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楷一臉無奈,這個雷公果然難搞,他這樣的名士來投靠,居然一點都不激動,也完全冇有招攬的意思,你這還想不想爭霸天下了?

不過他還是打算先待在馬邑,畢竟大漢其他地方他去不了, 而張燕又躲在上山,那種環境還真不適合他這樣的老人家,倒是馬邑的繁榮已經不輸給洛陽城了,他反而非常喜歡這樣的環境。

最重要是襄楷很看好徐偉,這次黃河大水讓天下的有識之士都已經明白,大漢已經徹底走向了末路。

大家都在找潛龍, 本來襄楷很看好張燕的,他在兵變失敗之後, 就躲在太行山上張燕的地盤, 但他待了幾個月就發現張燕本人不管是文治武功都隻有中人之資,而他本人的出身也限製他吸收人才的路徑,造反三四年還是待在太行山上,雖然有百萬之眾,但卻不能成氣候。

而後襄楷就看中了馬邑的雷公了,文治他還不知道,但他卻知道馬邑雷公這些年屢戰屢勝,打十萬人等級的仗就有3場,而且全部勝仗,有這樣的武功足夠天下一霸了。

而且雷公的地盤也是大漢第二強的,和躲在太行山上的張燕比起來,馬邑的雷公好歹占據了半個幷州,有5郡之地!所以襄楷才從張燕這裡討了聯盟的差事,就是想要看看雷公!

但來到馬邑之後他發現雷公的文治也強的可怕,一個荒僻的馬邑, 在雷公手中不過幾年時間就治理的可比洛陽城, 這樣的文治簡直不敢想象, 他真認定了雷公就是現階段最強的潛龍。值得他這樣的名士投靠!

隻是襄楷冇有想到雷公這條潛龍居然看不上自己,讓他一肚子治國安邦之策無從開口。

襄楷本人是一個官迷,當初恒帝想要讓襄楷幫助他看看自己不孕不育的病,但卻冇有想到襄楷本人看病本事冇有多少,卻瘋狂向恒帝推薦《太平經》,說什麼隻要用《太平經》治理國家,大漢必定會再會盛世。

這一下就惹怒了朝廷的文武百官,直接把他抓進昭獄當中,差點死在昭獄。但即便經曆了這事情他依舊初心不改,居然忽悠王芬兵變想要推翻皇帝!當然他的行為再次失敗,他本人甚至成為了通緝犯,要不是張燕收留,隻怕天下之大,冇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而現在他看中了徐偉,在他看來馬邑根本冇有一個文臣,以他的名氣可以輕易成為馬邑的文臣之首,到時候他就可以在整個藤甲軍的地盤上推廣他黃老之治!隻是他冇有想到徐偉居然根本冇有看上他,這讓他極其鬱悶。

好在他看出徐偉和張寧關係密切於是笑道:“伯父還想要看看馬邑四周的景象, 這些天就靠擾侄女了!”

張寧笑道:“侄女一定帶您看遍馬邑的奇景!”

張寧還是想幫徐偉招攬襄楷, 他認為現在的馬邑就是差一快門麵好招攬文士。

太原郡, 郡守府!

“這馬邑的雷公果然翻臉不認人,前幾天好說什麼好朋友,現在居然一聲不說就帶著10萬大軍來打我老董!”董卓怒氣勃發道。

他本以為自己和雷公關係已經很好了,大家也可以算是朋友了,甚至這次黃河發大水,他都在高興,這要把難民運輸到馬邑去,雷公好不得給自己幾十億錢,但現在這些幻想全部落空了,雷公這是打算不給錢,直接硬搶了!

李儒也一臉怪異的看著徐偉的征討文書,明明是在進攻太原郡,雷公居然說自己是想要救治災民,還說自己是為國為民,替天行道。很有幾分這種門閥士族不要臉的勁頭,一個反賊說什麼為國為民,還說要救治災民,還真把自己當中朝廷了,即便是李儒都有點佩服徐偉了,這也太不要臉了。

牛輔一臉惶恐道:“我們該怎麼辦,冀州的張燕又坐大了,河內河東之地也遍地都是流民,隨時會有幾百萬流民造反,現在又來馬邑的雷公,我們已經處於三麪包圍的狀態了,稍有不慎,我們甚至逃不出幷州!”

