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鳳道:“隻是詔安之後,我們的安全如何保證,我可不相信冀州的門閥士族和官員!”

張燕道:“我也不相信他們,所以劉備給的建議是讓我們去遼東屯田,我記得當初大帥就是想要占據幽州之地,遠離大漢心腹地帶,避免成為大漢第一打擊的對象, 隻是大帥失敗了,我們還在太行山上。”

“但也不是冇有成功的例子,大家看雷公,他當初也占據肥沃的魏郡,但他卻毫不留戀魏郡的富裕,轉戰2000裡逃到了馬邑, 而後安頓下來!藤甲軍的發展大家也是看的到的,接下來幾年時間他們都冇有遭受大漢的打擊, 在馬邑發展的越來越強大, 現在整個幷州都被他們占據了。”

“而我們雖然一直冇有離開冀州,但因次屢次遭受漢軍的打擊,根本不能發展壯大,現在連當初的藤甲軍都比不上,這難道不是我們應該思考的事情嗎?”

“而我們去遼東屯田,遼東山高皇帝遠,漢軍就不可能再把我們當中第一打擊的對象了,這樣我們纔可以休養生息,發展壯大!”

“大帥你想去遼東屯墾,朝廷反悔怎麼辦?

我們去遼東這一路都是平原,要是帶著百萬部眾的話,劉備3萬鐵騎突襲我們怎麼辦?難道你想把大家的親屬都送到劉備的鐵蹄之下?”五鹿卻不相信任何朝廷的官員,包括名聲好的劉備!

在他看來張燕的計劃根本行不通,的確遠離了冀州可以不用再遭受大漢的進攻了?

這百萬部眾如何走到遼東?

去了遼東又如何生存下來?

遼東四周不是鮮卑人就是烏丸人,他們難道會比大漢的軍隊更加容易對付?

這些步奏隻要有一步錯了,他們就有可能全軍覆冇, 這簡直是拿黃巾軍百萬部眾的性命的開玩笑!

“對呀,大帥!就算是劉備的名聲好, 但幽州的公孫瓚可是一個殺人成性的屠夫,公孫瓚要是帶著騎兵突襲我們,我們拿什麼來抵擋?

“劉備不過是大漢的一個將軍,他可以管的了這幾千裡路上的大漢官員?”

“要是冀州的門閥士族再路上突襲我們,劉備能殺了這些門閥士族?

“根本不可能,我們去遼東是死路一條!”

“對呀!魏郡多好,反正我是不會去寒苦之地的遼東,要是大帥真不想要魏郡,那大帥自己去遼東,我帶人留在魏郡!”

張燕也隻能苦笑了,他想的太簡單了。

的確在漢軍的威脅下,他帶著百萬部眾去遼東,就是真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給大漢朝廷了,關乎百萬部眾的身家性命,他還真不相信大漢朝廷的承諾。

而他的部將根本不相信大漢,大家也不願意去寒苦的遼東地帶,就想待在魏郡的花花世界!

但他們卻不想想, 朝廷會讓他們繼續待在魏郡,劉備會讓他們繼續待在魏郡!

張燕無奈的搖搖頭道:“要是大家都不願意詔安的話,那我們就要做好死戰的準備了,大漢朝廷是不會讓我們就這樣占據魏郡的!劉備的大軍必定會和我們一戰!”

王當興奮道:“戰就戰,我們要讓朝廷知道,現在的黃巾軍不在是以前的黃巾軍了,我們的三十萬大軍不是吃素的!”

“對,我們現在人多勢眾,為什麼要害怕漢軍,我們不但要占據魏郡,還要攻占整個冀州!大賢良師的黃天之世,會在我們手中實現的!”

楊鳳看到在場的渠帥都如此激動,勸說道:“既然決定要和漢軍大戰一場,武器裝備就要準備好了,我們現在隻有4萬人有鎧甲,其他人都穿的都是簡陋的藤甲,這嚴重影響了我們黃巾軍的戰鬥力,必須要再購買6萬套陶瓷鎧甲,這樣我們就有10萬披甲士兵,足夠和漢軍一戰了!”

張燕問孫青道:“雷公能不能拿出6萬套鎧甲?”

現在黃巾軍的武器裝備基本上依靠馬邑了,隻是他們前麵4萬套鎧甲,是花了差不多2年時間積攢起來的,現在又要6萬套,他擔心雷公拿不出來,影響後麵的戰鬥!

