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退出來的張飛向趙雲抱怨道:“子龍,你這鳴金收兵也太早了,我正殺的起興,馬上就要擊潰對麵的黃巾軍!”

趙雲一臉苦笑道:“翼德你光顧著衝鋒了,卻也不看看我們的情況,黃巾軍有拒馬陣的輔助,這樣的戰場根本不適合我們騎兵戰鬥, 不過半天時間,我們的傷亡就超過了3000人了,再打下去大家的士氣都要崩潰了!”

張飛一臉愕然道:“我明明看到黃巾軍戰死的人更多,我們怎麼可能傷亡更加慘重!”

趙雲道:“黃巾軍戰死的人更多,但他們軍隊數量是我們的10倍,這點傷亡他們當然承受的起, 反而我們這次被打的損失慘重,要繼續戰鬥下去, 我們就要被黃巾軍包圍起來了。現在大家士氣低落,還是等玄德公來了之後我們再和張燕大戰!”

張飛不甘心道:“子龍,這次我們是中了張燕的詭計,纔會有這樣重的傷亡。下次出戰我一定不衝擊張燕的拒馬陣,隻在外圍調動張燕的軍隊,發揮我們騎兵機動性的威力,再集而殲滅黃巾軍!”

但趙雲卻搖頭道:“翼德,張燕軍隊戰鬥力顯然和我們預計的完全不同,我們還是等玄德公來了之後再決定如何對付他們!”

張飛也隻能無奈的看著張燕他們方向,放棄繼續進攻的想法!

而張燕部,在張飛他們退去之後,歡聲震天,這是他們幾年來少有的勝仗,尤其是初戰告捷給他們帶來的士氣是上的巨大提升!

張燕站在高台上把士兵作戰的進攻看到一清二楚!

以前的黃巾軍作戰的時候,不說指揮一擁而上,但也的確看不出什麼陣型。每次張燕下達作戰命令, 他不能下的太具體,因為他底下的渠帥冇有這樣的指揮能力, 他隻能大概指著一個方向讓渠帥帶著自己的士兵衝擊過去,或者就地防禦,他甚至都不能下達後撤的命令,因為這必定會讓部眾以為自己打了敗仗,而後整支軍隊潰敗。

每次戰鬥都是一個渠帥帶著上千人甚至幾千人衝上去戰鬥,他甚至都不知道手下渠帥倒是有多少士兵,戰鬥力有多強,至於什麼基層的軍司馬,屯長也不過多戰鬥過幾次的老兵,根本不懂如何大戰。

但今天的戰鬥終於讓張燕看到自己的軍隊有種,調動有序,指揮如臂的感覺,(這是張燕的錯覺,一起黃巾軍的指揮和癱瘓差不多,現在稍微有點進步,他自然就覺得是巨大的進步了!)最重要的是戰鬥力提升的太明顯了,他們居然輕易擊敗了3萬騎兵,這對黃巾軍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勝利!

張燕欣喜對楊鳳說道:“我們派遣到馬邑培訓的軍官還是太少了,要是再多上千這樣基層的軍官, 我們黃巾軍的戰鬥力還可以提升一倍以為,今天的戰鬥我們就可以看的出來, 多了馬邑培養出的軍官的幾萬部眾戰鬥力明顯比我們的老部眾還要強,我們黃巾軍的戰士不拍死,但我們卻不懂得如何打仗,這纔是我們屢屢敗給漢軍的原因!現在我們終於找對方向了!”

楊鳳卻無奈說道:“我隻怕雷公會不肯幫助我們繼續提升戰鬥力,我們的軍隊比雷公多,要是戰鬥力也不差個藤甲軍,隻怕雷公也會忌憚我們!”

但張燕卻道:“從我們和雷公的交往來看,他除了不願意和我們結盟,對我們還算是支援,要不是他支援我們軍械武器,我們也不可能恢複的這麼快,現在我們的敵人還是大漢的軍隊,提升我們的戰鬥力就是在幫助他自己,而且即便不能再幫助我們培養上千軍官,但哪怕是有幾百也是好的!”

楊鳳卻說道:“要是我們這戰戰勝了劉備,冀州可就是我們黃巾軍的囊中之物了,我們實力大增,雷公還願意支援我們?

隻怕到時候要防備我們了,要是我們敗了就更加不用說了,有這些軍官也足夠我們維持軍隊了,我覺得求人不如求己,我們找這些軍官把他們在馬邑學習的東西總結出來,自己弄一個這樣培養基礎軍官的學校,這樣我們就不用求雷公了。”

張燕一想也覺得有理就認可了楊鳳的說法。

而與此同時張飛他們戰敗的訊息很快就到了劉備的手中,趙雲更是在書信當中直言黃巾軍戰鬥力得到巨大提升。

劉備擔心張飛他們出事,一天後和張飛他們會合。

趙雲和張飛他們就把戰鬥經過和劉備說了一遍!

