝廷才能繼續信任你們袁家,老夫上報朝廷封你為討逆中郎將跟著劉備去討伐袁術吧!”

這是董卓和李儒商量好的,現在還忠心朝廷並且可以抗住袁閥的壓力隻有劉備了,袁基去了劉備軍中,肯定會被劉備利用來對付袁術,要是劉備能把袁術他們剿滅對董卓來說是賺大了。

即便袁基逃走了,對他們也是有好處的,袁基纔是名正言順的袁閥繼承人,現在他兩個兄弟都兵強馬壯了,袁基肯定不會服氣,要是他再分裂袁閥,讓袁閥三分,對他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袁隗一臉愕然的看著董卓,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匹夫董卓嗎?

他居然會想到用袁基來對付袁術,甚至還利用其劉備,董卓身後有高人!

楊彪他們也是這樣的想法,這大半年時間董卓已經被袁隗耍著玩,今天的變化也太突然了!

董卓看到文武百官愕然的表情,哈哈大笑道:“袁紹他們不是說自己手中有弘曆王的清君側詔書,本相已經問過弘曆王了,他這些天都安分的待在府邸,根本冇有什麼清君側詔書,這一切都是袁紹為了自己的野心偽造出來的!弘曆王上書個陛下,說為了表明清白他願意去前線勸降袁紹一乾叛逆!開春之後本相就會帶著弘曆王去前線剿滅袁紹他們的叛亂!”

袁隗被董卓這手徹底弄蒙了,居然想用弘曆王來對付袁紹,這想法簡直絕了,雙方一見麵,袁紹他們必定會露餡,董卓這下還真打在了討董聯盟的軟肋上了!

楊彪有點高興,董卓的手段忽然便高明瞭,司隸好像可以保住了!

初平元年,三月!

劉備三萬大軍進攻長途跋涉,曆經寒風終於來到了析縣,而後劉備屯兵於此,打算先讓士兵恢複精力,同時打探四周的情況,再決定如何行軍!

而就在這個時候,荊州的官吏在聽聞劉備帶領三萬大軍駐紮在析縣,馬上找到他哭訴道:“鎮南將軍,還請為我家刺史做主?”

劉備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個時候荊州的官吏馬上和劉備說了荊州發生的事情。

這一切都要從袁術逃到南陽郡說起。討董聯盟成立之後,他為了和袁紹爭奪盟主之位,立馬去了一趟老家,請求老家的族老幫助他討伐董卓。

袁術本就是袁家的嫡子,族老在袁術的忽悠下,還以為袁術就是袁隗安排過來的,自然發動了袁家門生故吏全力幫助袁術了,這下袁術到了這裡如魚得水,要什麼袁家的族老就給什麼,快速的幫助袁術招募出一萬精銳的士兵,這都是袁術從汝南老家帶來的私兵和剛剛招募的新兵完全不同。

而後袁術就以他後將軍之名,命令四周的郡縣太守把軍隊糧餉都運輸道魯陽他的地盤上來,他好和袁紹爭奪袁閥家主之位!豫州的太守還多聽從袁術的命令,但荊州刺史王睿和南陽太守張谘卻不想聽從袁術的命令。

開玩笑袁術一來就要他們全部的糧草和軍隊,真把他們當中袁家的家奴了,他們可是朝廷的官員,不過他們也不敢得罪袁術,於是對袁術的命令拖拖拉拉,給了一點老弱殘兵,幾千石糧食意思意思!

但這袁術能忍?

加上他本就看中有兩百萬人口的南陽郡,想要依靠南陽郡的地盤來爭霸天下,於是就有乾掉兩人的想法,於是他就寫信給他的好友孫堅道:“現在中原群雄逐鹿,你要想要名留青史,就跟兄弟來魯陽一起打董卓!”

孫堅本就對董卓不滿,當年在西涼的時候差點當著張溫的麵殺了董卓,當然董卓也很快擺了他一道,利用當時叛逆邊章,出賣他們出兵的訊息,讓當時還在周慎身邊孫堅差點死在西涼,所以雙方算是仇深似海了。

現在可以報仇,孫堅當然樂意了,於是他在接到袁術的書信之後,帶領長沙郡的所以士兵北上魯陽!準備和袁術彙合!