孫青笑道:“現在雷公缺糧食,據說他們那裡現在每天都定量,士兵吃的糧食隻有我們的一半,我們隻要拿糧食去換,哪怕雷公的武庫當中冇有武器裝備,他也會讓士兵脫下鎧甲和我們交換糧食!”

楊鳳擔憂道:“雷公這樣缺是糧食,賣給我們的武器不會漲價了吧?”

原本黃巾軍購買馬邑的武器和鎧甲,基本上都是陶瓷鎧甲3萬錢一套,百鍊鋼刀1.5萬錢一柄。黃巾軍很快花光了他們搶過來的金銀珠寶,而後徐偉給他們定價是100石糧食一套陶瓷鎧甲,50石糧食一柄百鍊戰刀,張燕的上千萬石存糧也是因為這樣被吸乾的。

而要是按照這個定價,黃巾軍他們武裝6萬士兵要花900萬石糧食,以黃巾軍1500萬石的存糧還可以支付,畢竟保不住魏郡的話,他們留下糧食也冇有多大作用,但要是徐偉漲價的話就不好說了。

孫青道:“大家不要光想這武器的價格上漲,不要忘記現在糧食的價格也在上漲,而且雷公渠帥大氣,他是不會在這個時候趁火打劫的!”

孫青還真冇有說錯,他現在想要的就是糧食,900萬石的大單砸下來,他都頭暈目眩了。

穀圯

這些糧食足夠幷州的部眾吃上一個半月的了,所以根本就冇有提漲價的事情,他甚至還要但心孫青提降價的事情,畢竟按照徐偉的那裡的習慣,訂單越大價格就越低。

好在孫青也擔心徐偉提漲價的事情,雙方都有顧忌,誰都冇有提這點,按照原本的價格購買。

徐偉當然是想儘辦法滿足這個大客戶,在收刮光整個馬邑的武庫之後,發現存貨不多。徐偉直接讓太原郡,西河郡的士兵脫了鎧甲,直接交給張燕的黃巾軍,甚至拿出20副鐵甲送給孫青和張燕他們這些渠帥並向他們推廣鐵甲的好處!

但孫青看到一套鐵甲高達500石糧食的價格,果斷拿好徐偉送的鐵甲,但購買的事情根本不提,這麼高的價格他們黃巾軍吃土都用不起!

張燕的動作自然很快被劉備察覺了,畢竟這是900萬石糧食的調動,根本瞞不住。藤甲軍大量的武器鎧甲進入黃巾軍當中,顯然張燕是想和他一戰了!

他隻能苦笑的對關張等人說道:“大家整頓好軍隊,我們要在這個冬天徹底殲滅張燕部,讓整個冀州恢複安定!”

關羽嚴肅道:“大哥,這不光是我們和張燕的戰鬥,我們還要直麵藤甲軍,他們是不可能看著我們擊敗張燕的,要是他們出井徑關,大哥想好瞭如何應對雷公嗎?”

簡雍道:“玄德你要上報朝廷,讓在上黨郡的董卓,幽州邊軍都動員起來,牽製住藤甲軍。要不然我們想要全殲黃巾軍是非常艱難的事情,甚至一個不好,說不定我們都反而會被黃巾軍和藤甲軍聯合擊敗!畢竟他們雙方加起來的兵力超過了50萬人!”

簡雍想到要麵對這樣龐大的軍隊,而且這其中要精銳有精銳,要數量有數量,他現在感覺自己頭都大了,要是這樣一股洪流衝向冀州,不但他們會被沖垮,甚至整個大漢都有可能被沖垮!

劉備嚴肅道:“我會上報朝廷,讓朝廷其他方向軍隊牽製住藤甲軍!雲長你帶著2萬人馬駐守在井徑關下,堵死藤甲軍進入冀州的通道,給我們爭取消滅張燕部的時間!”

關羽嚴肅道:“隻要我人還活著,必定不會讓藤甲軍任何人進入冀州!”

簡雍擔憂道:“張燕部本就有30萬之眾,我們還要分兵,隻怕這會削弱我們的實力,讓我們更難殲滅張燕部了!”

張飛想了想道:“大哥你們忘記了在冀州還有一支大軍,那就是冀州門閥的私兵,他們全部加起來應該有5-6萬人之多,而且這些年冀州的門閥士族可是被張燕他們禍害不輕,這些門閥士族的私兵可不比我們的精銳差多少,把他們集中起來對付張燕部就簡單多了!”

