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儒驚愕道:“將軍,陛下病逝之後,天下就再也冇也誰可以壓製門閥士族了,現在我們不投靠袁隗,以後就冇有機會了!”

董卓道:“投靠袁隗又有何用,老夫現在官拜前將軍,難道袁隗會給老夫一個驃騎將軍或者車騎將軍來當?”

李儒不說話了, 驃騎將軍,車騎將軍都位比三公,袁隗顯然不會給的。

但董卓現在已經是前將軍了,地位是上僅次於三公了,你不拿一個三公的位置,董卓憑什麼幫助你?

李儒想了想問道:“將軍你是想要站在十常侍他們一邊?”

張讓他們雖然現在勢弱,但他們掌握皇宮,未必冇有反敗為勝的計劃, 畢竟幾十年前的大將軍竇武也和陳蕃聯盟,比現在何進和袁隗的聯盟勢力更大,但不一樣被宦官他們擊敗,要是董卓帶領大軍幫助張讓他們未必不能重現幾十年前的戰果!

而尤為重要的一點是,宦官他們非常大方,給錢了就弄一個前將軍給董卓,要是幫助他們度過這次的劫難,說不定還真會給董卓一個大將軍或者太尉來噹噹。

要知道這幾十年來,唯一的武人太尉就是當初段熲和宦官聯盟事情的事情,董卓未必不能再做下一個段熲!

董卓問道:“文優以為張讓他們有冇有勝算?”

李儒搖搖頭道:“冇有任何勝算,正是因為有幾十年前的那次兵變,不管是大將軍還是太傅都把兵權抓的非常牢,大將軍在陛下駕崩就馬上殺了蹇碩和董重, 清除了任何可以威脅到他的人,太傅更是把自家子弟全部安排在西園軍和北軍當中,甚至還聯絡將軍你來作為後援, 在這樣的監視下, 張讓他們是不可能觸碰到兵權的!”

董卓帶著怒氣道:“那老夫去洛陽做什麼?六十多歲了,還去給人當狗!”

袁隗的利用讓董卓很寒心。

還是和幾十年前一樣的傲慢, 認為給自己一個當狗的機會都算是賞識自己。

老子現在在大漢的前將軍,地位不比你差多少。

董卓回想自己為大漢國奮戰了三十多年,自己打了許多仗立了許多功,但因為是張奐的門生,卻一直冇有得到什麼封賞。

看到彆人不用打仗都能升官發財,知道有後台的重要性,於是就投靠了袁隗,但袁隗也隻是利用自己的打仗的能力,根本看不起他這個武夫,升到校尉之後就不肯再幫董卓了,甚至袁隗完成了在地方上的履曆之後,直接把董卓踢開了。

於是董卓就去花錢巴結張讓他們去買官,果然開始官運亨通,他不管是勝仗還是敗仗都可以升官,很快就從校尉升到前將軍這個位置。

但即便現在董卓做到前將軍了,董卓還不滿足,他認為以自己的功勞早就應該成為前將軍了, 居然還要自己花錢買。

我董卓是缺少才能, 還是缺少功勞!我在西涼浴血奮戰30年, 難道還抵不上一個前將軍!

董卓一直認為朝廷虧待自己,所以他一直滯留在洛陽城四周,就是想要看看有冇有機會更進一步,他不想就這樣回到西涼去

李儒明白董卓的想法之後笑道:“那將軍就更加要去洛陽了,以洛陽城現在的情況,無非就是三種結果,第一張讓他們學習上次的方法,利用陛下的聖旨,殺了大將軍何進和太傅袁隗,哪張讓他們就想要將軍來幫忙掌控洛陽城的兵權,將軍說不定有機會和段太尉一樣也成為太尉!”

董卓聽到這話眼前一亮!

但李儒道:“不過這種可能性隻有萬分之一!”

李儒繼續道:“最大可能是大將軍和太傅兩人聯手殺了張讓他們,但這個時候大將軍大權獨攬,太傅即便勢力龐大也不可能和大將軍的兵權抗爭,這個時候太傅就想要將軍你來震懾大將軍了!現在太傅冇有想到這層,但他遲早會明白,士族想要掌握洛陽就少不了將軍的幫助!”

董卓聽到點點頭,的確現在何進掌握南北兩軍和西園軍,整個洛陽城的兵權全部在何進手中,袁隗想要和何進對抗,他手中的6萬大軍就是最重要的籌碼!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大將軍和太傅勝了,但他們當中有人被張讓他們暗殺或者全部都被暗殺,這個時候洛陽城一片混亂,就是將軍你的機會了,整個大漢除了皇甫嵩,將軍就是武將當中的第一人,可以趁機掌握洛陽城的兵權取代大將軍的位置!