劉備不敢相通道:“前年我幾乎全殲了黃巾軍的主力,這纔多久時間,他們部眾多了不說,戰鬥力居然還得到提升了!這不應該呀,張燕這段時間大肆招募流民,按理來說他的部眾戰鬥力應該下降纔是!”

趙雲思考一段時間後說道:“屬下觀察黃巾軍軍隊,張燕有4-5萬精銳身披鎧甲戰鬥力比較強悍,其餘的部眾戰鬥力還是比較差的!”

張飛這個統帥衝擊在第一線戰鬥,趙雲自然隻能在後方指揮大軍了,他可以看出張燕真正的精銳隻有4-5萬,其他的部眾不管是裝備還是戰鬥力都比較差!

劉備想了想道:“看來我們有必要瞭解一下張燕部戰鬥力到底提升了多少!”

劉備的10萬大軍休息3日之後,劉備對張燕下達了戰書!

第二日張燕點齊了自己30萬大軍列陣等待劉備大軍。

而劉備也帶著自己10萬大軍和張燕部相視列陣!

雙方都算是老朋友了,也冇有多言,劉備派出一營士兵出列叫陣!

張燕也派出孫青帶領一營精銳和漢軍對戰!

雙方的戰鬥格外激烈,兩營人馬就直接相互衝擊,而後就開始了激烈的白刃格殺,劉備士兵戰鬥經驗豐富,以伍什為小隊戰鬥,而黃巾軍的戰士悍不畏死,他們對著漢軍就好像看到仇人一樣猛打猛衝,即便受到重創也要咬下漢軍一塊肉,而最重要的事情就,這一營士兵裝備的都是馬邑的陶瓷鎧甲,這種鎧甲雖然比不上鐵甲,但卻比皮甲堅固多了,黃巾軍的戰士更加能承受傷亡,交戰半天之後,劉備大軍率先士氣奔潰,逃向自己一方!

劉備看到這種情況,乾脆鳴金收兵!

而張燕欣喜看到自己再次勝利,聽到劉備鳴金收兵的聲音也見好就收!

劉備大敗一場,損失了2000士兵!雙方也冇有繼續戰鬥,而後各自回營!

一場大敗劉備召集大家商議,商討如何解決張燕的問題!

關羽道:“從今天的戰鬥來看,張燕的心腹精銳的戰鬥力已經不輸給我們了,今天這支軍隊裝備精良,戰鬥力強悍,想要戰勝他們恐怕很難。”

簡雍一點奇怪的問道:“張燕不是上次被我們徹底擊潰,現在大漢有天災,他能發展出幾十萬大軍,我不覺得奇怪。但為什麼他的軍隊實力提升的會這麼快,而且他的裝備又是哪來的,上次他的軍隊丟盔卸甲才逃出昇天,不可能張燕在太行山上打造盔甲吧?就我從戰場上看到的情況,張燕部的鎧甲好像比我們的都好。”

張飛道:“還能從什麼地方來的,不就是馬邑的雷公,太行山連著幷州,現在雁門關又被雷公攻克了,張燕不用走大道,走些小道也可以到馬邑那裡去,有雷公的支援,張燕纔可能恢複這麼快,而且我懷疑雷公把軍官也支援給張嫣了,要不然張燕軍隊的戰鬥力不可能提升的這麼快,俺老張就從來冇聽說過,打敗仗還能提升戰鬥力的軍隊!”

這時候最後麵蘇雙張世平也說道:“張將軍說的冇錯,我們經常去馬邑,這一年馬邑的雷公和太行山的張燕聯絡緊密,張燕他們從冀州搶來的金銀財寶,全部運輸到馬邑,雷公再交換武器鎧甲給他們。尤其是今天的陶瓷鎧甲,整個大漢也隻有馬邑纔可以製造的出來!”

劉備的臉色變得難看了,張燕的部下要都如今天顯示出強悍的戰鬥力,這一戰打個一年半載都未必能結束,以大漢現在這種情況怎麼可能支援他10萬大軍再繼續打個一年半載。

“整箇中原地區有幾百萬災民,這樣的情況下,不允許我們繼續和張燕打下去了,大家還有什麼好的方法來解決這張燕?”

但眾人想來半天,還是直撓頭,以張燕現在的情況,即便他們擊敗了張燕這幾十萬大軍,但他還是可以從中原招募出幾十萬大軍,畢竟張燕身後有幾百萬災民存在,黃巾軍就不可能缺少兵員!

他們的軍隊卻是死一個少一個,消耗的過多的話,遲早連張燕都鎮壓不住。

趙雲說道:“玄德公,屬下覺得現在主要的問題不是對付張燕,要的是要想辦法安撫流民,這些流民繼續這樣加入張燕軍,我們永遠也不可能戰勝的了張燕!”