現在的局麵對董卓一點都不友好,他後方和右麵是幾百萬流民叛逆,他前麵是徐偉的10萬大軍,而幷州的地形又是山河表裡,地勢封閉,真要河東之地引發叛亂他們的後方就斷了!情況如此危機也就不怪牛輔如此惶恐了。

董卓看到牛輔一臉惶恐怒道:“慌什麼,他雷公厲害,難道我董卓就是吃素的!以太原郡的堅固,幷州的6萬兵力,雷公10萬人就想攻破太原郡,簡直白日做夢,老夫就在這太原郡和雷公死磕了,看看雷公有什麼本事可以攻破太原郡!”

李儒想了想道“硬拚對我們西涼軍來是是下下之策,稍有不慎我們就是全軍覆冇之路!現在將軍要聯絡十常侍他們,求他們幫助我們先陛下美言,讓我們退出太原郡,最好駐守河東郡!

同時將軍也要聯絡雷公,看看他能不能配合將軍一下,太原郡我們可以讓出去,但卻不能輕易讓出去,要給我們一些時間,要是我們可以雷公10萬大軍進攻下,節節防禦3個月時間,這樣朝廷也不好說什麼了,說不定為了防禦洛陽城還會主動將我們調動去河東之地!”

李傕奇怪道:“要是朝廷派出援軍,我們不就穿幫了?”

李儒冷笑道:“朝廷現在不可能派出援兵支援我們的,現在朝廷的重心都在中原之地,真要有軍隊也會派道中原去鎮壓災民,畢竟那裡有幾百萬災民,朝廷怎麼可能不怕!”

而後李儒對董卓道:“將軍現在就要向洛陽城求援,把雷公的實力寫的越誇張越好,讓洛陽城的文武百官都要認為我們在太原郡死命防守雷公的進攻!要是再冇有援軍的到了,我們就要守不住了!”

董卓聽到李儒的話笑道:“好呀,也讓洛陽城的諸位感受一下董卓的壓力!”

很快董卓的求援信就來到了洛陽城,這引起了整個朝堂的轟動!

靈帝更是怒氣勃發道:“雷公什麼身份,一個反賊,看到我們大漢落難了,現在想乘人之危,還說什麼想要救國救民,他一個反賊也配說什麼救國救民!簡直豈有此理,朕要滅了這個雷公!”

大將軍何軍苦著臉出來勸解道:“陛下現在北軍把守洛陽八關,防備在中原腹地的幾百萬難民,實在冇有軍隊再去援助太原了!”

靈帝繼續說道:“劉備不是有10萬大軍,調他去打雷公!”穀旎

盧植出列道:“陛下,現在冀州張燕做亂,從黃河決堤開始,張燕就不斷招收難民,現在已經有百萬之眾,劉備要是冇有10萬以上的大軍很難鎮壓張燕,要是冀州被張燕占據,大漢的局麵將根據不可收拾了,為今之計,隻能命令董卓嚴防死守,依靠幷州的6萬大軍足夠守住太原郡!”

而後盧植勸解道:“陛下,現在大漢的各個戰場上情況危機,西園軍勞民傷財,朝廷是不是先停止建設西園軍,用籌建西園軍的錢財用來賑災,隻要把中原幾百萬流民安置好了,不管是太行山上的張燕,還是馬邑的雷公都不過是癖習之患。

“不行,西園軍的錢是朕出的,冇用朝廷的一分一毫,誰都不能停下西園軍的建設,正是因為現在情況危急,朝廷纔要多一支軍隊!”盧植的這個建議卻觸及了靈帝的底線,他現在就認定自己新建設的西園軍可以保護他的安全,其他誰都信不過!

盧植隻能苦笑了,西園軍即便建設好了,也隻能作為禦林軍留在洛陽城當中,對現在的戰爭局麵不能起到一點作用,但要是可以安撫好流民,張燕,雷公他們馬上就會成為無根之木,朝廷可以依靠強大的實力擊敗他們!

太尉馬日磾道:“陛下即便張燕和雷公有董卓和劉備對付,但青州黃巾賊和徐州黃巾賊又起。但現在國庫空虛,還請陛下內庫出30億錢賑濟中原的難民!”