但孫堅走到江陵城附近的時候袁術又來信說:“荊州刺史王睿好像和董卓有聯絡,想要殺兄弟,你幫我把他乾掉!”

而這也是孫堅想要做的事情,當初荊州刺史王睿與長沙太守孫堅共同討伐零陵、桂陽二郡的叛賊。王睿是名士,自然看不上孫堅這樣的武夫,言語之中,很輕視他,甚至還聯絡荊州官場其他人排擠孫堅,孫堅一個小土豪關係那裡比得上身為門閥士族子弟的王睿,這些年孫堅在荊州受氣不小。而現在孫堅終於可以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自然不客氣了。

而此時荊州的內部矛盾也不少,荊州刺史王睿一向與武陵太守曹寅互不相下,揚言要先殺死曹寅。

曹寅害怕了,就偽造一份朝廷按行使者的公文給孫堅,宣佈王睿的罪狀,要孫堅拘捕王睿,行刑後,再把情況上報。

孫堅本就想找一個殺王睿的藉口,現在曹寅把藉口都送上來了,那還有什麼說的,得到這份公文,孫堅馬上帶領自己的軍隊襲擊王睿,

王睿根本冇有準備,被孫堅打的打敗,逃回江陵城,他手下2萬多人都成為了孫堅的俘虜。

王睿知道是孫堅帶領部隊襲擊了自己,派出使者質問孫堅道:“大家都是朝廷官員,你為什麼要襲擊我?

孫堅道:“接到使者的公文,要處死你!”

王睿說:“我犯了什麼罪?”

孫堅說:“你犯了‘無所知’的罪!”

王睿知道孫堅這是在提袁術殺自己,被逼無奈隻好刮下金屑,吞飲而死。

而後孫堅吞併了王睿大軍,以三萬之眾繼續北上。

劉備等人聽完事情的經過之後目瞪口呆,他們都冇有想到孫堅敢以下屬身份攻擊他的上級,這種事情簡直聽都冇有聽說過。

張飛也驚訝道:“這不是莫須有,孫堅不是說他是武人出身,怎麼玩起陰謀詭計也這麼厲害!居然還可以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

簡雍感歎道:“朝廷的威嚴真被袁紹他們摧毀了,現在各地太守州牧相互攻伐,像孫堅這樣進攻上級的事情,在幾年前簡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這是在造反呀!但他現在就敢帶領軍隊進攻大漢的官員,而且士兵還會聽從他的命令,他們已經不把自己看做是大漢的官員了,而是一個個亂世的諸侯了!”

趙雲道:“現在袁術手中有4萬大軍,孫堅手中也有3萬大軍,要是他們兩人合兵一處對我們來說就太不利了,玄德公應該趁此機會,向剿滅孫堅部,這樣我們後麵的仗就好打多了!

劉備問逃過來的官吏道:“孫堅的軍隊現在在什麼地方?”

官吏道:“剛剛到襄陽附近,現在想必在渡過長江,再往宛縣進發,南陽太守張谘有5000兵馬駐紮在宛縣!

劉備馬上讓人找來南陽郡的地圖,發現他的大軍和孫堅的大軍距離宛縣差不多的距離!

劉備道:“要是我們提前占據宛縣就可以阻止孫堅和袁術的彙合了!”

但關羽皺著眉頭道:“但魯陽的袁術距離宛縣和我們的路程也差不多,要是袁術得知我們來到南陽郡的訊息,提前和孫堅會和,我們占據宛縣就會被袁術和孫堅兩麵夾擊,這樣的戰略態勢對我們太不力了。

張飛道:“宛縣是南陽郡治所,應該糧草充沛,城池堅固,我們要是依靠宛縣防禦的話,袁術和孫堅的聯軍即便是有7萬人也不可能攻破宛縣!”

這個時候荊州的官吏說道:“對對對,宛縣有整個荊州的糧草,3萬人駐紮一年都不成問題!隻求鎮南將軍把孫堅明正典刑為我家刺史報仇!”

但簡雍道:“豫州還有幾萬叛逆的盟友,要是我們躲在宛縣,袁術的那些盟友過來,我們就要麵對10萬大軍了,這樣的態勢對我們非常不利,最好的戰略就是趁著他們還冇有彙合在一起,我們把他們各個擊破!”

劉備想了想道:“子龍,率領騎兵在新野縣提前攔截住孫堅的軍隊,我帶領大軍隨後就到!”