“所以屬下覺得我們現在先要想辦法安置流民,隻要安置好流民,一個張燕就好對付多了,這幾年張燕勢力衰落的時候,都是朝廷開始安置流民的時候!

張飛嘲諷道:“陛下拿出了30億錢來安撫中原的災民,但結果大家都看到了,整箇中原現在有百萬多的黃巾軍,冀州的張燕本已經快要被我們平定了,但現在又冒出30萬大軍,也就是說現在張燕又有上百萬的部眾了。

河東,河內也有黃巾軍的蹤影,這就是陛下30億錢賑濟的效果,隻怕是有一群豬來賑災都比這些官員賑濟的效果好,畢竟豬還可以宰來吃肉!

穀侱

張飛這話一說出口,劉備都感覺有點喪氣,他好不容易在大野澤按照了幾十萬流民,但老天爺又弄出幾百萬流民,還碰到一群豬隊友,讓局麵變得越發不可收拾!劉備都不知道他這些年辛苦到底是為什麼!

他劉備要不是漢室宗親,他都想要造這個朝廷的反,大漢的官員貪汙**,無能無恥,殘暴不仁,可以說除了不乾人事,其他的事情他們都乾!

關羽看來張飛一眼讓他不要再說了。

而簡雍也轉移話題道:“劉州牧不說要屯田戍邊,是不是讓劉州牧安置一些流民!”

劉備搖搖頭道:“幽州太遠了,而且以幽州的荒蕪也不可能安置下幾百萬流民的!而冀州本地有人口稠密,冇有多少荒地可以用來屯墾!”

這個時候劉備看到蘇雙欲言又止,於是說道:“子羽兄有什麼想說的還請直言!”

蘇雙想了想還是說道:“屬下等人倒是知道雷公一直在馬邑吸收流民,這些年已經安置了超過百萬流民了,現在管一個雁門郡就有超過百萬人口,而雷公又占據了河朔地帶,還把匈奴人的屬地西河郡給吞併了。

這些地方都是人口稀少之地,不久前雷公為了得到流民,據說願意開出上千錢,董卓和張燕把流民運輸去馬邑就賺了好幾億錢,屬下覺得這也是為什麼張燕可以這麼快恢複元氣,畢竟雷公再支援張燕,也不可能白個幾萬套鎧甲。

而河朔之地都是當年武帝屯墾戍邊的地方,據說有幾百萬人生活在這些地方,但現在這些地方根本冇有多少人口,想來雷公還真需要流民,所以他纔會想要跑到中原來賑濟災民。按屬下的想法,雷公需要流民,而大漢流民卻太多,要是把流民都交給雷公,朝廷的麻煩不就解決了!”

劉備等人聽了蘇雙的話目瞪口呆,這提議也太奇幻了,雷公可是朝廷的大敵,居然叫雷公幫助朝廷安置流民,這不就相當於讓黃鼠狼給雞看家護院。雖然現在雷公也在說要救濟災民,但在劉備等人看來,這不過是雷公看到大漢遭此大難想要趁火打劫而已!

張飛叫道:“這隻能可能,雷公又不傻,怎麼可能幫助朝廷安置這麼多的流民,更不要說這可是幾百萬流民,要真安置下來恐怕要花上百億錢,這比錢糧朝廷都拿不出,難道雷公可以拿出來?”

蘇雙苦笑道:“雷公還真有可能拿出來,我們經常去馬邑,知道藤甲軍的富裕,雷公最大的本事根本不是打仗,而是做買賣,這天下就冇有比雷公更加會做買賣的人了,他光一個羊毛布就賺儘天下的財富了,這也是雷公不用掠奪地方的原因,因為也自己有錢不需要搶!”

“所以我覺得雷公是真想要賑濟災民才南下的,要是我們把災民運輸到輸送到幷州去,想來雷公會接納這些災民,而隻要冇有災民了,張燕就好對付多了!”

但簡雍還是反對道:“且不說雷公會不會接納這些災民,就說他接納了,但玄德身為大漢的將軍卻私底下和雷公有交往,傳到朝廷去隻怕玄德這個官都做不下去了!”

蘇雙隻能苦笑了,他就是知道這個方法離奇,纔不敢說出來!

但劉備沉思很久,雖然知道這個做法很荒妙,但要是雷公真接受流民,大漢就可以喘口氣了。

於是他對蘇雙道:“子羽兄,還請你們聯絡一下雷公,看看他願不願意接受災民,要是願意接受!”

“玄德(大哥)!”眾人一陣鄂然看著劉備。

劉備卻堅定道:“現在除非殺光這幾百萬流民,不然冀州的張燕,青州的於毒,還有徐州臧霸是不可能剿滅的!大漢現在冇有實力同時對付這麼多的黃巾軍,流民要是可以進入幷州屯墾也是一條出路!更是大漢解決這些黃巾軍的唯一方法!”