成為大將軍這是董卓都冇有想過的,畢竟在大漢,大將軍已經成為了外戚的專屬位置了。

但聽了李儒的話,好像這次洛陽城的混亂,是自己進入大漢權利寶座的唯一機會!

董卓興奮道:“如此看來,洛陽城的混亂,給了我這麼一個絕好的機會,一個剷除宦官報效國家的機會。我早看洛陽諸公不順眼了,要是老夫執掌朝政必定讓洛陽穩定,社稷安寧,讓整個大漢再次興盛起來!”

這個時候一陣馬蹄聲音傳來,董卓他們馬上站起來,看到不遠處徐偉帶著上百騎兵向這裡飛奔過來。

靠近亭子之後,徐偉下馬笑道:“讓董將軍久等了,真是罪過呀!”

董卓哈哈大笑道:“渠帥客氣了,老夫也冇有等多久!”

而後兩人進入亭子當中,主客分坐。

董卓笑道:“渠帥我們邊吃邊聊!”

徐偉都冇有想道這個小亭子當中擺滿了一桌酒菜。

徐偉開心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徐偉真冇有客氣,一上來就拿一個肥肘子,而後大口開吃起來。

徐偉來到這個世界身體的素質變強,同時胃口也變大了,但現在整個幷州糧食缺乏,他更是以身作則,每個月隻有7鬥小麥,這點糧食隻夠徐偉吃三分飽。

他現在每天都要自己想辦法弄一點食物,甚至練就了一手飛石的絕活,10步內指那打那!同時自己的女朋友張寧接濟一點,這才勉強抗過去了!

而現在董卓還請徐偉吃大餐,這真是意外之喜了!

徐偉就這樣在董卓和李儒吃驚的目光下吃光了整桌菜!

董卓和李儒對視一眼,他們是知道雷公為了幷州不餓死人,給幷州每個人都定下了糧票製度,而且從他們得到的情況來看,幷州也的確冇有大規模的餓死人,他們本奇怪藤甲軍怎麼可能控製的了整個幷州的糧食。

但卻冇有想到徐偉會餓成這樣,似乎有點明白了,雷公都這樣以身作則了,下麵的人更加不敢亂來了!

吃完之後徐偉也有點尷尬道:“不好意思,吃光了董將軍的菜了!”

董卓滿不在意道:“我老董請朋友吃這點菜還是請得起的!”

而後董卓開口道:“不知道渠帥這次來找我老董有何事情?”

徐偉也不客氣道:“老董你是知道我的,我這個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皇甫嵩太不是東西了,剛剛來到冀州就小動作不斷,10萬大軍都駐紮在太行山一側,不是修築堡壘,就是在太行山上燒殺搶掠,這不是打我雷公的臉嗎?”

董卓一呆,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老子的太原郡是這麼丟的?

一旁的李儒笑道:“渠帥,雖然你和我們將軍是朋友,但大家畢竟分屬敵我,你總不會想要我家將軍幫你去進攻皇甫嵩吧!”

徐偉一臉粗俗的說道:“這到不是,我這不是打算擊中主力教訓皇甫嵩一頓,但你老董這6萬大軍擺在上黨郡,我這大軍怎麼敢出去!”

董卓聽到徐偉要打皇甫嵩高興笑道:“老夫早看皇甫嵩不順眼了,渠帥你要打他,我絕對支援!”

徐偉道:“老董你剛剛斷了張燕的後路,我又怎麼敢把後路擺在你老董麵前,不是不相信你老董,隻是這幾十萬大軍安危,不得不讓我多想!”

李儒道:“但朝廷讓我家將軍領兵駐紮在上黨郡,就是為了防備渠帥,我們也不可能因為渠帥一句話就放棄自己的職責吧!”

徐偉笑道:“我怎麼可能提出這樣讓老董你難做的要求,最近靈帝不是死了嗎,洛陽城一片混亂,大家都在爭權奪利,我是瞭解你老董才能的,何進算個屁,不過是靠妹妹起家的屠夫,有什麼才能,也敢成為大將軍,在我老雷看來整個大漢也就是你老董有資格成為大將軍!”

董卓聽到這話笑道:“不愧是縱橫整個北方的雷公,就是有眼光,不是我老董吹牛,整個大漢的武將有那個比我老董打仗厲害!”穀買

徐偉繼續吹捧道:“洛陽城要是你老董當家,我也不至於造反了,在我看了現在洛陽城不過是一群鼠輩,隻有你董卓才能撐起大漢朝!這樣老董你帶兵進入洛陽城,我也好安心帶兵和皇甫嵩大戰!”

董卓和李儒也麵麵相窺這不是想什麼來什麼。

董卓本想說什麼,但李儒製止他說道:“渠帥幾十萬大軍擺在我們麵前,要是我們帶兵離開,渠帥這幾十萬大軍進攻我們上黨郡,這上黨郡豈不是要被渠帥攻破,我家將軍豈不是要被朝廷責怪!”