趙雲道:“我軍剛來荊州,想要幾個本地人來帶路!”

劉備他們看著來到這裡的荊州官吏!

一個小吏站出來道:“小人在南陽郡為官好幾年,熟悉南陽郡的地理,願意個將軍帶路!”

劉備拱手行禮道:“那就拜托???”

劉備這個時候纔想起來還冇有問他的名字,頓時尷尬不已!

“小人鄧弘,字子容”

張飛笑道:“子龍!你還和子龍一個字!兩個子龍在一起這到有意思!”

鄧弘糾正道:“是容積的容,不是神龍的龍!”

劉備繼續行禮道:“這一路就拜托子容兄了!”

鄧弘都冇有想到劉備身為鎮南將軍會給自己行禮,馬上回禮道:“將軍客氣了!”

而後趙雲和鄧弘他們馬上準備好後,5000騎兵向著新野縣進發!

趙雲離開之後,關羽看著南陽郡的地圖說道:“南陽郡河道密佈,豫州的河流也不少,要在此地作戰,要是有一支水師必定事半功倍,就像這次,要是我們可以找到足夠多的船支,我們的大軍完全可以在酈國縣順流而下抵擋新野縣,這不但

比我們步行要快,還可以讓士兵恢複精力!”

簡雍道:“我們帶過來的都是北方士兵,大家能適應船行嗎?”

簡雍可知道在河道行舟容易暈船,要是你渡河也就算了,畢竟時間不長,但現在順流直下幾百裡,他擔心士兵會受不了!

關羽還真冇有想到這點,他鄂然道:“這也不是大江大河,應該不會暈船吧?”

劉備想了想問荊州的官吏道:“南陽郡這裡有水師嗎?”

官吏無奈道:“襄陽郡有一支水師,但隻怕我們來不及通知,而南陽郡隻有一些小江,冇有水師駐紮,四周也隻有一些小船,根本不能搭載幾萬大軍!

襄陽城,長江邊。

孫堅殺了荊州刺史王睿,兼併了荊州軍2萬人馬,現在手中有3萬人馬,此時的孫堅可謂意氣風發,他帶著這3萬大軍度過長江,準備在這次討董聯盟當中名震天下!

孫堅站在渡口看著自己無邊無際的大軍笑道:“君理這次我打敗董卓之後,再也不來荊州這個鬼地方了,我要留在中原爭霸天下!”

孫堅算不得大漢的忠臣,要不然也不會殺了荊州刺史王睿,可以說他和董卓差不多,都是野心巨大的武人!

朱治卻擔憂道:“明公我們就這樣殺了荊州刺史好嗎?袁術他家世遠超過明公,但依舊不敢殺害朝廷的官員,現在卻讓明公出頭殺人,我擔心明公會遭受董卓的下場,袁家人慣會借刀殺人,明公不得不防!

朱治二十多歲,身材魁梧,英氣勃勃,文武雙全。他是丹陽人是孫堅在江東的老鄉,孫堅到長沙任太守時,他是長沙府的兵曹從事,跟隨孫堅平定了區星的叛亂,屢立戰功成為了孫堅的心腹手下。

孫堅不屑地笑道:“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天下已經亂了,正是我輩武人建功立業之時,像王睿不識時務,還以為現在是盛世景象,壓製我等武人,卻不知道大漢的天下早就變了,我殺了王睿又有誰會為他報仇,即便他的家族想要幫他報仇,難道我手中的刀不利。現在大漢變了,規矩也變了,現在是拿刀說話的時候了!

朱治側目看看他,欲言又止。他這個明公一無朝廷旨意,二無攻打對付的理由,但他不但殺了,而且還還殺了自己上級,即便天下要亂了,但他還是覺得孫堅做這樣出頭鳥還是太早了,會被其他人打擊的!而且即便天下大亂得罪門閥士族也不是好事情。

他袁術的家世遠比孫堅要好,但他為什麼不殺,還不是擔心士林會因為這件事情厭惡他。王睿是個清高之士,在士林當中也是名望頗高,他家族雖然比不得袁家,但在一州之地也是名望頗高,用一句話來說,累世2000石,得罪這樣的家族可算不得一件好事情!

隻是現在的孫堅意氣風發,根本聽不進去他的這些話!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