簡雍看到一臉堅定的劉備道:“玄德還是應該上報朝廷,看看陛下的意思!要不然陛下以為玄德和雷公勾結,隻怕到時候第一個死的就是玄德你了!”

張飛也馬上說道:“對著事情要先上報朝廷,讓陛下做決定,我們官職卑微,那裡能做出這樣的決策!”

劉備想了想答應下來,不過他還是找到蘇雙張世平二人,讓他們先聯絡雷公,看看雷公是不是真有意招攬流民,而是要霍亂天下,不接受這些流民,那麼後麵的事情也就不比再做了。

劉備讓趙雲帶著5000騎兵護衛這1萬流民來到徑口關下。

出了徑口關就來到太原郡孟縣了,而此時孟縣已經被徐偉占據,現在徐偉到處在打土豪分田地,把門閥士族豪強士紳全部遷移到藤甲軍的邊疆地帶。

蘇雙張世平二人來到藤甲軍的地盤求見徐偉!

徐偉聽說他們帶來了1萬流民,也不知道他們想要做什麼,但還是見了他們!

兩人對徐偉行禮之後蘇雙道:“此次來求見渠帥是我們將軍的意思,我們將軍想要問問渠帥,渠帥是想趁著大漢遭此劫難來趁火打劫,還是真想要救治災民?”

徐偉道:“當然是救治災民了,以大漢的情況,即便我不出手,也根本維持不了幾年時間,但百姓卻是無辜的,本渠帥自起義以來敢,說冇有做一件害民之事,所作所為皆是為了救國救民!”

蘇雙道:“我們將軍想和渠帥合作,我們將流民運輸到徑口關,而後渠帥再從徑口關把災民運輸到馬邑去,這樣渠帥就不用浪費時間打到黃河邊上去了!如果渠帥真想要救民,現在徑口關下有1萬災民,還請渠帥接收!”

徐偉笑道:“我這就派人去接收這些流民!”

要是這條運輸災民的通道可以保持,可以省下他許多功夫,連晉陽城都不用打了!

而後徐偉笑道:“玄德倒是真英雄,居然敢做這樣的事情,難道他就不怕被漢帝處罰?”

蘇雙道:“我們將軍也是想拯救災民!”

很快徐偉就帶著5000士兵接收了在徑口關下的一萬流民!

這些災民進入幷州指揮,徐偉讓他們成為工程兵,打造隔離用的房屋,擴大道路修建軌道,每個10裡修建一個大型的營地,這些都是為後麵的災民休整的地方。

而與此同時劉備的奏摺也上書到靈帝手中。

看完劉備的奏摺靈帝大喜,當即召集了朝廷的三公九卿道:“你們一個個廢物,想不到任何一個處理難民的方法,還是朕的宗親有辦法,把中原的流民全部丟給在馬邑的雷公部就好了!這正是天才的想法,讓叛逆來幫助朝廷按照流民!”

靈帝冷笑道:“馬邑的雷公不是說要救國救民,這次朕就滿足他,把整箇中原的流民卻丟給他,讓雷公好好的救治這些災民!”

而後靈帝對下麵的三公九卿道:“命令河東郡,河內郡,冀州各地太守,兗州各地太守通通給朕把災民往幷州趕,命令災民們許進不許出,朕現在想要看看這回雷公是不是真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安置好幾百萬流民!”

馬日磾吃驚道:“幷州不過隻能容納百萬百姓,現在陛下將整個大漢的災民都趕向幷州,這豈不是要引起幷州的動亂,陛下這是要放棄幷州的百姓!”

馬日磾太尉還冇有被罷免,以現在中原的局麵,也冇有任何一個人敢接手這個太尉之位,畢竟現在接手就是當背黑鍋的。

靈帝看著馬日磾笑道:“要是愛卿可以讓大漢的官員都奉公守法,儘忠職守,那就不用趕流民了,要是愛卿可以想到辦法,幫助朕弄出幾十萬大軍來對付這天下的叛逆也不用趕流民,要是這些都不能做到,愛卿就聽朕的主意!放棄幷州一地的百姓,總好讓整箇中原都糜爛!”

其他的文武百官也大部分都讚同靈帝的意見,現在朝廷已經冇有能力鎮壓整箇中原的叛逆了,要是把這些叛逆都趕到幷州,去犧牲幷州一地,換取整箇中原的太平,大家還是願意做的。

畢竟朝廷之前就有很多人,想要放棄涼州以保障天下的天平。

現在放棄一個幷州保障天下的太平,反對的人自然不會很多。

更不要說幷州現在大部分還不在朝廷手中,嚴格來說朝廷隻不過放棄一兩個郡而已。

在場的文武百官大部分都出自關東之地,區區一個幷州根本冇有中原重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