但徐偉卻說道:“上黨一個窮山溝有什麼好打的,我要打也是打富裕的冀州!這樣老董你要是擔心我反悔,我再買你一萬套陶瓷鎧甲來增強你的戰鬥力,這你總不會再擔心了吧!”

陶瓷鎧甲的誘惑讓董卓一陣激動,他想了想道:“我不要你這1萬套陶瓷鎧甲,上次的馬甲你再給我老2000套我就帶著3萬大軍去洛陽城,不管你和皇甫嵩的事情!”

在董卓看來,有3萬大軍足夠守住上黨郡,而且他本就要去洛陽城了,能再多得2000套馬甲這簡直是賺翻了!

徐偉笑道:“我知道董將軍上次繳獲了大量的糧食,這樣一套馬甲我算老董你500石糧食,2000套就是100萬石糧食!”

董卓想到剛剛徐偉的狼狽樣,知道現在藤甲軍缺少糧食,於是道:“現在糧食價格高漲,我要你再每套鎧甲多配200片陶瓷甲片!”

徐偉笑道:“這不就相當於我還多拿出了2000件陶瓷鎧甲!”

但徐強豪氣道:“這次你老董要去洛陽城,這多出來的陶瓷甲片就算是俺老雷支援你的了!”

兩人就這樣約定好了。

李儒看著遠去的徐偉擔憂道:“將軍你想象雷公的話嗎?”

董卓笑道:“無所謂信不信,反正我們都是要去洛陽城的,即便雷公要攻打上黨郡要擔憂的也是皇甫嵩,反正這次之後老夫是不會在待在上黨郡了。”

“有一點雷公說的冇有錯,洛陽諸公不過是一群鼠輩,他們都可以掌握朝廷大權,我董卓為什麼不行!這次去了洛陽城,老夫就不算回來了。看皇甫嵩的動作,最多2-3年時間他和雷公就要打起來,老夫可不想被他們牽連,現在多了2000套陶瓷馬甲增強我們的實力,這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董卓的野心算是徹底被徐偉激發出來了,他著急去洛陽城,雙方快速邊境地帶完成交易!

而後董卓帶著自己的3萬大軍浩浩蕩盪出向著洛陽城進發!

而在同一時間!

何進磨不過袁紹他們這些謀士的勸解,和太傅袁隗聯合九卿大臣同時上奏,勸諫天子和太後不要違抗民意包庇閹黨。本來何進也是意思意思的,但卻冇有想到袁隗他們把何進頂到了最前方,好像何進聯合他們要除去閹黨一樣。

何太後怒了,她當著文武百官的麵罵了袁隗一頓道:“張讓他們都是先帝的奴婢,先帝屍骨未寒你們就要殺先帝的人,這是你們當臣子的道理嗎!你們聯合上書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想要逼宮嗎?先帝屍骨未寒,你們就這樣欺負我們孤兒寡母,你們也算是我大漢的忠臣嗎!”

何太後把袁隗罵得啞口無言,狼狽不堪。

而何進則躲在一旁偷笑。

袁府,各大家主都彙集於此!

何顒說道:“從今天的情況就可以看出,大將軍已經不想繼續除閹黨了,畢竟現在大將軍如今手握重兵,張讓為了避免激化矛盾,必然會想儘辦法向大將軍示好,甚至投靠大將軍。但我們就未必了,張讓他們必定會拉攏大將軍來對付我們。”

崔烈無奈道:“現在大將軍如今要兵有兵,要權有權,他的目的已經全部達到,自然不想誅殺閹黨了,從今天早朝就可以看出來,他一直在看我們笑話,本初他們的動作要快一點,不能激化閹黨和大將軍的矛盾,無奈可能要前功儘棄了!”

馬日磾無奈道“大將軍和張讓他們牽扯太深了,不管是太後,還是太後的母親舞陽君都在維護閹黨,甚至可以說大將軍本就和閹黨是一夥的,我們當初支援錯人了,要是支援董重的話也就不會陷入現在這種境地了!”

何顒冷聲說道:“董重照樣和閹黨蹇碩交換,外戚和閹黨本就是一夥的,我們今天即便除去張讓他們,但有何太後,大將軍他們的存在,閹黨照樣會崛起,我覺得乾脆一步到位,連同何家一併除去,這樣才能斬草除根!朝廷冇有外戚和閹黨,自然是我們士族做主了!”

馬日磾吃驚道:“伯求你瘋了,何家是能斬草除根的嗎?你這是在欺君犯上!”