簡雍恍然大悟高興道:“翼德真是大智若愚,我都冇有想到這支軍隊,玄德冀州門閥的私兵裝備精良,戰鬥力強悍,而且他們和張燕都有血海深仇,他們一定願意和我們一起對付張燕的!”

劉備道:“時間緊迫,我現在就把他們召集起來!”

秋收已經完了,冀州最多一個月後就要開始下雪,留給他們作戰的時間並不是很多!

而後劉備向朝廷請求支援,同時聯絡整個冀州的門閥士族,讓他們的士兵加入冀州郡,共同對付張燕。

而冀州的門閥士族在聽到可以對付張燕,果然都願意加入劉備的大軍當中,甚至還有不少人自帶乾糧!這些門閥士族就想徹底剿滅張燕的黃巾軍,讓這些造反的泥腿子知道冀州是誰的天下。

而就在這個時候幷州傳來一個對劉備有利的訊息,北方的鮮卑人再次南下,進攻了藤甲軍上千裡的防線,殺了雷公2萬多的部下,搶走了幾萬石糧食和幾千牛羊!,現在雷公帶著大軍已經去了馬邑,正磨刀霍霍的準備對付鮮卑人!

劉備知道這個訊息之後大喜過望道:“這真是天賜良機!這次張燕死定了!”

不用擔心雷公來搗亂之後,劉備帶著14萬大軍現在魏郡開拔!

而張燕也不甘示弱,帶著自己30萬大軍等著劉備來戰!

而話分兩頭,此時人在馬邑的徐偉可謂氣憤之極,他都以為自己把鮮卑人打服了,但卻冇有想到鮮卑人居然還敢來幷州打草穀,朔方三郡一下子多了上百萬人口,即便大軍多了4倍,但還是被鮮卑人抓住了機會搶走了不少東西!

馬邑!參謀部,議事大廳!

藤甲軍的大部分軍事高層都在這裡,而王老漢他們內政高官都在太原郡留守,畢竟和馬邑相比,太原郡的地理環境要好的多了,以後藤甲軍的中央會逐步搬遷到太原郡當中!

徐偉站在龐大的馬邑沙盤麵前問道:“查清楚了,是鮮卑人那些部落來捋我們藤甲軍虎鬚?”

王舸馬上回道:“是拓跋莫,落羅不破,慕容鵬這些西部,中部的大部落首領,他們帶領5萬鮮卑人戰士在朔方,五原,雲中郡上千裡的戰線和我們打遊擊,這三郡增加的人口太多了,我們防禦不過人,才讓他們突破防線!”

“拓跋莫,落羅不破,慕容鵬!”徐偉冷笑道:“這些都是老朋友了,看樣子不想辦法弄死他們,我們是很難安穩發展了!王磊他們有什麼動靜?”

王舸道:“磊哥他們帶領騎兵開始進入大漠反擊鮮卑人,但效果不明顯,我們的騎兵深入了大漠上千裡,但還是冇有發現鮮卑人的部落,後麵通過胡商我們才知道鮮卑人他們學乖了,在發動進攻之前,先把部眾安置在靠近北海的牧場,這些牧民待的地方,遠遠超過了我們進攻的範圍,我們根本打不到他們!”

“現在草原上天氣已經非常寒冷了,冇有幾天就要下雪了,到時候我們也不得不撤回來!這次鮮卑人算計的非常巧妙,可以說是打到我們的七寸了!要是他們以後都用這樣的戰術,我們拿他們也冇有辦法!除非學***的戰術,把戰馬養膘,而後幾千裡奔襲大漠才能徹底擊潰鮮卑人。”

但說到這裡王舸苦笑道:“但武帝有富饒的大漢國為依靠,他可以用這樣的消耗戰術和匈奴人硬拚,但我們藤甲軍和武帝比起來就真是乞丐了,要用這樣的戰術,我們的戰馬會全部死光,精銳的士兵也要死好幾萬,還要餓死上百萬的部眾,打光所有的錢糧,幾年之內都會失去進攻大漢的能力!”

“雖然不想承認,要是以後鮮卑人都用這樣的戰術,我們藤甲軍的麻煩就大了,在冇有解決鮮卑人之前,我們是冇有辦法進攻大漢的,甚至我們還要想辦法防備大漢的進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