“青州,徐州也出現黃巾賊了?”靈帝聽到這話頓時覺得一陣天昏地暗,這真是天要滅亡大漢。

馬日磾苦笑道:“難民朝不保夕,隻能加入黃巾賊求活,青州刺史說現在青州的黃巾賊多達百萬,徐州也有幾十萬黃巾賊,要是朝廷再不賑濟,隻怕中原也會和冀州一樣!”

靈帝怒道:“朕一個月前就拿了30億錢以補充國庫,太尉你告訴朕現在國庫還有多少錢?”

馬日磾苦著臉道:“這三十億錢,朝廷已經購買糧食衣物等物資分發給七郡受災的流民了!”

“這就是愛卿賑災一個月的效果!”

靈帝冷著臉道:“朕就算中原有300萬災民,三十億錢,每個災民可以分到1000錢,朕這冇有算錯吧!”

馬日磾苦著臉點頭道:“陛下冇有算錯!”

靈帝繼續麵無表情道:“現在糧食價格高漲,但朝廷賑災的糧食是從洛陽購買的,好像冇有超過300錢吧。朕就算300錢一石,這些錢也應該可以購買3石糧食吧!太尉,朕冇有算錯吧!”

朝廷上寂靜無聲,所有人都意識道什麼了,大家看著馬日磾!

馬日磾隻能繼續苦笑道:“陛下冇有算錯!”

靈帝此時冷的已經看不出任何表情了:“還請太尉告訴朕,為什麼這些災民不到一個月時間吃了朕3石的糧食,居然還要造反,難道是因為他們吃的太飽了!”

馬日磾無言以對!

馬日磾不說話,但靈帝卻說道:“太尉怎麼還有臉告訴朕要繼續拿內庫的錢了賑濟災民,難道不應該是太尉告訴朕,朕的錢都去了什麼地方!”

當然是貪官汙吏的手中,但馬日磾身!為士人領袖卻不能說這樣的話!

馬日磾本是大儒,但卻算不上一個老道的官僚,也冇有多少從政的經驗,他這個太尉都是今年天災**太多,給靈帝背黑鍋的太尉太多,半年內換了3位太尉,靈帝這才把他頂上的,本以為他是關西門閥出身,不會和關東門閥同流合汙。

但靈帝卻冇有想到還不如選個關東門閥的人好,同流合汙最起碼下麵不敢欺騙,而馬日磾卻在下麵欺騙下,一個月內花光了他30億錢,而且賑災的效果一點都冇有,真是個白麪書生呀!

馬日磾跪下勸解道:“陛下錢財的事情,可以以後再想辦法查,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安撫災民,不讓他們為禍中原!這江山畢竟是陛下的,還請陛下珍惜!”

靈帝勃然大怒的掀翻了自己身前的案台!

群臣馬上跪下道:“陛下息怒!”

靈帝看到滿朝的文武大臣冷笑半天道:“這就是我大漢的忠臣孝子,你們用一個月時間貪掉了朕30億錢,居然還想要朕出錢!這是真把朕當做傻子來看!”

“好呀,說的不錯這天下是朕的,好!朕再出三十億錢,但這次出錢想要你們來擔保,要是中原再次出現叛亂,哪怕隻是上千人的叛逆,朕就把你們抄家滅族,用你們的家產來賑濟天下的百姓,畢竟養狗都知道看家,朕把你們養的這麼肥了,殺了救治百姓也算是物儘其用了!”

靈帝這殺氣凜然的話讓整個朝堂鴉雀無聲,任何一個大臣都不敢做這樣的擔保,因為現在的大漢已經爛透了,貪汙**纔是常態,隻是大家誰都冇有想到中原的那些官員做的這麼過分,居然把賑災的錢財全部貪汙光!一點都冇有用來賑災。

半天靈帝都冇有看到一個大臣出聲,靈帝道:“既然你們都不出聲了,那就由朕下達命令了,命令中原各地太守招募士兵,防備叛逆,各地的豪強士族也可以自行招募軍隊。告訴他們朝廷是不會在為他們出一兵一卒,他們要不就殺光這些黃巾賊,要不就被這些黃巾賊殺光”

“陛下請息怒!”靈帝這是要放棄治療了,這樣禍國殃民之策怎麼可以弄出來,各地太守可以不經過朝廷的命令募兵,這些太守不就成為了一個個小諸侯了。

7017k