其他人也一臉震驚的看著何顒,他們最多想到弄死大將軍。但真不敢想殺太後的事情!不過回過神來,他們又覺得冇有錯,太後要是還在位,宦官必定崛起,他們不說要殺太後,但把太後逼會皇宮,而後由他們掌握朝廷大權,好像是不錯的。

袁隗這個時候說道:“我們現在主要討論的還是除去宦官的事情,那種無君無父之言不用討論了。”

“董卓已經帶兵進入河內郡了,馬上兵臨黃河,到時候大將軍就會知道我們不是冇有反製他的手段!”

“董卓真帶兵來到洛陽?”眾人一陣驚呼。

要知道他們對外軍陣冇有好感,當初竇武兵變就是被張奐為首的外軍鎮壓,而且他們的軍紀也非常差,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不像南北兩軍都是本地子弟,最起碼不會搶自己的家鄉。

“此事稍有不慎就是兵甲之禍,後果不堪設想。”張溫擔憂說道,“各位是冇有見過西涼軍的軍紀這差,那可以說那就是一支亂軍,整個大漢就是董卓可以控製他們,甚至亂起來連董卓都控製不住,不能讓這樣一支軍隊進入洛陽城!”

袁隗淡定道:“老夫隻是讓董卓靠近靠近洛陽城,不會真讓董卓進入。而且我們手中還有西園軍,西園軍的校尉都是我們的人,大將軍目前根本無力控製。我們隻要讓這些西園軍校尉們發言要求朝廷誅殺宦官,在這種情況下,大將軍不想和我們拚個兩敗俱傷,隻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和我們聯手,儘快誅殺閹黨,要不然的話,我們就換一個人做大將軍!我看何苗就不錯!”

“對對對。驃騎將軍何苗文武雙全是當大將軍最好人選!”何苗是何軍的弟弟,按照大漢的傳統也是有資格當大將軍的,而現在袁隗他們看何進不聽話,就打算讓何苗當大將軍的備胎!

在袁隗被何太後罵的第二天。

河內太守上奏,說前將軍董卓率部離開了上黨郡,帶著3萬大軍正在向洛陽城進發,整個洛陽城震動了。

洛陽城現在暗潮湧動,忽然出現一支外軍,對洛陽城的各方勢力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情。

何進以為是張讓他們調動董卓來要挾他的,而張讓他們也安置驚喜,冇有想到從前下的一步閒棋,現在居然起作用了,張讓他們以為董卓是來救他們的。

但讓張讓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的事,董卓大軍進入了河內郡之後,把佈告貼滿整個洛陽城四周。

“中常侍張讓等人,利用得到皇帝寵幸之機,擾亂天下。我曾聽說,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瘡癰潰爛雖然疼痛,但勝於向內侵蝕臟腑。從前趙鞅統率晉陽的軍隊來清除君王身邊的惡人,如今我則敲響鐘鼓到洛陽來,請求逮捕張讓等人,以清除奸邪!”

董卓打出了清君側,誅宦官的旗幟,這讓張讓他們亡魂大冒,董卓這小人居然反水,背後捅他們一刀!

同時駐紮在洛陽城八關的校尉也開始響應董卓的號召,都上報要求朝廷誅殺張讓等人!

何進也吃驚的發現董卓居然是袁隗他們的人,這是袁隗在要挾他趕快除去張讓等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各地的官員以大將軍何進的的名義捕殺中官親族,整箇中原宦官的勢力為之一空。

同時整個河南尹的官員也在大肆捕殺中官,隻要和宦官有關係的人都在誅殺之列。隻有躲在洛陽城的張讓等人才躲過一劫。

這次的清繳行動讓張讓他們傻眼了,他們冇有想到何進居然扮豬吃老虎,對他們下手這麼狠,這是要趕儘殺絕的節奏呀!

張讓的兒媳是何太後的妹妹,張讓人她找到何太後求情:“我現在犯下罪責,理應全家回到家鄉。想到我家幾代蒙受皇恩,如今要遠離宮殿,心中戀戀不捨。我願再侍候太後一次,得以暫時見到太後,趨承顏色,然後退到溝壑,死也冇有遺恨了!“

何太後的妹妹把張讓等人的話帶到。

而何太後也對張讓等人現在的遭遇有所愧疚,畢竟張讓他們雖然貪汙**,但對她這個太後是真的好,而現在他的大哥卻把張讓他們的家人都給殺光了,甚至有很多都是他們的親戚。於是何太後就把張讓等人安置在長樂宮保護起來。

何進入長樂宮見到自己的妹妹,請求殺死張讓等人。

何進也無奈呀!袁紹他們假冒自己的命令殺光了張讓的親朋好友,可以說雙方已經仇深似海,何進現在也隻能提前下手來個斬草除根了!

隻是何進冇有想到張讓等人就在一旁,他們親耳聽到何進要殺他們一個個怒髮衝冠,以為這一切都是何進弄出來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